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普通車光景的野球人生:東大不惑右投伊藤一志

大三終於登板先發的40歲右投伊藤一志,被認為有如「普通車」般終於抵達神宮球場殿堂...
大三終於登板先發的40歲右投伊藤一志,被認為有如「普通車」般終於抵達神宮球場殿堂。 圖/取自東大野球部部落格

4月15日,在東京明治神宮球場,一場六大學新人聯盟,東大對慶應大的比賽,意外擠滿了記者,他們想看一位40歲的大三投手伊藤一志先發。踏上投手丘的伊藤,一局用了36球,最快球速108公里,控球普普通通,被敲了2安打3保送、掉了4分(1分自責)與消耗一輪打者後退場,卻接受滿堂喝采。

雖然他是被安排在大一大二才會出賽的六大學新人野球聯盟,但是該聯盟也破格讓大三的伊藤一志出場。賽後,伊藤開玩笑地說:「一般來說18歲就應該來神宮球場了,但我卻40歲才來,大遲到了,但能夠持續下去真是太好了」。

日本媒體形容,伊藤的棒球人生就像搭「普通車」,有些人的棒球生涯像是搭新幹線,早早開花結果,有些像是特快,或是快速列車,但是都一樣能抵達終點,而到了40歲,終於輪到伊藤。大器晚成的伊藤,卻看到了普通車才有的獨特景色。而伊藤的棒球人生,卻也是夾雜著無奈、選擇,當然還有絕對地堅持。回顧以前日本媒體的專訪,或許能窺知一二。

異樣的38歲新生

這個人到底是誰?

2015年4月東大棒球隊開訓時,當時19歲的投手宮村健太回憶起第一次與伊藤相遇時的情景,他不斷偷瞄伊藤一志,不只宮村,其他新隊員也同樣好奇注視著伊藤。宮村回憶:「大家都穿著一樣的服裝,一樣的髮型,但就是伊藤與眾不同」;當時的伊藤一志,38歲進入東京大學。

東大身為全日本第一學府,每年以重考生身份考進東大的多如繁星。在日本,習慣把重考生稱作「浪人」,重考一年稱作「一浪」,就連宮村健太自己都是從文武名門前橋高校畢業「一浪」後才進東大英文系,當然東大棒球隊隊員也很多重考生,前輩甚至有「四浪」才如願以償進東大。如果真要算,當年38歲進入東大的伊藤一志,大概是「二十浪」。

從剛開始時,這位伊藤桑就在體力上明顯與大學生步調不合,不僅慢跑時永遠落後隊友一大截,也讓其他隊員都會半開玩笑的說:「歐吉桑,快一點唷!」。投球練習也不過十來分鐘後,伊藤就開始一人扶著牆壁「哈、哈、哈」的大聲喘氣。總教練濱田一志回憶,當時要找伊藤很容易,就找那個落後全隊步調的人就好了。

宮村健太回憶,當時看到伊藤一志只覺得「與眾不同」,現在宮村已轉任學生教練,對於「...
宮村健太回憶,當時看到伊藤一志只覺得「與眾不同」,現在宮村已轉任學生教練,對於「同年級」的伊藤也單純把他當做好戰友。 圖/取自東大野球部部落格

優等生野球夢

在23歲以前,伊藤一志沒有受過正規的棒球教育。出生於愛知縣的伊藤,從小就在當地的少年棒球隊打球,當時他憧憬落合博滿,期盼能夠成為像落合一樣的職棒選手。然而,到了國中後,伊藤父母認為「應該要好好念書了」,原本下課後的練球時間被拿去報名補習班,伊藤的棒球路也中斷。國中與高中時,想打棒球的伊藤也接受父母建議加入劍道部,這樣才有彈性地時間去補習班K書。

