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妖風》襲來:全球民主危機與美中關係的典範轉移

作者對川普總統的態度非常明確,認定他是加速破壞民主制度的原因之一。 圖/路透社
作者對川普總統的態度非常明確,認定他是加速破壞民主制度的原因之一。 圖/路透社

戴雅門教授(Larry Diamond,學界許多人常暱稱他為鑽石先生)是研究「民主化」的大師級人物,政治或社會科學類的研究者及學生們,一定都會看過他的書及文章。他長期在史丹佛大學任教,研究全球的民主化進程,是一位百科全書式的比較政治學者。

更令人敬佩的是,戴雅門教授不只投入在學術研究當中,他更是身體力行,用演講、寫書、參與各種研討會或工作坊等方式,不斷在全球倡議民主的重要性與實踐之道。由八旗文化翻譯出版的這本《妖風:全球民主危機與反擊之道》正是戴雅門教授在全球民主面臨倒退危機、威權擴散陰影的當下,為了民主政治所寫的一本「科普」之作,同時也是對威權價值的「宣戰檄文」。

本文與一般書評可能會不太一樣,我並不打算太深入介紹與討論《妖風》一書的重點,而是想要把焦點放在這本書出現的背景。我認為,如果要了解當前民主與威權價值的對抗,理解其背後的脈絡是很重要的。

內容概要

首先還是要交待一下本書的概要。前三章就像是傳統「民主化」研究文獻的「科普」版本,用很簡潔的方式向讀者們介紹到底民主化是怎麼一回事,內容包括:民主的價值與必要性,民主化是怎麼發生,以及民主政治為什麼會陷入倒退的危機,讓威權政體重新復辟。簡單來說,民主政治的核心政治設計,是對權力的監督和制衡;民主倒退則主要來自政治人物繞過了種種制度、將權力集中。

接下來開始進入各國實際案例的討論,也就是他所謂的「妖風」(ill winds)主要吹送來源。第四章主要的例子是東歐和西歐的反民主浪潮,民粹興起,以及西方民主國家的危機。第五章是美國本身的民主倒退,其中尤其以川普總統當選為最。本章分析了川普當選的前因後果,尤其是政治「兩極化」的趨勢,以及對美國民主制度開出的病理診斷書。1

接下來的第六和第七章,他開始論述當今自由世界主要面對的兩大威脅:俄羅斯和中國。戴雅門認為兩者皆利用自由民主體制當中的各種公民權利,進行大肆地擴張與滲透,然而中國和俄國相較,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中國的野心和影響力更為全面,中國在逐漸渴望挑戰美國在世界經濟、政治、價值信念,甚至是軍事上的領導地位。

中國比俄國的銀彈更充足,更有實力建立新的國際機制和金融機構,以及在全球的媒體、學校以及政商關係方面傳播宣傳內容,其作戰策略和影響力都遠遠超過俄國。因此,戴雅門認定當今民主體制最大的威脅來源是中國。

第八章是從微觀的個人層面切入,討論民主政治面臨的正當性危機,以不同地區的調查研究來闡述人們對民主的看法。

接下來從第九到第十三章,作者從各個層面論述民主政治應該要怎麼反擊威權價值擴散、重建能夠鞏固自由權利的體制,他也在第十三章的部份具體指出現在立刻就需要的國內政治制度改革。

作者認為當今自由世界主要面對的兩大威脅是俄羅斯和中國。圖為普丁於12月19日舉辦的年終記者會。 圖/路透社
作者認為當今自由世界主要面對的兩大威脅是俄羅斯和中國。圖為普丁於12月19日舉辦的年終記者會。 圖/路透社

論點與寫作的斟酌

這本書維持戴雅門教授一貫的寫作風格(例如在前一本中文翻譯作品《改變人心的民主精神——每個公民都該知道的民主故事與智慧》當中也可以看到這樣的風格),以深入淺出的方式介紹民主政治的定義、必需性、民主化的理論與相關研究成果,然後以大量的案例來佐證。這本書延續過去他一貫的「民主化」主張,認為我們都應該站出來抵抗威權擴散。

筆者對全書的論點內容並沒有什麼特別想要質疑之處,但有一點比較可惜的是,在論述民主政治的問題方面,本書並沒有提到近十餘年來民主化研究出現的「典範轉移」,也就是解釋民主轉型與倒退的主要因素,從「經濟發展」轉變到「分配不均」。這其中重點之一在於「現代化」理論的失敗。

最開始的時候,學者們認為經濟發展最終會「導致」民主化,因為當人們富起來了之後,就會有更多的時間、知識及資源去追求政治權力/權利;然而,這種線性發展的民主化史觀,幾乎已經證實是錯誤的期待。

民主政體本身遇到很多問題無法解決,很多時候,治理危機的根源就是失控的經濟不平等,而讓威權價值有機可乘。如果本書可以再多補充一些關於不平等與民主治理問題之間的關聯,那麼讀者在看當今民主政治問題的時候,或許會更能夠理解,為什麼今日會出現強人政治的崛起和威權價值的大幅擴散。

