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小野莫為政治批評難過,請為被毀滅的台北文化哭泣

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在臉書批評小野等人是「民進黨文化門神」,小野對此召開記者會,...
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在臉書批評小野等人是「民進黨文化門神」,小野對此召開記者會,講到委屈之處不禁落淚。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1月6日丁守中在臉書貼文批小野與吳念真等人是民進黨的文化門神,引發小野三度痛哭,之後小野召開記者會,也在臉書以千字文回擊,怒斥丁守中人身攻擊,強調他沒那麼卑鄙!

筆者雖然無法認同丁守中言論,認為「民進黨文化門神」之說是無稽之談,但是「文化離不開政治,政治影響文化」這是必然的,文化絕對不可能如小野所說的「完全沒碰政治」,否則柯文哲為何宣稱找小野當競選總幹事是為了「補文化論述」?

文化政策也絕對不可能是單純的文化100分,政治0分,若不談文化治理政策,只拿著一個文化人名號當人型看板去講故事,對台北市而言,是不可能翻轉文化現狀,那「 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就會變成一句華而不實的口號罷了。

所以筆者將以文化視角,評論我所觀察的小野——他的言論,及台北文化基金會董事長任內的作為,並提出批判。

文化人對文化態度是彎腰不是傲慢

民主社會的選舉制度,是讓每個人都有選擇支持誰的權力與自由,但對公眾人物而言,並非不能批判,而是必須有憑有據。丁守中的確批評了小野跟吳念真,若丁守中所言不實,除了透過記者會反擊,亦可透過司法途徑討公道。

但是小野在反擊過程,以文化人自居,反問丁守中「你讀不讀書啊」,「到底有沒有讀過書啊」,「你憑什麼當市長呢」,質疑丁守中有沒有看過他跟李安和拍的電影,彷彿一定要讀過他24歲寫的書才知道什麼是文化,一定要看過他說的電影才是懂文化,這樣對嗎?這是文化人該有的行為嗎?這個小野式「懂文化」的標準,一樣也會被套用在檢驗常民是否「懂文化」上。

筆者認為這是一種帶窮酸味的「傲慢」,因為文化是一種生活經驗的累積與學習,並非一定得透過讀書。文化學習有時候是透過身體經驗、是心靈與身體的結合,有沒有讀書跟有沒有文化不是必然關係;就如同讀博士未必等同斯文,不讀博士也不一定不斯文一樣。

筆者認為,若以是否看過小野的著作來斷定是不是懂文化,現今的台北市民多數就成了沒有文化的人,因為許多市民根本沒看過他的書。我給小野的建議是,文化人對文化態度是彎腰不是傲慢,文化人對於不同背景的文化應該尊重,或許小野可以質疑丁守中「無地放矢」,但不宜用有沒讀書來評斷有沒有文化。

面對小野連日來所遭受的委屈,柯文哲不忍給與愛的抱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面對小野連日來所遭受的委屈,柯文哲不忍給與愛的抱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文化人捍衛文化是硬頸不是軟骨

我給小野的另一個忠告是「文化人捍衛文化是硬頸不是軟骨」。2014年,還沒進入柯市府的小野曾經走上街頭關心文化,當年他發起五六運動,關注社會議題,小野支持了南港瓶蓋工廠保存,遺憾的是柯文哲當選後,毀了承諾,而小野沒有以文化人高度公開發聲。

小野的舅舅黃梅在是白色恐怖時期被槍斃,他曾談到因為舅舅的關係,影響到了他父親的升遷,但是2016年戒嚴時期的「政治受難者墓園」在提報文化資產的過程,被台北市的委員用「具有一定的歷史意義,但是不具文資價值」為由否定1,整個過程是由去年過世的洪維健導演、李坤龍等人,一起與後代家屬四處奔波,並請求文資團體協助,經過一番努力,補充許多事證,才登錄為台北市「文化景觀」。

然而,當時在文化界有高度,且已經擔任文化基金會董事長的小野不曾主動協助。此案在文資團體強力要求市府開放審議旁聽之後,「政治受難者墓園」成為開放審議旁聽制度下的文化資產,然而,小野你真的在乎過去歷史嗎?

你在8日對媒體說:「柯文哲市長是一個對台北歷史充滿使命感的人。」真的嗎?我反而期待小野公開對柯文哲市長說出一句「你給我好好地做」,就如同他說的

就算是幫任何人站台,候選人問需要什麼的時候,自己都說不要給東西、不要錢、不要位子,「你給我好好地做」。

小野在回應丁守中批評的記者會說:「自己在萬華南邊的加蚋子出生,他從小在台北生長,離開台北時間不多,台北對他來講是充滿文化的療癒之城,他對台北生態、動植物特別有情感。」那筆者也想問問小野,萬華區的堀仔頭(窟仔頭)聚落,上推270年前(甚至更早)歷史,為何這個象徵台北第一聚落的楊家古厝,及第一口古井要被異地移築,你沒出任何聲音呢?你真的愛萬華嗎?你不知道堀仔頭聚落在台灣史的意義嗎?

小野你看著所謂「對台北歷史有使命感」的柯文哲,他將台北市文化一個又一個的摧毀,守護文化的人士被譏為「文化恐怖分子」,連參加白晝之夜都要被市府派出員警如影隨行,敢問小野你譴責過市府迫害文化、危害人權嗎?

