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爭論主辦經典賽預賽之前,國家隊準備好了嗎?

2013年的經典賽曾經帶給台灣球迷滿滿感動,但如今棒協放棄申辦的消息傳出,讓人不...
2013年的經典賽曾經帶給台灣球迷滿滿感動,但如今棒協放棄申辦的消息傳出,讓人不禁想到四年一晃眼就過去了,台灣棒球是否有為2017年的經典賽提出訓練計畫?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預賽主辦一場空

5月20日,台灣新一任總統蔡英文宣誓就職,第三次的政黨輪替,讓台灣的政治進程再往前進了一步,也讓台灣民主政治邁向新頁。而就在520的前幾天,中華棒協宣布退出2017年世界棒球經典賽(WBC)的籌辦工作。至於退出的原因,官方表明是主辦的美國職棒大聯盟對於決定日程「一拖再拖」,導致原本的計畫「銜接不上」。等了許久,終究是轉頭成空,中華棒協也許無力支付高額的權利金,但無論如何,在利益優先考量下,不難想像美國的曖昧態度,其實是給中華棒協軟釘子。

而備選的預賽地點,很可能落腳韓國首爾,這結果想必棒球迷們也不意外。就球場條件而言,韓國球場的機能一向比台灣好很多,他們不只有健全的三級棒球,也有發展成熟的職棒產業。這邊指的發展成熟,是從球員的薪資條件、營運環境以及系統健全三方面下去考量,因為日本不會爭預賽場地,他們幾乎是第二輪決賽的東道主,美國自然是決賽圈的「唯一主場」。

在棒協宣布退出之後,中職會長吳志揚隨後也發表聲明,強調棒協放棄申辦經典賽,大家都很失落,希望大巨蛋的建造時程不要再受到影響,體育署更是責無旁貸。

對於吳志揚突然一招「隔山打牛」,把棒協放棄經典賽申請,導出「大巨蛋問題應該儘快解決」這種有點摸不著頭緒的結論,許多球迷都感到不解。但是最重要的是,也許該問個最簡單的問題,台灣目前為經典賽所做的準備,如果還在比賽場地有沒有「喬好」的階段,而缺少國家隊整體的戰力規劃,恐怕已經有點晚了。

我們應該問,四年內的國家隊的強化或是改善計畫為何?目標是否有一致性?是否有針對經典賽提出系列化的強化目標?台灣是把這幾年的國際賽當成短期的嘉年華,還是認真紮實的訓練?這些是我們要認真討論的。

然而,當棒協還在為台灣該不該辦預賽苦惱,球迷還在想「有沒有大巨蛋」跟「經典賽預賽辦不辦得成」是否有直接關聯時,日韓兩國已經站在更高更遠的角度去準備這一次的比賽。這也是台灣為何這幾年跟日韓差距愈拉愈大的主因,縱使我們一樣有素質優良的球員,只是相關籌組單位在系統面、設備面就是無法提供長遠計畫,因而等到開始準備時,我們不只慢拍,連準備都輸人一大截,這是台灣各項運動在國際賽事始終學不會的事。

最後一次打國家隊的陳金鋒,不論場內外都是台灣球迷的焦點,但陳金鋒隨後正式從國家隊...
最後一次打國家隊的陳金鋒,不論場內外都是台灣球迷的焦點,但陳金鋒隨後正式從國家隊退役,使得3月的國家隊交流賽變成絕響。 圖/作者自攝

▎「強化」對「想贏」

如果各位還記得,今年3月國家隊曾赴日本名古屋跟大阪,進行兩場名為「交流賽」但實際上是被日本定位為「國際友誼賽」的比賽。當時日本派出相當年輕的「強化」陣容,平均年齡25.15歲,比歷屆的國家代表隊都還要年輕。而台灣則是派出年齡偏高,以30歲以上的球員為主力,其中「鋒哥」陳金鋒38歲已屆退之齡御駕親征,更是讓許多棒球迷相當期盼,希望「國際賽神主牌」,能夠在關鍵時刻神來一棒。

但以結果來說,這兩場比賽國家隊表現的不甚理想。第一場比賽0比5輸球,日本武士5位投手演出了14K完封,台灣「333」王者林智勝更是吞下4K。第二場3比9輸球,台灣的投手陣在比賽後半段崩盤的特性似乎還是無法有效改善。

當時在現場採訪的筆者,有個印象特別深刻的小故事。日本武士總教練小久保裕紀在賽後接受訪問時說「能贏下來當然是值得高興,這兩場比賽的數據,我們會拿回去詳加分析,尤其是很多投手都是第一次亮相,會綜合評估他們在季賽的成績後,再決定往後的徵召。」從這段談話與國家隊選手的平均年齡綜合來看,國家隊的籌組目的在於「想贏」。但是,在2017年的WBC,是否又會派出同樣的陣容,則是不得而知,至少最後一次亮相的鋒哥,一定不會打2017經典賽。換言之,這次的國家對籌組考量並未對2017經典賽考量的「那麼多」,只是想把眼前的兩場「交流賽」贏下來,如此而已。

相較之下,日本對於經典賽的目標是明確的,攤開日本武士隊的官網,他們從2013年10月的「小久保日本」結成以來,就可以看到大大的「2017年奪回世界第一」的標語。這支2006與2009都奪下世界第一的強隊,在2013年決賽時踢到了鐵板,輸給了強隊波多黎各,Alex Rios的那發全壘打想必是讓當天早起的日本人心都碎掉。因此,他們請名將小久保裕紀4年間專心在日本武士隊工作,並制定了一連串奪回世界第一的「時程表」。

