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們真的有在思考?——價值觀先決,人人都可能信了謠言

不是我們沒有能力分辨唬爛文,而是有些東西讓我們卸下心防,所以內容再離譜也照單全收...
不是我們沒有能力分辨唬爛文,而是有些東西讓我們卸下心防,所以內容再離譜也照單全收。 圖/路透社

各種假新聞、假資訊在臉書轉貼,已經不是新鮮事;Line群組裡面各種唬爛文才真是多,大家冒者惹怒同學朋友的風險,仍然傳得樂此不疲。難道我們真的沒有能力分辨、沒有絲毫警覺嗎?

好像我們有在思考一樣

不是我們沒有能力分辨唬爛文,也沒有警覺心,而是有些東西讓我們卸下心防,所以內容再離譜也照單全收。

美國線上雜誌《Grist》的專欄作家大衛羅伯茲(David Roberts),2010年批評保守派不顧科學證據,阻撓因應氣候變遷的法案,寫了一篇文章,叫做「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他說,選民的確知道很多東西,棒球、美國偶像、會計軟體……什麼都知道,就是不知道政治和政策,靠著粗糙的認識參與立法修法過程。

羅伯茲說,本來選民對政治、政策的立場選擇,理想過程應該是這樣:

  1. 蒐集事實;
  2. 由事實導出結論;
  3. 根據結論形成對特定議題的立場;
  4. 然後選擇一個立場相同的政黨。

可是,一項研究描述的選民決策真正樣貌恰好相反:

  1. 選擇一個群體或政黨,而這個群體或政黨是基於特定價值觀而建立的;
  2. 採用這個群體對特定議題的立場;
  3. 根據這個立場展開辯論;
  4. 挑選事實來支持自己這一方的論點。

上面提到的研究,2006年發表於美國政治學會年會,叫做「好像我們有在思考一樣」(It Feels Like We’re Thinking)。

人人都會是「有用的白癡」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自由派媒體同溫層怪天怪地尤其怪臉書,把臉書上川粉瘋傳的假新聞當作拱川普上位的理由,好像只有保守派是被宣傳牽著走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但線上雜誌《Slate》的資深編輯傑瑞米史塔(Jeremy Stahl)說,其實自由派也一樣相信假新聞

比方綠黨候選人史坦(Jill Stein)集資620萬美元推動3個關鍵州重新計票,理由是選舉結果很可能被俄羅斯駭了。紐約客記者找了一群相信選舉結果被操縱的電腦科學家和選舉律師,在臉書上直播,馬上在自由派支持者間點起野火,但他們提出的間接證據不久就被其他的專家推翻。民主黨內角逐大位的桑德斯,也鼓勵桑粉相信希拉蕊在黨內初選作弊的說法。

自由派支持者相信唬爛文的歷史其實更早於桑粉。史塔舉例,《Vox》一篇文章在批評右派的假新聞時,把川普盟友、廣播名人艾力克斯瓊斯(Alex Jones)的節目《Infowars》形容為「製造恐懼的媒體帝國,右翼陰謀論得以滋長滲透群眾,背後撐腰的是其他右翼媒體,現在再加上總統當選人」。可是瓊斯打開知名度,是藉著提出「共和黨政府跟911事件脫不了關係」的陰謀論,而2007年Zogby民調,4成自由派支持者吃這一套。

綠黨候選人Jill Stein集資620萬美元推動3個關鍵州重新計票,理由是選舉...
綠黨候選人Jill Stein集資620萬美元推動3個關鍵州重新計票,理由是選舉結果很可能被俄羅斯駭了。 圖/路透社

價值觀之前,事實靠邊站

前面之所以講那麼多美國例子,不過是怕舉台灣的例子太刺激:明明我有在思考,怎麼被你說成是個有用的白痴?然而文章到了這裡還沒跳出的人,應該沒那麼玻璃心,我就大膽舉幾個台灣的例子:

一本俄羅斯性教育課本,被人改成中文加上注音,說是台灣的國小課本,拿來批評現行的性教育,諷刺的是,可以澄清這個事實的報導,還是出自《ETtoday》、18歲以下最好別看的鍵盤大檸檬;參加同志遊行後被家人軟禁自殺的消息在臉書傳播,幾家大媒體跟著「轉載」,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很多人信了;明明川普覺得不能接台灣總統電話很好笑,在向來對綠營沒好感的記者眼中,變成不該接電話。

你會相信是因為你想相信,不是因為它是真的。在後真相政治的時代,社群分享過程中真實性之所以遭到無視,大概是這樣的心理過程:

  1. 一篇看起來很能打動我的文章,我要趕快分享給朋友同學:

    →因為講得太感人、太有道理了!

    →會不會影響交情?沒關係,吾愛凱撒,吾更愛真理。

    →有朋友同學生氣說我傳假文章,要怪對方太小題大作,一篇轉貼就翻臉,大不了撤文刪朋友,道不同不相為謀。

  2. 可是這篇文章內容是真的嗎?

    →沒差吧?反正我是小咖,萬一是假的,看到的人也不多。

    →如果看的人多了,自然有人會幫忙糾正。

    →萬一看的人很多還分享,沒人發現是假的,反正大家都推了一把,責任又不是我一個人的。

  3. 糟糕,我發現這篇文章真的是假的:

    →假的又怎樣?重要嗎?內容是錯的,但本意是對的。

    →這又不是我弄出來的假文章/假圖,我只是分享而已。

    →那我再找一篇對的文章來分享。(回到1再來一遍)

一次社群分享,就是一次價值觀和感覺的分享。事實是無聊的,沒有人會因為貼文內容是真的就按讚,只會因為它觸動你的喜怒哀樂、說中你的想法而分享。

在價值觀之前,事實只有靠邊站。

反同婚團體廣告說修改民法後,就不能叫父母、阿公阿嬤,不管你信或不信,相信的人還不...
反同婚團體廣告說修改民法後,就不能叫父母、阿公阿嬤,不管你信或不信,相信的人還不少。 圖/取自1203百萬家庭站出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