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劉以鬯、黃勁輝、王家衛的島嶼共譜——《1918》

圖/取自他們在島嶼寫作
圖/取自他們在島嶼寫作

《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紀錄片電影,2011年在台灣影壇刮起不小的旋風,連我在香港、大陸的媒體與電影圈朋友,當時也有人慕名聞香,專程來台灣朝聖看片。

今年系列之二又有強棒推出,除了白先勇的《奼紫嫣紅開遍》等四位在台灣發跡的大師,這回紀錄對象觸角還伸向香港,網羅劉以鬯(編按:音同「暢」)、也斯、西西三位港產重要作家,其中由黃勁輝導演、以高齡97歲香港文學瑰寶劉以鬯為紀錄對象的《1918》,展現的文學、人文與生活精神令人大為動容之外,還意外孕含豐沛的電影寶藏,是今年系列二影片的大強棒。

劉以鬯先生,台灣觀眾與讀者或許陌生,但在香港報界與文壇稱得上家喻戶曉,「鬯」字讀音「暢」,是草生蓬勃之意,片名《1918》是他出生的年份。導演黃勁輝在兩年前劉以鬯老先生95歲時完成這部紀錄片,實屬不易,一位近百歲耆英,鏡頭前神采奕奕、口齒清晰、條理分明,唱法國國歌、背莎翁名著、普通話、廣東話憶張愛玲、講五四新文學,文學背後又像個充滿稚子深情的老頑童,玩高檔模型、蒐集明信片與郵票,又與鶼鰈情深的老婆吃甜品、曬恩愛,光是他口述歷史已是中國近代史的文學寶藏,因為對劉以鬯老先生而言,時光與健康可能稍縱即逝,《1918》順利攝製完成,絕對是用影片典藏文壇瑰寶有功。

劉以鬯18歲在上海寫第一部小說,30歲從上海遷徙到香港,靠一枝筆一天寫超過十份報紙的副刊連載,他創辦對香港與華人文壇影響甚鉅的《香港文學》,小說代表作《酒徒》是華人文壇第一部意識流小說,《酒徒》與《對倒》兩部著作後來影響大導演王家衛拍《花樣年華》與《2046》,原來王家衛是劉以鬯的鐵粉。

圖/取自《花樣年華》
圖/取自《花樣年華》

《1918》也用意識流手法,描述了劉以鬯兩部著作與王家衛兩部電影的關連,黃勁輝擷取《花樣年華》裡張曼玉、梁朝偉暗巷交錯走動買消夜、以及兩人住隔壁搬家工人送錯家俱的兩段情節,揭露了「花樣」鏡頭語言、畫面與剪接上用了許多《對倒》小說裡對立與顛倒的意念;而《2046》梁朝偉演的作家周慕雲從新加坡回到香港,就是《酒徒》劉以鬯本人曾經遷移星馬與香港的化身,令周慕雲感情神魂顛倒的白玲(章子怡飾),從《1918》訪談內容看來,與歌舞團出身的劉太太羅佩雲女士的背景似曾相識。

《1918》第一個畫面就是香港維多利亞夜景的「對倒」,片名佔滿銀幕的粗大字體又是《花樣年華》片名字樣的翻版,《酒徒》裡強而有力的文字解構與隱喻,在《1918》裡循王家衛「花樣」裡的字圖風格。王家衛用電影向劉以鬯致敬,《1918》又用王家衛氏的影像風格抒寫劉以鬯,造成劉以鬯、黃勁輝、王家衛三者之間在「島嶼寫作」這個時空裡密不可分的親密連結。

如果看《花樣年華》與《2046》當時,並不認識劉以鬯其人其事,那麼看過《1918》這部文學紀錄影片之後,一定會有股衝動,要重新再看王家衛這兩部藝術經典,要從電影美學中,體認劉以鬯在香港與華人文壇的前衛與影響地位。

年近一百,在文壇綻放光芒超過半世紀的劉以鬯,除了高超絕妙的文采,人生經歷與生活哲學也異常豐沛,《1918》做為人文色彩濃厚的紀錄片,導演黃勁輝擁有絕佳的素材資源,黃勁輝本身也是哲學與文學家,曾把文學意涵注入商業港產電影《鍾無艷》、《辣手回春》、《奪命金》(獲金馬獎原著劇本)等片劇本裡,加上他從投稿《香港文學》開始就是劉以鬯的學生,面對老師的文學人生,他概括以遷移、歷練、嗜好、伴侶、電影幾個大範疇,由當事人口述、妻子與友人訪談、《酒徒》文字、「花樣」畫面、仿意識流戲劇拍攝等架構,加上曾以《2046》獲香港金像獎最佳攝影的關本良擔任本片攝影之一,使得《1918》成為紀錄一代香港文人的最佳文學影片。

圖/取自《花樣年華》
圖/取自《花樣年華》

我為何會對《1918》影片情有所鍾?可能我出身報界記者,知道早年副刊的流金歲月與人事傾軋,尤其我記者生涯前半段是手寫稿紙,當導演黃勁輝把鏡頭定格在劉以鬯個人專用的紫色稿紙時,那個畫面讓我內心悸動,劉以鬯一生傲骨,挺直背脊腰桿寫稿創作,不畏世俗的逆勢,是所有文人的精神標竿。

導演黃勁輝《奪命金》拿金馬獎前一年,就先在廣州《南方都市報》舉辦的「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拿最佳劇本獎,而我剛好是那屆評審;《酒徒》曾被拍成電影,由張國柱與溫碧霞主演,2008年我做亞太影展評審時,被香港送選代表參賽,這些也可能是我喜歡《1918》這部文學紀錄片的原因。

但真正讓我著迷的是看到劉以鬯與羅佩雲這對老伴的老年生活,拍片時95歲的劉老先生早餐習慣吃花生醬麵包(不怕黃麴毒素),午晚餐與老伴逛太古城廣場吃美食街,酷愛京都肉牌和甜品,看來與傳統的養生之道相去甚遠,尤其《1918》片中所述劉先生年輕時得過肺病,因人在異地咳嗽出血激發羅佩雲想照顧他一輩子。我好奇問導演關於劉老先生的長壽之道,黃勁輝說「愛情!」

劉以鬯與羅佩雲膝下無子嗣,黃勁輝拍攝期間觀察,覺得這對老夫老妻好像每天仍在「拍拖」,我聽在耳裡,腦海中不由自主迴盪起《花樣年華》的音樂旋律。

註:黃勁輝導演「島嶼寫作」系列二裡還有一部《也斯:東西》,紀錄已故的香港文學家也斯(梁秉鈞教授)的文學身影。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