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球春到來」:棒球春訓也能為沖繩迎來商機?

2015年春訓名護球場一景。 攝影/鄭仲嵐
2015年春訓名護球場一景。 攝影/鄭仲嵐

▎沖繩率先「球春到來」

2月1日,是台灣的立法院開議日,對於職業棒球來說,是一年的起頭「春訓」的開始。正所謂古人說「一年之計在於春」,棒球界也「球春到來」,春訓結果的好壞,往往影響著球隊在4 月球季開始後的勝利走向。

除了台灣職棒,日本職棒也在1 日展開了春訓,日本南方的沖繩縣各地也引來了大批球團進駐。總計2016年,12隻球團中有9隻球團會選在沖繩縣進行春訓,沖繩春繩各地的地方城市官員興奮迎接前來的每個職業球團。一共是獨賣巨人(那霸市)、千葉羅德(石垣島)、北海道日本火腿(名護市)、東北樂天金鷲(久米島)、阪神虎(宜野座村)、廣島鯉魚(沖繩市)、中日龍(北谷村)、橫濱DeNA(宜野灣市)與養樂多燕子(浦添市)。

不只日職球隊鍾意沖繩進行春訓,近幾年來韓職球隊也漸漸開始移往當地訓練。2016 年也有LG雙子、耐克森英雄、起亞虎、SK飛龍與韓華鷹等隊在沖繩進行春訓,並且與日職各球隊打熱身賽。

▎台灣曾是春訓重地

回顧1960 年代,當時讀賣巨人隊曾經常來台灣台中棒球場進行春訓,當時陣中有著王貞治、長嶋茂雄的「V9」黃金期。擁有中華民國籍的王貞治更是被媒體渲染成「載譽歸國」,春訓的一舉一動,吸引媒體與球迷追逐,當年的風潮甚至不輸後來的王建民、陳偉殷等選手。

當時處於戒嚴的時空背景下,台日關係在1960年代處於相當甜蜜時期。1968年紅葉少棒隊擊敗日本關西地區少棒明星隊,更帶動台灣棒球運動興起,政府傾全力推動這項日本統治時期就深耕台灣的競技,對當時甫剛脫離日式教育的老一輩台灣人,以及新一代年輕人來說,日本棒球的吸引力相當大。

對比之下,當年的沖繩,還是屬於美軍統治的「海外領土」,在被美軍接管時期,琉球群島實施相當嚴重的海空禁,人民也無法任意出國。1958年,舉辦第40屆的夏季甲子園首度開放當時琉球的沖繩高校比賽,也是要由琉球美國政府發行「渡航證明書」,而且當時小選手打包甲子園的泥土,也因為不合琉球美國政府的「動植物檢疫法」,使得他們被迫哭著將泥土全都丟棄。

▎1972年:台日棒球交流分水嶺

至今全島領土40%都還屬於美軍管制的沖繩,已經成為日本的夏威夷,還是春訓旅遊商機的新聖地。回娑到1972年「琉球返還」日本時,一直到1980年代初期,都還沒有職棒球隊願意來春訓。

但從1985 年起,陸續有職棒球隊來試水溫,當年12 支球隊總共在沖繩訓練43日。1990年正式總訓練日突破100日,2008年突破200日。這其中當地政府對其下的苦心,是很值得台灣學習的。

而台灣雖然在50 年前台日甜蜜期時奪得先機,但在1972年沖繩返還時,日本也在當年與中國建交,深感「真情換絕情」的台灣政府,一氣之下主動宣佈與日本斷交,也在當時的國家政策導向下開始「大膽抗日」。不僅拍攝許多抗日戰爭片,並加深了許多反日愛國教育,一直到1990年代中期為止,為期不長的台日棒球交流,在1970年代失去了更進一步的機會。

沖繩至今也不是職棒比賽會排的縣市,在近十年,日本野球聯盟為了推廣職棒運動,才開始要求日本職棒球隊安排幾場比賽在所屬地附近城市球場比賽,但仍屬於「點綴性質」。沖繩最大,可以容納三萬人的奧武山球場,也只會每年排一場職棒比賽。要親眼見到職業棒球,還是比想像中難得許多。因此,每年二月的春訓,等於是當地人的棒球嘉年華月。