小野在柯文哲市長任內,唯一開過金口的文資案是愛德幼兒園,這個幼兒園若被國防部追討,他的孫子和園內160個小朋友將面臨重新尋找新幼兒園的狀況。在小野陳情下,柯文哲承諾「不管產權怎麼樣,幼兒園要保」。但是面對嘉禾新村,柯文哲卻跳票說無法保存,這兩案子同樣產權不屬於台北市政府,而柯文哲卻仍以「產權」做藉口欺騙民眾,而小野再度保持沉默,用沉默來掩飾柯文哲的謊言。

筆者認為小野並非民進黨的門神,但是面對柯文哲,他又懦弱的表現出所謂平庸的邪惡;但是他並非平庸者,而是文化人淪為替愛說謊的政客擦脂抹粉的化妝師。

小野啊!你何時才會替被毀掉的文化掉眼淚?你何時展現文化人捍衛文化的硬骨頭?

圖為萬華楊家古厝,目前已通過「異地」保存方案。 圖/守護堀仔頭聯盟提供
圖為萬華楊家古厝,目前已通過「異地」保存方案。 圖/守護堀仔頭聯盟提供

文化人面對公共政策應該更加公開透明

文化人當然也有私領域,但是文化人介入公共政策,就應該更加公開透明,因為「公開透明」是一種政策文明的行為。然而,近年來連台北市文資委員都指控台北市政府有人干涉文資審議,小野依舊緊閉嘴唇,沒說什麼,但是連他領導的文化基金會都傳出爭議,他又說過什麼嗎?

台北文化基金會在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就被議員稱為黑機關,而小野擔任文化基金會董事有改變文化基金會文化嗎?筆者認為是沒有。

台北市議員許淑華就質疑台北文化基金會正式人員竟比主單位文化局還要多,人事花費也比文化局還高,尤其是上任3年以來,已暴增82名員工、增幅達48%,最近又發生4千萬捐款流向不明,燈節活動未依規定招標的情形。根據《風傳媒》報導:「市府要求總經費4050萬元要切包約1000萬給紙風車,作燈節系列活動中的遊行部分使用,還需簽署『不得有異議』同意書,獨厚紙風車,甚至有圖利疑慮。」這樣大的社會爭議,為何身兼文化基金會與紙風車董事的小野不召開記者會,公開解釋外界質疑,釐清真相?

筆者認為,小野過去的確對台灣有很大貢獻,319鄉鎮走遍全台灣是跟民間募款完成,值得我們讚賞,但是也可能因為聲望,引來攀搭。如台北市政府反毒演出,教育局公文標註「市長指示」,被質疑柯文哲是否獨厚紙風車?這個案子採「限制性招標」,金額96萬元,演出24場,每場4萬元,以藝術巡迴演出而言金額並不高,藝術工作者不過是賺辛苦勞動錢,但為何是「市長指示」,而非經過公告審查之藝文團隊呢?何不將整個流程公開?

小野擔任競選總幹事後,最近筆者一位友人,透過幾手,傳來以台北市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名義的文宣,有三場「文化在野、不在朝」的民間交流。其中有個有趣的現象,這份文宣指出,「將彙整之資料,交給市長囑咐文化局長&台北市文化基金會董事長竭力執行」,試問競選總幹事可以這樣嗎?「競選團隊」可以大辣辣地指導「執政團隊」嗎?

更讓人捧腹大笑的是這文宣備註,「非公開活動,請事先聯繫拜訪」。不會是害怕文資團體前去拜訪吧?

小野你用競選總幹事身分參加在北投七星公園的柯文哲競選總部園遊會,拿出來的熊讚,被質疑不尊重文化,是一種變相的公器私用,是把台北市吉祥物金牌熊讚換成海洋熊讚,把公共財的金牌熊讚變成柯文哲「競選熊」,你是創作人,能接受這樣的行為嗎?你能否給我一個答案呢?

更何況,最近有創作人表示柯文哲辦公室未經過許可,就用他人照片編輯宣傳影片,這是真的嗎?競選總幹事要不要出來說明白?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怕熱不要進廚房,選舉回歸政策上

文化脫離不了政治,所謂「文化」或是「文化人」本來就難以定義,王世堅拉小提琴、張花冠跳舞都算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但是選舉時談的「文化」應該是「文化政策」,而非僅僅是藝術表現。所以小野拍影片或柯一正拍影片,認為陳其邁或是高雄過去「文化政策」很好,那也是民主社會言論自由的表現,筆者理當支持。

然而筆者必須說,在丁守中跟柯文哲的選舉中,談論「文化門神」,不如確切的談論「文化政策」,及檢視過去對文化的態度。

因為選舉不是只有批評對手做不好,更應該說出自己陣營如何做更好?丁守中批柯陣營,同樣的質疑也會在自身陣營上。例如丁守中陣營批評柯文哲南港瓶蓋工廠與嘉禾新村選前簽署全區完整保留,上任後卻相繼跳票是個騙子。他還說,「一個城市的偉大,取決於它在文資保存的成就上」,但是丁守中可能忘了嘉禾新村案,主張環境問題、有登革熱,自始以「拆除」嘉禾新村心態處理的,就是國民黨立委賴士葆跟議員郭昭巖。而這四年來,丁守中可有阻止過同黨民代這樣的行為嗎?為何選舉到了,丁守中就認為嘉禾新村這麼重要?

既然是選舉,任何陣營都應該接受選民的檢驗與監督。筆者對這位自詡為文化人的小野,在他決定倘渾水,擔任屢屢破壞文資的柯文哲競選總幹事的時刻,只有一句話送他了:

小野,莫為政治批評難過,請為被毀滅的台北文化哭泣。

  • 歷史價值是《文資法》指定、登錄文化資產的依據,例如《文化資產保存法施行細則》,指出的「歷史事件」。因此,用「具有一定的歷史意義」卻又否定文資價值,過程充滿爭議。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