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自己的經濟自己救:發行補充貨幣可對抗經濟危機?

▲ 電影《明日進行曲》

WIR:六萬家中小企業成立了屬於他們的銀行

一如其他許多具開創性的計畫,WIR誕生於一九二九年的危機。當時瑞士的情況與其他地方並無二致,企業家們承受了經濟崩盤的嚴重危機。不再有投資活動,也幾乎不再有銀行放款,許多企業瀕臨破產邊緣。

當時,在瑞士的納沙泰爾(Neuchâtel),有一位從一九二〇年代即移居於此的德裔阿根廷籍經濟學者暨商人,西爾維歐.吉塞爾(Silvio Gesell),決定要將自己的理論用於分析十九世紀末出現的自由經濟。自從那個時期開始,吉塞爾延伸了他的理論,進一步指出利息對於一個社會來說有如毒藥,會使得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維爾奈.齊默爾曼(Werner Zimmermann)對於他的想法很感興趣,便號召了十四位企業家朋友一同加入這場歷險。他們創造出一種沒有利息的貨幣,即是WIR,可讓企業用來支持彼此的營運活動。

儘管全世界的人將這兩位創始者視作瘋子,他們的想法卻在企業家之間廣受歡迎,隨後吸引了上千家中小企業的參與。經過一年,使用WIR的公司已經達到三千家。失業和經濟困難的程度已經嚴重到大量的企業家願意接受非正統的借貸管道。由於太過成功,反而引發了信用可靠度的疑慮,瑞士當局於是開始嚴肅看待這個問題。政府並沒有抑制或禁止WIR的流通,而是在一年後發給WIR一張銀行執照,使之正式合法化。

不過,艾維.杜柏(Hervé Dubois)1向我們進一步解釋:「並不是因為政府對我們有好感,而只是因為發出銀行執照之後,WIR就必須遵循金融機構的法規,因此受到聯邦政府的監管。」這樣的監管促使WIR的創始人深入著手改革他們的系統,以便使之更加安全與持久。四十二年之後,六萬家瑞士的中小企業採用WIR,等同於超過百分之二十的全國企業,而其流通數額更接近十億瑞士法郎。

▲ WIR bank運作說明

這個系統很單純:首先要確定購買力(1WIR法郎等於1瑞士法郎),而且WIR只能在這個網絡裡流通。艾維肯定地表示:「原則上,這個系統的驅動力就是人們之間互相考慮的心態。」

為了解釋清楚,他提出了一個實際例子:

「想像一下,有位先生需要特製的鋸子。他參與了WIR,便想要尋找看看有沒有生產者也使用這個貨幣,於是他找上了一位也許遠在三百公里之外、完全不認識的生產者。這位先生下了訂單,約定有百分之五十的金額將會用WIR付款。由於時值一月,這個生產鋸子的人決定要去滑雪。他去到自己熟悉的滑雪站,看看有哪些飯店可接受WIR付款。因為現在有很多企業加入了,所以他一定能輕鬆找到……。

當滑雪季過後,飯店業者需要重新粉刷一些房間,便去尋找一位使用WIR的油漆師傅,而這位師傅也會在網絡裡向專業店家採購漆料,而不是去特力屋之類的大賣場裡購買(因為這種大賣場永遠不會接受WIR,他們尤其不想要這種補充貨幣出現在體系中)。有些企業也會用WIR作為行銷的工具。例如剛才說的飯店,在淡季期間入住率掉了一半,便能針對百分之百使用WIR付款的客人給予特別優惠。在這六萬名使用WIR的企業主當中,他一定能輕鬆找到對象。

這些企業主唯有在進行跨國交易或是WIR網絡外的交易時,才會需要使用瑞士法郎。若是沒有WIR,他們可能永遠不會接觸到彼此,但現在他們會經常與彼此做生易,這就是互相考慮的原則。由於WIR不帶利息,所有的人都會願意迅速地把手中的WIR花掉,沒有任何誘因讓他們囤積這種貨幣。尤其,WIR也會受到通貨膨脹的影響而貶值,這是關鍵要素之一,它會讓你想要盡快地讓貨幣流通,一次又一次地被人們重新使用。正是如此快速的流通,才得以讓整個系統充滿活力。」

