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凌運/從中天換照事件談「新聞自由」與「新聞自律」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10月26日出席中天換照聽證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10月26日出席中天換照聽證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整個台灣政治媒體圈現在討論最多的話題,除了美豬外,就是政府會不會撤了選舉期間力挺韓國瑜的中天新聞台。

新聞台營運不是政治問題,而是新聞媒體專業,但如果檢視12年來中天電視的成績,中天新聞台該不該撤照,答案應該很清楚!

高喊自由的同時,中天到底報了什麼新聞?

現在台灣社會的討論都瀰漫在「新聞自由」的迷思中,不斷強調「台灣政府關電視台,違反民主自由,傷害新聞自由」,這基本上是純粹政治反對者的立場訴求。

國民黨從黨中央到民代都被動員,大談過去國民黨自己也曾備受批判的「新聞自由」。也有學者提到要注意公共利益、媒體近用、媒體自律等問題,不能只談新聞自由。

的確,電子媒體的主管機關NCC在審查電視台營運時,應該從政府法律、媒體專業的立場去看,包括有沒有依事實根據報導新聞?媒體自律規範作得如何?涉己事務報導有否約束?有沒有違反國安法?或是依廣電法規執行?

就在上週,知名的政大教授鄭自隆發表文章,文內提到:

作為傳播學者,對2018年縣市長選舉與2020年總統大選,中天電視的新聞表現,我會打不及格,評語是荒腔走板。

在兩次選舉新聞的處理,中天電視犯了三個錯誤,一是『有聞必錄』,把媒體當傳聲筒,二是『缺乏查證』,三是『沒有平衡報導』,報導『麻豆文旦200萬噸丟、倒水庫』就是一個例子。作為媒體,中天新聞缺乏『守門』,或者是以政治意識形態『守門』。

這是一針見血的觀察,也呼應了主管機關在審查中天新聞台是否可以換照的最基本要求:依事實查證原則報導新聞。

根據過去曾經参與NCC審查的專家了解,這幾年中天新聞台違反事實查證原則,導致損害公共利益、違反兒少權益保護、妨害兒少身心健康等案例,是其他新聞頻道的數倍。再根據NCC公布的資料統計,中天新聞台過去六年,違法被處罰案件數量、金額都居各電視台第一名,這兩年累積罰款累計接近千萬元。

社會的討論都瀰漫在「新聞自由」的迷思中,不斷強調「台灣政府關電視台,違反民主自由,傷害新聞自由」,這基本上是純粹政治反對者的立場訴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社會的討論都瀰漫在「新聞自由」的迷思中,不斷強調「台灣政府關電視台,違反民主自由,傷害新聞自由」,這基本上是純粹政治反對者的立場訴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干涉內容、利益傾斜,中天缺乏自律

除了「依事實報導」這條媒體鐵律外,電視台在強調擁有「新聞自由」的前提下,應該自己要做到的自律及嚴格的內控,中天新聞台成績如何?

根據中天內部的資料,中天新聞台自訂的倫理規範與製播準則,曾被指為僅徒具文字沒有落實,內控編審制度也有重大違規。舉例,中天有「中天電視新聞自主公約」,規定「任何人都不得強迫新聞台同仁,從事違反新聞基本精神及新聞台編輯方針的新聞報導」。

一位離職的中天新聞部員工說,旺董幾乎每天透過社群群組下指示,他印象深刻的是2018年底選舉關鍵時刻,旺董要求配合新北市某候選人打擊當時選市長的蘇貞昌,拿他家中失竊的陳年舊案作文章,說要「追蘇解釋失竊180萬為何不敢報案?蘇不要轉移焦點。」而且,旺旺集團每週都有全部媒體主管參加的集團主筆會議,會中旺董或集團執行長會要求知道中天新聞台的新聞重點、政論節目方向,包括誰上節目等等。

中天新聞台自訂的倫理規範與製播準則,曾被指為僅徒具文字沒有落實,內控編審制度也有重大違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天新聞台自訂的倫理規範與製播準則,曾被指為僅徒具文字沒有落實,內控編審制度也有重大違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新聞自律」還包括報導與集團內的涉己新聞要如何處理。在「中天涉己事務新聞製播規範」中也規定,「嚴重牴觸新聞自發性或利益衝突之涉己事務部分,不予製播」。

