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期末考能吃嗎?」——留學德國,自由是一把雙面刃!

圖為位於德國慕尼黑的大學之上課情形。 圖/路透社
圖為位於德國慕尼黑的大學之上課情形。 圖/路透社

話說我終於進入了德國大學。那麼在德國大學裡念書,是一種怎樣的情況呢?

記得回來台灣以後,有次我跟一位後來留學美國的大學同學聚餐。根據他的說法,美國大學有個稱號叫「所有快樂死去的地方」。他開始跟我們說,他讀的匹茨堡大學生活是怎樣的:15週內要交20份報告,換算下來根本不到一週就要生出一篇,週休二日什麼的當然是想都別想,每天基本上只有3到4個小時能睡。

「我到現在還記得,在把全部報告都交出去的那個晚上,我躺在床上,但卻翻來覆去怎麼樣都睡不著。我走下床,花了15分鐘把要交的報告全部列成一份清單,一個個確認終於做完所有事情之後,才總算睡得著。」

我這才發現美國大學一點都不輕鬆。

事實上,美國人是唯一一個會對微波爐大叫「快一點」的民族。講完後他轉向我:「美國都已經這個樣子了,德國大學應該更恐怖吧?」這一瞬間殺得我措手不及。我支支吾吾回應:「嗯……啊……是啊~~」

在他面前我根本不好意思講,我的德國大學生活基本上是像下面這樣。

我的德國留學生活

首先我要說,每個德國大學的上課情況都是不一樣的!事實上,德國留學生活一點都不輕鬆,絕大多數的系所課業壓力都很重。在這裡我只講我自己的經歷,所以拜託,千萬不要覺得所有人都跟我一樣!

在歷史所一個學年是這樣的:

暑假通常是在7月15日開始,一直放到10月15日。10月15日開學後很~努力地上課兩個月,一直到12月20號開始放所謂的聖誕假期。聖誕假期比較短,才短短兩個星期,我們就得在1月4號返回學校。再很~努力地上課一個月,1月底2月初的時候,寒假就開始了!

寒假從2月初開始放到4月中,有次我差點放到忘記開學的日子,但4月中開學後上課不到一個月,又有一星期左右的復活節假期。

5月放完復活節假期後,接下來就是一整年最長的連續上課時間,我們很~努力地上課上到7月中,然後——又.放.暑.假.啦!

算一算,我們一年竟然有大概七個月的時間都在放假!

不過德國大學的期末考試時間通常都排在寒暑假,所以算一算大學的假期其實也不算太長。但是漢堡大學歷史所沒有期末考,所以對我來說,真的就是貨真價實地放了整整七個月的假。

作者所就讀的漢堡大學。 圖/取自Teresa Grau Ros(BY-SA 2....
作者所就讀的漢堡大學。 圖/取自Teresa Grau Ros(BY-SA 2.0)

即使是上課期間,漢堡大學的學業也不算難。研究所課程通常分為大教室的一般課(Vorlesung)與小教室的討論課(Seminar),在第一個學期的大教室課程裡,整堂課除了講台前的簽到表,完全沒有提到考試或是報告之類的事情。

那時我還以為是我德文不好的關係,所以在第一堂課結束時,緊張的我就屁顛顛跑去問老師:「老師不好意思,我剛剛好像沒聽到期末考的事情。請問是在期中的時候才會宣布嗎?」

老師回答得瀟灑:「喔!這堂課沒有期末考喔~」

我當場愣住:「那要怎麼算過與不過?」

老師更瀟灑了:「你已經過了啊~」

後來經過同學的解釋,我才知道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在文學院,大教室的一般課竟然是不用期末考的!我.的.天.啊。

瞬間我在心底開始驚聲尖叫——歷史所的課也未免太涼了吧?!你可以理解那種感覺嗎?身為一個在東亞考試制度下長大的小孩,感覺好像被壓迫了一輩子後,突然在某天把你身上的所有枷鎖全部卸去,你第一個反應會是驚慌,再來是狂喜。

我剛開始當然就是瘋狂打電動、看動畫,但是這種日子才過了幾個星期,我就開始感到無盡的空虛。我躺在床上,開始翻來覆去:我現在要幹什麼?

位於德國威瑪的安娜.阿瑪利亞公爵夫人圖書館(Duchess Anna Amali...
位於德國威瑪的安娜.阿瑪利亞公爵夫人圖書館(Duchess Anna Amalia library)。 圖/美聯社

自由是把雙面刃

我知道德國大學的生活就是「寂寞」與「自由」,但在那時候我深深體會到,所謂的「自由」其實是一把雙面刃,這把武器如果遇到無法自律的人,只會傷害自己;但如果遇到自律的人,就能創造奇蹟!

不行!我要振作起來!

我從床上坐起來。為了自己,你必須去組織生活。你不再是為了家人、老師或是任何人而活,你是為了自己而振作下去。

我終於開始我來德國應該要做的事情:去學校。

我走進漢堡大學圖書館,逛了一圈之後赫然發現:「原來這裡才是德國大學的精華啊!」我後來才發現漢堡大學藏書之深,光是一個歷史系竟然有五間圖書館——上古史圖書館、中古史圖書館、近現代史圖書館、總圖書館,還有一個離校園很遠的一手史料檔案館。

我在網路上找到這個奇怪的館藏地,後來去了那個地方,驚覺那裡竟然有一次世界大戰前線士兵寫給家人的信、日記的古早印刷本,翻了一下這些書的藏書年代,許多竟然比我爺爺還老!

我終於理解:原來漢堡大學歷史所的精華根本不在課程。他們的課程很少,是因為身為一位歷史研究者,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通識課程」。而是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研究著只屬於自己的永恆問題。德國大學的目的,並不是希望像工業化一樣培養出具有什麼能力的學生,他們要保證的是,一旦你有想要解開的謎團,他們都有足夠的資源來滿足你的需求。

就算上課,也是以討論為主。

有一堂小教室的研討課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就是在一整個學期裡,每一堂都有人上台報告,報告的主題引用各種不同的社會學家、心理學家的分析,探討的就只有一件事:納粹大屠殺是怎麼發生的?

一開始我當然覺得很不適應。我們習慣的上課模式就是很典型的那種:老師在上面教課,學生在下面抄筆記;老師在上面說這邊會考,學生就在下面用力抄筆記。但是研討課上,大家踴躍發言的狀況把我整個嚇傻。

當然剛開始你會覺得同學怎麼都這麼厲害,不管是阿多諾的法蘭克福學派還是津巴多的路西法效應,每個人都可以侃侃而談。但是等你德文夠好真正聽懂後,會發現他們大多數也只是在屁而已。

但是這依舊不影響他們的踴躍發言。事實上,這就是他們想要的:在各種談話中,超過九成的話語可能在下課之後就毫無意義,但是中間卻會引發人不斷去思考和閱讀,可能就在某一句話裡,讓人找到新的研究方向。

和一群有自己想法的人討論,實在是一件很過癮的事情。

我就在漢堡大學過起了我人生中最愉快的一段日子。當然,人一旦閒了,就開始想作怪了……

※ 本文摘編自《我是留德華:海獅的德國奇幻旅程》。更多內容請參本書。


《我是留德華:海獅的德國奇幻旅程》
作者:神奇海獅(李博研)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8/12/14

《我是留德華:海獅的德國奇幻旅程》書封。 圖/聯經出版提供
《我是留德華:海獅的德國奇幻旅程》書封。 圖/聯經出版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