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安樂死難題:許一個善終,完成人生旅途的《天堂計畫》

反萊豬公投非關食安,而是要讓台灣「反美傾中」

12月18日將登場四大公投,其中反萊豬公投牽扯的層面甚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2月18日將登場四大公投,其中反萊豬公投牽扯的層面甚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最近有很多人在討論反萊豬公投假設通過的話,對台灣會造成什麼影響。這個問題不需要等到公投完,現在其實就已經可以討論了。由於這個公投是一個改變現狀的公投,如果沒有通過那就是維持現狀(台灣自2021年一月份開始,已經開放了含萊劑豬肉,自2012年開始早就開放了含萊劑牛肉),我們可以很單純地討論假設改變現狀會發生什麼事。

簡單來說這個公投的目的與結果很簡單明瞭,就是要讓台灣「反美」、「傾中」。

中國國民黨都承認公投會影響台美關係

首先我們看提案方的立場,中國國民黨的人們也都認為,反萊豬公投將會影響台美關係。

公投領銜人,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在臉書上說(12月9日):「為了國人健康,得罪美國又怎樣?」他在先前也曾表示(11月13日):「應該嚴肅思考不開放萊豬也能加入CPTPP的方案策略。」很顯然他很清楚地知道這個公投會得罪美國、也會影響現行台灣加入CPTPP的策略。

中國國民黨立委林麗嬋在中選會所辦的公投說明會上說(11月24日):「國民黨要提出反萊豬公投提案的時候,當然也知道,美國會給我們壓力。但,我們還是提了,……即便我們知道,通過之後我們會面臨的艱難的挑戰。但,為了人民的食安,為了台灣人民的健康……」

中國國民黨國際部副主任、同時也是新任的國民黨駐美代表黃裕鈞在接受中央社訪問時(11月4日)指出:「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一定會認為台灣政府在想談判時說要開放,但現在又不開放,這就會影響台美經貿的談判。」報導裡面說:「他接受到訊息是,美國貿易代表署認為若反萊豬公投過關,就不進行後續談判。」

從提案方也就是中國國民黨的發言來看,即使他們不斷強調反萊豬不反美豬,但大家也都清楚知道這個公投就是會損害台美關係。

反萊豬公投領銜人,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反萊豬公投領銜人,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美方的立場

美國方面的立場其實也是非常清楚,由AIT駐台處長孫曉雅在記者會上面正式地表達:「美國有非常可靠、嚴格、具百年歷史的食品檢測系統;自己吃美國豬肉,也讓小孩吃美國豬肉,鼓勵台灣消費者多多享用美國豬肉。」這段回答是在談她對公投的看法,以及人們問她說,國民黨說美豬是「毒豬」,請問她的看法。身為外交人員當然不會直接去否認他國政治人物的論點,但這個回答很顯然是在說:如果美豬是毒豬,那請問一下美國人是餵自己吃毒、也餵自己的小孩吃毒嗎?

孫曉雅代表行政部門、尤其國務院的看法。那麼,跟貿易最直接相關的部門,也就是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的看法是怎麼樣呢?

USTR每年都會發表美國與各或貿易關係評估,尤其是在貿易障礙方面的評估報告,十幾年來每一年都會提到台灣禁止進口美豬美牛。在2021年的報告當中,台美關係的章節,第一優先被提到的就是「台灣的農業政策當中許多不合乎科學的標準」,而當中第一個被拿出來舉例的就是美國豬肉和牛肉,報告中第30頁就寫明:

[The] United States continued to express serious concerns about Taiwan’s agricultural policies that are not based on science. Priorities for the United States included removing Taiwan’s various barriers to market access for U.S. pork and beef products.

台灣用不科學的方式禁止豬肉牛肉進口,毫無疑問地就是這十幾年來,台美雙方經貿談判的首要障礙,這就是美方政府報告清楚表明的。現在又有很多人會質疑,你能保證開放美豬美牛就一定談成協議嗎?一個最簡單的邏輯是,開始談判不見得會順利談成(貿易談判通常都滿費時的),但最大的障礙不移除,連談判都沒得開始談。

近期美國也有許多智庫圈的學者們對此表達憂慮。例如,葛來儀(Bonnie Glasser)表示:蔡總統承諾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美豬之後,美方表示非常歡迎,包括多位美方官員公開讚揚、聯邦參議員聯名致函USTR支持台美啟動貿易談判,行政部門更是重啟了近五年未能舉行之台美經貿架構協議(TIFA)的談判。

然而,長期以來USTR認為台灣未能履行過去開放美國肉品進口之承諾,是一個「不可信賴」的貿易夥伴。假設公投通過了,顯示台灣再次違背承諾,USTR只會跟大家說:你看我們早就說過了。葛來儀認為這將為雙邊關係帶來嚴重的打擊(severe setback),而且是難以化解的負面影響,尤其將為台美雙邊貿易關係造成致命的衝擊(devastating blow),未來簽署雙邊貿易協定更是不可能有進展。