因此,WIR的運作與傳統經濟截然不同。在後者中,金錢傾向於集中至相對少數的人手裡,於是便脫離了經濟體(透過投資活動、避稅天堂等方式)。正如貝爾納.李塔爾告訴我們的,WIR系統協助企業在一般時期能夠順利運作、提升業績,但是它更適用於危機時期 。有三個相關研究均顯示,使用WIR的企業在抵抗經濟與金融危機的能力上,要比一般企業更強。在艾維看來,「這是一個頗違反經濟循環週期的系統:當經濟愈蕭條,系統愈有活力。反之,當形勢愈好,系統的活力愈低落。在每一次的危機當中,數百家中小企業都是多虧了WIR才得以度過難關。」

事實上,瑞士的經濟在這二十年來都表現得不錯,所以使用WIR的企業數量一直頗為穩定,惟在二〇〇八至〇九年間稍微提升了一點。然而,貝爾納和艾維都深信,這個系統能在危機之時帶來絕佳的回復力,尤其是在他們所謂的「脆弱經濟體」當中。「我想到的是希臘、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是義大利……這是個穩定這些區域整體經濟的好辦法。」

至於希臘,艾維和貝爾納都相信,一個諸如WIR的提案可以讓該國擺脫現下的泥淖。「若想推行一個稍微與WIR不同的補充貨幣系統,絕對是有可能的事。我們在此專注的是中小企業,但是我們也可以把這個焦點移往一個地理區域,讓其中的所有人都參與:公民、企業家、地方政府……以希臘為例,若是發行一種WIR希臘幣,由於它無法在瑞士、美洲、倫敦或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流通,尤其無法在金融交易市場裡使用,我們便可以使得整個國內經濟重新運轉起來……相較之下,送給他們的幾十億歐元只會在四十八小時內又一次從該國消失,流入那些在歐美的金融市場裡操作的投機客手中,這麼一來,一點兒作用也沒有!我們需要一種會永久在這個脆弱經濟體裡頭流通的貨幣,它才能讓經濟活動製造出來的財富留在國內。」這是首要的優點。

以希臘為例,若是發行一種WIR希臘幣,由於它無法在瑞士、美洲、倫敦或世界上其他任...
以希臘為例,若是發行一種WIR希臘幣,由於它無法在瑞士、美洲、倫敦或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流通,我們便可以使得整個國內經濟重新運轉起來。 圖/美聯社

第二個優點在於,創造這種貨幣是免費的,它不會出現在國際貨幣市場裡。意思就是,國家不必為了發行這種貨幣而繼續增加債務,直到再也無法脫身。希臘人可以自由地組織起來,讓大量的貨幣留在他們的經濟體裡。舉例來說,一開始可由政府或國會頒布命令,公務員的薪水與退休金(在希臘有很多退休公務員)總額的百分之五十將以WIR希臘幣支付,然後再要求希臘的所有企業接受WIR希臘幣為付款方式。「如此一來,我們將可以很快地讓這個系統運轉起來,而該國人民都可以從中受益。」與此同時,一如貝爾納所言,歐元還是可以繼續用在國際交易上,尤其是觀光業。

瑞士WIR的案例很特殊,因為相較於世界上其他的補充貨幣,WIR銀行擁有執照。WIR是經過國際標準化組織(ISO,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認證與世界銀行(Banque mondiale)承認的官方貨幣。在今日,這個情況肯定是無法重現的,至少在法國不可能,因為取得執照是極其困難之事。

然而,WIR銀行的這個地位使得它可以在該國經濟中占有一席之地。就如同一家傳統銀行,WIR銀行扮演了發行貨幣的角色,只是唯有電子形式。此外,為了掌控流通的貨幣數量2,所有微利率(低於百分之一)的信用貸款都會在放款時就預先扣除利息;反之,該銀行的存款則是永遠沒有利息。為了讓系統最佳化,自從一九九〇年以來,WIR銀行也提供瑞士法郎的信用貸款。

另一方面,這個系統也允許放款給一些傳統銀行體系不偏好支持的部門。「有一些產業非常不容易獲得信用貸款,例如觀光業、飯店業,因為對於傳統銀行來說,放款給它們所需承擔的風險太高了;然而,對於中小企業合作銀行來說,例如WIR銀行,這不是問題:如果一項商業活動有機會成功,那麼企業主就肯定會獲得WIR的信用貸款。」

