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龍魂不滅:味全龍復活?遙想日職「活力門」事件(上)

圖為1999年味全龍奪下職棒10年總冠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1999年味全龍奪下職棒10年總冠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連日來,台灣職棒圈熱議的,就屬已解散的老牌球隊味全龍未來有可能「復活」一事。消息一出,無論在球界或老球迷圈皆掀起一池春水。關於回鍋方式、正式亮相時間、教練團成員與球員組成,甚至頂新集團過往的負面新聞都成輿論焦點,在休兵期間為球迷增添話題。

回首味全龍解散當年的1999年,場外,味全黃家被頂新魏家併購;場內,中華職棒受假球案肆虐,頂新球團在內外部因素夾擊下,在味全龍奪下職棒10年總冠軍,並達成球隊三連霸時,竟拋出解散球隊的震撼彈,一度引發球迷不滿,上街抗議。

相隔20年後,頂新宣布將以味全龍之名回到中職賽場,無論是老龍迷、或是棒球迷多數對此「感受複雜」。對新球迷來說,有企業進場總是好事,但對老龍迷來說,頂新球團在當年龍隊達成三連霸之際,竟說解散就解散,徹底傷害球迷情感,也有老龍迷直言,即便味全龍隊日後在中職「復活」,但「龍魂」也早已不在。

此外,最讓網友詬病的,無非是頂新集團上游的油品公司,2014年涉嫌用飼料用油混充到食用油中,進而銷售牟取不法利益。該油品事件也讓頂新集團難辭其咎,不僅企業形象大傷,網友們更發起一連串「滅頂行動」,連被收購的味全旗下產品也難逃池魚之殃。

雖然中職僅有四隊的現況已持續11年了,不僅對戰組合單調,也壓縮了許多好手的上場空間,球迷與球員無不期盼新球隊的加入。然而,正因為頂新集團近年幾起重大負面記錄,讓球迷多無正面觀感;一來不免令人有「頂新集團以職棒洗白」的疑慮,另則在於頂新集團作為終結味全龍的前球團,令老球迷難以重拾信任,甚至擔心會不會打沒多久又解散球隊。這些因早年而來的「創傷」,至今而遺留多數老球迷心中。

面對叩關中職的重重關卡,頂新最後是否被允許加盟,目前談論都稍嫌過早,畢竟申請方需繳交大量書面資料,而聯盟也需進行審核與駁准。然而,企業能否順利加盟職業棒球聯盟,大多考量的是企業資本的紮實度,與該企業的誠信度——畢竟資金與信用才是職業運動的先決條件。因為,在日職史上確實曾有「大企業」捧著「大把銀兩」,最終卻不得其門而入的案例,即是風雲一時的活力門(Livedoor)。

2014年,正義公司總經理何育仁(左起)、味全公司前董事長魏應充與頂新製油總經理...
2014年,正義公司總經理何育仁(左起)、味全公司前董事長魏應充與頂新製油總經理陳茂嘉出席記者會,向社會大眾鞠躬道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網路神童」崛江

2004年,大型網路企業「活力門」坐擁300多億日幣資產,滿腹雄心壯志欲加盟日本職棒,卻在經審查後,因企業受審查委員會質疑而被拒於門外。當年活力門加盟事件的主角,是代表董事堀江貴文。堀江可以說是日本新創事業中紅極一時的風雲人物,當年30多歲的他,一度問鼎職棒事業,矢言改革日本職棒的舊習;與現在不同的是,2004年時,日職的氣氛一度低迷,讓活力門企業叩關日職的舉動,受到業界大量注目。

活力門企業的奮起與堀江貴文密不可分。1972年出生於九州福岡鄉間的堀江貴文,出身背景微寒,自小就養成不服輸的性格,更展現過人的讀書天賦,他曾自稱不愛唸書,但也說「對我來說考第一名不難」。高中就讀當地升學名校久留米高校,大學負笈就讀世界一流東京大學,堀江頂著90年代初期的挑染中分頭,大一開始沈迷於麻將,經常在打工的補習班一邊解題、一邊跟補習班同事一起打牌。

