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比特幣與國家的對決:加密貨幣無疆界,政府如何課稅?

數位遊牧民族的勞動力潛力驚人,並將嚴重影響政府稅收。 圖/路透社
數位遊牧民族的勞動力潛力驚人,並將嚴重影響政府稅收。 圖/路透社

2018年冬天,我與羅傑.弗爾共進晚餐,他可能是比特幣最著名的早期發起人。他對此一新科技的熱情推廣為他贏得了「比特幣耶穌」(Bitcoin Jesus)的稱號,而他在此一領域精明的投資則使他無數次地成為百萬富豪。他現在是bitcoin.com的執行長。我當時試著告訴羅傑,「數位遊牧民族」的勞動力潛力驚人,並將嚴重影響政府稅收,不過他早就已經知道了。

「你不必告訴我這些,我每天都看得到。」他說道。「我就是提供他們工作的人之一。」

「有多少人為bitcoin.com工作?」我問道。

「可能130、140個,」他說道。「他們都是某種形式的數位遊牧民族。大部分的時間我都不知道他們在哪裡。可能是里斯本、清邁,而在下週又跑到麥德林。」

「他們都是哪裡人?」

「噢,老天,來自世界各地。我有美國人為我工作,也有歐洲人與亞洲人——中國人、韓國人、日本人、印度人、印尼人——南非人。少說也有20個國家。」

「你怎麼付他們錢?」我問道。

「比特幣現金,」他直截了當地回答(比特幣現金是比特幣的分支,用來加速支付的速度)。「就執行而言,要以他們國家的貨幣支付,太貴也太麻煩了。他們提供的是無國界的數位服務,因此我們也付給他們無國界的數位貨幣。這是唯一行得通的法子。再說,他們也想要我付比特幣現金。這是他們為我工作的原因。」

加密貨幣是出了名的波動劇烈。「匯兌風險怎麼辦?」我問道。

「他們並不介意。他們可以在一拿到之後就轉換成他們國家的貨幣,不過就我所知,他們都不會這麼做。他們相信比特幣現金,他們想要盡可能地擁有。」

「稅金怎麼辦?」

「噢,老天,為各個不同國籍的人處理稅務,僱用專家,有的是兼職的,有的又是全職的,所有的花費——我連想都不敢想。他們是遊牧民族,沒有人是朝九晚五。他們有自己的時間表,他們會處理自己的稅務。」

「你認為他們會繳稅嗎?」

「你不必問他們這個。這是他們的責任——在他們與他們的政府之間。我認為有些會繳稅,有些不會,因為他們長年不在家,而且也無意回家;他們不喜歡他們國家的現狀;他們並不支持他們的政府;他們覺得他們政府的所作所為不對——因此他們可能拒絕繳稅。還有一些人,你知道,他們想要守法,但是現在的稅法根本不適合他們。他們的身分不明確,官僚作業又太複雜,乾脆就算了。」

「他們提供的是無國界的數位服務,因此我們也付給他們無國界的數位貨幣。」 圖/路透社
「他們提供的是無國界的數位服務,因此我們也付給他們無國界的數位貨幣。」 圖/路透社

超越國界的加密貨幣

這批快速增長的勞動力不僅在工作上超越國界,他們所使用的貨幣也超越國界——傳統金融之外的非政府貨幣。這將使得交易更加難以追蹤、控制與課稅。

還記得里維斯預測2035年會有十億位的數位遊牧民族嗎?「在我所認識的所有數位遊牧民族中,」里維斯表示。「至少有一半是在加密經濟中工作。」如果當前此一趨勢持續下去,到了2035年,就有高達五億的人是在政府貨幣體系之外工作。這樣的說法或許聽來可笑,不過了解最新情勢的加密貨幣擁護者會告訴你,此一數字可能還會更高。

在政府稅收所面臨的新興威脅中,加密貨幣科技可能是最嚴重的。

貨幣其實就是科技。比特幣與其各種分支都在持續進化中,其目的就是要成為網際網路上的現金。現實中,不太可能出現大批群眾每週在大賣場使用比特幣做例行採買,不過加密貨幣在線上交易中的使用將會持續成長。

許多加密貨幣都是有特定的目的。有的是需要匿名使用〔門羅幣(monero)、Grin〕;有的是強調交易速度〔萊特幣(litecon)、達世幣(dash)〕;有的是為支付小費或小額款項〔恆星幣(stellar)、狗狗幣(dogecoin)〕,還有一些是具有應用程式的〔以太幣(ethereum)、艾達幣(cardano,ADA)、EOS〕等等。現今已有超過三千種替代幣問世,使得法定貨幣看來有些落伍了。

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電腦與手機內具有多個錢包會成常態,形同你有各種不同的應用程式一樣,每個錢包都有一個特定用途的加密貨幣——用來打賞你喜歡的博客貼文、圖像或影片;買賣股票、貴金屬與債券,或是購買黑市商品。政府該如何在避免大量侵犯隱私的情況下,追蹤這些交易與進行課稅?效率又會有多高?