貝爾納.李塔爾對於貨幣多樣性的讚揚,便是這種複合會計的好處,而持有WIR的人想必都充分體會到了。「WIR不是一個取代瑞士法郎的系統,它只是補充的。除此之外,如果有一天它完全取代了另一個貨幣系統,那麼它也將不再具備剛才陳述的那些優勢:同樣的毛病會重蹈覆轍。它必須維持其補充性質,以便讓所有的貨幣投機活動不可能出現在它身上。」

布里斯托,市長促成地方貨幣交易

對於貨幣轉型的專家來說,創造一種補充貨幣的前提是「有相同利益的一個社會群體」。在WIR的例子中,其社群就是瑞士的所有中小企業,而他們關注的,即是使瑞士和各自居住的地方經濟體更具回復力。另外還有一種形式的補充貨幣更為人所知,其利益社群是以地理作分野:地方貨幣。貝爾納.李塔爾向我推薦了不少已經發行地方貨幣的城鎮,而我們從中挑選了布里斯托,距倫敦西方約一小時車程。

一如在陶德摩爾登,一切源自於兩個朋友去參與了一場會議,這一次則是關於一場經濟論壇。奈特(Nath)和西雅蘭(Ciaran)參加了一場關於當代經濟問題的激烈討論:避稅天堂、銀行不合理的投機行為、金融泡沫,以及勞資關係的另一端:失業、貧窮……在那場討論中,人們思索著一種能支持小型地方商業活動的辦法,因為它們能在地方上創造出最多的工作機會。一個小團體於焉誕生,其中某些會員與轉型城市運動有連結,而在這場運動中,大家非常廣泛接受的想法便是地方貨幣。在英國,最早推行地方貨幣的城鎮之一是托特尼斯(Totnes),住在該鎮的馬克(Mark)日後成為了布里斯托鎊(Bristol Pound)的棟樑之一。

二〇一〇年,這場歷險展開。對於組織領導人西雅蘭.夢狄(Ciaran Mundy)來說,若是僅僅推出一個無法對於地方經濟造成顯著影響的小計畫,那是絕不考慮的事。因此,他們很快便決定要以整個都會區為實驗的層級,這牽涉到一百萬名居民。英格蘭銀行(Banque d’Angleterre)和其他官方金融機構也被邀請參加討論,似乎沒有任何法規能夠阻止這項以驚人速度展開的創舉。

五布里斯托鎊。 圖/取自Bristol Pound
五布里斯托鎊。 圖/取自Bristol Pound

自從二〇一二年,好幾百名企業主已經被納入了程序中。根據西雅蘭的說法,所有人都可以創造自己的貨幣,但是「為了讓它有效運作,我們必須設定一個規模夠大的層級,讓所有我們生活所需的商品與服務能夠被涵蓋進來:食物、電器、交通……也必須要有一群互相信任並且信念相同的人們參與其中。」西雅蘭和貝納爾.李塔爾或艾維.杜柏的想法雷同,他們都認為關於金錢的首要問題是「信任」。

為此,籌備布里斯托鎊(Bristol Pound)的團隊很早便決定要將地方政府拉進來,而首先就是市長:喬治.佛格森(George Ferguson)。過去曾為地方企業主的他,尤其關心城市裡的中小企業存亡。因此,他在這項計畫中看到了一個特別有趣的經濟與溝通工具,以致他很快便決定將自己的市長津貼(五萬一千英鎊)全數以地方貨幣支付,這是一個獨創全球的決定。

然而,不只是市長,各方人馬也很快地團結起來參與計畫。西雅蘭告訴我們,這個現象的解釋很簡單:「要想反對地方貨幣的點子其實頗為困難。地方貨幣能夠支持地方企業,遏止跨國企業將錢藏在避稅天堂,避免產業外移,還可以縮短原料供應鏈以及生產者、通路商與消費者之間的物流,使得二氧化碳排放減少,並且讓我們的經濟體更具回復力……誰能反對這一切?」

如同WIR,他們決定要盡可能地簡化,將布里斯托鎊與一般英鎊之間的匯率定為平價,即1比1。城市裡設立了許多匯兌點,或是位在商店裡,或是位在信用合作社(Crédit Union)3。一旦有人拿了一般英鎊來換取布里斯托鎊,這些英鎊便會被儲存在信用合作社裡,作為極低利貸款的擔保,為最困窘的人們服務。換得布里斯托鎊之後,便可以在含有八百個商家的網絡裡以紙幣或電子形式使用。這是其他實驗所沒有的一項創新。

