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家同的發言是現代社會教育的最佳借鏡

近日李家同教授因為金門大學演講事件再次躍上媒體版面,暗指年輕人都不守規矩、不聽老...
近日李家同教授因為金門大學演講事件再次躍上媒體版面,暗指年輕人都不守規矩、不聽老年人的話,並把許多社會亂象都歸究於年輕人,只是千錯萬錯都是年輕人的錯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李家同教授近日再度因為金門大學演講事件而躍上媒體版面,他接受廣播專訪暢談此事,順便批判了現在社會問題大都是因為「不守規矩」造成的「就像世大運場館、桃園機場大樓下大雨就漏水」;他同時也說:「整個國家都怕年輕人、不怕我這種老年人」,暗指年輕人都不守規矩、不聽老年人的話,並把許多社會亂象都歸究於年輕人。

其實每次媒體上出現李教授在演講場合發飆的新聞時,網路上就會有很多人開始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既然李教授的媒體版面這麼多,他的發言也常被當做專家證言看待,而且,他的發言其實不只是代表他自己,同時也一定程度地代表了他那個世代的思維模式,那麼,我們來籍此討論相關議題也不會嫌太多。

李大師的演講

首先要感謝李教授,約莫十七、八年前筆者國中的時候,有次李教授來到我們學校演講,他的言行讓我好好學了一課。一小時的演講,他大概只講了不到半小時就停了,原因是他看到底下「有人沒在聽」,主持的校長詢問可否把剩下的內容講完,李教授指著那群沒在聽的人說:「他們聽不下去」,然後就結束了。

嗯,全校上千人在聽演講,只為了幾個人沒在聽就生氣走人,這樣的大師風範實在太令人印象深刻。當時他寫的故事書相當受歡迎,筆者家中也收集了全套、對他是敬佩無比,沒想到本人一點都不會講故事就算了,態度還這麼差。後來在網路上看到太多類似的案例,感到「不意外」之餘,還真是令人感嘆李教授怎麼會有辦法堅持這樣的行事原則這麼長的時間呢?

李教授在訪問中提到「金大(畢典上學生不願意聽演講)這件事是特例,不是每個學校都這樣,他去年到中正大學演講,就一點問題都沒有,底下鴉雀無聲;之前到中興、華梵大學演講,也都沒問題。」從這段發言,就可以看到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演講者心態,與台下完全零互動,只希望老師講、學生聽。事實上,當一位老師如果教書教到台下鴉雀無聲,絕對是不會是一名教學成功的老師,而這就是我們台灣過去很長時間以來「填鴨教育」當中一大通病。

從態度上來說,他一點都不尊重別人請他演講的時間長度,一點都不尊重聽他演講的人,一點都不反思自己演講的技術與內容是否能吸引人,更完全沒有意願跟台下互動,卻只希望大家都要乖乖坐好聽他講話,拿自己的權力地位來壓人。從這幾點來看,李教授其實是給了傳道授業解惑者一個最好的警惕。

事實上,希望聽眾乖乖聽講,台上台下完全零互動,並不是好的演講心態。 圖/聯合報系...
事實上,希望聽眾乖乖聽講,台上台下完全零互動,並不是好的演講心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高度階層化的師生關係

除了教學與演講呈現方式上面的選擇之外,李教授在廣播訪問講的話透露出來的思維其實還滿可怕的。為什麼年輕人跟老一輩的人之間,一定必須是「害怕」的關係?為什麼他覺得老一輩的人講話就一定是對的、大家一定要敬畏與害怕?如果我們把關係集中在教育方面,為什麼台上講話的老師跟台下聽講的學生之間,必須是「害怕」的關係?

所謂中華文化當中這種高度階層性的師生間權力關係真的是滿可怕的。其實任何的學術發展都一樣,若做學問要能夠進步,關鍵在於學生青出於藍,最好要比老師更強。如果你「害怕」老師、覺得老師說的就一定是對的,要怎麼比他強?往壞的方向來講,如果老師輩的人做出不妥當事情的時候,例如「論文掛名」、甚至是論文造假之類的事,在高度階層化的體系底下,最可能的結果就是會變成層層相護,然後由最底層的人來背黑鍋。過去太多學界大案子都是如此。前陣子鬧超大的臺大論文造假弊案,最後究責的對象不就是最底層的人嗎?然後老一輩的人推出的解決方案則是叫研究生去上倫理課程。

以筆者在美國的博士班所觀察到的現象,老師們都把博士生視為「同事」,才剛進博士班就把你視為合作的對象;即使是老師們的教學助理或研究助理,大多數老師們也是將博士生視為「專業人士」來對待。反觀台灣,還常常會有「給你工作是恩賜」這樣的心態出現,特別是學校的行政管理階層尤其是這種心態。事實上,用「害怕」來形容師生關係,本身就是一件變態而扭曲的事,更不用說,現在的師生關係非常不對等,哪來的「害怕年輕人」現象?

李家同教授表示「整個國家都怕年輕人、不怕我這種老年人」,然而年輕人跟老一輩的人之...
李家同教授表示「整個國家都怕年輕人、不怕我這種老年人」,然而年輕人跟老一輩的人之間,一定必須是「害怕」的關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整個國家害怕年輕人嗎?

李大師指出整個社會害怕年輕人。真的是這樣?大家可以想想看,整個國家哪裡有「害怕」過年輕人了?李伯伯輩的慣老闆們這麼多,薪水給22K卻一點都不覺得太少,還覺得是給年輕人的恩賜,再吵就連16K也沒有;勞工們的「週休二日(一例一休)」喊了十幾年好不容易通過,結果國定假日一次砍掉七天,現在又幫資方後門一個一個開,這個國家真的有在為年輕人貧窮化著想?人們生不起養不起小孩怪年輕人,經濟太糟怪年輕人,買不起房子也怪年輕人,股票跌了也怪年輕人不買,這些掌權世代何時「怕」過年輕人?

