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等下打場棒球吧!——衰頹的WBC與揚帆遠行的棒球傳道師

大谷翔平退出經典賽後,也讓這一屆的王牌看點又少一個。 圖/美聯社
大谷翔平退出經典賽後,也讓這一屆的王牌看點又少一個。 圖/美聯社

經典賽難喬

被世界寄予厚望的棒球賽事,WBC經典賽,即將於3月起在各國展開小組賽事。然而,在世界各地的國家隊徵選中,屢屢出現了不順遂,或是因傷退賽的情形。以日本來說日本王牌投手大谷翔平,先前在右腳傷勢未癒下,原先不以投手身分出賽,最後也在2月3日宣佈全面退賽養傷,由軟銀的武田翔太接替。而旅美的日籍大聯盟選手們,也只有休士頓太空人的青木宣親確認出賽。日本失去絕對的王牌後,日本棒球界也多少陷入不安中。

台灣方面,也是因為棒協與中職不合,旅外選手紛紛拒絕徵召,因而讓台灣的球迷感到極度悲觀。高掛世界第4名的台灣棒球,出現了一隻讓大多數球迷們感到不安的陣容,這也代表了台灣運動項目無法統一窗口發聲的窘境。畢竟國家隊的完整不只象徵運動實力,同時也是民族凝聚力呈現,國家隊選手的待遇更是國家格局的展現,然而在台灣,上到政府下至體育界官員,面對此問題仍是無解。

經典賽自2006年舉辦,邁入第4屆以來,聲勢從第1屆的最高點,到後來慢慢衰退。一項由大聯盟官方主辦的賽事,這屆也出現許多大聯盟球星因傷或是個人調適為由婉拒出賽。在正式名單交出後,也沒能回應許多棒球迷的期盼與迎接的熱情,不少人擔憂,經典賽會不會在2017正式劃下句點?當初這項響應棒球全球化而舉辦的賽事,反而恐怕將成為被全球化吞沒的一項賽事。

棒球的推廣是否逐漸走向死路,這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疑問。這項球具跟設備相對耗成本,場地跟人數有一定要求才能比賽的運動,先天上便具有一定的條件門檻。但也不是意味著棒球是個絕對難推廣的運動,這些年來,為了將棒球推入更大的國際市場,日本紛紛出現許多「棒球傳道師」前往世界各地推廣棒球運動。

2006年世界棒球經典賽,日本隊奪下冠軍。前排左為上原浩治,右為清水直行。 圖/...
2006年世界棒球經典賽,日本隊奪下冠軍。前排左為上原浩治,右為清水直行。 圖/路透社

棒球傳道師

首先要提到的是紐西蘭,目前的U-18國家代表隊總教練,正是前羅德隊王牌清水直行。根據2月3日NHK報導,日前他帶領紐西蘭代表隊對戰澳洲U-18代表隊,7局就1比11提前Call Game吞下慘敗。2014年從球員身份退下後,他就隻身來到紐西蘭從事棒球教育的工作。他在受訪時表示,當初是在WBC預賽出戰紐西蘭時,就對這個國家留下相當特別的印象,尤其是早在雅典奧運時,當時的長嶋茂雄就跟他們說:「我們身為棒球先進國,為了要傳播棒球,必須將自己視為選手外,更是個『棒球傳道師』」。

秉持著「棒球傳道師」信念,清水直行決定來到紐西蘭,「希望讓紐西蘭棒球有朝一日也能變強」。紐西蘭在國際上是名滿天下的橄欖球王國,「黑衫軍」令人聞風喪膽,但是棒球人口僅僅只有6,000人,更別提職業球隊,只有業餘的同好會,連一隻完整的球隊跟練習場地都難覓。

清水直行首先決定擴大棒球人口基數,他開設許多棒球教室,並且力邀許多日本棒球明星來紐西蘭開課,其中前日本職棒選手會長,養樂多「游擊手教科書」宮本慎也也前來紐西蘭當客座教練。宮本慎也也說:「剛開始很辛苦,但這幾年的棒球人口慢慢在提升了,縱使整體基數還是不多,但是大家一起成長茁壯,真的相當開心」。紐西蘭小學員也表示,原本以為棒球的訓練都一樣,但後來發現美國跟日本的棒球風格截然不同。日本極為注重精神層面,還有身體的靈活運用,而美國則是相當注重力量。

清水直行直衝紐西蘭,當然也會感受孤單,除了宮本慎也幫忙訓練,他也積極拜訪紐西蘭的日本企業與社會,也讓很多當地日本人假日時一起來幫忙,或是用不同管道捐助。最終在三年努力下,紐西蘭日前在交流賽中逆轉勝美屬關島隊,清水直行也奪下了來紐西蘭,就任總教練的第一勝,NHK當時跟拍到這一刻時,清水感動地說:「勝利對於棒球而言,就是驗證一連串過去努力的回饋,就算輸了也是收穫,但贏球的收穫絕不能忘記」。清水也說,這只是剛開始,紐西蘭棒球總有一天會強起來。

