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賴天恆/從哲學寫作到公共書寫——你有所不知的筆戰SOP

製圖/烙哲學
製圖/烙哲學

沒錯,好的哲學作業也可能會是好的筆戰,因為它們需要的條件幾乎相同:明確的立場、有邏輯的舉證、清楚的敘述和總結。

身為哲學系的研究生,我餬口的工作之一,是批改大學部學生的作業。哲學系的作業題目形式通常滿明確的,像「我們應該╱不應應該……」、「……是對╱錯的」等。舉例來說,我上學期收到的作業就包括「懲罰曼寧(Chelsea Manning)這類的吹哨者(whistleblower)是錯誤的」、「我們不應該宰殺動物以便滿足我們吃肉的口腹之慾」。

即使只是拿錢辦事註1,我仍對到手的作業有期待。我期待論述顯示出明確的立場:「我贊成……」、「我反對……」、「我將論述……」、「我認為……」。我也期待看到支持這些立場的理由。這些期待不管是對於哲學作業還是公共論述,都是基本要求,但並不是所有學生都能完成它們。

▎劃界:你「不」討論什麼,就跟你要討論什麼一樣重要

要寫出一篇宣示並捍衛自己立場的文章,首先必須劃定討論的範圍;畢竟一篇文章字數有限,不可能窮盡所有議題、檢視所有論點。例如,我去年曾寫一篇文章討論「台大醫學系入學是否應該採計指考國文」,開頭就是:

台大醫學系明年擬不採計指考國文成績,這是正確的決定。沒有明顯的證據顯示國文程度與醫術之間的關聯,更沒有明顯的證據顯示當前以文言文為主的國文教育,有助於醫病溝通。然而,保守人士或許會說,醫德很重要,而國文教育跟品德相關。上個月初所謂的「搶救國文聯盟」就有類似的主張:「古文範文逐年縮減,學生國文程度低落、品德教育堪憂」。這是錯誤的。國文程度不是品德的必要條件,也不是充分條件,甚至有沒有正相關都讓人懷疑。

這段的目的是先交代要討論的議題是什麼,緊接著宣示我自己的立場:「我認為台大醫學系不採計指考國文是正確的決定」。

支持採計指考國文的可能理由很多,基於篇幅需要,我必須先排除一些討論。我當初評估大概不太會有人認為以文言文為主的國文教育與醫術、醫病關係有關,所以就設法一句話帶過。當然,這也是這篇文章潛在的弱點。如果有新的證據證明當前國文教育跟醫術或醫病溝通能力有關,那篇文章後面的論述再有說服力都 沒用。不過,對此我的態度就是:「拿證據來說服我吧。」

排除我「不」討論的東西之後,我就呈現本文的主題:「我承認醫德很重要,但我不認為這構成採計國文的理由,因為沒證據顯示國文程度跟品德有關」。此後我就交代我打算怎樣論述:

國文不是品德的必要條件;國文不是品德的充分條件;沒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這兩者之間具有相關性。

▎必要條件

那篇文章的第二段以及第三段主要的工作是「舉反例」。舉反例的目的,是為了降低宣稱「A與B相關」的可信度。有些人相信「A與B相關」的方式,是認為A是B的「必要條件」,亦即「沒有A就一定沒有B」。反駁這種信念的方式,就是找到一個「沒有A但是有B」的例子:

國文程度不是品德的必要條件:歷史上太多品德高尚的人,像辛德勒、金恩博士、德雷莎修女等,國文程度、古文閱讀的分量都不如任何一個華語世界的小三學生。即使前兩者在(偽善人士最重視以便突顯自己清高的)「私德」上有所爭議,這三個人在真正重要、值得的地方都展現了卓越的品德。或許有人會認為那是非華語人士,而華語人士非得國文好、古書讀得多才可能品德高尚。這也是錯誤的。堯、舜閱讀的古文想必不多,與當前國文教育的教材則 更完全沒有接觸,但卻正好是許多崇尚古文的人推崇的聖人。

