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願出賽為國爭光的運動員,欠了你什麼?

圖/新華社
圖/新華社

每到重大國際賽會,或是需要派出國家代表隊的單項比賽,都會碰到徵召職業運動員受阻的問題。在仁川亞運前的前置準備階段,也發生中華職棒不願派員參賽,以及女網徵召搭配上的問題。

徵召職業運動員的困難,主要是來自於國家利益與個人利益的衝突。代表國家出賽,可能會影響到運動員季賽的正常出賽與收入,可能會影響其季外狀況調整,可能會因此受傷,可能會讓其損失重要的業外收入來源。要壓過這些利益考量,最簡單的辦法是就拿出錢來「交易」,但台灣運動主管單位就算有錢,也是最後才會分配給運動員,所以要硬抝運動員參賽,通常都是以「道德攻勢」為主。

這種道德攻勢的主訴求是「國家從小培養你,回饋國家是應該的」,其次是「為了國家榮譽」。後面這個理由相當空虛,陳金鋒2006年的反問可以直接打臉:「不能一直把國家榮譽掛在嘴上,培養年輕選手與整體成長更重要。」「從小到大都是為國家榮譽,這樣還不夠嗎?但這真的是最重要的嗎?」鋒哥已經出手打爆,我們就跳過不管。

而前面的「國家從小培養你,回饋國家是應該的」,我稱之為「虧欠說」。許多男性運動員因加入國外職業運動,為解決兵役問題而與國家有交換條件,常見方法就是接受一定年限的管制(期間要當隨叫隨到的「應召男」)。這是種「法律承諾」,其履行是應當,沒什麼好爭議的。

不過運動主管單位的「虧欠說」訴求範圍遠超乎於此。他們認為政府長期出錢支持基層運動,讓這些運動員得以成為專業的運動精英,進而成為具有職業身價的選手,因此「虧欠」國家,之後「還」國家,也是應該的。最具體的「還法」,就是代表國家隊出賽。但這種「借貸」關係成立嗎?

台灣有許多運動員幼年進入學校體系後,即接受專業的運動員養成教育,而在成年之後成為精英運動員。這種專業運動員的「資優教育」,算是「借貸」、「恩賜」、「贈予」,又或是「投資」?

鐵定不會是「借貸」。他們在接受這種專業養成教育之時,國家可沒白紙黑字說這些人將來長大要「還」些什麼。就算有,長大之後若沒變成精英運動員,那又該還什麼?

這教育也不是「恩賜」。因為花在教育上的錢,也是納稅人繳的。誰是納稅人?不就是受這些運動員的親屬、父母?這又不是從官員銀行帳戶轉出來的,他們是有啥資格裝老大?

這也不是「贈予」,因為政府拿錢出來,還是要看到一點教育成果,不是給你之後就不管。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投資」。國家認為這些人值得投資,所以砸錢下去。投資有賺有賠,那這會讓「被投資者」產生參加國家代表隊的義務嗎?我認為「不會」,理由如下。

首先,國家不只投資在體育項目上,更投資在其他各種教育向度上,包括外語、科學、音樂、美術,甚至是特殊教育。某人從小是數理資優,接受國家的數理資優教育,長大之後就要參加奧林匹亞代表隊什麼的嗎?並沒有這樣的規定。那為什麼體育資優就要?

政府將投資在資優學生身上,是期待他們能在將來產生多重效應,讓國家在學術研究、產業發展,或技術專精等各方面能有所拓展,而不單單只是在代表國家出去比賽而已。因此投資在體育資優生身上,也是期許他們能提升國內技術水準與知能,甚至帶動國內運動風氣,不可能只局限在「代表國家隊」出賽。你可以選擇其他方式來回饋國家,不一定是代表國家出賽,所以也不會產生相關的道德義務。

其次,代表隊的成績,應該是一國總體運動實力的展現。你如果投資成功,餅夠大,基礎打得深,那麼怎麼推都是夢幻隊。像美國要選籃球代表隊或棒球代表隊,隨便拉人也有世界一流的程度。若是少了幾人,國家代表隊的整體實力就垮掉,那代表這種運動投資根本是失敗的,你還硬要找出幾個拒賽者出來當戰犯頂罪,手法難看就算了,在道德上,最先該被檢討的就是政府自己。

最後,是否代表國家出賽屬於個人的自我意願,是個人「人格完整性」(integrity)之一環。成人對於自己人生的重大決定享有完整的決定權,他人不得干涉,否則就會破壞其做為道德主體的責任關係。人格完整性的觀念在西方很普及,所以他們的國家代表隊常是自願參戰,實力不見得夢幻,但戰鬥意志滿點。東方則一向藐視這種基本倫理權益,常以強制徵召湊出一堆「所謂夢幻隊」,其實只是把人轉變成為國族主義的工具,在道德上根本就是錯的。

說難聽點,政府官員放在嘴上,念念不忘的這些「投資」,其實貧乏得相當可笑。以徵召狀況最多的棒球為例,多數基層球隊靠得都是家長或贊助商的支持才能有競爭力,政府教育單位撥給的款項連維持球隊運作都有困難,甚至連買球具都不夠,有時這些資源還被校方以「乾坤大挪移」手法不知轉藏到哪邊去。政府高官自以為「貢獻良多」,其實只是臭美而已。

倫理學的分析角度,這些運動精英代表國家出賽,不是盡其「義務」,而是一種「超義務行為」。超義務行為指那些「沒規定你必須這樣做,但如果你這樣做,大家都會稱讚你」之事。像是勇者跳入怒濤中救溺,志工在戰火中搶救傷患,不論成敗生死,大家都會予以推崇,因為這行動體現出高尚的精神價值。

這些運動精英其實不欠你什麼,如果他們不願出賽,就像你不願為無關者擔負風險一樣,沒什麼好責怪的。不過,如果他們願意放下更好的賺錢機會,穿著代表隊服勉力出征,不論成績如何,他們都值得你起身鞠躬說聲「謝謝。辛苦了。」

他們沒欠我們什麼,但我們卻虧欠他們許多。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