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賴天恆/哲學沒用,因為這樣考

哲學無用?是,如果哲學只是拿來死背、拿去考選擇題。 圖/沃草烙哲學提供
哲學無用?是,如果哲學只是拿來死背、拿去考選擇題。 圖/沃草烙哲學提供

網路名人好色龍近日翻譯知名哲學搞笑粉絲專頁Trolley problem memes的許多圖片,其中一張進入南一中考題。基本設定如下:

電車衝向數量多不勝數的人群,勢必將他們撞死。你旁邊的拉桿可以將電車轉向。然而,拉桿上鎖,密碼只有你旁邊那個人知道,但他不願意講。你可以刑求逼他供出密碼。這麼做道德嗎?

而考題為:

對於上述議題是否合乎道德,下列有關學者的可能分析,何者符合學者的觀點?

(A)邊沁:不應該管行為的對錯,重點在於如何培養行為者的理想人格典範

(B)彌爾:應該要選擇能產生最小之惡的行為,刑求一人能救更多人,道德

(C)康德:對的行為就是效益最大化的行為,所以要依據得救人數多寡判斷

(D)麥金泰爾:道德判斷的標準在於行為動機,所以要看刑求者的動機為何

就一個受過基本哲學訓練的人來說,這是很無聊的考題。我很希望我能夠相信:除了被放進選擇題,哲學還有其他方法可以進入教育。但手邊的證據似乎與此願望相反。我接下來將論述哲學甚至人文在義務教育中應有的目的,並指出這種現行常見的考試方式,其實正阻礙我們實現這個目的。

成為良好公民

人文學科一個顯而易見的目的是要讓人「成為良好公民」。我們正生活在一個自由民主社會裡面,只要外國勢力不會侵略、併吞我們,這項事實不會改變。

在自由民主社會中,「人民是國家的主人」這種空洞的說法我們常常聽到,但是不得不承認,公民素質確實多少會影響到國家政策。

舉例來說,人民對死刑、同志婚姻、能源議題等重大社會議題的看法,必定會在成為選民壓力的情況下,影響到那幾個作秀、辯論、開會、吵架的人所訂定的法律。

人民能對議題做出良好的判斷,很大一部分取決於科學素養:是否掌握足夠的證據,知道各個選項實際的後果。然而,後果要如何「評價」,就不完全是科學所能解答的。

舉例來說,科學可以告訴我們同志家庭的小孩因爲沒有「傳統家庭」裡面「爸爸」與「媽媽」的角色分工,所以比較不會成為社會上「男生/女生該有的樣子」。然而,這到底是好是壞還需要進一步闡述,例如,這樣的結果是導致「性別錯亂人倫敗壞」?還是「降低性別刻板印象的傷害」?1

高中以下的人文學科,本當協助背負這個重擔,讓人有足夠的閱讀、檢核事實的能力,同時找到理由,做出屬於自己的判斷。

死背的傷害

首先說明一下為什麼我覺得文章開頭提到的這個考題很無聊。

有些人會認為人文就是為知道而知道,因為知識本身就具有價值,但這樣的解釋會遇到兩個問題:

首先,如果知道多一點事情就是本身有價值,那為什麼是知道這些事情,而不是知道其他?有些事情除了本身有價值之外,更有其他的功用,為什麼花同樣的時間,不是追求「本身有價值而且又有其他功用」的的東西?

二,宣稱有些東西「本身有價值」毫無說服力,因為別人也無從得知是不是在唬爛,除非旁人本就已經接受了,不然不會有共識。但這就變成有共識就不必說,沒共識說了也沒用的東西。只會說「人文本身具有價值」就是人文最無聊的地方。

再者,這個考題本身可能因為簡化,而出現嚴重的不精確,不精確到讓人覺得根本就是錯誤的東西。舉例來說考題的正確答案是(B),然而,彌爾所提倡的「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並不只是「要選擇能產生最小之惡的行為」,而是「整體效益最大化」。要看到其中的差別,只要想像這個類比:「花最少錢」跟「整體來說財富最大的增加」差很多就好。

其它選項也有問題,比方說(D)的正確答案大概是「康德:道德判斷的標準在於行為動機,所以要看刑求者的動機為何」。然而,宣稱康德主張「道德判斷的標準在於行為動機」是簡化到扭曲的程度,其實康德認為人可以因為跟道德無關的動機而做出「符合道德要求的行為」。