由此可知,不管是美國智庫圈、或者是中國國民黨本身的評估,都認為反萊豬公投會讓USTR關起台美貿易談判的大門。這件事情是各方的共識,也是我們可以非常確定公投一旦通過,台灣必須付出的代價之一。

圖右為美國AIT駐台處長孫曉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右為美國AIT駐台處長孫曉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賠掉的不只台美貿易協議

除了台美貿易協議之外,其實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談判。泰國、歐盟都已經因為農業產品(尤其肉品)的不開放,而被美國課予高額的懲罰關稅。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說「大不了每年付美國四億元、多買美國貨就好」,事實上多加兩個零可能都是低估了。泰國2020年被美國取消了價值240億的開發中國家關稅優惠,在USTR的2020年報告(頁489)明確表示,就是因為泰國拒絕遵守國際標準、拒絕開放美豬美牛。歐盟拒絕開放美國肉品而被告上WTO,每年也因此需要付很多的罰款。

除了WTO的規定之外,美國在2018年以國安因素為由,針對許多國家鋼鐵製品課稅,有些美國盟友國家可以豁免,但台灣尚在談判中。台灣輸出美國的鋼鐵製品達一千億元規模,但是我們要拿什麼來跟美國談判?

更何況,美國在意的根本不是這幾億元,而是最在意自由貿易的原則。大家想想看,如果我們今天可以用民意為由,來推翻國際標準,那今天推翻這個標準,明天推翻另一個標準,自由貿易還需要進行嗎?貿易之間需要談判的標的有幾千種,今天這個產品來搞一下,明天另一個產品來搞一下,會談判到幾時呢?而且,對美國來說,你台灣可以用民意來畫出一個產品的例外,那其他開放美豬的國家,會不會明天就來跟你說:台灣可以拒絕你的某個產品輸入,我們為什麼不行也拒絕?

不只是美國。對其他國家來說,看到台灣可以這樣子推翻國際標準,那其他國家還需要來跟你談自由貿易協議嗎?今天我們台灣的談判者在談判桌上談出來的標準,可以隨隨便便就被民意給推翻,那我們的談判者還有什麼信用可言嗎?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擔心接下來的CPTPP談判,當談判前景還有巨大的不確定性時,台灣自己再加上這一個貿易障礙上去,不就是自己將加入CPTPP的可能性降低嗎?

今天我們台灣的談判者在談判桌上談出來的標準,可以隨隨便便就被民意給推翻,那我們的談判者還有什麼信用可言嗎?圖中為國民黨立委蔣萬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今天我們台灣的談判者在談判桌上談出來的標準,可以隨隨便便就被民意給推翻,那我們的談判者還有什麼信用可言嗎?圖中為國民黨立委蔣萬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反萊豬公投到底是要追求什麼?

前述我們知道公投通過的代價巨大,將讓台灣在國際上再次確立成為一個「不可信賴的貿易夥伴」這樣的地位,那麼許多人說的追求食品安全,到底是在追求什麼呢?

其實追求的利益是非常微小的。

萊克多巴胺是一種飼料添加劑,動物吃了飼料之後會進行代謝,人再吃了動物之後也會進行代謝。食品科學家都已經指出,任何化學物質要看它有沒有害,一定要看劑量。

萊克多巴胺現行標準是十微克,以正常人體重60公斤的狀況下來看,必須要每天吃六公斤(十台斤)的含萊劑肉品,連續吃超過一年,才會對健康造成負面影響。十台斤差不多是排骨便當裡面的排骨連吃35份,應該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在一天之內吃到這個量,就算真的吃到,可能膽固醇和油脂量會先爆表。要連吃一年更是天方夜譚了。

這個十微克的殘留劑量也不是隨意算出來的。1999年美國食藥署(FDA,也就是認證莫德納疫苗、BNT疫苗的那個單位)通過了萊劑合法殘留值及建議攝取量之後,澳洲(2002)、日本(2004)、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2012)、台灣(2012、2019、2020)、加拿大(2013)、新加坡(2020)、以及澳洲和紐西蘭(2021),都分別由政府當中主責食安標準的單位認證現行的萊劑殘留值及建議劑量,對健康帶來的風險極低。