可惜的是,台灣因為歷史因素,有了一段與日本交流的空窗期,使得原本可以提供並且建設良好的春訓基地的條件,因為政治上的對立,並沒有順利進行下去,間接地讓沖繩掌握這個機會。

名護球場外頭即是海洋,相當舒爽。 攝影/鄭仲嵐
名護球場外頭即是海洋,相當舒爽。 攝影/鄭仲嵐

▎親身探訪沖繩春訓

2015年2月,筆者當時前往沖繩參與日本火腿隊的春訓,深深瞭解到一個月的春訓,對當地城市所誘發的商機與活力。

日本火腿隊的春訓場地位於北部的名護市,外邊就是海洋,2月底的球場白天,吹著怡人的海風,18 度的天氣正好適合球賽進行。沖繩是個幾乎沒有高山的島嶼,因此下雨的情況也不多。

當天比賽的對手是廣島鯉魚隊,大約可以擠滿10000人的球場坐了七成滿,許多人是當地的縣民,還有遠道而來沖繩觀光,順便看看所屬球隊春訓的北海道人。

二月的日本本島,許多地方仍是冰天雪地,對於許多日本人來說,能在此時前往南方的島嶼,享受陽光與海水,喝著當地盛產的ORION 啤酒,是相當愜意並且慵懶地享受。在會場旁邊,四處可以看見「工廠直送」的沖繩啤酒還有當地居民自製的炒麵與小菜在販售。對於當地人而言,這個時候正是推廣他們在地觀光吸引客源的最佳時機。

而對於當地政府而言,他們也樂於職棒球隊前來,帶來的不只是人潮錢潮,還有是對當地產業的再次升級。各家旅行社也前仆後繼推出沖繩棒球春訓觀光行程,球團與旅行社合作下,一起把沖繩的觀光商機做大。

台灣好手陽岱鋼在打擊區熱身。 攝影/鄭仲嵐
台灣好手陽岱鋼在打擊區熱身。 攝影/鄭仲嵐

▎台灣春訓相對克難

場景轉到台灣,南方的台南,統一獅隊也展開了首次的春訓,訓練的場地就在台南市立棒球場,但因為連日以來的豪雨,使得球隊必須移轉到附近南英商工室內練習場,並在該學校的走廊奔跑進行熱身。而在屏東春訓的Lamigo桃猿隊,也因為連日雨勢場地泥濘,必須先自己清理場地。台灣除了中信兄弟有在南部興建專屬的春訓基地外,目前的設施都還有待加強。

而在高雄橋頭,韓國華僑王國慶也買下了橋頭與楠梓的兩塊地,興建起簡易球場,並提供給韓國職棒的樂天巨人隊在冬天做春訓。這種其實當地政府可以帶頭做的事,反而被國外的球隊先拿去做了,不禁有些汗顏。台南、高雄及屏東,都有適合打球的冬季溫暖舒爽天氣,雖然這幾年有球隊帶頭開始與國外球隊春訓交流,可惜政府並沒有想要結合職業棒球隊與旅行社,一起推展觀光業務的打算。

▎數十億商機要不要

至今,每年沖繩的「球春」,已經替當地帶來數十億日幣的商機,也成為二月沖繩旅遊淡季中難得的榮景。

以台灣的地理環境來講,我們絕對有著不輸日本的條件與氣候,加上這個國家人民對棒球及日職球星的喜愛,只要有當地政府帶頭,絕對可以帶出我們國家的春訓觀光熱潮。

而這一切的配套,包含觀光行程設計、周邊商品、如何結合當地特產、當地名勝,甚至是鼓勵當地人去參與推展等,都是可以藉由沖繩經驗來學習,善用自身的地理優勢,也是體育發展裡很重要的一環。

這一切的推行,端看台灣國家的體育政策,以及對體育教育的重視,若是能在南部球場目睹日本及韓國頂級球星,與台灣頂級球星捉對廝殺,對於兒童與青少年而言,無疑是更直接的體育人格教育,在台灣體育教育相對封閉一條鞭的政策下,讓他們親自看與體會,也是春訓帶給當地人民重要的經驗。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