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問題不是男性開腿,是女性為何不開腿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在捷運或區間車上,一個人坐著,雙腿打開60度,那是人在放鬆時腿會自然打開的角度,但從正面看,可發現他的腿壓縮了旁人可用的空間。如果你坐在這種人旁邊,要嘛你讓彼此膝蓋交交朋友,要嘛你把腳閉起來,忍受比較不舒服的坐姿。

男性開腿(manspreading)最近常被討論,因為像上面那樣把腳打開的人多半是男性。如果你是在通勤時讀這篇文章,可以看一下四周。

反對女性主義的萬用論證

有些人覺得男性開腿不是問題,是女性主義者在找男人麻煩:

女性主義抱怨的標準流程:
  1. 女性主義者在某件事情上發現性別差異。
  2. 女性主義者評估這性別差異對男性比較好、對女性比較差。
  3. 女性主義者譴責男性。

「標準流程」看起來很合理,也幾乎適用於所有女性主義議題,因此成為不喜歡女性主義的人常用的分析策略。不過問題在於,把這分析裡的性別換成種族,你幾乎可以用一樣的說法,來反對亞伯拉罕・林肯和馬丁路德・金恩。

我不懂女性主義,不過我覺得,用「標準流程」來看女性主義的人,往往把對手的論點看得太簡單。確實,性別差異不見得有問題,不公平才有問題,癥結在於我能否從差異中看出不公平之處。不過,如果你抱持的心態是「女性主義者就是要找男人麻煩」,你可能比較難和他們一起看出社會上不公平之處。

例如,你可能認為女生數學比較差就是事實,有天分有天分沒天分沒天分,不然想怎樣。然而這裡的不公平之處在於,心理學研究顯示,當社會瀰漫著「女生數學比較差」的刻板印象,女性的數學表現真的會變差。換句話說:宣稱女性數學差,這本身可能就弱化了女性的數學表現,而且考慮到這一點,我們有理由進一步懷疑:女生真的是天生數學差嗎?或者其實是被大家「講差的」?

抓對理由層次,讓你把男性開腿看得更清楚(?)

開腿本身沒有問題,侵犯公共空間和使人不自在才有問題。有些人可能認為,不能因此說男性享有特權。如果一個人開腿沒礙到人,不管他是什麼性別,都可以開腿;如果一個人開腿礙到人,那不管他是什麼性別,都可以合理被批評。順著這想法,我們可以說,並沒有什麼社會規則主張男性開腿比女性正當,因此在這裡沒有公平問題。

當男性開腿不合理的時候,社會可以有合理的理由,去說他不該把腳打這麼開。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相較之下,不管一個女性開腿合不合理,社會都有不合理的理由,去說他不該把腳打這麼開,那個理由叫做「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

男性要開腿,確實應該先看看會不會干擾別人。女生不會碰到這問題,因為這社會一直到現在都還有許多人認為:如果你是女的,打從一開始就不該開腿,不然「很難看」。照康乃爾大學哲學家曼尼(Kate Manne)的說法,這就是父權的展現:社會武斷地營造了女性該有的樣子去管女性。

假設開腿會佔用公共空間,那不管誰開腿都不好。男性開腿現象彰顯的不公平之處,並不是在表面「男性開腿比女性多」的層次,而是在理由層次:

這個社會預設了一些爛理由,去阻止女性在不妨礙人的情況下採取舒服的坐姿。

你可能會覺得「那問題在於社會不讓女性開腿,而不是社會讓男性開腿」。這個說法原則上也不算錯,但是如果講的人沒有站出來協助女性抵抗社會氛圍,聽起來會很像風涼話:「女生可以開腿啊,自己不開腿怪誰」。

有些人認為男性比女性更有理由開腿,因為男性需要空間容納位於體腔之外的生殖器官。我懷疑這些人太看得起自己。如果男性生殖器官體積大到讓人無法承擔閉腿坐的痛苦,我們就無法擺出《教父》電影裡那些帥氣的二郎腿坐姿,很不方便。

我是男性,我坐公車時也會不自覺把腿放鬆打開,如果我注意到我這樣做會佔用太大空間,或讓別人不自在,我會改變姿勢,不過我並非隨時都會這樣注意。

男性開腿的討論讓我發現的事情是,我能這樣自在放鬆地坐車,只是我運氣好,因為這社會有一半的人沒辦法這樣做,他們從小就被教導「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包括講話輕聲細語、不強出頭,以及坐著不要把腳打開。

性別差異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你能否從中看出社會不公平之處。

*感謝周芷萱和RW Chang給本文初稿的諮詢建議。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