其實,美國政治出現兩極化,很大的原因也可以從這樣子的政治經濟學角度來切入解釋,尤其是全球化所造成的貿易「輸家」和「贏家」差距擴大,才會讓民粹型的政客有崛起的機會。像川普這樣子類型的政治人物,並不是橫空出世的,他們代表著一定數量的選民心聲。

除此之外,我對這本書的寫作方式有以下兩點顧慮。

首先,他對川普總統的態度非常明確,認定他是加速破壞民主制度的原因之一,並且直言不諱本書的寫作就是因為受到川普當選的刺激。這種寫法必須承擔的風險就是,在美國一開始就排除了一半的潛在閱讀人口,直接把共和黨及「保守派」支持者排除在外。2

同時,如果我們用比較嚴謹的因果分析來看,川普之於民主政治的倒退,到底是「因」還是「果」這其實是有爭議的,因為在川普之前全球民主政治就已出現倒退的徵兆,民粹式政治人物與極右翼政黨,早已在許多地方興起(包括美國在內,茶黨也不是短期忽然跑出來的)。如果要把川普認定是整個民主倒退「現象」之一或許是沒問題的,但如果說川普是「導致」民主倒退的元兇之一,這個論點可能就會面對很多的挑戰。

第二點顧慮在於,有的時候讀者會不太確定戴雅門教授所對話的對象是誰,例如在第九章,他開始呼籲大家採取行動。但這邊的「我們」讀起來並不像是指涉社會大眾,而主要是政策界的菁英,還有在行政部門工作的主管層級,或政策執行者。目標觀眾群的設定和定位,可能是本書對特定讀者來說會有疑問的地方。不過,這並不影響到書中各論點的論證過程,主要是風格和設定的框架(framing)選擇問題。

12月18日,川普被彈劾案正式在眾議院通過。圖為民眾支持彈劾川普。 圖/美聯社
12月18日,川普被彈劾案正式在眾議院通過。圖為民眾支持彈劾川普。 圖/美聯社

美國的中國政策大辯論

如果把這本書放在當今世界上對於「中國因素」的輿論脈絡下,或許是跟本書內容同樣有意思的討論。尤其在美國,川普總統上台後大幅度改變了對中國政策的基調,美國與中國雙邊關係的本質,已經出現了顯著的變化。

目前,美國行政部門(尤其國防、外交、經貿部門)將中國視為一個主要的「競爭者」,以及對許多方面國際秩序的威脅者,這種「風向」是在近兩三年內快速改變而形成。我認為,理解這樣的風向,跟理解對民主政治危害的「妖風」同等重要。

這本書中的觀點在很多美國媒體的書評上面(甚至是一些中文世界的媒體訪談),被稱做對中國的「鷹派」,就連在自由派的媒體(例如《紐約時報》)都是如此,認為戴雅門對中國的看法太過激進。為什麼說「就連」呢?這邊還是得稍微補充一下整個美國政治的脈絡。

所謂自由派(liberal)通常是比較支持民主黨的人們,他們傾向於支持環保、人權、少數群體權益、禁槍等政策;保守派(conservative)是比較支持共和黨的人們,他們較支持個人主義,反對政府過多干預,通常會支持減稅、反對任何會對企業或個人有所干預的政策。

在外交政策上,自由派的人們通常比較支持所謂國際建制(institution,例如國際組織、自由貿易等機制)的作用,他們主張外交政策不要一下子做太劇烈的改變,傾向於相信國際建制的功能。相對來說,保守派則是較注重「權力」關係,認為要用比較強硬的方式達成外交目的,主張採用比較直接的方式來處理對外關係。

過去大約20年間,美國對中國政策一個典範,主要就是現在我們會歸類為自由派或建制派的觀點。舉例來說,近期有100位重量級的東亞研究專家聯名寫了一封公開信,發在華盛頓郵報上,標題是「中國不是敵人」,內容主要是呼籲川普總統和國會議員們重新考量中國政策,他們覺得現在的中國政策太過激烈,不利於解決問題。期待國際建制發揮影響力,這是長期以來美國對中觀點的典型代表。

然而,現在這樣的典範正在進行轉移。現在美國政策界有共識:中國問題很嚴重。這個是不分黨派與立場的政策界菁英們的共識。只是,大家對於解決問題的手段以及可能性,看法不同。​​

保守派和建制派的歧異在於兩點:第一是中國會不會讓自己更負責任地參與到以西方為首的國際秩序當中;第二是該怎麼讓中國參與其中。與所謂的「鷹派」相較,建制派認為要採取溫和一點的方式,他們認為事情是可以改善的,中國是會改變的(這是過去20年來的共識),所以他們覺得應該要用比較像以前那子的交往政策(engagement)方式,讓中國參與到國際社會當中。強硬派則認為以往國際建制和自由貿易等途徑都沒辦法逼迫中國做出有意義的改變,甚至,中國正在強力地挑戰既有的國際秩序,因此要用強硬手段來處理。