舉例來說,生意人可以因為害怕失去客源而童叟無欺;然而,只有當那個人是「童叟無欺是道德所要求,因而這麼做」時,這樣的行為才是「有道德價值的行為」。這個考題並未考量康德所提倡的區分,對康德來說符合道德要求的行為,跟具有道德價值的行為不同,只有為了道德而道德的行為才具有道德價值。2

最後,就是不思考。或許有人會為這類考題辯護,並指出光是「知道哲學家的『立場』是什麼」就能帶來好處。例如:有助於是非判斷。但只需要思考一下我們平常是怎麼拿別人的立場來支持判斷,就會發現這種想法是錯的。如果我們的推論是:

某哲學家主張P是正確的。

因此,P是正確的。

而這會成為「訴諸權威的謬誤」的典型案例。我們除了面對「不同哲學家有不同說法」時的不知所措之外,更可能會因此必須接受各種噁心、變態、極其不道德的結論,比方說:

  • 奴隸制度是ok的,因為亞里斯多德認為有些種族的人只是看起來像人、聰明一點的動物。
  • 避孕、同性都是不道德的,因為多瑪斯認為這些都「不自然」、「不符合上帝為性器官設定的目的」。多瑪斯甚至認為自慰比強制性交邪惡,因為後者「至少」還會導致懷孕,「至少」正確地使用性器官。
  • 階級輩份很重要,因為朱熹說「凡以下犯上,以卑凌尊者,雖直不右;其不直者,罪加凡人之坐。」3
  • 我們應支持男尊女卑,因為孔子如此說4,康德也不遑多讓。
  • 希特勒萬歲,因為海德格如此說。5

而這樣的不思考,讓我們容易受到統治者的洗腦。仔細回想一下,為什麼之前的統治者,特別強調要為了「提升道德」而「研讀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不就是因為他們可以藉由選擇性呈現「聖人」毫無推論的「斷言」,而塑造合乎他們統治的順民嗎?

理由才是重點

我之前在〈與其考國文,不如考洪蘭〉一文中指出,一個對於哲學系大一新生來說偏向簡單的作業題目可以是「洪蘭教授反對停止採計國文的理由是什麼?你是否贊同?」

雖然這樣講可能過於抬舉洪教授,但是對於哲學該怎麼教、怎麼評分,除了選擇題之外,我們有太多更好的選項。

舉例來說,就同樣的議題,一個適當的題目可以是「彌爾與康德對於電車難題可能會有不同的解答,試論他們的爭議點在哪裡?試評價哪一方比較有道理。」或者非常簡單地「你認為是否應該刑求?為什麼?」不論是前者或後者,讀過哲學家提出的「理由」,而不只是「立場」都會很有幫助——我們可以看到哲學家過去提過哪些我們該想到,卻沒想到的論點,犯了哪些我們同樣可能會犯的錯誤等等。我們可以找到好的論點,並藉此發展我們自己的思想。

我不相信學生可以一次性地解決任何版本的電車難題,或者任何嚴肅的哲學問題。事實上,最專業的哲學家彼此之間也有意見的衝突。(不過這可能是因為這樣這個學科才活得下去。)然而,在撰寫這種作業或考試時,我們可以藉此去搜集各種證據,找到理由並且加以評價、判斷。(不過仔細想想後者可能比較不恰當,因為短時間內寫出漂亮的文章跟是否有能力是非判斷是不同的能力。)我們所需要的,就是不斷藉由這種練習,逐漸培養良好公民的能力。6

如果哲學只是拿來死背、拿去考選擇題,那真的只能說哲學無用。

 

  • 不少恐同團體認為如果男孩沒有爸爸模仿、女孩沒有媽媽模仿,會男不男女不女;然而,對於性別平等有基本認識的人,都知道降低性別刻板印象傷害的重要性。
  • 不過搞不好課本就這樣教,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是更嚴重的問題,嚴重到我認為各大哲學系應該聯合起來申請國賠。沒教就算了還教了錯誤的訊息。
  • 當然,對於朱熹是不是哲學家,可能不是沒有爭議。
  • 孔子是不是哲學家也有所爭議,可參考〈學習《論語》就是學習哲學嗎?先提出哲學問題吧! 〉
  • 認真的,有興趣可以查一下「海德格」與「黑色筆記」。
  • 當然有人可能會問說,那老師要怎麼改?這個問題分成兩個部分。首先是「老師有沒有能力改」,老實說沒有提供足夠的訓練,我是很懷疑目前的老師有沒有能力改;第二點則是「要依照什麼標準改」,用最簡單的說法,就是看同學在寫作時,有沒有提供足夠的理由支持自己的論點。對此可以參考朱家安的〈沒有標準答案的哲學,該怎麼考試?〉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