加密科技現在已可允許人們避開大企業與政府的耳目進行聯絡、瀏覽與交易。結果,資訊與人們變得愈來愈難以控制與課稅。要加密某件東西十分容易,但要解密就困難多了。「就像雞蛋一樣,」科技作家傑米.巴特利特(Jamie Bartlett)表示。「把蛋打破十分容易,把蛋放回蛋殼恢復原狀就難了。」「全世界都相信加密科技。」另一位密碼龐克朱利安.亞桑傑(Julian Assange)表示。這對政府當局是一項直接挑戰,政府可以用此科技作惡或是為善,全在一念之間。更重要的是,這也直接挑戰國家壟斷貨幣與課稅的能力。

政府該如何在避免大量侵犯隱私的情況下,追蹤這些交易與進行課稅? 圖/美聯社
政府該如何在避免大量侵犯隱私的情況下,追蹤這些交易與進行課稅? 圖/美聯社

幣基與國稅局告上法院的故事

比特幣社群為拒絕認同比特幣潛能的人發明一個名詞——非幣者(nocoiners)。非幣者認為比特幣若是「變得太大」,政府會認定為非法活動。鑑於比特幣在洗錢與黑市交易等方面的潛在用途,政府很容易就找到正當的理由來取締比特幣。就實際層面來看,政府可以關閉主要的交易所、封鎖比特幣公司的銀行帳戶,並將使用比特幣列為非法行為。但是政府無法關閉比特幣,因為比特幣最主要的設計在於它是沒有故障中心節點的分散式網路。它不與任何區域或組織相連。

更重要的是主張某些事物是非法的,並不能阻止大眾繼續使用,毒品就是證明。企圖關閉其他的點對點網絡——去年最熱門的網站——也沒有用。如果政府試圖阻止人們使用比特幣,他們就會改用虛擬私人網路(VPN)或洋蔥瀏覽器(Tor)來進行交易,或是乾脆下線他們的比特幣。

不過現在加密貨幣已成為一個規模以數十億美元計的產業,任何試圖阻止它的行為都會面臨多重法律訴訟。區塊鏈科技的用途廣泛,早已超越線上現金替代性系統的範疇,根本已無封閉的意義。

我相信會有許多專制政府無論如何都會禁止比特幣,不過此一新經濟只須遷往對其有利的司法管轄區就行了,那些接納它的司法管轄區將可因此享受到新科技帶來的經濟成果,令專制經濟體望塵莫及。就算全球所有的政府聯手禁止加密貨幣(我認為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阻止它的使用。他們可以迫使加密貨幣轉為地下,但是不可能使它恢復到未發明前的狀態。祕密已經曝光了。

區塊鏈科技的用途廣泛,早已超越線上現金替代性系統的範疇,根本已無封閉的意義。 圖/路透社
區塊鏈科技的用途廣泛,早已超越線上現金替代性系統的範疇,根本已無封閉的意義。 圖/路透社

不過,政府以後可以要求主要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進行申報。2016年時,美國國稅局試圖強迫全國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基交出約50萬名客戶的紀錄,以課徵稅款。幣基拒絕接受傳票,並告上法院。國稅局因而降低要求,只要求比特幣交易在二萬美元以上的帳戶資料。幣基仍不願就範,同時指出即使如此也屬於非法傳喚,但是法院的判決支持國稅局。

美國地區法官賈桂琳.柯雷(Jacqueline Corley)寫道,傳票「是為達成國稅局調查幣基帳戶持有人的合法目的,這些人可能並沒有就其虛擬貨幣獲利繳納聯邦稅。」此一判決命令幣基交出約14,355個帳戶的歷史交易紀錄、與約900萬筆以上的交易資料。

國稅局要求相關資料的動機是在於未付稅款。在2013到15年間,比特幣的價值從13美元躍升至1,100美元,然而只有802位美國公民如實填寫了報稅表格。相對於因比特幣而大發利市的人來說,這可能只是很小的比率。

此一故事說明了幾種情況。首先,加密貨幣的逃漏稅行為,尤其是在資本利得方面相當普遍。其次,政府一定會設法課稅。如果加密貨幣的規模益趨龐大,政府追討稅收的行為肯定會更為積極。

第三,像幣基這樣基本上集中在一個司法管轄區的交易所,最容易成為政府的目標,就算上法院也是一樣。稅務機關的要求會整垮它們。至於將加密貨幣交易遷往其他地方的交易所,例如較為安全的司法管轄區,或是乾脆分散管理的交易所,政府就難以下手。更何況他們可能都是數位遊牧民族。

小結

有一則有關英國發明家麥可,法拉第(Michael Faraday)的故事,他向財政大臣威廉.格萊斯頓解釋電力與他的相關發現,格萊斯頓愈聽愈不耐煩,最後粗魯地問道:「這到底有什麼用?」法拉第的回答立即且直接:「啊,先生,你可能很快就可以對它課稅!」

政府的挑戰在於如何對無疆界的數位經濟課稅。經濟型態已經改變,稅制也必須跟著改變。

※ 本文摘自《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第十六章〈加密貨幣(虛擬貨幣):稅務員的惡夢〉。


《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
作者:多米尼克.弗斯比(Dominic Frisby)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05/11

《光天化日搶錢》書封。 圖/時報出版提供
《光天化日搶錢》書封。 圖/時報出版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