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好想去日本玩!這本書教你如何散步一座城市

白紹煒/時代有疾,勞權無醫:醫護施打疫苗與申報加班的隱憂

5月19日,臺大醫院公告,因有員工確診,即日起停止所有常規手術、新病人入院等。 圖/法新社
5月19日,臺大醫院公告,因有員工確診,即日起停止所有常規手術、新病人入院等。 圖/法新社

(※ 文:白紹煒,臺大醫院企業工會理事、臺大醫院新冠肺炎專責病房護理師)

5月19日,這天是令人難忘的一天。當日早上11點,臺大醫院召開記者會公告,因為院內有員工確診,即日起停止所有常規手術、新病人入院及進行門診降載、非緊急之病人延期就診等。同一天,院方宣布對所有醫院員工進行普篩,篩檢的結果將會一定程度地影響人力配置,一旦員工經過採檢呈陽性、確診,接下來的程序就是隔離治療,而同單位的密切接觸同事,也將會進行居家隔離14天。

很幸運地我一採陰,在被同事採檢的當下、等待結果的空檔,我忍不住回想本土病例爆發之前,那段我可以稍喘口氣的日子。

看得到吃不到的「全薪疫苗接種假」

今年年初,院方在調查院內員工施打疫苗的意願時,臺大醫院很善意地列出各家未來可能進到台灣的廠牌,讓院內同仁自由勾選,也盡力讓同仁自由安排施打的時間。因為疫情到去年5、6月就控制得當,我心裡也想著,自己任職的單位去年那麼驚險都安然度過了,我和許多同事都多少存著一點點的僥倖心態,認為應該不用急著疫苗到貨就馬上施打吧!沒想到,COVID-19病毒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讓所有的同仁離不開暴風圈、來不及逃,殺得大家措手不及。

在今年3月,臺大醫院考量到施打疫苗很可能會出現發燒、身體不適、全身痠痛、肌肉無力等副作用,因此在中央主管機關制定配套措施以前,就給予所有醫院員工「給付全薪、不扣績效獎金」的疫苗接種假。這對於所有的同仁來說相當有意義,因為依據我過往觀察,為了避免接種後隔天身體不適,身邊同事以前都會選擇在連休的前一天進行流感疫苗施打,才不會對臨床業務的專業度有負面影響,可是如此潛規則也代表著,過往醫院員工都是使用自己的休假來對抗接種疫苗的副作用。

在今年5月這波本土疫情之前,人力本就相當缺乏的護理部門,幾乎沒有聽說有同仁實際申請過疫苗接種假,在院內網站中也沒有相關統計數據。5月14日,本土病例爆增、雙北乃至全國升級三級警戒的近日,全院更是風聲鶴唳、人人處於戰時狀態。

與此同時,我相當好奇,這個因疫苗而生的新假別,實際上使用到的第一線臨床醫事人員到底有多少?3月政策剛出爐時,基於推廣提升勞動意識的理念,我卯起來鼓勵身邊想打疫苗的同仁要勇敢請假、要鼓起勇氣與主管溝通、安排接種時間,然而我心裡卻十分明白,我們可能永遠是看得到吃不到的一群人。

這幾日,院內收治確診病患數字頻頻攀升,許多原本負責非感染科業務的病房,轉為專為新冠肺炎患者設置的專責病房。越來越多民眾與同仁確診,可以進行臨床照護的醫事人員越來越少,這樣人力緊繃的狀況之下,我還敢休假嗎?這種時候我還要過度計較上班時數嗎?換個角度想,現階段的臺大醫院,的確沒有餘裕,如果近日讓院內醫事人員輪流、都請得到疫苗接種假,那本來就已經工作超載的急診、各病房輪值的同仁,即將面臨更加過勞的情形。

在這波本土疫情之前,人力本就相當缺乏的護理部門,幾乎沒有聽說有同仁實際申請過疫苗接種假。 圖/歐新社
在這波本土疫情之前,人力本就相當缺乏的護理部門,幾乎沒有聽說有同仁實際申請過疫苗接種假。 圖/歐新社

我卯起來鼓勵身邊想打疫苗的同仁要勇敢請假,然而心裡卻十分明白,我們可能是看得到吃不到的一群人。 圖/歐新社
我卯起來鼓勵身邊想打疫苗的同仁要勇敢請假,然而心裡卻十分明白,我們可能是看得到吃不到的一群人。 圖/歐新社

醫院員工申報加班時數的左右為難

當工時越來越長,面對病患的恐慌與焦慮,再加上病人家屬重複鬼打牆的問題接二連三,我發現,我已經越來越沒辦法耐住性子好聲好氣回答。同一時間,我依然存在不敢請假的心情、擔憂職場氣氛被破壞、在關鍵時刻不想成為找麻煩的人,許多院內同仁、醫事人員,這段非常時期天天加班,和去年年初疫情剛造成全球大流行的時候一樣。

去年8月,疫情趨緩的時節,臺大醫院企業工會曾召開記者會發布2020年初疫情期間勞權問卷調查結果,指出半數的員工每周超時工作兩次以上、誠實申報加班時數卻遭遇困難的員工高達六成,其中更有將近七成的員工表示,申報加班時數會受到來自主管的壓力與阻礙。今年此時,同樣的問題再次出現,加班時數如何忠實記錄與申報?如何杜絕打假卡(打下班卡後繼續回單位上班)?雙手一攤,我不禁深沉地感慨,為何同樣的困境一再重演?

世界上辛苦的人很多,基層的苦無庸置疑,不過院內許許多多的中小主管也很苦。隔壁單位的護理長,前幾天值大夜班後臨時接獲命令要負責設置專責病房,白天下班後繼續上班到晚上。和我同單位的主管,也是週末兩天奉命到醫院無償加班。看著辛苦的主治醫師身兼收床總醫師越來越憔悴、日夜處理試劑與檢測的醫檢師有苦難言、負責維護重症呼吸器的呼吸治療師在大夜班必須同時顧及好幾層樓。

我的心一直在搖擺,一股模糊的悲哀油然而生:「爭取勞權是一種正義?一種理想?還是一種幻想?」「非常時期共體時艱」、「過度計較工時令人無言」言猶在耳,就像自動播放的環繞音響,沒有一天從我腦袋中消失。

結語:不當蠟燭、不作天使

我盼望所有的醫療人員都能有足夠的休息時間,維持良好的免疫力與抵抗力,我期待當一位健康的勞工,對病人安全與醫療品質付出所學。「不當蠟燭、不作天使」,這是臺大醫院企業工會創會時的標語,也是由工會成員首部正式執導、拍攝的紀錄片片名。衷心期盼,未來有一天,我們不必再這樣勞勞相殘,不用曬出我們血汗工作實況來證明我們真的很有貢獻,不用再因為左右為難、有所顧忌,而犧牲自己應有的權益。

「衷心期盼,未來有一天,我們不用再因為左右為難、有所顧忌,而犧牲自己應有的權益。」 圖/作者提供
「衷心期盼,未來有一天,我們不用再因為左右為難、有所顧忌,而犧牲自己應有的權益。」 圖/作者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