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有故事與沒故事的高中棒球:台日體育的「故事行銷」

黑豹旗開賽至今,雖然維持著免費入場的慣例,但觀眾數終究欠缺培養與成長。圖為201...
黑豹旗開賽至今,雖然維持著免費入場的慣例,但觀眾數終究欠缺培養與成長。圖為2015年黑豹旗開幕式。 攝影/趙文彬

一聲不響結束?

11月13日,一年一度的台灣高中棒球大會「黑豹旗」,在平鎮高中的一路壓倒下,以10比0提前結束興大附農,成為190校中的冠軍。

黑豹旗開賽至今,已經過了4個年頭。許多非正規校隊社團的整體實力,已經比前幾屆更有可看性,但不得不說,有「台灣甲子園」企圖的黑豹旗,無論在賽事的關注程度,以及相關推廣與行銷上皆面臨了許許多多的限制亟待突破——雖然維持著免費入場的慣例,但觀眾數終究欠缺培養與成長。

黑豹旗的成立,當初是替高中學子提供一個公平競技的揮灑空間。雖然參賽隊伍眾多,但是技術有高有低,甚至臨危受命湊隊參賽的情形也不少,往往出現讓人覺得「打爛仗」的情況。強弱懸殊的情形下,結果傳統名校大多數還是這項盃賽的佼佼者,甚至很多比賽也是比分過大,張力稍嫌不足。

可是反過來說,這些比賽縱使有些差距大,但不見得就是不好的比賽,大比分落敗的隊伍可能是練習設備先天不足,或本身以升學為主導,然而,他們對棒球的熱情是無庸置疑的。可惜的是,他們背後的奮鬥史也並未獲媒體的太多關注,礙於人力問題,也只能對當天比賽做簡單描述。有時候,新聞少了講故事的部分,會讓比賽真的就只是比賽。而黑豹旗目前的發展困境,讓筆者想起了曾在日本體育雜誌上,2006年甲子園大會前,西東京大會預賽第二場的描述,當時故事是這麼說的。

手帕王子爆發前

2016年的夏日某天,JR東日本的某個車站內,一位列車司機結束一如往常的工作準備下班,猛然間他的手機震了一下,傳來一個LINE訊息。他定睛一看,內容是:「都立昭和6比2擊敗有清宮幸太郎的早稻田實業!學弟們復仇了!」。

男子名叫村木公治,曾是都立昭和高校的王牌投手。2006年的夏季甲子園,當時高三的他,帶領球隊出征夏季甲子園的西東京大會,但是大會第二場就敗給早稻田實業;當時對手的王牌投手,叫做齋藤佑樹。

當初在抽籤時,原本沒想到會碰到早實,他們設想的假想敵是同大會的日大三高,因為2004年都立昭和的學長們在5連勝後,於西東京大會準決勝敗給日大三高。當時都立昭和渴望替學長復仇,第四棒兼隊長古嶋將幸回憶說:「日大三高的話棒次我現在都背得出來,但早稻田一時間還真的沒頭緒」。

抽籤結果,都立昭和首戰會碰到小平西高校,贏的話下一場就面對早稻田實業。隊員即有了生死戰的準備。為了要擊敗早實,當時總教練田北和曉把隊員們集合起來,替「打倒早實」研擬了一切計畫,用影片徹底分析如何對戰早實。

右為村木公治,曾是都立昭和高校的王牌投手。2006年的夏季甲子園,帶領球隊對決由...
右為村木公治,曾是都立昭和高校的王牌投手。2006年的夏季甲子園,帶領球隊對決由齋藤佑樹(左)領軍的早稻田實業,最後以2:3遭淘汰出局。 圖/左取自naver.jp、右取自asahi.com

