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趙曉傲/根據哲學家,時間不存在

製圖/沃草烙哲學
製圖/沃草烙哲學

大家有看過《星際效應(Interstellar/港︰星際啟示錄)》嗎?坐在大營幕前面的你,有被那些聽不太懂的科學理論詞,或是那非常炫麗的畫面嚇到嗎?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套電影的劇情,也不管你是否覺得很多場景或演出上有漏洞,作為一個平常很少接觸硬科學的人而言,這套電影還真的讓人「大開眼戒」。片中大玩時間相對性及逆時因果(backward causation)的點子,尤其是後者的表現方式,很難不讓人再三回味。

在我下定決心付錢看片之前,臉書上就被「在這個星球上的一小時,等於地球上的七年」的討論串洗版了,大家似乎對這種時間的奧妙深感興趣。早在星際效應以前就有不少作品藉由玩弄「時間」來創造經典情節,例如1988年的OVA作品《勇往直前(トップをねらえ!)》,主角們與人類天敵「宇宙怪獸」在冥王星宇域展開大戰,戰後回到地球,才發現眼前的藍色母星已是一萬二千年後的地球了。雖然受到故事吸引的人們可能不會注意到,但這類情節都有一個必須的預設,就是「時間真的存在」︰如果沒有時間,這些賺人熱淚的情節將無法透過這種手法表現了。

然而,我們真的有好理由相信時間是某種實際存在的東西嗎?其實,不管是科學界還是哲學界,都有人懷疑這件事。

科學上的無時間進路(timeless approach)

隨著目的及對象不同,物理學家使用的計算公式和公式中的變項也會不同,不同的變項會被詮釋成不同的東西︰物理意義上存在的東西。一些物理學公式中會被使用到的「變元 t」,一般被詮釋成我們所謂的「時間」,對於使用這些公式的科學家來說,時間被認為是某種存在的東西,時間是實在的(is real)。

談到公式,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樣的可能性:

在很遠很遠的「未來」,科學家幾乎已經破譯了全宇宙的祕密,沒甚麼物理現象是他們解釋不了的。而這時候科學家們手中有兩個長得不一樣的解釋模型,模型各自使用了不同的數學式,只是總的而言,其中一個模型涉及到的變元比較少,另一個比較多,但這兩個模型能解釋一樣多的現象,也就是說它們在功能上一樣強。

假如這是可能的,根據奧坎剃刀原則(註1),任何在解釋上不必要的東西,我們不必假設其存在(反過來說,只有解釋上是必要的才需假設其存在),那麼,如果變元較少的模型剛好不需使用「t」,也就是不需時間即可解釋物理現象的話,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可以造出一個不需要時間的物理學(timeless physics)?如果物理學不需要時間,那麼而對於認為物理學是「有甚麼東西存在」的最終判準的人而言,這個宇宙自然是沒有時間的。

讓我們回到現實吧。雖然確實有科學家(註2)試著建構無時間的物理學系統,不過這類主張在物理學界也是充滿爭議,就目前而言,除了提出它的可能性以外,似乎沒甚麼能進一步說明的。那我們換個角度想想吧?

哲學家的時間不存在論證

雖然不少物理學家賭爛哲學家談論科學的方式,但是好的(特別是會讓人困惑的)哲學點子還是值得拿來介紹一下的。哲學史上不承認時間是某種存在物的大咖其實有點多,我就不花「時間」介紹了。在當代,最有名氣的大概是約翰.麥塔格特(McTaggart, J., 1866-1925),他在1908年發表的文章〈時間的非實在性〉(註3)可謂經典中的經典,彷彿我們這些小咖要主張時間存在,就得先把他的論證打倒才行。

大致上,我們都能同意,假如時間是存在的,那麼,也會存在有過去、現在以及未來。如果過去、現在及未來無法被合理地說明,那麼,就邏輯來看,時間也沒辦法合理地被說明。有些概念是有內在矛盾或充滿問題的,不僅在理解上充滿困難,我們也有理由認為這種概念在世界上並沒有任何對應之物。

試著想想「粉紅色透明的獨角獸」好了,一隻獨角獸怎麼能夠是既透明(你看不到)又是粉紅色的呢?如果它本身是透明的,那在甚麼意義下我們能知道它是一隻獨角獸,還要是粉紅色的?時間會是類似的東西嗎?讓我們來看看麥塔格特究竟說了甚麼。