在這段裡面我總共舉了五個反例:辛德勒、金恩博士、德雷莎修女、堯、舜。這五個人的國文程度應該都不怎麼樣。前三者大概連一個漢字都認不出來;後兩者應該識字,但是絕對沒有讀過當今國文教育裡面選修或必修的任何一篇文章,包括被視為主要道德教材的四書。

之所以提到這五個人,是因為我希望舉例有一些多樣性。我認為前三者的品德卓越,他們為了幫助別人、對抗不義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此外,辛德勒與金恩博士的案例非常值得進一步思考。可以去查一下,這兩個人的私生活絕對沒有超凡入聖,但是不影響他們在真正重要的地方展現卓越的品德。雖然這不是該篇文章主要的論點,但是或許可以用來暗示一下「修齊」很可能不是「治平」的必要條件。

至於堯與舜,我不是很確定他們是真的品德卓越,還是被記載為品德卓越。但我猜測支持國文與品德有關的人,很可能會認為他們是聖人;畢竟這是他們心目中的道德經典所記載的。註2

如果這段的論述成功,我們就得接受「不讀國文好像也不會怎樣;有好幾個人國文程度不怎麼樣卻仍擁有卓越的品德」。

▎充分條件

另一種相信「A與B相關」的方式,是認為A是B的「充分條件」:「有A就一定有B」。要反駁這種信念很簡單,就是找到一個「有A但沒有B」的案例。

國文程度不是品德的充分條件:同樣的,歷史上有許多飽讀詩書的人士,品格的優劣讓人十分懷疑。不論是篡位的王莽、陷害岳飛的秦檜、致力惡化性別不平等的朱熹,國文程度、古文閱讀分量都不容否認。或許有人會說那些是古代外國人,但當代台灣社會也有類似的狀況。當前的總統、行政院長、〈狼來了〉的作者余光中都是崇尚古文、飽讀詩書的人士,但漠視民意趨向獨裁、動用國家暴力血腥鎮壓、企圖將鄉土文學入罪顯然都不是高超品德的展現。

在這段裡面我舉了六個反例。前兩個比較沒有爭議;就推崇國文的人所接受的標準,這兩個人壞透了。至於朱子、馬總統、行政院前院長江先生、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的核心成員余先生,我認為在面對真正重要的議題時,這四個人在道德上都有嚴重的瑕疵;要宣稱這幾個人「品德卓越」絕對會引起極大的爭議。

當然,推崇國文教育的人或許會認為朱子、余先生等人品德卓越,因此認為我在這裡的舉例沒有說服力。然而,這也正好是一個進一步思考的機會:如果推崇國文的人,依照他們的標準把以上幾個人歸類為品格卓越,我們真的願意讓這些人把下一代教育成接受他們標準的人嗎?

如果這段的論述成功,我們就得接受「國文好像不是萬靈丹,有一堆人滿口詩書禮樂仁義道德,但是行為讓人無法苟同」。

▎例外與舉證責任

光是談充分與必要條件是不夠的。有種東西叫做「例外」,而少數例外並不妨礙相關性。舉例來說,義務教育不見得會讓每一個人識字,沒有接受義務教育的人也有管道可以學習,但是一些例外並不妨礙義務教育對於識字率的正面貢獻。考慮這個可能性註3,我寫了第四段:

國文程度與品德高尚沒有明顯的正相關:支持國文教育的人可能會主張說,的確「偶爾」有一些例外,但整體來說國文程度好的人品德會比較好。然而,當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特別是那些貪官污吏,多半都是過去高舉國文教育、強迫閱讀四書下的產物。相對地,即使降低了國文時數、文言文 比例,在學運世代我們看見許多即使「沒禮貌」(「沒禮貌」是褒是貶可以自行解讀),卻為理想奮鬥、為人民福祉犧牲奉獻的人物。面對已經明顯超過「偶爾」的頻繁例外,舉證的責任自然落在那些宣稱有正相關的人身上。除非那些人能夠提出嚴格的經驗研究作為佐證,不然其他人沒理由接受他們的宣稱。

