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朱漢強/從香港到台灣,藏汙納垢下的廢塑膠貿易

2017年中,中國昭告天下翌年會拉起大閘,拒絕接收廢塑料、廢紙等24類「洋垃圾」。 圖/路透社
2017年中,中國昭告天下翌年會拉起大閘,拒絕接收廢塑料、廢紙等24類「洋垃圾」。 圖/路透社

踏入2021年,台灣是否做好準備,力拒塑膠垃圾來犯?

2017年中,中國昭告天下翌年會拉起大閘,拒絕接收廢塑料、廢紙等24類「洋垃圾」。當中國不再充當全球的「垃圾佬」,四千萬公噸廢品急著找接收地,並往管制門檻較低的地方溢流。然而,哪個國家啃得下這相當於220餘萬個貨櫃的回收廢物?結果,東南亞率先淪陷,台灣同樣飽受衝擊。

中國這頭獅子打了這個大噴嚏,立即觸動管制全球有害廢物轉移的《巴塞爾公約》眾締約國,決定把廢塑料貿易納入規管,限制發達國家把廢塑膠扔到發展中地區,有關政策將於2021年1月1日起實施。

別以為有了國際條約,從此歲月靜好。廢塑膠愈髒愈臭,愈有人搶著要,例如垃圾貿易商,還有黑手黨等黑幫。

那些不能再生的塑膠,最後都去了哪裡?

國際刑警因應這兩年全球塑膠廢物貿易的新形勢,數月前發布了《戰略分析報告:自2018年1月以來全球廢塑膠市場的新犯罪趨勢》(Strategic Analysis Report. Emerging Criminal Trends in the Global Plastic Waste Market since January 2018)。報告預計,國際廢塑料貿易額將由2016年的348億美元,大幅增長至2022年的503.6億美元。白花花的銀子背後,正是不肖商人眼中的「膠礦」,大家磨拳擦掌,等著開採。

你可能會問,我放進資源回收桶的塑料瓶和食物容器等,不是都可以回收再利用嗎?怎會淪為垃圾?

事實是,塑膠材質五花八門,要有效再造處理,必須是同一類別、數量充足,而且不太髒的材質,才受再造業者青睞。能滿足以上條件者並不多,這就說明了全球各地回收得來的廢塑料,為什麼平均只有10%真正「再生」。至於剩下絕大部分不值錢的廢料,則會循著所謂「更符成本效益」的途徑處理掉,例如落入填埋場、焚化爐、自然環境,還有透過垃圾貿易出口。

發達國家花得起錢,於是把自己不想處理的低端廢塑料送出國門,找別人代勞,眼不見為淨。過去中國這座「世界工廠」胃納量大,廢品乾淨與否一律來者不拒,造就了垃圾貿易這頓「大茶飯」。現在中國關上廢品大門,發達地區一時三刻來不及蓋處理場,唯有另覓新的接收地。而這些接下燙手山芋的國家,也就是黑勢力最易上下其手的國度。

黑幫慣常的做法,是偽造出口文件掩飾,或把低端塑膠垃圾夾雜在合法廢塑料裡蒙混過關。進口後,接頭的回收商也多用上非法的處理方式,包括非法燒掉、埋掩,甚至乾脆棄置路旁、河邊和水溝等等。這些手段的成本,遠較發達國家付出的低,於是從中獲取厚利。至於代價,卻由進口地的環境和公共衞生一起吞下了。

《戰略分析報告:自2018年1月以來全球廢塑膠市場的新犯罪趨勢》預計,國際廢塑料貿易額將由2016年的348億美元,大幅增長至2022年的503.6億美元。 圖/美聯社
《戰略分析報告:自2018年1月以來全球廢塑膠市場的新犯罪趨勢》預計,國際廢塑料貿易額將由2016年的348億美元,大幅增長至2022年的503.6億美元。 圖/美聯社

轉口掩飾真正來源,香港成為「洗產地」首選

國際刑警特別提到,黑社會還有更「髒」的招數,包括透過轉口貿易,把來源地偷換為自由港,再運往發展中地區,令執法機構難以追查。香港就是其中被點名的一個地方。2019年,馬來西亞海關截獲7個非法裝載塑膠垃圾的貨櫃,它們來自比利時,可是為了掩人耳目,曾於香港轉口。

香港這個自由港,還有規避風險的好處。筆者所屬的香港環保組織「綠惜地球」調查發現,在香港成立一間公司的手續簡便,所以垃圾貿易商都喜歡在此落腳,接收發達國家的廢品,再以香港名義轉口到發展中地區。萬一被當地海關揭破,要求退運,也只會回到香港這個所謂的來源地,不必老遠退到原本的出口國,減省大筆運輸開支。

再者,若貨物曾獲發達國家的政府補貼出門,原出口國自然不會接收回頭的垃圾。另一邊廂,絕大部分貨物均可自由出入香港,加上垃圾貿易中介多、地理位置靠近發展中國家,退運或散貨都很方便。

正因為這樣,香港在2019年分別成為越南和泰國第二位的廢塑料進口來源地、菲律賓的第三大來源地。這個彈丸之地的廢料輸出,怎麼可能在東南亞國家名列前茅?箇中有幾多藏汙納垢,自不待言。

2019年,台灣是香港第四大廢塑料接收地,共接收1,944噸。這當中,不能再造重用的塑膠垃圾佔多少?我不知道。只在此提醒,這兩年間東南亞等發展中地區相繼築起廢品進口門檻,防堵塑膠垃圾入侵,就是說,沒出路的廢塑料還得找門禁稍差的地方下手。台灣當局務須做好防禦,勿再成為新例實施下的全球垃圾場。

(※ 作者:朱漢強,只做過兩個工種:記者和非牟利民間團體。當立之時在台灣生活8年,喜歡她的好,見過她的壞,以為長居下來,卻陰差陽錯回到香港,當上環保議題推手;知命之年,命運又把一家子送回寶島,開展人生下半場。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2019年,台灣是香港第四大廢塑料接收地,共接收1,944噸。 圖/法新社
2019年,台灣是香港第四大廢塑料接收地,共接收1,944噸。 圖/法新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