目前定居在紐西蘭奧克蘭城教球的清水直行,常在官網分享帶隊點滴。 圖/取自清水直行...
目前定居在紐西蘭奧克蘭城教球的清水直行,常在官網分享帶隊點滴。 圖/取自清水直行オフィシャルサイト

進軍新興國

此外,對其他資源較貧乏的國家,日本也持續投注棒球教育,這些開發耕耘的紀錄都在日本國家隊官網上呈現。比如在喜馬拉雅山的神秘小國尼泊爾,從1999年起對外界慢慢對外開放起,也有許多日本人前去傳授棒球教育,當地的NPO法人尼泊爾棒球理事小林洋平,在當地耕耘十幾年,並且培育出了「尼泊爾棒球英雄」伊索塔帕,並將之介紹到日本關西獨立聯盟打球。

至今尼泊爾棒球人口約莫只有300人,因國家整體經濟發展不若已開發國家,因此出國比賽,甚至日本的球隊前往打交流賽時,經費都相當拮据。有鑑於此,當地的日本人籌措了「西亞棒球錦標賽」,邀請鄰近的國家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度等一起組隊來打比賽。在當地日本人的努力下,現在尼泊爾當地已經有5隻球隊,現在的國家代表隊,多數也以尼泊爾國軍跟當地武裝警察為成員,工作之餘打棒球成為他們強身健體的活動。

而在香港,這座擠滿700萬人口的國際大都市,也有棒球的身影。在率領香港代表隊的色川冬馬,就在當地持續培育香港棒球好手。香港在世界排名第26名,看起來還不錯,但實際上每個名次間的差距都頗為巨大,曾經領軍巴基斯坦與伊朗國家隊的色川,面臨香港最大的挑戰則是忙碌的大都會。

「香港是先進大都市,資金也不是問題,棒球協會運作也有規律,但是選手多半是穿西裝的上班族,而且都是大學甚至是研究所高知識份子,等到就業後每天忙得不可開交,除了假日外平日練習就很難喬」。然而,色川也充分運用時間,不僅建議香港找台灣當作練習對象,這次冬天也率隊從香港飛往高雄移地合宿冬訓,與台灣成棒綺麗珊瑚、高雄三民高中、普門高中等交流賽。雖然都輸球,但色川相信香港的設備上完整,未來只要訓練得當,進步是持續的,他說:「我希望未來亞洲棒球能有一國突破目前4強鼎立局面」。

喜馬拉雅山之國尼泊爾,從1999年起至今已有5隻球隊,能打正常聯賽。 圖/取...
喜馬拉雅山之國尼泊爾,從1999年起至今已有5隻球隊,能打正常聯賽。 圖/取自japan-baseball

香港代表隊在色川冬馬帶領下,前往台灣高雄進行移地訓練。 圖/取自japan-ba...
香港代表隊在色川冬馬帶領下,前往台灣高雄進行移地訓練。 圖/取自japan-baseball

全球化無用?

儘管有以上各國的傳道經驗,但日本在國外的棒球傳道也並非一帆風順。像是在東南亞的印尼,棒球的推廣就屢屢顛簸。從2005年起在印尼教導棒球的野中壽人,本身是夏季甲子園西東京日大三高的選手,目前擔任印尼國家代表隊的總教練。對他而言,印尼的棒球不可預測性是很難掌握的,野中說:「最困難的是資金籌措,身為棒球發展國,一旦可以運用的資金只有一定程度,那大概打出來的就是一定程度了」。

儘管野中帶領的印尼棒球這幾年已打出不錯的成績,在柬埔寨、新加玻、香港、菲律賓等所屬的東亞盃棒球錦標賽中拿到過幾次冠亞軍,但是拿到好的頭銜後,官方並沒有思考下一步的事,「就好像你在甲子園地區大會拿到優勝,準備進軍下一階段的全國大會,然後學校來跟你說我們沒錢,最後選手失望,只能枯等在那邊等待球技荒廢。時間是不等人的,沒有資金與更高強度的賽事,印尼棒球就會出現乾涸」,野中說。

筆者想起在英國留學時,認識一位在上海外國語大學就讀中文系,曾跟我介紹升學高校佐賀北拿下夏季甲子園冠軍的佐久田桑,當時在上海唸書時也在當地參加日本人球隊,並指導中國的中學、高中生打棒球。筆者當時曾問他在上海教棒球的動機,他回說:「一種基因吧,日本人到哪就是想來打場棒球,以前我們國小放學時,一群男孩在回家路上就會說『等下打場棒球』或『等下踢場足球』吧!」

筆者突然瞬間明白了什麼事,「等下打場棒球吧!」這句話,也許正是造就日本成為棒球強國的主因。WBC正在衰微,棒球的全球化也許僅是一廂情願,但世界各地中,仍有許多日本人正以傳道的精神努力地將棒球帶來的美好帶進全世界。

在印尼,棒球的推廣屢屢顛簸。從2005年起在印尼教導棒球的野中壽人便指出,時間是...
在印尼,棒球的推廣屢屢顛簸。從2005年起在印尼教導棒球的野中壽人便指出,時間是不等人的,沒有資金與更高強度的賽事,印尼棒球就會出現乾涸。 圖/取自japan-baseball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