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印尼總統大選:你所不知的「快速計票」與「黑色競選」

圖為1號總統候選人佐科威的支持者,攝於2019年4月9日。 圖/路透社
圖為1號總統候選人佐科威的支持者,攝於2019年4月9日。 圖/路透社

2014年7月9日是印尼民主改革開放16年來,第三次由人民直接選舉總統暨副總統,對正走上民主十字路口的印尼政府與選民來說,這次選舉關乎國家是維持近年來的發展路線,昂然踏上尊重人權與以民為本的民主大道;還是回頭緬懷曾經有過的幾十年威權統治?於是在僅有兩組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的競爭中,印尼創下了建國史上競爭最激烈的一次大選。

1億8000多萬印尼合格選民,9日早上7時到下午1時,在遍佈全國各角落的47萬8千多個投票所中,經選務工作及監督人員核實身份領票後,先以鑽頭在選票的候選人照片及號碼欄內,戳洞選擇屬意人選,再將選票投入上鎖的投票箱內,最後在出口處以手指沾上短時間不易褪色的墨水,以示投票完成。午後,選務人員在監票人員及民眾的監視下,開啟票箱清點選票後,逐一開票、唱票與計票,完成每個投票所的開票作業。

根據各民調機構快速計票結果,在七個主要選票集中省份中,2號佐科威—卡拉組合在雅加達特區省、東爪哇省、中爪哇省、北蘇拉威西省及南蘇門答臘省取得領先,而1號波拉博沃—哈塔組合則在西爪哇省與萬丹省得票領先。(編按:2019年的印尼總統大選中,1號候選人為佐科威,2號候選人為波拉博沃。)

由於投票日當天風和日麗,再加上年輕族群及首投族積極投入參與,投票率與投票總數也打破印尼歷年來的大選紀錄。

2019年的總統大選,印尼約有2億名合格選民。 圖/路透社
2019年的總統大選,印尼約有2億名合格選民。 圖/路透社

民調機構的快速計票

快速計票(quick count)採用量化計算方法,也就是透過科學計票方式預估選舉結果。其目的不在取代政府的正式計票方式,而是選擇代表性投票所正式開票的結果,立即快速統計選舉結果。根據10年來的測試,印尼近10家經得起考驗的民調快速計票機構,其計票統計結果總在可接受的誤差範圍之內。

主要快速計票方法有兩種,其一為「出口民調」,意即在投票現場由民調訪查員直接訪問剛投完票的選民,但由於選民配合度等問題,其調查結果的客觀程度讓人質疑。另一方法為「快速計票」,由快速計票機構按比例選擇具代表性的投票站,再由其民調訪查員在投開票現場觀察整個開票情況,並將開票結果回傳快速計票中心統計結果,理論上,統計結果應在允許的誤差範圍之內。

印尼自從2004年舉辦第一次人民直選總統開始,正式推出快速計票作法,其目的在防範選舉作弊,讓選舉結果能在透明與公平公正的情況下進行,這些民調機構除了快速計票之外,也負責觀察選舉過程,包括分發選票、投票、開票與計票過程。

2014年總統暨副總統大選,共有至少12家民調機構參與快速計票作業,他們通常會從全國47萬8千多個投票站中,抽出2000個最具代表性的投票站進行快速計票統計,但每家民調機構選擇的抽樣投票站會有其差異性。

2014年,每家民調機構執行一場快速計票作業,所需費用大約在15萬到20萬美元之間。獨立民調機構所做的快速計票結果通常比較客觀,可信度也比較高。為了讓快速計票結果周知全國民眾,每家民調機構會與電視台或廣播電台合作,即時將開票結果與統計資料公佈,此舉不但可以提高電視台的收視率,也可強化民調機構的可信度與聲望,互惠雙贏。

如果民調機構與電視台狼狽為奸,居心偏袒特定候選人,不但讓民調快速計票結果失真,也可能造成難以預料的爭議與結果,絕非國家之福。2014年的印尼總統暨副總統大選就是如此。

根據12家民調機構的快速計算結果,其中有8家素享信譽的民調構機根據抽樣快速計票統計結果顯示,2號佐科威—卡拉組合領先約2到7個百分點,這些民調機構包括印尼最悠久的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賽勒斯網站(CSIS-Cyrus Network)、指南日報研調組(Litbang Kompas)、印度尼西亞調查學會(LSI, Konferensi Pers)、賽福研調所(Saiful Mujani RC, SMRC)、印尼國家廣播電台(RRI)、印尼政治指標(Indikator Politik Indonesia)、印尼民意調查跟蹤機構(Indo Pol-tracking Institute)、全國人民呼聲中心(Nasional Populi Center)、IPI、Kompas等。