但觀察10月中以來,中天電視所屬的旺旺集團,為了中天新聞台12月11日執照到期可能過不了關的問題,幾乎天天發動中天新聞台的新聞、政論節目,還有集團內的《中國時報》、《周刊王》雜誌、中時電子報網站,運用專版新聞、評論,舖天蓋地報導,涉己事務報導的恰當與否,也引發爭議。

旺旺集團其實很在乎被抹為紅媒,說他們接受中國資金。《中國時報》在10月20日主動出擊以整版報導,替自己被批評是中資解釋。在各式各樣的標題中說明,「台外商赴陸投資同享補助款,選擇性扣帽,抹黑台商是中資」、「陸委會強調,台企享陸政策優惠屬合法行為」、「旺旺集團在陸繳稅遠多於補貼」、「振興兩岸經濟,台商帶動千億美元順差」等等。(連結一連結二連結三連結四

即使如此說明,相關單位仍從有沒有違反國安法在追查,中天電視台是否透過中天亞洲台,每年從中國大陸旺旺各廠拿補助,再轉到旺旺媒體,以及與中國的新聞、節目合作所帶來的法律、資金、內容問題,都是NCC審查中天的關鍵。

10月中以來,旺旺集團為了中天新聞台12月11日執照到期可能過不了關的問題,幾乎天天運用專版新聞、評論,舖天蓋地報導,涉己事務報導的恰當與否,也引發爭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0月中以來,旺旺集團為了中天新聞台12月11日執照到期可能過不了關的問題,幾乎天天運用專版新聞、評論,舖天蓋地報導,涉己事務報導的恰當與否,也引發爭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不只中天,其他新聞台也應受到相同檢視

NCC對台灣各新聞台每六年一次的換照審查,都有法律根據,如《廣電法施行細則》、《衛星廣播電視法》等。法規上規定製播新聞及評論,應注意事實查證及公平原則;新聞報導如違反事實查證原則,致損害公共利益,業者須透過自律機制進行調查。

檢討起來,不只是中天新聞台被批評,台灣的新聞台仍有很多讓人不滿意的地方。例如哪個新聞台老闆沒有介入新聞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電視台老闆處理涉己新聞也常守不住分寸,但未必這樣天天用新聞打敵人。

由於數位網路發展快速,拿走了大部份廣告紅利,媒體業界正在煩惱如何解決困境,也不斷討論如何經營新聞台,因為它有兼具影響力及營收力的主場優勢。

要做優質的新聞台,最少要做到五項基本要求:做新聞有事實根據,內控要嚴謹;在享有充分新聞自由的前提下,遵守嚴格的自律機制;要謹慎處理涉己新聞,避免打擊異己;落實公司治理,避免人治色彩;遵守電視法律的規定,維持優質製播環境。

可惜的是,中天沒有做好這些基本要求。NCC的外部專家學委員會,今年8月審查中天這六年的表現後,透過表決作出不予換照的決議。

一位前審查委員語重心長地說,與其說這是過去六年的綜合考評,不如說這是對中天新聞台12年投下不信任票。因為2014年外部學者專家委員的初審,審查2008年到2014年的中天,也是表決多數不贊成。又過了六年,2020年的票數更懸殊,6票比3票,決議不讓中天換照。但是這位實務界出身委員也說,中天新聞台不應該是唯一高標準被要求的,他也期待NCC用同樣標準對待其他要換照的新聞台,強力監督,換照都要開聽證會或公聽會。

檢視NCC的審查內容,及中天的營運表現後,社會各界其實不應該只討論新聞自由,或是政府可不可以關電視台,反而應該回到問題的核心,「什麼才是一家新聞台應該做的?」

如果它做不到,還是累犯,不是政府應不應該關電視台,而是人民就應該站出來質疑,它可能不只是電視台,它是老闆的工具或傳聲筒?它是否離公共利益太遠了?

社會各界其實不應該只討論新聞自由,或是政府可不可以關電視台,反而應該回到問題的核心,「什麼才是一家新聞台應該做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社會各界其實不應該只討論新聞自由,或是政府可不可以關電視台,反而應該回到問題的核心,「什麼才是一家新聞台應該做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作者:凌運,資深媒體人。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