這段的目的就是要挑戰「雖然偶爾有一些例外,但是大多數國文好的人品德也好」。我的論證方式,比較不幸的,是繼續舉反例。確實,一定數量之內的反例無法「證明」國文與品德無關;但是例子舉多了,就會讓人開始懷疑「國文跟品德到底有沒有關係」——「這個是例外,那個是例外,有這麼多例外,你確定你原本的主張是對的嗎?」「你確定例外是少數嗎?」——當這種懷疑出現時,舉證責任就應該落回宣稱國文教育能帶來好品德的人身上:是他們要給我們理由去接受他們的主張;而不是要我們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接受他們的主張。註4

如果這段的論述成功,我們就得接受「在搶救國文的人提出嚴謹的證據之前,我們沒理由去相信國文與品德有關」。

▎簡單的回顧與結論

寫完論述,在結束整篇文章之前,寫個簡單回顧與結論是一件不錯的事情。這樣可以協助讀者弄清楚他是否有理解錯誤,以便更有效地評價這篇文章,例如:

提升國文程度可能有很多好處,比方說......會有比較好的國文程度;但國文程度無關於品德。提升國文程度不會提升品德,拿國文程度篩選品德更是緣木求魚。醫德可能是對醫生來說最重要的價值,但除非有特別的論述指出即使其它的品德跟國文程度無關,但國文程度與醫德有特殊的關聯,不然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提升國文程度有益於培養醫德。既然醫術、醫病溝通、醫德都與國文程度無關,如果保守人士舉不出其它具決定性的理由,我們就只能承認這個科目就是多餘的,採計了只會徒增學生無謂的負擔。註5

很明顯我在這篇文章裡面結論下得太強。我不應該說「國文程度無關於品德」、「提升國文程度不會提升品德」;我應該說「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國文程度跟品德有關」才對。後面其實也應該跟著改:「既然我們沒理由相信醫術、醫病溝通、醫德與國文程度有關,如果國文教育的信徒提不出其它理由,卻仍然要求我們採計國文,就是在要求我們做我們沒有理由去做的事情。簡單地說,就是無理要求。」雖然這跟原本結論所蘊含的實踐意義幾乎相同,但是精確一點會比較好。

此外,我這篇文章的結論沒有做「簡單的回顧」。這是寫作上的失誤。

▎好的哲學作業,也可能會是好的筆戰

以上大概就是我對哲學相關課程收到的作業的期待。我希望看到一個清楚的立場,有理由支持那個立場,不要東拉西扯。論述的方式有很多,但我認為質疑充分條件、必要條件、相關性、釐清舉證責任相當實用,是每個選修哲學相關課程的人都應該掌握的能力。

或許有人會認為撰寫哲學作業有點像在打筆戰。沒錯,好的哲學作業也可能會是好的筆戰註6,因為它們需要的條件幾乎相同:明確的立場、有邏輯的舉證、清楚的敘述和總結。

 

註1:

不是每所學校都會掰個什麼「師徒制」來把研究生當廉價勞工。

註2:

我希望可以從對方接受的案例出發,以便讓我的論述更為全面,避免一些「那只是你以為的品德卓越,那只是一些不懂華語的外國人;我們這邊的聖人國文程度都好得很」這類的歧見。

註3:

我自己其實有點懷疑這段的必要性。搶救國文那批人給我的感覺就是把國文當成萬靈丹,同時認為沒國文就是世界末日,因此搞不好他們根本就不會採取這種方式為自己辯護。不過確實有可能是我以比較不友善的方式去理解搶救國文的主張,而為了避免這個可能的過失我就寫了這段。

註4:

當然,我自己是很懷疑他們除了「自己說國文有助於提升品德」以及「有人說國文有助於提升品德」之外,有沒有辦法提出任何證據。或許他們應該去申請研究計畫,看看需要多少經費才能證明國文與品德有關。

註5:

這段文字的開頭算是在表達一些我的不滿,在論述上沒什麼幫助。如果那句話有任何價值,在於讓人進一步思考讀國文到底有沒有任何「讓國文變好」之外的好處。畢竟如果有一些人不認為國文變好本身有什麼好處,持續宣傳國文好棒棒無異於只對詩班傳道。

註6:

我一直覺得筆戰是個奇怪的名稱:幾乎沒人拿筆,更沒有人直接使用致命武器。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