另根據其他4家民調機構的資料顯示,1號波拉博沃—哈塔組合獲得小勝,包括Puskaptis、IRC、LSN、印尼之聲網(JSI),但這幾家傾向波拉博沃的民調機構拒絕接受民意調查協會的審核。印尼企業家協會(APINDO)主席林綿坤(Sofyan Wanandi)表示,前八家專業民調機構的調查結果可信度較高,另四家民調機構因不接受民調協會的審核,故可信度略有不足。

為避免雙方僅根據速算結果,各自宣佈當選所引起的爭議,造成支持者間的彼此不滿,而產生動盪局勢,當時的總統蘇希洛不得不分別約見雙方候選人,呼籲各方克制,並耐心靜待普選委員會(KPU)7月22日正式公告的大選結果。但也有不少宗教人士擔心,在重算匯總計票的過程中,很容易出現舞弊與干預情況,進一步造成爭端。另有些政治分析家也表示:基層計票過程是印尼選舉中最脆弱的一環。雖然佐科威宣佈勝選的公信力較強,但他也可能會成為選舉舞弊的受害者。

圖為1號總統候選人佐科威的支持者,攝於2018年11月27日。 圖/美聯社
圖為1號總統候選人佐科威的支持者,攝於2018年11月27日。 圖/美聯社

黑色競選真有效?

2014年的印尼總統大選,不只是兩組總統暨副總統候選人及政治聯盟間的爭奪戰,也是兩組政治諮詢操手、民意調查及選民行為專家之間的策略大車拚,扣人心弦。

第一組是由1號總統候選人波拉博沃、電子媒體大亨與美國政治諮詢專家羅伯阿林(Rob Allyn)組合而成,據稱羅伯阿林是一位擅長抹黑與消極宣傳的箇中高手。反之,另一組則是由2號總統候選人佐科威、美都電視台(Metro)與印尼本土政治諮詢專家丹尼(Denny JA)組合而成的團隊,必須為對手的抹黑競選策略,尋思有效的解套對應舉措。雙方人馬的博弈過程,也為2014年的印尼總統暨副總統選舉,寫下帶有幾分懸疑、五彩繽紛的印尼政治史篇章。

雙雄一決勝負的關鍵,在時機掌握與對策回應。選前近一個月,佐科威與波拉博沃的民調支持率,從大幅領先30%逐日滑落至只剩0.5%的民調誤差範圍之內,因此,如何在7月9日大選投票前夕,博取選民的青睞支持,時刻考驗著博弈者的智慧。

佐科威支持率下滑的主要因素,就是受到選舉抹黑宣傳的影響。他被伊斯蘭激進份子、小報、電子媒體與耳語謠傳中傷抹黑為傀儡,稱佐科威不是印尼原住民,是華人;不是伊斯蘭信徒,是基督徒;有印尼共產黨的身份背景;雅加達特區省長任期未滿就背叛市民競選總統;涉及巴士專線公車貪汙案等等。

「黑色競選」花招泛指透過抹黑或攻擊特定候選人手段,以獲取選票的作為,其內容甚至涉及族群、宗教、階層等社會最敏感問題,其副作用難以估計,嚴重者可能會導致社會動盪與衝突。這種競選手法在歐美等先進民主國家的市場極小,尤其是操作種族與宗教議題,對歐美政治人物而言,避之唯恐不及,更何況是想拿這些議題去換取選票,但在印尼似乎還有不少的操作空間。

2014年的總統大選,登記選民數近1億9000萬人,根據粗估,其中大約有6000萬至8000萬選民歸屬中間選民,大部分是30歲以下的選民,這其中大約有2000萬屬第一次有權選舉而又受過中等教育的選民。

為搶奪這一大塊年輕又新鮮選民的選票,兩組人馬絞盡腦汁期待從中取勝,其中一組競選團隊看到了利用黑色競選方式切入的機會,因為這批年輕人受過中等教育,對使用現代資訊科技駕輕就熟,但又因為他們社會閱歷未深,比較容易受到黑色競選的影響。因此,透過網路科技的黑色競選手段,讓謠言、謊言與閒言無止盡擴散,幾乎到了難以掌控的地步,也差一點讓另一組競選團隊在陰溝裡翻船。

因圖謀短暫政治利益而撕裂社會、國會、族群及宗教組織等,將來即使付出加倍的努力,可能也難以彌補這一道道傷口。

圖為1號總統候選人佐科威的造勢現場,攝於2019年4月13日,雅加達。 圖/美聯...
圖為1號總統候選人佐科威的造勢現場,攝於2019年4月13日,雅加達。 圖/美聯社

佐科威–卡拉勝選關鍵

根據民調,佐科威從競選初期的遙遙領先對手,經歷宗教、族群、治國能力、特區省長任期未滿就參選,以及巴士專線公車貪汙案等無情的抹黑攻擊後,領先幅度逐日縮小,選前甚至一度告急,但他憑著哪些策略運用與實際行動,走過那段黑暗山谷,讓陽光再現,最終取得勝選果實呢?