麥塔格特主張,過去、現在及未來是關於事件的特性(characteristic)。舉例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戰是過去的」這句話如果是真的,就表示不僅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個獨特的事件存在,而且具有「在過去」這樣的特性。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是過去的,根據我們對時間的認識,我們會知道它曾經是「現在發生的事件」,也曾經是是個「存在於未來的事件」(還沒成為現在的事件)。同樣的,任何未來的事件,總有一天會「變成」現在的事件,也會在某一天「變成」過去的事件,而我們也很確定任何事件都不可能既是過去,又是現在且未來; 可見未來、現在及過去是人類用來把握變化的概念,也是相互排斥的時間特性。但是麥塔格特覺得這種時間的常識概念就是矛盾的。

想想看︰如果我們可以把王聰明描述成男人、異性戀及已死會,這不就意味著王聰明是個已死會的異性戀男性嗎?那麼,如果我們能用未來的、現在的及過去的來描述任何事件,那不就表示任何事件可以既是未來、又是現在及過去的事件嗎?這和我們的時間常識有衝突!

也許你會這麼評論︰任何事件當然不能既是未來的,又是現在及過去的事件。我們說的其實是任何未來的事件都「將是」現在的,任何過去的事件都「曾是」現在的,就像玩Photoshop那樣,有些圖片是在不同圖層,不同圖層的東西怎麼會相互衝突呢?雖然麥塔格特那個年代沒有Photoshop,但他不會同意這種類比,畢竟「將是」、「曾是」仍然是涉及「時間」的概念,說一個事件將是現在的,無異於說這是個「在未來的」現在的事件。你看,又碰到未來、現在及過去了,如果這些概念本來就會導致矛盾,那麼當它們在「另一圖層」中,似乎一樣會造成困難。也許你還會說︰那再開多幾個圖層不就好了?別鬧了,我們人類的腦袋沒有很好,圖層一個接一個無限後退地開下去,不僅無窮無盡開不完,我們腦袋也會當掉的。

看起來,時間是個說不通的玩意,要嘛它會形成矛盾,要嘛會產生無限後退。無限後退會當機,而矛盾,我們更加沒理由接受︰時間如果是個像粉紅色透明獨角獸一樣的東西,那它想必是不存在的,而且不能存在的。

時間不存在…然後咧?

時間究竟存不存在?假如對世界的任何解釋都用不著預設時間存在,那這個問題是沒必要回應的。有哲學家採取另一個途徑,試著給出同樣的結論︰根據我們對於時間的理解,不難發現這些概念要嘛引起矛盾,要嘛導致無限後退,這樣的概念應該缺少對應的實體——時間不存在。

我不是科學家,自然無能於(也不敢)對科學說三道四。在哲學上,如果我們真能給出甚麼有效論證,證明我們日常的時間概念有問題,一來在搖椅上仍有仗可打(就算是廣泛地被接受的主張,也會有哲學家唱反調的;學界也不乏討論麥塔格特的好文章),另一方面,這也不見得對我們的日常生活有甚麼嚴重的影響。就算「過去、現在、未來」在根本上是有問題的概念,不可否認的是,作為一種工具,它們相當「有用」。畢竟人類歷史伴攜著這些概念一路走來,也有幾千年了。就算沒有時間,這些有問題的概念還是能被妥善使用,可謂是相當弔詭。

在這一點上,哲學和理論層次的物理學可謂相當接近,不論宣稱甚麼存在或不存在,日常生活仍然會過得好好的,看起來絲毫不受影響,怪哉。如果在看完麥塔格特的論證後感到困惑(註4),不妨思考看看,既然吵個半天卻對日常生活沒影響,偶爾還會被科學家嫌棄,那究竟是因為甚麼使哲學家仍樂此不疲?

NOTE

  1. 關於奧坎剃刀,可參考這篇文章
  2. 我指的是Julian Barbour(1937-),是個研究量子重力及科學史的英國科學家。著有《The End of Time》一書,故名思義…嘛,你懂的。
  3. McTaggart, J.(1908). The Unreality of Time. Mind, 17(68), 457–474。
  4. 洪偉最近對這個題目很有興趣,寫了一篇相當細緻的介紹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這裏看一下,順便想一下該怎麼打倒麥塔格特的論証。


(點圖前往徵稿網頁)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