青春期的伊藤其實沒有什麼夢想,也在唸書上碰到些許瓶頸,加上放棄棒球,讓他一度有點消沈。伊藤就讀的愛知縣東海高校,不僅是縣立第一名門私立高校,偏差值更是高達75,全國升學率排名第16名(2017年數據)。但伊藤卻不快樂,他回憶:「那時不知道未來要幹嘛,也不知道念什麼大學跟科系。」

而就在1993年,有天高二的伊藤回家吃完晚飯看電視,無意間轉到晚間新聞節目特別報導,東京大學棒球隊擊敗法政大學棒球隊,睽違40年取得勝利。當時東大球員握拳振奮、雙手高舉、從板凳區飛奔而出的怒吼聲,都被伊藤看在眼裡,霎那間讓他內心極為衝擊,胸口熱血沸騰。「強者打嬴弱者本來就是常理,但是弱者不屈的意志,想要扳倒強者的企圖心往往是比強者都還巨大的」。至此,伊藤決定以考進東大、加入棒球隊為目標。

只可惜,希望的春天仍未降臨。伊藤一志在隔年並沒有考上東大。然而再過了一年重考,他還是沒考上東大,卻考上棒球名門慶應大學。伊藤父母苦勸:「慶應也很好了,就去唸吧!」,不敢違背父母意志的伊藤,選擇去唸慶應商科。但他還是以慶應大學生的身份,週末偷偷地「背叛慶應」跑去明治神宮球場看東大的比賽。而且據他所稱,他一場東大的比賽都沒漏看,就這樣子渡過了慶應4年歲月。當然,這4年間他還是每年報考東大。

晴空萬里的東大棒球練習場,當年伊藤為了考上東大進棒球隊,曾在一旁的觀眾席當了好幾...
晴空萬里的東大棒球練習場,當年伊藤為了考上東大進棒球隊,曾在一旁的觀眾席當了好幾年的觀眾。 圖/取自東大野球部部落格

正式開始棒球

慶應畢業後,伊藤考上日本醫大,不過想成為醫生也與東大有關,因為日本醫大距離東大還有東大棒球隊的宿舍「一誠寮」相當近。伊藤專攻醫科的時刻,有空就跑去東大棒球場偷看東大練習,而他也於那時全力投入棒球訓練,並在日本醫大以投手身份登板先發,參加東日本醫科與醫學部棒球大會。一晃眼到了2008年,伊藤通過了國家考試,成為麻醉科醫生,輾轉服務於愛知縣與埼玉縣的醫院。

雖然成為醫生,但是伊藤的「東大夢」依舊沒有消失。在醫院閒暇之餘,他的辦公桌上隨時放著東大的歷屆參考題,甚至搭電車通勤時也都在看東大的參考書。而終於在2012年春天,伊藤考上了東大文科三類,他回憶起當時,不止在榜單前振臂高呼,連旁邊的某校冰球部都臨時充當人力,將伊藤高舉拋向天空。

不過,要進入東大唸書,有個現實面問題是金錢來源。當時伊藤已經結婚了,而且在醫院的資歷也已經5年,正是個準備開始衝刺職業生涯的時刻。醫院院長把他叫過去約談,沒想到這個平時K東大參考書的人居然真的要去念東大,但他跟院長堅定的表示「他想去」。意外的是,太太也全力支持伊藤去念東大的決心,因為伊藤念參考書的身影她都看在眼裡。最後,醫院院長笑說:「總是要先賺夠錢吧!」,與伊藤商量後他決定東大先休學保留學籍,再工作3年,存夠給妻小未來4年的生活費與學費後,2015年正式加入東大棒球隊。

一度到淘汰邊緣

不過正如同前面所說,伊藤的實力依舊與正規球員有所差距,就算在六大學野球聯盟的東大,伊藤實力還是差人一截,甚至在唸大一時本來一度要被除名。大一升大二時,球員會用投票的方式選出不適合的球員,希望該員轉任球經。假若不轉任球經,那就要自動「接受退部」,當時伊藤一度被集體投票為「下任球經」。回憶起當時,伊藤說:「當下就是『終於來了』,可能東大棒球隊只能打一年了」。