其一,以麥加朝聖破除非穆斯林流言。選前赴伊斯蘭聖城麥加朝聖,以齋戒之身與真主對話,沉澱因遭選舉抹黑而忐忑不安的心情,並以實際行動直接回應對手陣營的質疑,破除他是基督徒而非穆斯林的流言謠傳,穩住攸關大選勝負關鍵的穆斯林選票。

其二,勇敢承諾當選後,將對舊政府遺留下來的歷史性侵犯人權等爭議問題加以調查,以瞭解真相。佐科威相信只有真相與寬恕能達成真正的和解,讓印尼社會真正告別威權、糾葛與折磨,也讓冤魂得以安息。他少了印尼傳統官場的官官相護包袱,敢於承諾當選後將保障弱勢團體的權益,查明並解決過往透過公權力侵犯基本人權的歷史舊案。他也不理會抹黑者質疑他是華人的無稽之談,贏得信任並吸引不少華人選票。

其三,傾聽年輕選民的心聲並與他們一起築夢未來。2014年的總統大選,17歲到29歲的年輕選民約佔三成,約6700萬,大多數相信佐科威勇於擁抱理想,擺脫舊思維,將帶領年輕人走向未來。再加上許多年輕志願者投入佐科威陣營,大量利用臉書與推特等社交媒體,引發年輕人參與大選活動的興趣,並透過網路即時更新訊息、製作競選動畫短片及邀請熱門樂手助陣等,不斷吸引年輕族群快樂參與。

其四,透過小額募款等有效策略,直接取得一般民眾的支持。面對競爭對手堅強的財力後援、強勢的媒體支配與雄厚的傳統基層實力,佐科威競選團隊推出小額募款方式,讓支持者有機會以捐款表達心意,不到兩個月就募得千萬美元的贊助,士氣為之大增。同時充分善用現代社交媒體省錢與快速等機能,同傳統電視媒體大亨們支持的對手,一決高下。除了鞏固原本的傳統支持者,佐科威陣營另闢各種管道,開發及爭取年輕族群與中間選民的支持。

其五,風和日麗的大選日,以及平靜順利的總統選舉活動,讓選民安心出門投票,也降低了棄權投票的比例,對佐科威而言是項利多。

總之,佐科威陣營除了訴求清新廉潔,也想盡辦法掌握並有效化解伊斯蘭選民的疑慮,傾聽思變的民心,並期許用心解決歷史陳案,希望擺脫印尼政壇的舊包袱制約,重新定位自己與國家的未來走向,為印尼政府與人民開創出另一片嶄新天地。

圖為2號總統候選人波拉博沃的支持者,攝於2019年4月9日。 圖/路透社
圖為2號總統候選人波拉博沃的支持者,攝於2019年4月9日。 圖/路透社

五年一瞬,選戰再起

印尼政府根據過往國會選舉與總統大選分開舉行所產生的種種問題,決定於2019年4月17日首度將總統、副總統與國會議員選舉合併於同一天舉行。

若無意外,印尼政治觀察家與關心印尼政治發展的人皆認為,2019年的總統大選終將由角逐連任的現任總統佐科威,與雄心勃勃、高舉民族主義大旗,並以伊斯蘭捍衛者自居的大印尼行動黨主席波拉博沃再度對決,兩位總統候選人也已費盡心機,分別挑選了互補性很強的副總統人選。

由於佐科威及其政黨接連在之前的地方選戰上失利,為了拉攏穆斯林選民鞏固選票,以為連任選情加分,佐科威選上2019年已經76歲,但對穆斯林社群極具影響力的伊斯蘭宗教學者理事會(MUI, Majelis Ulama Indonesia)主席馬恩阿明(K H MarufAmin)當副手。波拉博沃則找上剛滿50歲的企業家,也是現任雅加達副省長的桑迪阿加(Sandiaga Uno)當競選搭檔,希望能趁勝追擊,並藉以吸引年輕世代選民。

高手再度對決,但鹿死誰手尚不得而知,只知道必然精彩可期,謹此捎上對印尼的衷心祝福。

※ 本文摘編自《看見印尼: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原篇名為〈國會與總統大選〉,更多內容請參本書。本書作者將於5月11日晚上7點,在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舉辦新書發表會,歡迎參加。


《看見印尼: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
作者:李東明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19/04/10

《看見印尼》書封。 圖/玉山社提供
《看見印尼》書封。 圖/玉山社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