台灣從2012年進口「含萊劑的」美國牛肉以來,沒有出現任何一起食安事件,並不是運氣好,而是因為萊劑本來就「極度不可能」帶來健康風險。

2020台北國際食品展中販賣的美國牛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20台北國際食品展中販賣的美國牛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當人們去問那些反對萊豬進口的人們,為什麼不反萊牛(美國養殖牛肉當中使用萊劑的比例有七、八成以上,豬肉使用萊劑的比例還不到四成),他們完全說不出個所以然。例如正方代表蘇偉碩在公投說明會(12月2日)上面說:「為什麼不擋萊牛,因為是國民黨跟民進黨都同意的,所以不提案。我們只有用公投來矯正民進黨的現行政策。如果要反萊牛,民進黨也可以提反萊牛。」完全沒有回答到底為什麼萊克多巴胺放在牛肉裡面可以,放在豬肉裡面卻不行。

中國國民黨國際部副主任、同時也是新任的國民黨駐美代表黃裕鈞曾在訪問中提到:「自己也在美國留學時吃了很多美豬,但現在身體並沒甚麼影響。」而他現在才剛回到美國擔任國民黨駐美代表。事實上,現在反萊豬的許多政治人物都是留美的(例如朱立倫、江啟臣、蔣萬安),其中還有不少人以前常常強調自己很喜歡美國肉品,例如,連勝文曾說他早餐都會吃12盎斯的牛排,作夢都會夢到在美國吃牛排

有人可能會說三十年前還沒有萊克多巴胺的使用,那我們來看國民黨的年輕世代,例如,現在國民黨文傳會裡面有一整群的人都是留美的,跟筆者待在美國的時間多所重疊,他們在美國念書也就是這幾年的事,但每個人也都跑出來反美豬。筆者其實覺得很好奇,難道他們在美國時候都是全部買有機肉品,又或者是全部都吃素呢?

換句話說,從科學角度來看,萊克多巴胺對食安造成的風險是極度微小,在美國根本不是一個議題。而且重點是目前台灣的肉商全部都不進口,台灣人根本買不到。就算真的進口了,假設大家還是有疑慮,那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不要買美豬。這是市場機制的問題,對一般消費者來說,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風險。假設我們要追求這樣子完全可以避免的風險、而且是極其微小的風險,那麼付出的代價就是斷絕台灣與美國之間的經貿協議可能性,然後讓台灣自己把自己標示成不受信任的貿易夥伴,從此要與各國談判經貿協議都會是巨大的困難。

從科學角度來看,萊克多巴胺對食安造成的風險是極度微小,在美國根本不是一個議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從科學角度來看,萊克多巴胺對食安造成的風險是極度微小,在美國根本不是一個議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反萊豬公投的真正目的——反美、傾中

我們已經知道反萊豬公投是在避免極其微小的風險,但是會招惹巨大的風險。我們也知道其實提案方的陣營當中有非常多留學美國的人們,以前從來不反對美豬,甚至都覺得含萊劑的美牛一點都不危險(2012年時,馬英九開放了含萊劑美牛進口,當時許多人也都出來幫忙講話),那提案方到底為什麼仍然要提案?

道理很簡單,反萊豬公投就是一個完美的工具,不只可以避免台美關係進一步發展(斷絕簽訂經貿協議的可能性),大幅降低台灣和他國洽簽經貿協議的可能性,那麼代表的事情就是逼台灣一定得跟中國打交道、接受中國提出的條件。

這樣子的方向非常符合中國國民黨長期以來的主張。許多國民黨的政客或者學者們都認為,台灣不應該靠美國太近,主張要「親美和陸」「美中之間等距交往」,然後跟大家說現在離美國太近了、應該要回歸到兩岸關係。曾有學者說台美關係現在是「一」,應該要讓台美關係變成「0.7」、兩岸關係變成「0.3」;也有學者說台灣應該要「對美國避險」,不要全部都依靠美國。這些主張的背後都認為台美關係變好,兩岸關係就會變不好;同時他們也認為台灣和美國增進關係是一件負面的事,應該要「避險」。這些主張的共同點就是認為,台灣應該要加強與中國方面的關係、降溫與美國的關係。

換句話說,中國國民黨這幾年來大力主張所謂「親美和陸」、「不要選邊站」、「等距交往」這些論點,講白了其實就是主張台灣必須要「遠美親中」或者「遠美傾中」。反萊豬公投,就是這樣子一脈相承的一項工具。

小結

台灣民意現在必須要做的選擇就是:在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態勢之下、在世界隱然分成民主與獨裁陣營的對峙之下,台灣要選擇跟美國發展更加緊密的關係,還是把自己從民主國家的陣營孤立出去?

反萊豬公投不只是關乎豬肉,它其實跟食安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有關係,那就無法解釋為什麼現在提案方反萊豬卻不反萊牛)。反萊豬公投從頭到尾就是一個政治的目的:讓台灣遠美傾中。這是一項將會對台灣在國際政治上面的走向帶來巨大影響的選擇題。

台灣要選擇跟美國發展更加緊密的關係,還是把自己從民主國家的陣營孤立出去?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要選擇跟美國發展更加緊密的關係,還是把自己從民主國家的陣營孤立出去?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