而就在伊藤準備接任球經時,突然當晚總教練濱田一志突然來電「關切」當時的球經黑田陸離,濱田表示伊藤有妻小,但是球經要大學四年都住在「一誠寮」,伊藤恐怕不適合。這個決定一度讓伊藤很為難,深怕自己被認為有特權,「教練突然說我還可以打,但是聽到又可以當球員,明天去球場會受到異樣眼光,就很掙扎」。

就在這時,伊藤接到一通LINE簡訊,內容是「我知道一志發生很多事情,你明天依如往常地來球場吧。大家絕對沒有不希望你來打球,請把我的份好好努力,一起幫東大贏球」。同學年,但小他19歲的中川駿,看到伊藤的為難,決定自願退出棒球部擔任球經,伊藤能再回去東大棒球隊,可以說是中川救了他。

至此升上大二後,中川成為球經,選擇成為「準硬式」棒球部隊員。他每天在宿舍比球員早起,但晚上八點球經工作結束後還是偷偷拿球棒猛力練習,「我很喜歡棒球,有機會當然想打。但是在一志被叫到的當下,我真的覺得『不該這樣』,他38歲加入我們、又這麼努力,我很尊敬他,我希望他以選手身份打完4年」。當時他表示,完全不會後悔代替伊藤成為球經。

伊藤(手持紙杯者)雖然在東大野球部年紀稍長,但仍是積極參與球隊活動。 圖/取自東...
伊藤(手持紙杯者)雖然在東大野球部年紀稍長,但仍是積極參與球隊活動。 圖/取自東大野球部部落格

終於踏上球場

大一大二是伊藤相當嚴峻的兩年,根據他那時自述,若是當天表定「一日練習」。那就是早上5點50分起床,6點半出門,8點開始在東大棒球場練習一直到晚上7點,8點多回到家後又K書直到11點多睡覺。接近中年的年紀也讓他後來搬家到離東大較近的公寓,「我這年紀不多睡點體力回復不來,一旦後退就會愈來愈退步,絕不能拖累隊友們」。

就算是高齡入學,伊藤也是相當盡自己的本分,不僅大一大二時跟著同屆隊友一起熟練地幫學長一次煮10個電飯鍋,煮咖哩,煮味增湯,也儘量都跟隊友一起在球場用餐。兩年過去後,伊藤的體力上也都不輸年輕人,一起跟著隊伍跑步,投球的力道也愈發猛進。總教練濱田笑說:「現在要在隊伍找伊藤有點難囉!他也不是歐吉桑,是隊中的大哥了。」隊友們也都直接叫他「一志」,中川駿笑說:「在我們眼中他就是個共患難的隊友。」

而到了2017年大三,伊藤一志的先發終於來到,濱田總教練認為,這是伊藤自己爭取到的。伊藤的成績雖然差強人意,但是卻引來媒體大量的追逐,就連筆者那時在東京,連絡上東大棒球隊,希望能跟伊藤簡單聊聊時,也被婉拒。球經柳田海跟筆者說,伊藤之後受到各家媒體的關注跟邀訪,但是他一直認為他沒做什麼了不起的事,只想好好地再幫助東大贏球,因此皆婉拒採訪。

2016年4月,當時東大終止94連敗,再見逆轉明治大學時,伊藤也在現場目睹。而如今,這隻六大學野球聯盟的弱旅,持續在拚出下一勝,這也成為伊藤當初一直報考東大的目標與決意。東大網站的球員介紹中,球員都會寫下對於想要報考東大棒球隊的學弟建言,大部分都是「一起讓東大變強!」或是「等你們一起加入拚勝!」等八股文字,只有伊藤若有感觸地寫下:

在你真正放棄的時候,才是考試真正結束的時刻。

也許這正是重考東大無數次的伊藤,加入棒球隊後真正的人生體悟

影片為4月15日,伊藤一志先發對決慶應大的比賽。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