直到大三時,自承「非常墮落」的堀江,發現身邊的同學紛紛找到工作才感到大事不妙,後來他選擇到電腦程式公司打工擔任助理,也因為這樣的際遇,堀江正好撞上剛萌芽的網際網路,令他一頭栽入無法自拔。堀江曾在訪談中自承,:

當我看見網路,就像是目睹一場革命,就像工業革命、能源革命那樣,看見一台蒸氣機關車從眼前疾駛而過,這種衝擊讓我無法言語。

深受網際網路啟發的堀江,遂於1996年與當時的女友合資成立On The Edge網路公司,幫公司行號設計網站、協助營運。不過短短4年之間,堀江的公司成為身價上看2億5千萬日幣的新興企業,並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他也被媒體封為「網路神童」。2002年,堀江收購網路公司Livedoor(活力門),並將公司名改為片假名的「ライブドア」,當時剛滿30歲的堀江貴文,儼然成為人生勝利組,令同輩望塵莫及。

年輕又有實力的堀江貴文,迅速成為日本新創事業的焦點。 圖/美聯社
年輕又有實力的堀江貴文,迅速成為日本新創事業的焦點。 圖/美聯社

活力門鳳凰

就在2004年時,隸屬日職太平洋聯盟的近鐵猛牛,因不堪長年虧損,在5月研擬退出職棒營運。而同樣有營運困難的歐力士藍浪,則私下與近鐵聯繫,希望兩球團可以合併,未來再一起營運。怎奈,消息走漏,《日本經濟新聞》在6月13日頭版披露兩球團將合併的消息,隨後歐力士與近鐵等企業出面召開記者會,承認確有合併的打算。此舉卻引發球員們不滿,認為球團這樣私相授受,完全不尊重球員感受,更無法保障他們的工作權。

該年日職,不少企業陷入營運低迷的景況,因而掀起一陣「再編」風潮,不僅歐力士與近鐵摸索合併之路,甚至西武獅也考慮找大榮鷹及羅德隊合併,球團間這樣的運作自然讓球員工會大感不滿。最終球員工會與球團交涉失敗,日職迎來開打70年來首次的罷賽。9月18日與19日的一、二軍比賽,球迷都沒球賽可看,憤怒的球迷開始在場外舉旗,要求企業無論解散或是合併,都要給球員和球迷一個交代。

就在日職因為改組鬧得滿城風雨之際,堀江貴文遞出了橄欖枝,提出成立職業隊的意願,並與歐力士與近鐵兩球團進行照會,希望可以直接收購近鐵隊。想當然爾,這個突如其來的提案被兩方拒絕;雖然堀江是新興企業的明日之星,但在日本商場的江湖中,他還只是個「小咖」,職棒圈隨便都要60歲以上才有話語權,當時32歲的他論資排輩,都比其他球團經營者矮上不只一截。如巨人球團的渡邊恆雄就說:「難得商界還有人是我不認識的,怎麼能讓他進來?」

堀江貴文對此甚為不滿,直指日本職棒的體質過於老舊、無法接受新的思維,決定權被「老害」給壟斷。老害在日文中指的是長期眷戀高位、不肯讓位的老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罵渡邊恆雄。而堀江貴文並未放棄,不斷提出各項方案,甚至表示想將球團設在當時還未開發的城市——日本東北的宮城縣仙台市。

時任活力門棒球企業董事長熊谷史人事後回憶,當時企業玩職棒是很認真的,300多億資金調度不是問題。最後甚至還舉辦網路投票,並確定新球團的名稱為「活力門鳳凰」隊。

▍下篇:

龍魂不滅:味全龍復活?遙想日職「活力門」事件

堀江貴文(左二)與日本老商界人士相較下,穿著打扮不拘小節。圖為2005年,堀江貴...
堀江貴文(左二)與日本老商界人士相較下,穿著打扮不拘小節。圖為2005年,堀江貴文與日本富士電視台執行長合影畫面。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