現在美國政策界有共識:中國問題很嚴重。圖為維吾爾人參與反中遊行,攝於伊斯坦堡。 圖/路透社
現在美國政策界有共識:中國問題很嚴重。圖為維吾爾人參與反中遊行,攝於伊斯坦堡。 圖/路透社

政治兩極化加速

民主國家的政策產出本來就是各方多元意見角力的結果。這或許會是一種不穩定性和不確定,但這是政策產出的常態。如果我們找10個學者討論民主政治的病理解方,可能會得出11種答案,如果牽涉到中國因素的時候,不同派學者們也會先自己戰成一團。這樣的狀況或多或少地反映出民主與威權價值對抗的不對稱性。

在威權國家,獨裁者可以一錘定音,然後,可以大方地利用民主國家的各種開放公民權利來散播威權價值,例如新聞自由、學術自由等各方面,都是「無聲的滲透」以及擴展「銳實力」最好的途徑。

然而,民主國家的宣傳要進入威權國家時,總必須費盡心思,還常常會被各種審查制度掉(想想看,在中國上網搜尋只能用百度,上面會蓋掉敏感字詞,Google等公司不能進到中國營業,但百度可以在全世界各地都使用)。這個拉鋸過程是不對稱的競爭。

美國對中國的立場轉變其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是長期的演變。但是較為可惜的是,川普的出現,加速了政治兩極化的過程。例如戴雅門教授長期以來都是民主政治的堅定支持者,因此很堅持推廣民主化和維繫民主鞏固的重要性,但這樣的看法竟然會被理應很重視民主、人權議題的自由派媒體形容成「鷹派」(通常鷹派這個詞會用來形容部份保守派或者共和黨人的外交政策),可見得中國議題是真的非常地兩極化。

不過,正如同戴雅門教授在訪談中所說的,許多自由派的人們對於中國的看法是有些過於天真了,即使中國對外輸出威權價值早已是顯而易見的事,但許多人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

我自己的觀察是,在川普當選之後,由於討厭川普而不願意更新對中國看法的政策界菁英實在不在少數(他們會認為,凡川普說的都是錯的,川普要對抗中國肯定是錯的),不願意好好地看待中國對於公民權益的壓迫和對外擴張的野心。

在民主與威權兩大陣營的對抗態勢之時,身在中國對外擴張影響力第一線的台灣無法置身事外。 圖/路透社
在民主與威權兩大陣營的對抗態勢之時,身在中國對外擴張影響力第一線的台灣無法置身事外。 圖/路透社

小結

戴雅門的確不是專門研究中國政治的中國通,但他在書中所說的這些民主政治遇到的危機,以及獨裁政權的威權價值輸出,已是不用再懷疑的現在進行式。

美國的學界與政策界對於這個題目仍然在辯論當中,但至少,近來有愈來愈多的傳統上很相信國際建制會發揮規範作用的自由派學者、或者是傳統上比較偏向自由派的智庫們,也開始察覺中國對外輸出「威權式資本主義」並影響民主政治這樣的現象。

這或許是本書問世背後更值得我們去了解的脈絡,因為這樣的辯論走向,會直接影響到美國(甚至全世界)面對中國的方式。或許,戴雅門教授立場鮮明的論點和觀眾設定方式,可以讓光譜上偏向自由派的人們有多一點的共識。

在整個世界格局隱隱然(再度)形成民主與威權兩大陣營的對抗態勢之時,身在中國對外擴張影響力第一線的台灣,更是無法置身事外。我們都必須要更了解中國,更了解民主與獨裁代表的價值,而且也必須要有長期對抗「妖風」的心理準備。


妖風:全球民主危機與反擊之道
作者:戴雅門(Larry Diamond)
譯者:盧靜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9/12/04

《妖風》書封。 圖/八旗文化提供
《妖風》書封。 圖/八旗文化提供

  • 從這邊要再來談一下所謂「科普」的重要性。通常學術研究的結果都會和現實世界有時間差,例如川普當選之後,學者們開始蒐集資料、分析、寫成初稿、投研討會,然後投稿期刊,經過審查和修訂的過程,兩三年之內發表的都算很快了。川普當選總統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但現在才陸續有更多相關的研究出來。因此,像戴雅門教授這樣子的書很重要,因為它的觀眾群是一般人,如果可以用系統性地方式把學術研究成果,以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做了一個整理以及論述,那麼會更有助於公共討論。
  • 「保守派」非貶意,僅是意識型態標籤。在美國,主要的政治爭論都是在自由派與保守派形成的政治光譜上,各種民意調查必定也都會問受訪者覺得自己是自由派或是保守派;相對來說,在台灣主要的爭論點通常是國家地位選擇(統獨)與中國因素的問題,不像歐洲國家的左右之爭或美國的自由保守之爭。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