都立昭和的決心

村木擁有近140公里的速球,與絕佳控球能力,看影片時才徹底對齋藤佑樹有了解,分析過後,村木認為齋藤球速雖不錯,但有自信可以超過他。首戰面對小平西高,他們順利奪勝,隨後7月16日,東京八王子近郊的上柚木球場,擠滿3000位當地觀眾。面對早實,村木靠著事先的分析,一個個謹慎地處理球員,兩軍鏖戰到五局前,都沒有打開局面。

但是,從五局開始,狀況出現變化,早實先是上半局得到一分,但隨後都立昭和再靠著連續安打打下兩分,2比1領先。「我們可能要贏囉!」村木鼓舞自己。可是在七局,早實再度靠著安打追平,此時村木也碰到撞牆期,膝蓋出現疼痛,到了八局,一度無法忍受了。8局下半,2出局三壘有人的絕佳局面,齋藤佑樹故意四壞球保送打者,變成一三壘有人,選擇面對有膝傷的村木。

而就在村木打擊時,一壘隊友突然奔出,三壘跑者隨即啟動,「雙盜壘戰術,平時一直都有練,想不到真的用上了」。但早實畢竟身經百戰,當家捕手白川英聖不動如山,隨後齋藤穩住情緒,一記漂亮的滑球三振村木,結束這半局,村木緊閉雙眼,仰天長嘯。

9局上,「球突然對我來講變得很重」村木回憶。第一棒打者即是齋藤佑樹,他一個突如其來的短打跑上壘,但村木很快抓到兩個出局數後,齋藤跑上了二壘。古嶋回憶說:「之前看錄影帶時,我對齋藤的腳程特別有印象。當時我站中外野,看到在二壘上的齋藤,有種不妙的感覺」。

▲ 早稻田實業時期的日本職棒現役選手齋藤佑樹。

一失誤成千古恨

結果古嶋猜對了,村木面對下名打者投出球時,齋藤瞬間啟動盜壘。

「二壘盜三壘?不會吧?他自己下決定?教練授意的?」這對古嶋跟村木來說,至今都是個謎,齋藤轉眼間來到三壘。

村木試圖壓抑情緒,穩定投出下顆球,怎奈早實的打者內藤,突然一個短打「鏘」。

「糟了,是短打」,村木一個箭步出擊上去,兩手一伸準備接滾地球,而說時遲那時快,球彈高了,從手套上方飛過,一個徹徹底底情急下的失誤。

「一般來說是正面穩穩接住,但是為何會高彈起來,我也記不得了……,二壘手在後面補位後速傳,也來不及了」,齋藤祐樹趁機撲回本壘,球傳回來時其實只晚一點,要是村木接到,齋藤本壘一定出局。但事實是,齋藤得到寶貴的一分。而隨後縱使下個打者出局,只剩下最後9局下的進攻機會。村木也知道,這一分有多重。

都立昭和啟用代打攻勢,但最後仍然難挽回頹勢,最後2比3落敗,早實拿下驚險的一勝。全隊都哭了,村木跟古嶋兩人尤其哭得兇,邊跟觀眾席敬禮,村木回憶:「如果當時輸慘了,可能還不會哭,但我們是打一場可能會贏的比賽,這讓我尤其悔恨,甚至覺得我們只是輸給齋藤」。

隨後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早稻田實業在夏季甲子園連續12勝進擊,最後決戰面對北海道的駒大苫小牧,齋藤佑樹與田中將大天王山對決,熱投24局直到隔天加賽一場,才由早稻田實業奪冠,也造就了「手帕王子」齋藤佑樹的神蹟。

村木與古嶋的高三結束了,兩人隨後都畢業進入大學,各自出社會,也徹底不碰棒球。村木成為JR東日本的車掌,古嶋成為小學老師。村木回憶:「現在想起這場球賽,還是會很悔恨,不由自主地」。古嶋也說:「那年夏天早實的比賽我每場都看,我很想再打棒球,我們明明不輸給他們的」。當年夏天要是都立昭和贏球,整個甲子園的歷史都將被翻轉,「手帕王子」也不會被媒體製造出來。

