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廖育廷/人生有沒有意義?還是充滿反面意義?

若一個人很負面,他可能認為人生沒有意義,但在我看來這還不夠負面,因為他們沒有想過更糟的事:人生充滿了反面意義(anti-meaning)。一般人不太會想到這件事,因為在日常語彙中,人生要嘛有意義,要嘛沒意義,「反面意義」不在人的語言裡,自然不會被想到。

雖然人們常用其他的詞彙,來描述比平淡更糟的處境,像是痛苦比不喜不悲來得糟;不幸(ill-being)比缺乏幸福來得糟。很奇怪的是,對人生意義這個面向,人們就忽然詞窮了。

這種詞窮不是好事,畢竟「一段無意義的生命」通常是用來描述那種毫無成就,或找不到人生目標的日子。但對那種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的人,比如希特勒,說他的生命「無意義」好像有點奇怪,但我們好像也不太甘願因此說他的生命有意義,因為這樣講,好像是在說他的行為值得效法。

缺乏反面意義的概念,不只讓人低估人生到底能有多糟,也讓人高估自己的人生計畫有多好。報章雜誌與各種成功學都試著告訴你,事業成功的生活很有意義。然而,這些指引不會提醒你,它們推薦的人生計劃,也很可能帶來各種反面意義。比如個人操勞、貧富差距、剝削勞工與損害環境等副作用。

人生有反面意義的另一重涵義,是鼓勵那些覺得人生沒意義的人,不要太早擺爛,因為覺得人生沒意義,而選擇擺爛或是報復社會,不只無法改善人生意義,還會為人生帶來更多的反面意義。所以,就算你覺得人生很沒意義,也不要自我安慰說,做什麼都不會再更糟了,因為在意義這方面,人生還可以更慘。

不過,反面意義到底是什麼?在這篇文章,我將仔細介紹哲學家坎貝爾與尼霍姆(Stephen M. Campbell and Sven Nyholm)創造的這個概念,以及它帶來的啟發。

反面意義的概念

反面意義會降低人生意義,這是其與「無意義」最大的不同。

說當宅男沒有意義,只是在說它對人生意義的貢獻是零;但說當個渣男充滿負面意義,則是說它降低人生意義。單就意義來看,當渣男比當宅男更糟。

雖然人們很少用到「反面意義」這個詞,但其概念不是憑空而來。傷害與反面意義便密切相關,考慮這個例子:

張三開了間工廠,讓上百個家庭能依此維生,他因此感到滿足。
李四開了間工廠,讓上百個家庭能依此維生,他因此感到滿足。但工廠將周圍河川嚴重汙染,只要工廠繼續運作,河川就不會有生物棲息。

假設張三與李四的其他條件皆同,唯一的區別僅在於李四的工廠造成嚴重的環境汙染,而張三沒有。工廠成功運作,老闆引以為傲,看來是件很有意義的事。但直覺上,李四經營工廠對人生意義的貢獻,要小於張三的量,因為其附加的環境傷害,讓這件事的意義變少了。

這個例子表明,傷害通常會降低人生意義,而這個降低可以用「反面意義」的概念來理解:傷害帶來反面意義,故而經營工廠的正面意義被抵銷了。

反面意義是什麼

坎貝爾與尼霍姆沒有斷言反面意義的本質為何,但他們指出,主流的各種人生意義觀,都可以有其對應的反面意義:

正面意義 反面意義
主觀滿足論 滿足 不滿足
客觀價值論 為客觀價值做出貢獻 行為造成負面價值

簡單說,如果正面意義是滿足,那反面意義就是不滿足和痛苦,而不只是缺乏滿足。如果正面意義是「為客觀價值做出貢獻」,那反面意義就是「造成負面價值」,而不只是沒貢獻。

這兩個版本的反面意義,也保留了主觀論和客觀論各自的精神,對「傷害為何降低人生意義」的提問給出不同解釋。對主觀滿足論而言,如果傷害沒有造成不滿,那傷害便不會帶來反面意義,客觀價值論則沒有這個條件,只要傷害產生負面價值,那就會帶來反面意義。

換言之,只要李四夠無恥,對工廠造成的汙染毫不在乎,而且開工廠的滿足感與張三一樣多,那主觀滿足論者便會說,兩人經營工廠,所帶來的意義也一樣多。而客觀論則不管李四對傷害環境的態度,照樣會說傷害帶來反面意義。

為什麼反面意義很重要

坎貝爾與尼霍姆認為反面意義很重要,因為它是理解「有意義的人生」之所需。回顧工廠的例子,如果只用一般語彙中的「有意義」與「無意義」來分析它,會得出很怪的結果:

張三「經營工廠提供就業機會」:有意義。
李四「經營工廠提供就業機會」:有意義。
李四「經營工廠傷害環境」:無意義。

假設上述的條件就是所有的相關因素,並且張三與李四提供的就業機會,對人生意義的貢獻相同,那結論便是兩人開工廠的意義一樣多。因為無意義對人生意義的貢獻是零,所以無意義的傷害,不會影響李四創造就業機會的正面貢獻。但這個結果很怪,按照直覺,李四開工廠的意義,會因為傷害環境而減少。

相對地,引進反面意義的概念,允許我們說李四開工廠的意義比張三少,因為傷害環境可以作為反面意義,降低李四的人生意義。

所以,要正確理解有意義的人生,不能只看「意義的有無」,反面意義也需納入考量。

反面意義帶來的啟發

反面意義對人生意義的重要性,也體現在其啟發性。根據客觀價值論,要過上有意義的人生,人們不能只關注有意義的事物,還必須考慮傷害所造成的負面價值。畢竟,鎖在自己的舒適圈中,只看自己人生有價值的片段,然後告訴自己:「我的人生很有意義。」不會真的讓人生有意義,這只是自欺欺人。

糟糕的是,多數人可能活在這種自欺的模式裡面。坎貝爾與尼霍姆指出,現代生活模式造成的環境污染與跨國剝削,雖不易察覺但確實存在。人們通常把這些事情當作與自己的人生意義很遠的事。活在舒適圈的人,如果沒有刻意反思,很容易忽略這些傷害所帶來的反面意義。

欠缺(客觀版)反面意義概念的人,甚至可能用正面意義來為自己造成的傷害找藉口:買黑心製程的包包送人,儘管對環境、勞工有所傷害,人們可能以這些禮物很有意義,來合理化所造成的傷害。若人們能體認到反面意義與傷害之間的關聯,這種說法便顯得比較不合理。

然而,如果你覺得上述的啟發太過沉重,那你可以當個主觀滿足論者。根據主觀滿足論,只要你不會因為上述的傷害而感到不滿,那麼這些傷害便不會損害你的人生意義。換言之,你的恥度有多高、多能忽視上述傷害,決定了你多能避開這些反面意義。

但還有其他的反面意義,是主觀滿足論者也必須考慮的:行動者本身的不滿。一個常見的例子:家長們可能認為,學書法和鋼琴對小孩很有意義。主觀版的反面意義會告訴我們,要確定這些規劃真的有意義,必須把孩子的不滿和痛苦帶來的反面意義也計算在內,而這正是家長常忽略的,因為不滿和痛苦的不是他們。

REFERENCE

  1. Campbell, S., & Nyholm, S. (2015). Anti-Meaning and Why It Matter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 1 (4), 694-711.


 

  • 廖育廷,中正哲學準碩士生,目前研究的主題是幸福。
  • 本文的完成感謝烙哲學社群的意見與討論,特別是周詠盛與朱家安。
  • 更多:WebF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