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經典賽三連敗:茫然的老牌陣容,與底力不足的養成訓練

「真的沒想到日本隊六連勝!」日本在16號WBC第二輪比賽中,8比3擊敗本屆大黑馬...
「真的沒想到日本隊六連勝!」日本在16號WBC第二輪比賽中,8比3擊敗本屆大黑馬以色列,以六連勝之姿進軍決賽圈。 圖/歐新社

意想不到的六連勝

真的沒想到日本隊六連勝!

這是日本產經記者16日比賽結束後跟筆者說的話。日本在16號的WBC第二輪比賽中,最後以8比3擊敗本屆WBC大黑馬以色列,前兩輪以六連勝之姿進軍決賽圈,也跌破很多日本記者眼鏡。畢竟日本先前的熱身賽成績都不算好,小久保也受到很多日本媒體質疑,筆者其中一位記者朋友甚至已經擬定好了日本無法進入決賽圈後,該如何檢討「小久保日本」的成敗,他對筆者吐吐舌頭說:「太輕忽了日本國家隊實力,還有小久保在關鍵的調度。」

隔天17號的日本各大報紙,多半都已「六連勝進擊」或是「無傷六連勝」來給予小久保總教練評價,小久保也表示:「這是選手上下一心的勝利。」回顧這兩輪,就新舊世代交替還有投手的穩定度來說,日本的表現都算不錯。尤其在第二輪的比賽,日本隊便在很多關鍵時刻適時展現了穩定性。

日本在面對荷蘭時,雖然一度被敲轟,兩軍追到11局開始採突破僵局制,日本隊率先觸擊送跑者上二三壘,當時還被主播調侃「Japanese Style Little Ball」,但隨後的中田翔就順利地送回兩位跑者,最後8:6艱苦奪勝,戰術成功。面對古巴時也是鏖戰到8局,才由山田哲人開轟,最終8:5獲勝。

日本的雜誌社編輯向筆者表示,「日本都喜歡贏這種艱苦勝,7局後開始拚意志力,也就是『底力』。」而他也說「有底力、根性的棒球比賽才是好看的」。

日本各大報紙,多半都已「六連勝進擊」給予小久保總教練評價。小久保也表示:「這是選...
日本各大報紙,多半都已「六連勝進擊」給予小久保總教練評價。小久保也表示:「這是選手上下一心的勝利。」 圖/美聯社

展現「底力」的日本

「底力」用日文來說,就是被逼到最後一刻時被激發出的「覺醒」力量,這次日本代表的底力依舊在關鍵時刻發揮出來。除此之外,日本的年輕戰力在這兩輪有著相當好的發揮,不論打擊的山田哲人、筒香嘉智,守備行雲流水的菊池涼介等都有出色的表現。成熟期的坂本勇人與中田翔等也於關鍵時刻適時擊出安打,老將松田宣浩等充分發揮擔任母雞帶小雞角色,日本世代交替的成功,在前兩輪都可以明顯看出。

但可惜的是,中華隊先是大輸以色列後,在與荷蘭和韓國的比賽中儘管前七局打得精彩,卻依舊於比賽末段時投手遭逢亂流,失掉分數也無法有效掌握最後的反攻機會,最終惜敗這兩個國家。在關鍵的時候,國家隊的戰力無法覺醒跟發揮,胡金龍與林琨笙在賽後面對媒體時,也沈痛表示台灣的棒球教育與環境需要有大幅改革,林琨笙甚至說「也許是個好時機。」而綜觀這次的中華隊陣容,多半也是上一屆WBC的老面孔,潘威倫等更是從第一屆就參賽的老前輩。

網路上出現很多檢討聲浪,比如棒協組訓問題、球員發揮失常等。但無論如何,球員的努力永遠是被值得肯定的,因為球員的表現只是台灣棒球教育系統跟養成環境下最後的結果。比賽當然有運氣成份,但是能撐到最後,還得靠意志力。一旦大部分球員在關鍵時表現失常,那就是代表整體環境上必須要有所改革。

我們該問的是,我們很需要這些老將助陣?還是根本上我們沒有培養足夠的下一代好手接下國家隊的未來?才在兵源不足下讓選手們披掛上陣,相忍為國?總使輸球還得承受罵名?

「日本都喜歡贏這種艱苦勝,7局後開始拚意志力,也就是『底力』。」 圖/歐新社
「日本都喜歡贏這種艱苦勝,7局後開始拚意志力,也就是『底力』。」 圖/歐新社

國家隊的老牌茫然期

筆者在東京與德國《時代週報》記者聊天時,他對筆者說,迷信老牌陣容是一個國家球隊都會有的「茫然期」。他舉例,1990年時,西德在義大利拿到了世足賽冠軍,幾個月後兩德統一,東西德足球協會合併。東德足球雖然在歷史排名上都輸西德,但兩個國家足球菁英合併成一隊,可說是更加強大,他回憶:「那時我們都認為我們是世界最強了,合併之後一定持續坐穩世界最強。」

怎奈,在1994年與1998年時,德國接連在世足賽的八強賽中,遭到剛獨立不久的保加利亞跟克羅埃西亞八強淘汰。以為合併以後更強的德國,卻接連遭到「共產國際倒台」的新獨立「小國」踢掉,在德國引起了很多的質疑聲浪。「我們那時才發現我們選手都太老了,接收了東西德的菁英,1990年他們都在全盛期沒錯,但是總教練讓前兩國菁英全數上場,就壓縮了新人機會。」

