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王丹/淹沒六四的真相,不會使歷史成為過去

攝於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 圖/法新社
攝於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 圖/法新社

今年是中國爆發八九民運和六四鎮壓的30周年。

在此,我向讀者推薦前任BBC記者林慕蓮(Louisa Lim)的《重返天安門》一書。我推薦的原因很簡單:這是一本關於遺忘與記憶相抗爭的書,而遺忘與記憶的爭奪這個歷史的主題,已經不僅僅有關30年前那場天安門學生運動,更有關人類的歷史、進步和價值。

墨寫的謊言,終究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

30年,是一段不長不短的時間。不長,所以經歷過的人還不會遺忘;不短,所以那些沒有經歷過的人,很多已經不知道真相了。而在這30年中,歲月一天天流逝,往事一天天遙遠。精心的封殺,刻意的淡化,是獨裁者一貫的策略和手法。它希望藉此製造集體失憶與整體麻木,促使人們忘卻那鐵與火、血與淚的歷史。

今天的中共,非但不去處理這樣的民族成長過程中積累的傷痛,反而試圖抹殺歷史,讓傷痛不僅無從得以減輕,反而更加深深地掩埋起來。這無疑是對民族的犯罪。難道,歷史通過淹沒真相就可以成為過去嗎?難道,只要封鎖住國內的言論,曾經有的傷痛就化為烏有了嗎?這是一個掩耳盜鈴的政府,也是一個對人民和國家極為不負責任的政府。

但是我也承認,這一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奏效。善於遺忘的人們,尤其那些置身於新聞封鎖和「輿論導向」的中國大陸民眾,他們中的很多人,似乎真的淡忘了那一陣滾過神州大地的驚雷。除了遺忘,還有恐懼。黑色專制的不可一世,紅色恐怖的無處不在,使大多數國人噤若寒蟬。然而,墨寫的謊言,終究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現實的虛幻,從來不曾遮蔽歷史的塵埃。

攝於1989年6月3日,北京天安門。 圖/路透社
攝於1989年6月3日,北京天安門。 圖/路透社

必須強調記憶的原因

對於我們這些經歷過的人來說,不僅是記憶,更要傳承記憶,我相信,這也是作者的寫作意義之一。而更重要的是,這些歷史的述說,其實折射的是現實的影子。

今天中國所有日益嚴重並且無法解決的問題,都起源於「六四」鎮壓扼殺了和平變革和全面發展的希望和前景。這些問題包括:腐敗,失業,環境惡化,道德淪喪,貧富分化,民生缺乏保障,社會秩序混亂,地方政權黑社會化,警察濫用暴力等等。

今天的中國,證明了當年的學生行動的正義性,那就是:中國不應當僅僅有經濟改革和發展,也要有政治改革和發展,以使發展的成果為全體中國人民分享,而不是為少數權貴集團壟斷;以使經濟發展服務於創造一個偉大的公正社會,而不是一個同胞間因貧富鴻溝而相互仇恨和內鬥的社會;以使每個中國人不僅生活水平獲得改善,而且享受文明社會公民普遍享有的政治權利和人道尊嚴。

這是我們直到今天仍然抱有的對中國的想像與期待,這樣的一個中國,對全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也都是正面的因素。這正是我們今天必須強調記憶的原因。

八九學運領袖之一王丹,攝於1989年5月,北京天安門。 圖/美聯社
八九學運領袖之一王丹,攝於1989年5月,北京天安門。 圖/美聯社

時光流逝,但是我們還在

回眸「六四」,濤聲依舊。那個暴風驟雨的歲月,自有其永恆而不可磨滅的價值。

不管高潮還是低潮,民主運動,猶如奔馳的列車,不管這列車曾歷經怎樣的波折,它始終沿著人類文明的必然軌跡,新世紀的既定方向,轟鳴不已,滾滾前行,最終,必將抵達光輝的彼站,迎接鮮花盛開的季節。但是我們永遠不能忘記的,是那些付出了生命代價的人。

翻看作者的記述和回憶,當年的一切似乎又回到眼前。作為當年的參與者之一,我想對那些已經在天堂裡面的兄弟姐妹們說:親愛的你們,作為倖存者,只要我們還有一口氣在,就絕對不會忘記你們,不會忘記你們每一張青春的臉,也絕對不會放棄為你們討回公道的努力。

同時,在這令人悲傷的日子裡,我也希望你們知道,我們是多麼的想念你們,想念我們共同的崢嶸歲月。就像一首歌中說的: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張破碎的臉;
難以開口道再見,就讓一切走遠。
到如今年復一年,我不能停止懷念,懷念你懷念從前。
但願那海風再起,只為那浪花的手,恰似你的溫柔。

雖然時光流逝,但是我們還在。放心吧,我們希望你們在天堂一切安好。

※ 本文為《重返天安門:在失憶的人民共和國,追尋六四的歷史真相》推薦序,更多內容請參本書。


《重返天安門:在失憶的人民共和國,追尋六四的歷史真相》
作者:林慕蓮(Louisa Lim)
譯者:廖珮杏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9/05/08

圖/八旗文化提供
圖/八旗文化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