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金馬獎入圍名單 VS. 香港佔中氛圍

《魔警》電影劇照 ╱華映娛樂提供
《魔警》電影劇照 ╱華映娛樂提供

第51屆金馬獎入圍名單佈公佈,碰巧適逢香港佔中公民運動如火如荼開展,以往在金馬獎頗佔優勢的香港電影,今年走勢疲軟,鋒頭全被大陸電影涵蓋,這點令我非常吃驚。

雖說大陸電影向來強勁、台灣電影今年水準攀昇,但香港電影今年更是大宗呈現集體社會自覺、企圖擺脫中國箝制做出純港產影片的文化救贖。我今年3月參加香港影視博覽會看港片,就被導演彭浩翔的《香港仔》、陳果《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林超賢《魔警》等片驚艷。

今年幾乎有接近十部純港產影片,探討97回歸17年之後,香港導演透過電影再看東方明珠萬千變化的城市容貌,以及香港歸倚中國政經甜酸苦辣後想走出困局救贖自我,其中交雜緬懷、紀錄與展望的複雜情緒。電影果然有預言功能,當感覺最敏銳的好導演發聲了,公民力量與社會運動隨之而起。

但上述幾部港片只有《那夜凌晨》、《香港仔》獲得金馬獎零星點綴入圍,顯然金馬評審並未意識到這股港產電影自省傳遞出的寓言力量;大陸電影依然延續近年金馬常勝的態勢,若用金馬獎入圍名單裡中港電影的比例看香港佔中氛圍,那最後獲勝的應該還是大陸政權,但至少香港公民運動就像今年的港產電影,做出應有的表達與訴求。

反觀大陸第六代中壯派導演像:婁燁、賈樟柯、王小帥,凡有新作必然先在國際影展發光再在金馬獎發熱,賈樟柯去年的《天注定》、婁燁今年的《推拿》就是典型的範例。

婁燁2006年競賽坎城、在大陸被禁的《頤和園》,講時代社會動盪下的男女情愛,至今是婁燁的巔峰代表作,前年再競賽坎城的《浮城謎事》,講外遇小三小四謎情,吃虧在有珠玉在前;不過今年在柏林拿最佳藝術貢獻攝影獎的《推拿》,進入盲人世界的情與慾,題材與表現手法都創新大膽,絕對是今年重量級華語電影,金馬獎入圍七項。

《推拿》背景在一間盲人按摩院,為符合「盲人精神」,電影設有一位類似說故事的說書人,這個聲音從片頭「報幕」開始,所有演職員名字除了有字幕,也由說書人唸一遍,電影情節,除了演員表演時的聲音,所有過場或暗場戲,都有說書人解說劇情進展,也就是說,這部講「盲人」題材的電影,是適合盲人進戲「聽」的電影。

盲人世界是什麼景況,一般人很難理解,《推拿》是一部企圖讓視覺正常的人進入盲人世界、了解盲人感受的電影,盲人世界也有男歡女愛,也有美醜善惡,他們如何分辯美醜、如何在情與慾中進行爭奪,似乎與正常人沒有多大差別。

要呈現盲人世界裡、全盲或微視這些官能特質與視點,主要靠攝影與光影的運作,這方面《推拿》表現的非常優異,黑畫面、失焦、變焦虛焦、過度曝光等,是柏林影展能拿獎的主因。

《推拿》由職業演員與盲人素人演員參雜,組成群體演員,嚴格講沒有真正第一主角,演盲人院老闆的男星秦昊、故事發展主線帥哥盲人黃軒,戲份都沒有另一位演盲人的郭曉東多,《春風沈醉的夜晚》入圍金馬獎男主角的秦昊,翻白眼演盲人堪稱一絕;《頤和園》與郝蕾演全裸床戲的郭曉東,瞇眼演盲人有露臀床戲加歇斯底里自殘戲;性格帥哥黃軒內心陰鬱灰暗;三位演盲人的男星,都夠資格提名最佳男配角,但金馬獎都沒入圍,絕對是大遺珠。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