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周益村/逝去的五年:記旗山大林的廢爐渣掩埋案

2014年5月,旗山尊懷文教基金會、反旗山大林回填廢爐渣自救會曾到立法院舉行記者...
2014年5月,旗山尊懷文教基金會、反旗山大林回填廢爐渣自救會曾到立法院舉行記者會,要求將爐渣清除乾淨,還乾淨土壤給農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五年就這樣過了。

把爐渣埋到農地的黃胤鴒,以及花五元賺二百二十元,向中聯買下爐渣的戴文慶,在2016年的判決中,依照廢棄物清理法判刑四年,併科三百萬罰金;最應該積極處理的高雄市政府繼續消極作為,直到去年的5月31日收到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書,判定高雄市政府主張爐渣是產品敗訴。儘管如此,2018年的現在,上百萬噸的爐渣還是埋在農地。

這起旗山廢爐渣掩埋案自當地居民在2013年發現且舉發至今,已五年過去。2017年行政院會第3550次會議,爐渣議題,還在高唱願景、宣稱會不斷研商、也一貫如故地說會持續輔導業者;但數十年來,每一年煉鋼過程製造數百萬噸的這些「副產品」,依然流竄於台灣各地、不知去向,台灣政府及社會對於爐渣處理,束手無策,全面失控。

旗山廢爐渣掩埋案關係圖。 圖/作者自製
旗山廢爐渣掩埋案關係圖。 圖/作者自製

該說是太精彩還是太悲慘

話說從頭,2013年,旗山大林居民發現附近農田被埋了爐渣,於是開啟了向公部門陳情抗議的日子。五年來,旗山尊懷文教基金會台南社大、地球公民基金會等團體開過近十場記者會,從地方政府、環保局、水利局、地政局,再轉到環保署、經濟部、高雄市議會、中央環保署、監察院、地檢署,就算公部門也到場現勘了,但就是都沒辦法把這個不屬於農地的爐渣清走。

這個爐渣有多糟?2014年11月環保署長魏國彥現勘,發現該地地下水pH值達到12。大概沒有人認為這放在農地是件正確的事。pH值用來表示溶液的酸鹼程度,介在0~14之間,純水的pH值是7,其值越大,鹼性越強,反之則是酸性越強,所以pH值12的地下水已經到強鹼的程度。

但是這五年來,台灣社會發生太多令人震驚的事。2014年,318事件,5月鄭捷,7月底澎湖空難、高雄氣爆分別奪走48、32條人命,11月底地方縣市選舉;2015年,2月復興航空墜機,5月底小燈泡命案,6月底八仙事件;2016年總統大選,2月初台南地震,6月底華航罷工……,使得旗山廢爐渣這件事,終究只佔了媒體一個角落,即便自救會會長鄭妙珍老師在2014年9月被埋廢爐渣業者的員工打斷三根肋骨,也不過是一日新聞

現實比小說還荒謬

安靜的旗山大林,靜靜地躺在旗山往甲仙的省道29號旁,過了橋,就是杉林。五年來熙來攘往的車輛經過,大概也不會意識到這樣的一角,承受著台灣經濟發展的苦果。

我們的政府,環保署必須說明,到底全國的廢棄物何去何從?如果掩埋或處理的場址不足,經濟部與廠商必須面對如何減量或改善製程的問題,而不是任由廢棄物在全台亂竄。台南東山區的永揚、台南龍崎嶇的歐欣及高雄內門區的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這些案例再再說明了,廢爐渣的處理看不到終點,而旗山大林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案例。

台灣的淺山因地理形貌、歷史變遷之故,居住了許多人民,人們在期間從事農業、觀光、生活與各種經濟活動,也因此故,我們更需找出與淺山適當的互動模式。而此,則必須以更上位的角度,全面思考此議題。

只是,2018年的現在,五年了,高雄市府與中央各部會依舊拿不出對策,當地的爐渣,依然突兀地佔據了農地的篇幅。縱然如此,數百萬噸的爐渣、上千萬噸的事業廢棄物每年繼續被生產出來,只是沒有人知道,他們最後會流向何方。

經濟部必須與廠商解決如何減量或改善製程,而不是任由廢棄物在全台亂竄。圖為旗山大林...
經濟部必須與廠商解決如何減量或改善製程,而不是任由廢棄物在全台亂竄。圖為旗山大林溝渠出現乳白色溝水。 圖/取自旗山反大林回填廢爐渣自救會臉書

  • 文:周益村,高雄市教師會理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