根據負責與地方企業主保持關係的凱蒂.芬尼根—克拉克(Katie Finnegan-Clarke)的說法:「在我們推出布里斯托鎊之時,曾經研究過英國現存的其他實驗:托特尼斯、路易斯(Lewes)、布里克斯頓(Brixton)……等,以便了解什麼作法是可行的。對於許多使用者來說,必須出門去換錢是一個重大的阻礙。」從此以後,布里斯托鎊便有了電子形式,凡是在貼有「txt2pay」4的店家裡,人們可以藉由簡單地發送一封簡訊來付款。對於商家來說,這種功能也讓他們得以輕鬆地以布里斯托鎊付款給供應商。

如今在他們的交易中,有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都是透過布里斯托鎊進行了。 圖/取...
如今在他們的交易中,有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都是透過布里斯托鎊進行了。 圖/取自Bristol Pound

為了盡可能地簡化,布里斯托鎊與一般英鎊之間的匯率定為平價,即1比1。 圖/取自B...
為了盡可能地簡化,布里斯托鎊與一般英鎊之間的匯率定為平價,即1比1。 圖/取自Bristol Pound

今日,地方經濟體裡的大多數部門都參與了這套貨幣系統。自從二〇一五年,甚至可以用布里斯托鎊來支付一家百分之百可再生能源供應商「好能源」(Good Energy)的能源帳單。該貨幣系統之成功,甚至誘使一些大學開始研究其模型,也有專家特地自倫敦前來研究布里斯托鎊對於經濟的影響。從許多我們所詢問的商家口中得知,這個系統一開始的推展緩慢,但如今在他們的交易中,有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都是透過布里斯托鎊進行了。

目前,在布里斯托鎊與英鎊之間的匯兌量達七十萬英鎊,從此以降的目標便是要擴大分量。為此,貨幣團體將首要焦點放在醫院和市政府。「每一年,市政支出的五百萬英鎊中,有二百萬是用在支持中小企業。如果市政府同意將全數或者部分的金額轉換成布里斯托鎊,我們將徹底改變其規模。」西雅蘭向我們透露。今日,當人們在布里斯托鎊的實體與電子形式之間進行轉換時,會被扣除百分之二的費用,而這筆金額便用來支持貨幣團體的運作。未來,他們打算要仿效WIR的模式,推出極低利信用貸款。

在托特尼斯(英國的第一個地方貨幣)發起轉型城市運動的羅伯.霍普金斯向我們解釋:「為了讓經濟體更具回復力,我們需要促使金錢在其中更容易流通。每一次當你在地方上的商家消費1英鎊,這個行為便能連帶創造出2.5英鎊的商業活動;然而,若是你在超級市場內消費,它只能創造出1.4英鎊的活動,所以說財富流出了這個地區。為了保留住這一部分流失的金錢,避免被跨國企業吞噬、資本化並排擠經濟體內的其他部門,地方貨幣是一種非常有用的回彈工具。托特尼斯鎊到了隔壁的城鎮便毫無價傎,它因此只能在這裡使用,人們別無選擇。儘管如此,它的存在並不是為了擺脫英鎊,而是一種與英鎊同時運作的補充貨幣。」

※ 本文節錄自《找尋明天的答案:飲食X能源X經濟X民主X教育,解決人類未來生存危機的全球踏查之旅》,原篇名為〈貨幣,從單一性到多樣性〉。完整內文請參閱本書。


《找尋明天的答案》
作者: 西席爾‧迪昂
譯者:林詠心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7/01/05

《找尋明天的答案》書封。 圖/臉譜出版提供
《找尋明天的答案》書封。 圖/臉譜出版提供

  • 編注:WIR銀行前公關總監。
  • 原註:在傳統經濟世界裡,這個角色由中央銀行扮演。
  • 原註:屬於社員所有的非營利合作金融機構,信用合作社以非常低的價格提供金融服務,使得收入較低的人們也可以參與。與大多數的大型商業銀行之相異處在於,信用合作社的錢不會被放在金融市場裡,當然更不會被藏進避稅天堂。因此,即使發生金融危機時,儲戶的錢也能妥善受到保護。
  • 原註: Text to pay,意即「簡訊付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