拿1998年來說,德國隊再度於八強賽遭到克羅埃西亞淘汰,當時的明星前鋒隊長克林斯曼將滿34歲、其他3位前鋒中,最年輕的比爾霍夫(西德)30歲、其他兩位都是來自東德的32歲前鋒,最需要攻擊的鋒線嚴重「高齡化」。其他如後衛陣容許多都超過32歲,國家隊攻擊與防守鋒線過老的問題正式浮上檯面。然而,雖然1998年還是有不少年輕人入選,但多半未滿25歲。26歲至30歲全盛期的選手少之又少,年輕人也因為老一輩拿走先發緣故,苦無上場機會,實戰經驗不足。

最終,德國痛定思痛,決定徹底從足球教育開始改革,光是足球協會就在德國擴增許多基礎足球學校,至今已經達到400個,包含46間訓練中心與近30間菁英培訓,這些都不含職業足球俱樂部的設施。若要參加職業聯賽,俱樂部就必須在青訓系統上符合規範,不能賺錢後不栽培下一代,德甲球隊必須有3所專門訓練場地、德乙2所,並要有正式的教練執照與醫療室。德國足協也大量培育教練,至今約有3萬人擁有B級教練執照,5500人擁有A級執照,1000多人擁有專業級證照。

強大的青訓系統,最終讓德國短短在10年內回歸到世界強豪,2006年與2010年奪回季軍之外,2014年更是拿下冠軍,新一代的球員如格策與德拉克絲勒、中生代如厄齊爾、穆勒等,全隊都是世界級的足球巨星。目前德國隊最「老」的球員是31歲的戈梅茲,其他球員全都在30歲以下,德國的汰舊換新,讓他們正式迎來足球強盛的黃金期。

打破對於老牌戰力的迷思,日本的年輕戰力在首兩輪比賽有著相當好的發揮,日本世代交替...
打破對於老牌戰力的迷思,日本的年輕戰力在首兩輪比賽有著相當好的發揮,日本世代交替的成功,在前兩輪都可以明顯看出。 圖/歐新社

養成系統的重建

回到這一次的中華隊,在大賽前的組訓就出現問題,老戲碼中職棒協互咬依舊上演,這件事情在三連敗後也被徹底檢討,最終棒協決定讓出主導權,以後組訓都由中職負責,棒協只是負責報名跟對外聯繫;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個棒球統合的第一步。

然而,誠如之前林琨笙與胡金龍所說,國家棒球的底盤與訓練環境要如何改善,恐怕才是今後的問題。中華隊這次打擊比以往進步很多,但打進的分數永遠趕不上投手掉分的速度,台灣的好投手多半在高中畢業或大學畢業被簽往美國發展,也因此國際大賽時,台灣就必須看外國球隊臉色。只是轉回國內,中華職棒運行將近30年來,尚未建立合格的農場與二軍培養制度,連棒協也沒有創造出規模龐大的社會組與大專棒球,兩邊都有其問題存在,養成系統的重建強化,是刻不容緩的。

投手養成相當花時間,在求速成的環境下,我們創造不出培養優質投手的空間、只能看外國臉色,最終就會出現球迷口中常常說得「7局開始的輪迴」。如對戰韓國該場,陳鴻文被金泰均敲出全壘打,在現場的韓國記者都面露苦笑,因為金泰均賽前狀況並不好,8打數0安打外,前一天還送急診。這結果顯示,陳鴻文狀況更不好,但當下也沒辦法,他是相對穩定的選擇。筆者看到他失落的眼神,心裡只覺得「你辛苦了」。而當金泰均開轟、吳昇桓登板投球,韓國打算認真玩「底力」的時候,中華隊只能吞敗。

林智勝最後在高尺巨蛋感性跟國家隊話別,眼眶泛淚的他感謝去年12月15日起,就一起拿裝備征戰、過年也要犧牲假期的的好兄弟。短短三個月集訓,中華隊依舊打出韌性,但是對比其他國家,以色列從去年在布魯克林一路征戰至今的兄弟情感,還有日本從2013年小久保裕紀就任以來,四年按照計劃定期練兵、篩選、合宿甚至打過多場強化賽的歷史來看,台灣的三個月變得比較像衝刺班的感覺,短時間K書依舊不及長時間準備,如何下好準備功,也是台灣棒球的新課題。

然而,還是要重提,國家隊球員陣容表現只是這個環境教育下的成果,真的不需責怪球員。台灣棒球今後除了國家隊徵召口徑統一以外,棒協跟中職也需要各司其職,在自己職業與業餘棒球上不斷培養新人與擴大比賽強度。一位首爾體育報的記者跟筆者說:「沒人會怪金寅植的,我們的棒球訓練養成有問題,很多選手都太老了,打大聯盟又叫不回來,年輕選手徵召了的不敢亂派。」我跟他開玩笑說,台韓棒球都有一樣的情形,只是你們有多了吳昇桓,他輕輕笑了一下。

我們都希望中華隊可以三連勝,也希望未來中華隊下屆從資格賽能贏回這屆所失去的。重建養成系統,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我們能夠贏的不再靠僥倖或運氣,而是真正的底力。

國家隊球員陣容表現只是這個環境教育下的成果,無論好壞真的不需責怪球員,重新思考如...
國家隊球員陣容表現只是這個環境教育下的成果,無論好壞真的不需責怪球員,重新思考如何重建培訓系統,能在一、二十年後,不因僥倖或運氣,而是靠真正的底力贏球。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