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洪偉/我們應該反對皮繩愉虐社創社嗎?

photo credit:Javier Pais (CC BY 2.0)
photo credit:Javier Pais (CC BY 2.0)

皮繩愉虐社在台大申請創社,遭到社團輔導委員會的否決。社長Lisa在蘋果日報和PTT投書,傳回了這道消息,引起了網路上的議論。

我所理解的「社團輔導委員會」

在討論這個否決案以前,我想先承認,作為一個外校生,我其實並不知道台大社團輔導委員會的現場狀況,但是,我大約知道「輔導」的意義,經常就是「透過限制和規訓的手段去迫使另一些人滿足輔導者的道德意圖」。

我也並不認為社團輔導委員會這次的決議代表了全部委員的意志,從Lisa的回傳中,我們看到了事實是「以一票之差投票否決」。我們可以得出一個保守的結論:在此委員會中,有些人認為皮繩愉虐社不應該成立。

所以我不準備討論意識型態的問題,而是討論這些反對者可能憑藉的理由/假理由。

著重於討論反對者而非支持者的理由,是因為這樣一個前提:

在不存在良好的反對理由的情況下,應該讓學生成立他們想要組成的社團。

為避免誤會,我必須先說,這與憲法中所謂的「結社自由」並不相同。在社會中進行結社,只有參與者要為此事負責。但是在校園中成立社團並不相同,有兩個主要差異:一、這是學校所認可成立的社團,學校必須為社團的存在負責;二、學校必須撥出一部份資源進行管理,學校必須為社團付出成本

我們如果撇開檢討這種傳統管理機制的問題,我們光透過這個洞見,就能得出社團輔導委員會存在理由的保守推測:透過道德審查,決定學校該不該為某社團的存在負責與付出成本;而所有的委員憑藉自己對道德的見解,來為委員會的結論作出貢獻。

在Lisa的投書中說道「整個表決意象逾越了社團輔導委員會只能『程序審查』的權限,變成以道德價值審查社團的實質內容。」我認為,他認清了現實。如果,今天有一個程序表明需要透過「委員會議決」來作為必要程序的一部份,那這個委員會的功能就必定包含了道德審查,同時劃出「不自由」的底線,而且與法規共同存在、相輔相成。

事實上,「輔導委員會」光其名就表明了它標誌著學校機器中的規訓與監護。道德審查是必經的,道德價值的投入、意識型態的詮釋戰場、權力意志的展現,自然也遍布在人類為自己安排的審議場景之中。沒有衝突,不意味著沒有考量。

從投書中,我們可以看到被作為「反對者代表」的標的,是獸醫系周崇熙教授。他給出了兩種類別的反對理由:一、安全疑慮;二、妨害風俗。

這兩種類別的理由是全然不同的,我試著分頭解釋兩種理由和考量的問題。

「安全疑慮」不能作為反對的好理由

「安全疑慮」的表述是「他們的社團活動可能是危險的」。但是這種理由在此其實很難作為反對創社的理由,比較像是拒絕入社的理由。因為,這顯然是有違比例原則的:大概沒什麼人會同意「登山肯定比SM安全」——變化莫測的崇山峻嶺往往比SM更加危險——但台大依然同意了登山社的成立。

也因此,安全疑慮考量其實無法構成堅強的理由,他應該只是對手段的疑慮,應該當成一種批判而非反對。也就是說,委員會更應該做出另一個更有建設性的決議:「請補足說明沒有安全疑慮的文件。」但這樣的決議,如我們看到的,並未在委員會中做出。

就另一方面來看,如果回看審議的過程,皮繩愉虐社可能也有一個該著手進行的功課。那就是,向社會和委員會介紹BDSM社群的「安全、理智、知情同意」三項原則如何落實。我們看到了,即使教授認識了「SM」,也不見得認識「BDSM社群」。

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周教授應該是理解SM概念的,但對此依然存在著恐懼,這樣的恐懼依然需要我們去尊重。無論是因為對SM過程的無知、缺乏親身經驗,還是因為對於三項原則的模糊認知。

「妨害風俗」需要更多論據

妨害風俗的表述在周崇熙教授舉的這個例子是這樣的:「一個女性會在椰林大道被綁起來以酒瓶插入,變成一種對方自願的霸凌行為。」這個理由的最大問題,在於他並沒有申論為什麼這樣子的事情,會是皮繩愉虐社的社團活動的一部份。事實上,BDSM社群本身就已經存在,但我們也很少看到BDSM社群所做的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社會之中。

當然也許也有另一種質疑是,皮繩愉虐社的存在會不會影響校園的「善良風俗」?這一點雖然是有可能的,但是完全不現實的。BDSM作為一種次文化,極少對主流文化做出貢獻或是所謂「不良影響」,最多只為主流文化提供了藝術與研究的素材。一直以來,停止在此,就是因為社會自然存在有某種界限力量,而不必以此作為「不自由」的底線。

比起「安全疑慮」,「妨害風俗」的理由就完全是個爛理由,我們可以相當明顯地看到周教授的預設:SM的活動包含了這類妨害風俗的活動。但如果你有參觀過皮繩愉虐邦的網站,會知道這不一定是現實的。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很可能是A片帶來的影響。

當然,我並非是BDSM社群的參與者,無法嚴厲地斥責周教授的說法是「錯誤」的。但無論如何,至少現在周教授所描述的例子,是無法作為有說服力的論據的。坦白說,我應該會更相信BDSM社群參與者的證言。

 

*洪偉為偉恩與咖啡哲學部落客。

*本文寫作期間感謝沃草烙哲學社群的建議和協助。

*公民學院交誼廳:http://community.citizenedu.tw/

*沃草公民學院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itizenedu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