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別再假了,國父就是搞黑白共治的!

photo credit:Eneas De Troya (CC BY 2.0)
photo credit:Eneas De Troya (CC BY 2.0)

兩週前在燈紅酒綠的信義區,發生一起幫派集體殺警的事件。由於遇害的薛姓警員於事發當天正值休假,卻因接到某神秘電話後,趕至現場排解群眾糾紛,導致遭重物擊斃。由於事發離奇,且充滿許多不合邏輯處,遭外界投以「黑白共治」的疑慮。

這其實一點也不稀奇。打開人類歷史的外傳,充斥黑道協助公安「穩定」社會各層面生活的事蹟。問題不是黑道有無滲透至百姓各層面中,而是這種黑白共處的默契,是否失衡。

很多人以為中華民國是因偉大領袖——國父孫中山先生,於檀香山與東京創立興中與同盟會後,才藉由後續的11次革命,成功將滿清政府推翻,最後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也對,但眾人忽略的是,孫中山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各類的革命團體,成功結合關鍵性的秘密結社,也就是「洪門」的力量後,才累積足夠能量,一舉殲滅專制的滿清帝國,這個洪門組織就是所謂的「黑社會」。

之後國民黨遷台後,孫中山的洪門組織,外加蔣介石於上海的青幫體系,陸續於體制內投入情報與國安體系,於體制外投入竹聯與四海幫等黑道體系。這兩道黑白勢力,或是顯性、或是隱性的於戒嚴時期,維持台灣島內的生態平衡。

如果你以為只有台灣有如此畸形的黑白共治現象,那你似乎天真了些。最初孫中山所投入的洪門幫派,其實源自於英美的「共濟會」,也就是網路流行的「影子政府」。「洪」這個字,就是由「共」與「水」所組成,意謂「共濟」二字。

這個泛歐美秘密結社於清朝年間流入中國,符號以重疊的規與矩作為象徵。也就是這個原因,國父在推翻滿清時,主要的革命基地皆為美國與日本等海外據點。這些地點,剛好就是共濟會於歐洲外的大本營。

尤其是日本的山口組,根本就是中國洪門的翻版。山口組勢力,大到一年可賺取2.4兆台幣的收入,營收量比中華民國政府的年度總預算還高出一兆。日本的山口組勢力,已體制化到可參與企業內部的董事會議,享有投票權。

這才是各國地下組織真正的實力,我們看到表面上的社會景象,是個漂白後的樣板,供學生考試填入正確答案用。但實際上,生活中有許多隱性的潛規則與潛組織,除非身處於其中,否則聽起來只會像電影《古惑仔》的故事情節罷了。

《亞洲時報》在2005年曾作過號稱「蚊哥」的台灣黑道老大許海清的報導,內容指出這位素有「黑道最後仲裁者」的艋舺大老,交友圈擴及台日等地的黑道勢力。在他的告別式中,參與的海內外幫派人士,共達驚人的1萬多名。

蚊哥在體制內曾頂著國民黨頭銜參選市議員,於體制外與竹聯、天道等本、外省掛有密切交流。報導透露出台灣黑社會組織間運作,與跨國性企業有高度相似性。這些亞洲幫派,藉著各地方的黑道勢力,走私毒品、槍枝、與人口。

這是亞洲的黑道生態圈,與歐美的連結可跨海至金三角地帶。這個泰國北境,有著國民黨從中國撤退後的殘餘勢力,在此把持著海洛因等毒品交易,最終市場包括歐、美、亞洲,甚至觸及澳大利亞。毒品與槍枝的交易量之大,甚至美國的中情局(CIA)也染指於其中。

不要以為歐美國家的制度有多乾淨,除了知名的義大利黑手黨,與賭城拉斯維加斯的黑道起源外,華爾街的大銀行們,有很大一塊事業,是幫助全球毒梟洗錢。美國銀行、摩根大通、匯豐銀行、西聯匯款等西方大行庫,皆是參與國際毒品洗錢事業的佼佼者。(資料出處:點此

「聯合國毒品犯罪辦事處」(UNODC)與「國際貨幣基金」(IMF)曾做過調查,指出全球金融機構每年約替毒梟海洗1.6兆美元的黑錢,規模約佔全球GDP的2至5%,這個數字幾乎是台灣GDP的3倍大。UNODC甚至指出,美國之所以沒在金融海嘯期間垮台,就是靠毒品交易的金流「漂浮」住。

小布希政府閣員Catherine Austin Fitts曾說過,倘若政府真的打擊毒品犯罪,美國的經濟就會徹夜瞬間崩潰;屆時,美國或是全球的退休基金,將面臨立即瓦解的危機。也就是這原因,很多美國民眾與官員,雖對地下經濟嗤之以鼻,但沒人敢真正的殲滅它。

還記得《教父3》有一幕,內容描述接掌柯里昂家族的么子麥克柯里昂,在好不容易洗清非法事業後發現,他雖不需再持槍與黑幫火拼,但代價是要跟議員與資本家,展開更大規模的骯髒鬥爭。

他感嘆的道:「我這一輩子都設法往上層爬,企圖投入合法的世界。但發現爬得越高,反變得更骯髒。」(All my life I was trying to get up in society... where everything is legal, but the higher I go the more crooked it becomes.)

當然,台灣在這次的夜店殺警案中,一定會有代表社會良知的聲音,呼籲警方盡快偵辦兇手,斷絕黑白治國的共業。但我始終牢記那位小布希閣員的呢喃,如果我們所認識的社會,是踏在灰色經濟之上,不知各位是否願意與之共亡?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