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選前喊左派、選後大右派:台灣選戰不敗之道

photo credit:Ken Teegardin(CC BY-SA 2.0)
photo credit:Ken Teegardin(CC BY-SA 2.0)

台灣在政治意識上是個很奇怪的國家,兩個政黨左右混淆。一般在歐美等民主國家中,各類政黨會分成左右兩大意識光譜。左派重公平正義,右派則關心自由發展。兩個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但通常喊左派路線,比較能騙得到選票。

為什麼?除了左派聽起來很屌外,最主要的是左傾訴求可討好99%的普羅大眾。畢竟,右派玩的是自由市場、小政府制度、以及減福利厚企業。這是1%的上層社會所喜好的政策,因此能騙的選票不多。

但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右派的政策卻又有效率,且是政黨經費的主要來源。整個國家機器可說是繞著資本家的遊戲規則轉。台灣的兩大政黨,就學會了選前喊左派,選後則轉右派的戲碼。

最有趣的就是九合一選舉。這個追隨太陽花運動光環的選戰,主要以「公平正義」與「打倒權貴」為號召。國民黨以慘敗收場,許多老百姓將這個百年老店與權貴畫上等號,民進黨自動成為「左派」的代言人。但是這樣嗎?

選後不久,民進黨立委中的薛凌與吳秉叡隨即招開「取消兩稅合一扣抵減半」聽證會,試圖阻擋抽大戶股利稅收的法案。但爭議越釀越大,不久後小英主席出來喊話,表示「公平正義」是民進黨一路走來奉為圭臬的宗旨,她希望兩位行使「個人行為」的綠營立委能出來解釋。

然而翻一翻10月份的公文才發現,要翻盤「取消兩稅合一」的提案人中,大部分是民進黨立委,其中包括柯P競選時擔任黨政平台秘書長的李應元、台中市長林佳龍;剩餘的還包括蕭美琴、蔡其昌、陳亭妃、陳其邁、陳唐山、高志鵬、段宜康,這好像不是「個人行為」吧!

此外,真正能弭平貧富不均的證所稅,卻是馬英九這個「大右派」所提出。隨後註定命短,推出個稍微像樣點的證所稅後,時任的財政部長劉憶如馬上丟官,步入她母親的行列,初版證所稅隨即鎩羽而歸。此時民進黨正袖手旁觀。

不久後,8500點天險遭摘除、大戶條款被延期,外加房地合一受挫、兩稅合一卡關,這些原本應屬左派政黨監督的政策,民進黨都裝作昏睡般無作為。唯一肯推的政黨,居然是右派的國民黨,好不有趣。

更有趣的是,國民黨即將上任的新主席朱立倫,率先推出的居然是「企業盈餘要加薪」這種大左派思維。反觀民進黨同時間,卻忙著亮票、祭黨紀等獨裁行徑。所謂「無黨籍」的柯P除了期盼與陳德銘會面,疑似當中國買辦未果外,上任後最風光的業績竟是「拆馬路」大秀。

更耐人尋味的是,民進黨前總統兼黨主席陳水扁,不久後應可保外就醫。但法院遲遲未針對阿扁在任時,圖利財團的「二次金改」事項審理下去,全案好像沒人違法般,著實掀了民眾一耳光。

這些現象再度證明,台灣政客真正服務的對象,根本就是大銀行與大財團。近年來,代理人甚至有偏綠的傾向。

前幾天看到一則報導,內容指出搜尋引擎巨擘Google是個耗電的企業,之所以會看上彰化成立資料中心,是本島的電價有夠便宜,政府拿納稅人的錢與舉債,補貼企業的用電成本。

但不知好歹的馬英九,居然在2012年時大調油電價格,讓全民陷入一片漫罵。矛盾的是,低油價所補貼的部門,一般民眾遠少於大型企業。所以這一吵,可樂得Google、台積電與日月光,一個原有左派內涵的政策,卻打成不知民間疾苦的大右派。

外加證所稅敗仗、軍公教年終慰問金改革等事件,剛好就是馬英九第二任慘遭滑鐵盧的濫觴。這教導台灣政客,選舉前嘴巴一定要喊左;上台後,則要當個大右派。否則,下場可能就是困在官邸中,令不出愛國西路。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