小久保裕紀為日職一代名將,退休後旋即接任日本國家隊總教練,制定4年計畫,奪回「世...
小久保裕紀為日職一代名將,退休後旋即接任日本國家隊總教練,制定4年計畫,奪回「世界第一」的棒球寶座。大膽啟用年輕與非大聯盟球員為其特色。 圖/作者自攝

▎四年鍛鍊計畫

受限於棒球季賽在4月到10月間的關係,日本隊也是以休賽期的3月跟11月來安排國際賽,在這三年間,他們依然維持著既有步調,先後與台灣、美國、歐洲聯隊等進行比賽。儘管12強時輸給韓國,日本國內也掀起一片檢討聲浪,面對批評,小久保欲紀也擔下責任,表示會自我檢討。平心而論,日本三年多來的進化,雖然不見得會在2017年的經典賽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日本武士隊仍在持續鍛鍊的進程上,而且逐漸進化。

反過來,我們要重複剛剛的老話,台灣經典賽的總教練是誰?台灣不論棒協或是中職,是否有提出四年內的國家隊強化或是改革計畫?雖然選手在季賽中都維持不錯的體態還有成績,但是在季賽結束後,全職業的國家代表隊,並沒有與其他國家磨練、提升實戰經驗的經驗。更重要的是,國家隊球員來自不同的球團,就算組成豪華夢幻明星隊,但缺少共同練習的機會,光是磨合還有適應彼此就得耗去不少時間。

再來,就是國家隊球員日趨老化,而新生代的球星還無法順利銜接。三月的台日交流賽,日方的「強化」姿態明顯,中生代巨星如松田宣浩等,帶領年輕的日本武士;25歲以上的選手,包括中田翔、阪本勇人等已經日趨成熟,25歲以下新生代的大砲山田哲人、筒香嘉智等也都急速成長,而投手方面亦若是,日本積極在每個年齡層級培育未來之星,台灣則依舊仰賴中生代球星,對新生代的培育,不論投手還是打者,事實上並沒有一套完善的長期計畫,與相對應的培育訓練。換言之,臺灣的年輕球員沒有太多國際賽的磨練經驗。

山田哲人在短短時間內晉升為日本隊當家二壘手,遞補井端弘和的位置,年僅不過24歲的...
山田哲人在短短時間內晉升為日本隊當家二壘手,遞補井端弘和的位置,年僅不過24歲的他去年繳出3成29、34盜38轟的紀錄,2013年初經典賽,他還只是職棒一年級生。 圖/作者自攝

▎還在靠旅外?

上一屆的經典賽,台灣因為在2009年的失利,必須由資格賽打起,也意外地比先前還要早開始準備。靠著王建民、陽岱鋼與當時的郭泓志等大聯盟外援下,台灣在第一輪繳出了相當出色的表現,進軍到東京的第二輪時,更是與日本打下被日本媒體稱為「傳說比賽」的台日戰。其中賽後的「圓陣敬禮」更是被日媒拿出來討論,台灣雖然之後慘輸古巴,確定無緣進軍美國,但確實做了出色的外交。

日本在2006及2009年的經典賽連奪下兩屆冠軍,當時陣中有鈴木一朗、城島健司、青木宣親、岩村明憲與松阪大輔等旅外大聯盟球員。2013年時,山本浩二的日本國家隊,首次推出了全日職陣容,陣中除了樂天金鷹的松井稼頭央有打過大聯盟外,其他都是日職的主力。雖然以結果來說,並沒有像前兩屆有效發揮,但是日本隊終究以這樣的陣容打入最後一輪。也許跟多明尼加、美國或波多黎各等強權相比仍略遜一籌,但是日本想要擺出非大聯盟球星為主的日本隊,不乏是一種自力更生的心態。

日本最近也在討論「是否要徵招旅外大聯盟球員」,但無論徵召與否,小久保裕紀這四年內...
日本最近也在討論「是否要徵招旅外大聯盟球員」,但無論徵召與否,小久保裕紀這四年內逐漸培養新生代日職選手獨當一面,資質皆不遜色,投手菅野智之為其一。 圖/作者自攝

最近日本媒體也陷入了,是否要徵召達比修有、前田健太與田中將大等參戰2017年經典賽的討論。但如果不徵召,日本國內依舊有菅野智之、大谷翔平或藤浪晉太郎等後起之秀可以扛下,單單日職的球員就可以組成出色的先發輪值。倘若田中與前田願意接受徵召,那國家隊面對日本的艱難度想必會更高。當台灣還在迷戀旅外球員可以「忠誠愛國」然後回來神救援國家隊,但是棒協恐怕連基本的伙食營養到機票或是運動防護都無法有效照應旅外球員時,還回過頭來要求中職球員,這也才發現台灣對於本土投手的養成訓練跟照顧落後一大截。

台灣想打經典賽,該解決的問題恐怕還有很多,但可以明確知道,最大的問題絕對不是預賽可不可以在台灣舉辦,這只是台灣官方面子掛不掛得住的問題。當台灣棒球的質與量,還有整體環境都有更進一步成長時,下次就是主辦單位毫無顧忌的來找我們商量主辦預賽的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