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她懂什麼?」——北農改建風波中,被柯文哲棄守的原則

針對第一果菜市場主體工程改建案,柯文哲在市政總質詢接受市議員簡舒培的質詢。 圖/...
針對第一果菜市場主體工程改建案,柯文哲在市政總質詢接受市議員簡舒培的質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北市簡舒培議員日前質詢柯文哲市長時指出,為什麼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規劃案中,北市府打算採用原先市府提出的版本,而未採行台北農產公司(北農,也就是第一果菜市場的使用者)所提出的、針對市府版本的修正版本。在民主國家,民意代表質詢行政機關的建設計劃和經費使用方式,應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也是議員的職責所在。這樣議會的日常,似乎也不足為怪。

然而,我們卻在質詢影片中,看到柯市長及其團隊對此提問面露不悅,並重話批評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她懂什麼」、「一個市政專業團隊提出的方案沒有理由輸給一個北農的總經理」、「這距離她上任有多久?她怎麼搞得懂?」之後,柯市長的回應便在網路上引起激辯;特別許多針對吳音寧(還有部份針對簡議員)的人身攻擊排山倒海而來。

先前筆者曾說過,「北農及其議題」是媒體和政客的照妖鏡。只是沒想到,北農可以長期盤據熱門新聞排行榜,實在也不簡單。就讓我們來看看這次引起紛爭的「市場改建案」是怎麼回事,柯文哲的震怒有沒有道理?而網路鄉民對北農的攻擊是不是真有其事呢?

事情經過

為什麼會「忽然」談起了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尤其對部分網友鄉民來說,他們不免覺得為什麼「吳音寧不循正常管道提出建議」、甚至覺得「是不是來亂的」?

這樣的質疑是忽視了整起事件的脈絡和時間序。首先,第一果菜市場、也就是現行北農所在地,於古早時所設計的吞吐量是每天600噸蔬果,但目前每日蔬果量平均超過2,000噸,早有改建需求。然而,歷經多任市長,一直沒有進行改建。

目前台北市政府在做的是「先期規劃」,也就是由相關單位來做評估和規劃,還不到最後正式提案和發包的階段。於市府方,2015年北市府成立專案小組討論,同時也在2017年3月時函請北農成立專案小組來討論改建計劃。2017年10月的時候,由市場處等單位提出了「萬大第一果菜及漁類批發市場(含中繼)改建工程先期計畫」。然而,市府的版本則被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的都市計劃審議委員(都審委員)加以質疑。12月的時候,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在北市府的專案會議上,針對市府的改建計劃內容提供建議,其中重點在於,由於原址空間不敷使用,所以建議北市府爭取中央補助另覓他址興建果菜物流設施;如果無法另外找地,則建議北市府採用北農的建議來做修正。

北農先前除了成立小組之外,也聘請了「臺大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來作為工程顧問。在針對市府版本提出建議後,北農針對市府版本的缺失提出了一個新版本的計劃,於2018年3月8日送至北市市場處。這個新版本在3月23日市場處所召開的「第一市場改建主體需求討論會議」上做了報告(有簡報檔案可參考),市場處同意增加拍賣場的面積。

從這些時間序列來看,也就是說:

  1. 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並不是憑空冒出來的事情,而是長久討論出來的;
  2. 北農提出自己的版本,除了因為自己就是第一果菜市場的主要使用者之外,也是由於北市市場處行文要求的。
  3. 北農一直都參與在北市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討論當中,吳音寧也多次前往開會及報告。

由左至右:北市府市場處處長許玄謀、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鍾小平、北農總經理吳音寧。 圖...
由左至右:北市府市場處處長許玄謀、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鍾小平、北農總經理吳音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議員質詢與柯市長的震怒

在8月30日的時候,台北市議員簡舒培在市議會質詢柯市長時問到,「為什麼市府並沒有採用北農版本,而是決定要使用原本市府的版本?」接著柯市長就大爆炸了!對照前面時間序來看,顯然柯市長並不知道吳音寧早已參與在改建討論當中,更不知道北農有針對農產運銷需求以及都審委員提出的意見,送了一個新版本給市場處。

讓我們來看看市府回應議員的內容有道理嗎?市府的回應大概有以下幾點:

  1. 一個北農總經理拿出來的改建計畫,怎麼可能比我市府幾個局處研議兩年的版本厲害?她懂什麼?
  2. 北農只想到自己的需求沒有顧及漁市(位在第一果菜市場旁邊)改建計劃。
  3. 這個版本是吳音寧找幾個研究生寫出來的版本。
  4. 這個版本沒有經過北農內部討論。

首先,第一果菜市場的使用者是北農,所以由主要使用者來針對蔬果運銷做設計,就使用者經驗與需求來說,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事。農產運銷市場的硬體設施改建,跟一般的傳統市場改建是不一樣的概念,因為賣菜的對象跟處理貨品的方式及目的都不同。設計這種事情不是比人頭多寡,也不是比公務員資歷。再說,市府先前的版本都已經被市府的都審委員提出許多質疑了,針對問題改善不是很好嗎?

根據北農新聞稿指出:

北農版方案與106年11月底核定之先期規畫方案,除經費預估之差異外,不同之處在於,北農版是依現場作業需求提出之擴大主拍賣場面積、挑高高度、改善物流及運輸動線、增加低溫卸貨冷鏈設施,同時減少餐廰、大禮堂和經公司充分討論後認為非必要設施,是以較市府版減少樓地板面積、降低經費,並強化批發市場核心相關設施機能。

不過,最妙的地方在於經過幾次會議之後,市場處仍舊在五月份的時候送出了原本舊的版本出去,沒有採行北農改建小組研議之重點需求。簡舒培議員提出來問說為什麼會這樣做決定,這樣的問題很基本,也很重要,但柯市長怎麼會就這樣暴怒了呢?