擁有140公里速球、控球能力絕佳的都立昭和高校王牌投手村木公治,在輸掉那場比賽後...
擁有140公里速球、控球能力絕佳的都立昭和高校王牌投手村木公治,在輸掉那場比賽後不再碰棒球,現為JR東日本的車掌(文春編輯部,竹田直弘授權引用。) 圖/《Sports Graphic Number》No. 905号(文藝春秋刊)

昔日都立昭和高校第四棒兼隊長古嶋將幸,現為小學老師(文春編輯部,竹田直弘授權引用...
昔日都立昭和高校第四棒兼隊長古嶋將幸,現為小學老師(文春編輯部,竹田直弘授權引用)。 圖/《Sports Graphic Number》No. 905号(文藝春秋刊)

「10年後的復仇」

由於西東京大會註冊登記的有186所高中,隨後幾年都立昭和都沒有碰過早實。直到2011年夏甲兩校再對戰,早實依舊以2比1險勝。一直到2016年春季大會,都立昭和面對有「怪物高中生」的清宮幸太郎,才終於以6比2獲勝。都立昭和監督森勇二回憶:「當時隊長去抽籤,抽到後居然興奮跟他說『清宮喔!清宮!』,而不是說『早實』。後來贏球後大家都很高興,『10年後我們替學長復仇了,下次是夏甲!』」

村木在咖啡廳受訪時回憶:「其實不得不說齋藤真的我是一生中最強的對手,特別是直下墜的滑球,太犀利了。看到這樣的球,鬥爭心都出來了,怎麼可以輸給他呢?」但隨後村木也表示:「比賽後我跟2號先發投手的手臂其實都壞了,要是贏了球,下一場只會更難打。換個角度想,也許給早實贏是好的吧」。

這是一場2006年甲子園大會前西東京大會的預賽第二場,當時的村木與古嶋的悔恨,被媒體栩栩如生地表現回來,但如果沒有人寫,這場比賽就是場平凡的2比3,頂多「一分飲恨」的比賽,然後被掃進日本高中棒球史的洪流中。轉回到台灣的黑豹旗,當初是一個振興高中棒運而出現的指標,賣點不應該只是一個運動而已,也許可以灑狗血地說像是在販賣一個希望。不過從主辦者到媒體方,多半把一系列的比賽當作是例行公事,打完收工,這也是媒體採編人力吃緊下不得不的抉擇。

每一場比賽,每一隻球隊,每一位選手,都有一個故事,選手是點、球隊是線、比賽是面,由點線面串起來的一系列故事,都是值得被報導的。高中棒球絕對是熱血,但他們的熱血需要更多的書寫,我們對於棒球的「故事行銷」依舊貧乏,簡單地陳述下,最後全民也不會關注高中棒球的賽事。

主辦方除了辦比賽外,也要結合平面跟電視媒體,以系列性的方式做系統化的宣傳,找故事點,甚至遠期來說,也要協助其他非傳統棒球名校的發展。每一間學校背後都有龐大的校友群,他們都可能因一則故事而喚起青春的記憶,進一步產生對在地和母校的認同,形成具延展性的校緣網絡,甚至成為支持母校棒球隊的動機。從黑豹旗、玉山盃等,台灣高中棒球也有不輸日本的故事可行銷,要是持續讓這些比賽變成每年例行的大拜拜,那往後會有更多精彩比賽被掃進台灣棒球的荒野中,被埋沒並被遺忘。

※本文部分摘譯自《Sports Graphic Number》No. 905号(文藝春秋刊),特此鳴謝文春編輯部與竹田直弘先生授權使用。

圖/黃仲裕
圖/黃仲裕

攝影/記者黃仲裕
攝影/記者黃仲裕

平鎮高中擊敗興大附農,成為2016年黑豹旗的冠軍隊。 攝影/記者黃仲裕
平鎮高中擊敗興大附農,成為2016年黑豹旗的冠軍隊。 攝影/記者黃仲裕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