想想其實李大師的擔憂其來有自。在他成長的世代,年輕人都超級「害怕」老年人的。那是個「警總」掌控著一切的年代,就像宋楚瑜開玩笑說的:「要是在戒嚴時代我早就把你們槍斃了」這樣的戰慄年代,那是個在學校開讀書會、討論具批判思考的書就會被抓起來的年代(例如清大的獨台會案),人們當然都超怕那些高高在上的老年人,甚至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人被告誡「政治是很可怕的事,最好完全不要去談」,這不就是人們害怕獨裁者的祕密警察、害怕政府至高無上權威的最好例證嗎?

現在是民主時代,講求的是一人一票、票票等值,保障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集會結社等各項自由的年代,本來就不需要有誰去「害怕」誰。我們常聽人說台灣就是太自由、太亂了,其實大都是因為老一輩的人們不習慣那個絕對權威存在的年代已經過去。所謂「整個社會害怕年輕人」,指的大概是害怕年輕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吧!以前可以輕鬆用位階來壓制提出不同意見的人,現在不行了,所以會讓許多人很焦慮。從這點來看,「每個人心中的小警總」恐怕還要好一段時間才能夠清理乾淨吧!

現在是保障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集會結社等各項自由的年代,所謂「整個社會害怕年輕人」...
現在是保障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集會結社等各項自由的年代,所謂「整個社會害怕年輕人」,指的大概是害怕年輕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社會問題都是因為年輕人不守規矩?

李教授在專訪中提到現在很多社會問題,例如政府重大建設出包,都是因為人們不守規矩,然後又有意無意地講說年輕人都不守規矩…咦等等,這些政府重大建設的負責人是哪個世代的?難道都是他口中的年輕人?要說世大運場館,先前是哪一個市長花了幾十億然後把場館規格蓋錯無法使用的?要說桃園機場漏水,這些年來的交通部長平均年齡幾歲?

在一些網路媒體報導的中,例如聯合報,便在該篇訪問文章下方放了即時問卷:「李家同批評時下年輕人不尊師重道,您認為符合現代社會的常態嗎?」想當然爾,回答的網友絕大多數都選擇「是,整個教育、環境的問題」這個選項。聯合報編輯這個抽換詞面都不會臉紅啊!不過,這豈不是一個大大的打臉,讓我們假設現在年輕人真的都超沒禮貌、都不尊師重道好了,那還不是李大師這輩的老師教出來的嗎?不然是誰教的?

聯合新聞網開放網友對李家同教授的採訪進行即時問卷調查。 圖/擷取自聯合新聞網
聯合新聞網開放網友對李家同教授的採訪進行即時問卷調查。 圖/擷取自聯合新聞網

認真說起來,李大師這輩的大老們,真的有想過現在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嗎?我想,他們絕對沒有,這點只要參看網友po出李教授過去的演講,從他對經濟發展的思考模式就可以看得出來。從這個例子中可以發現,李大師認為,只要政府主導發展「精密工業」,「不必過問產品有無銷路、只要傾全力造出精密工業產品」就可以解決低薪問題。不必過問銷路的奇妙概念就先不談了,低薪原因真有這麼簡單嗎?全球化產銷體系的影響、勞動者組織率超低而受制於資方、因低薪所造成的內需市場疲弱等等,這些結構性的因素,顯然完全不在李教授的考慮範圍內。

此外,當台灣大多數勞工已經是服務業的同時,光是發展一個精密工業就能解決低薪問題?李教授提到美國的積體電路公司研發能力很強,我們應該要學習,但他似乎不知道,美國可以說是貧富不均最嚴重的先進國家之一,低薪與貧窮狀況都相當糟糕,台灣難道要在貧富不均的方面去學美國?李大師該不會去怪美國年輕人貸款太高是因為亂花錢、輟學率這麼高是因為不想認真讀書吧?

的確,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教育現場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們認為現在的小孩子們,普遍的確出現了比較「沒禮貌」的狀況:例如寫email不會寫稱謂,上課沒有上課的樣子等。姑且不討論沒禮貌的行為到底包括哪些,其實,現在的教育問題,基本上是出在父母的工作時數都太長了,陪伴小孩的時間實在太少,以致於許多人把責任全丟給學校老師、甚至是安親班和補習班,小孩成長過程缺乏陪伴,而衍申出許多生活習慣、禮貌態度上的問題。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現在年輕人真的比較沒禮貌好了,真正的問題是出在家長(看看那些在學校衝撞、要求撤除「性別平等教育」的家長們),而不是學生。這些結構性的問題才是現在許多社會問題的源由,也就是說,「整個大環境」是「因」而不是「果」。正是現在的掌權世代所帶領我們社會走向的發展方向,造成了這些李大師口中的年輕人問題,而不是年輕人本身是問題,當然更不會是年輕人造成國家建設出問題。

從李大師的各種發言當中我們可以思考的議題真的很多。這或許就是李大師本身帶給社會最正面的意義吧!

李大師口中的年輕人問題,正是現在的掌權世代所帶領我們社會走向的發展方向。「整個大...
李大師口中的年輕人問題,正是現在的掌權世代所帶領我們社會走向的發展方向。「整個大環境」是「因」而不是「果」,而不是年輕人本身是問題,當然更不會是年輕人造成國家建設出問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註:李教授平常推動偏鄉教育、閱讀教育等事情,是非常值得關注而且需要更多人一起投入心力的。本文主要討論的是他對於社會問題、對於年輕世代的看法,以及他教學與演講的原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