這樣子「她懂什麼」的直覺回應其實已經跟嘲諷和霸凌沒兩樣了(而這是柯文哲這段時間以來一貫的面對吳音寧的態度),然而,網路鄉民們開始附和「實習生」懂什麼的言論,未能就事論事來討論,也未針對政府公權力行為進行適切的監督。事實上,這樣子對柯市長的「愛」與「支持」是很不利公共事務討論的。

其次,第二個質疑認為北農的改建方案「未顧及一旁的魚市需求」,然而嚴格來說,北農提出版本當然是針對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跟旁邊的漁市關聯本來就不大。漁市的改建是市府的責任,本來就沒有要求北農必須負責規劃。

第三個質疑更是莫名其妙。「臺大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是一個專職工程規劃的諮詢顧問非營利組織,基金會的成員都是建築事務所的建築師,且有不少人在學校的建築相關科系任教,它並不是「研究生」組成的。這個組織先前也有多次的果菜市場相關的規劃經驗,但是網路鄉民有人說它是一個「紙上文創公司」,或說他們「沒做過大規模的規劃案,沒資格做這次的規劃」。前面提到,現階段北市府在做的事情是先期規劃和評估,並不是正式招標來做工程圖的;再說,這種資格論真的很莫名其妙,針對規劃內容去看有這麼難嗎?柯市府把這個非營利組織裡面的專業工作者說成是研究生,似乎意指這些專業人士沒有工作經驗,此番言論已引起不少建築人的反彈了。

第四,北農提出的版本就是經由北農成立的改建小組研議出來的,而且這個改建小組還是北市市場處要求要成立的。根據北農新聞稿指出,小組的工作進度和內容隨時都有向董事會更新,北農所研議的結果和方案,也都有到北市府和新工處及市場處的人們開會提報。網路上批評吳音寧的鄉民們是否都昧於這些事實了呢?

吳音寧與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到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視察蔬果到貨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吳音寧與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到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視察蔬果到貨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說好的尊重專業呢?

以上都還只是針對最基本的事實照時間序列來討論而已。以下,我們將進一步來看,到底北農提出來的版本是不是比起北市府提的版本還要來得好呢?

首先要知道的是,北農版本就是針對市府版本當中對蔬果物流處理機制的不足而設計的。若我們再更詳細一點比較市府版本跟北農版本(簡單的圖說比較),後者對前者的更動包括:拿掉「禮堂」的設計,減少停車位,改善動線,擴大冷藏區,重點是把「包裝物料中心」直接移進冷藏區,這樣可以建構一個更完整的物流和包裝冷鏈,同時再增設了機械卸貨作業區。在北農的版本下,將物流空間做了不同的規劃,比市府版本的樓地版面積還要小,可以省下11億元的經費。

當然,沒有任何建設版本會是完美的,我們也不可能說北農提的版本就一定最好。北農版本最被人指出來的不足之處是犧牲掉停車場的空間(因為必須要把拍賣場挑高,以達到更好的通風效果),還有餐廳部份的面積刪減,可能會有供餐不足的問題。這兩部份就必須要靠外部功能輔助。

針對這兩個方案的評估與討論看來是很必要的事情,這兩案都是市府經由內部的許多討論而形成的版本,理應沒有誰懂誰不懂的問題、更不會有一個總經理就可以提方案去否決市府這樣的情事,不是嗎?

敵人一直在本能寺:市場處的問題

柯市長之所以會受到很多人的歡迎,就是因為他所奉行的「就事論事」、「依法行政」、「尊重專業」等原則,但在北農這一系列事件當中,實在很遺憾他並沒有做到這些他所標榜的「新政治」。

再話說回來,從今年二月底三月初「連續休市」的風波開始,我認為台北市政府和北農之間的問題,一直都是出在台北市市場處。休市引起的菜量爆增以及價錢崩跌疑慮(說是疑慮是因為根本沒有崩跌),其實是要市場處該負責才對,因為休市的決定和權責都屬於市場處,而吳音寧其實是一直在幫市場處出的包收拾善後。然而,後來市場處甚至不惜造假資料抹黑吳音寧(殘貨處理風波)。這次的改建版本引起的風波當中,柯市長在議會以及媒體上的發言顯然有「狀況外」之虞,這會不會又是市場處有意或無意造成的呢?其實,把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處理好,當然會是柯市長的重要政績,可惜的是,柯市長在市府的團隊顯然有點太過於本位主義了。

從果菜市場改建版本的時間點上來看,北農提出自己版本的時間正好就是全台灣媒體和政客瘋狂抹黑吳音寧的今年年初,該段時間柯市長的發言是否合於上述他所宣稱之原則,我想各位都看得很清楚。若因此對北農提出的版本不屑一顧,而錯失討論北農改建版本的機會的話,當然是公眾利益的損失。

這其實也是有跡可循的,先前柯市長為了「黑」吳音寧,除了不斷跟國民黨議員站在同一陣線之外,還放棄了自己最愛講的法治原則,要求吳音寧依照「潛規則」而到市議會備詢,這顯然已經到了「為黑而黑」的地步。

但究竟為什麼昔日的白色力量柯文哲會走到這一步呢?讓他在北農議題上不惜放棄個人政治原則猛轟吳音寧?這背後的原因或許更值得你我深究。

昔日的白色力量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呢柯市長昔日宣稱的政治原則又哪去了呢? 圖/聯合...
昔日的白色力量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呢柯市長昔日宣稱的政治原則又哪去了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