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侯延卿/【植物園方舟計畫】冒著生命危險找到她:雅美萬代蘭

雅美萬代蘭。 圖/林試所提供,許天銓攝
雅美萬代蘭。 圖/林試所提供,許天銓攝

「生物多樣性」是全人類必須共同面對的課題,植物提供我們呼吸的空氣、食物、衣料、藥材、建材等,甚至具有維持環境安全與氣候穩定的功能,卻仍有許多人沒有意識到,生物多樣性是我們保命的基礎。

本系列專題將介紹被列入「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的保育物種,帶領讀者認識這些「曾經與你我共存在同一片土地上」的珍稀植物,希冀透過情感上的關注,召喚全民支持與加入拯救瀕危物種的行列。

雅美萬代蘭1如此美麗,一旦愛上就無法自拔。現職林業試驗所、從事植物系統分類研究的鐘詩文花了約莫10年尋訪她的蹤跡,再花將近10年等她開花。2010年,鐘詩文和他的團隊在蘭嶼找到這種珍稀蘭花;2011年,林試所發佈鐘詩文發現了雅美萬代蘭。

拿出市面上販售的雅美萬代蘭照片給鐘詩文看,他瞄一眼便看出端倪,指出照片裡的是來自菲律賓的其他變種。他拿出「蘭嶼正版」雅美萬代蘭的圖鑑對照,花色通常為黃色或白色,花瓣邊緣內翻,近基部有紅色斑紋,唇瓣有濃紫色或褐色斑紋。最大的不同在於氣質,正版的花形平整端正、優雅圓潤,顏色較為粉白;其他變種的花瓣則像伸懶腰似地向後彎,有點狂野。

經過演化、環境適應,雅美萬代蘭產生了3個變種,形狀、花色各不相同,巿面上常見的雅美萬代蘭大多是菲律賓的品種,蘭嶼野生的正版雅美萬代蘭則處於瀕危狀態。

蘭嶼野生的正版雅美萬代蘭花形平整端正、優雅圓潤,顏色較為粉白。 圖/林試所提供,...
蘭嶼野生的正版雅美萬代蘭花形平整端正、優雅圓潤,顏色較為粉白。 圖/林試所提供,許天銓攝

奔向蘭嶼

鐘詩文是中興大學森林學系博士,對於植物系統分類有深入的研究,長期從事台灣植物調查,為台灣所有植物製作影像記錄。從1999年進林試所植物標本館工作,為了調查蘭嶼植物相,鐘詩文跑了20多趟蘭嶼。

有一次在台東機場,他眼睜睜看著前一班飛蘭嶼的雙螺旋槳飛機有一邊螺旋槳停擺,一位技師徒手去扳動螺旋葉片,然後就放行飛機起飛了。如果不想坐飛機,就只能搭船。鐘詩文原本是搭船不會吐的體質,有一次因為冬天風浪大,在船上吐到五臟六腑虛脫,三魂七魄都快嘔出來了。

蘭嶼機場由於地形特殊,冬天東北季風盛行,強勁風勢掃過饅頭山後形成風切,導致機場附近常有亂流,搭機就像賭命。鐘詩文遭遇過最可怕的一次經驗,是飛機化身雲霄飛車,上上下下劇烈起伏,猶如狂風中飄零的落葉。下降時,小孩子都在哭。當飛機抵達台東安全降落,全機旅客不約而同起立鼓掌向機長致敬。

「鑽林子」尋訪植物,須冒著各種生命危險。 圖/取自鐘詩文Facebook
「鑽林子」尋訪植物,須冒著各種生命危險。 圖/取自鐘詩文Facebook

千萬不要坐下來

鐘詩文去蘭嶼做普遍性的植物調查,為每一種植物建立影像紀錄。在蘭嶼踏查、為特有植物造冊的那些年,一直苦尋不著的野生蘭花有3種,分別是雅美萬代蘭、蝴蝶蘭和蘭嶼小蝴蝶蘭。

平常的步道或登山路徑都找遍了之後,鐘詩文團隊越來越深入叢林,自己找路、開路,鑽草叢、灌木叢,與芒刺搏鬥。跋涉在酷熱繁茂的草木之間,時常一小時前進不到幾百公尺。除了探索熱帶雨林,有時也必須溯溪、攀岩。

曾有同事在叢林中被青竹絲咬,打血清後躺了一天,從蘭嶼被「遣返」。還有恙蟲,被咬到若沒有及時治療可能致命。1947年,曾在台大任教的日本植物學家山本由松,就是在蘭嶼做研究時被恙蟲叮咬,因而過世。鐘詩文團隊每個人都被恙蟲咬過一兩次,雖然現在有藥可醫,但症狀惱人,發高燒、忽冷忽熱,即使夏天也需要蓋棉被,臥床一週才能痊癒。被恙蟲感染的潛伏期約2~11天,經常被誤診為感冒。植物界的老師們,80%去蘭嶼都被咬過。

根據他們的經驗,盡量不要在草叢裡坐下,避免身體接觸地面,以減少接觸恙蟲的機率;再累也要找到石頭才能休息;每次鑽完林子,回去就要趕緊沐浴、洗衣服。其實仔細找,若在身體上找到被叮咬後留下的焦痂,就很有可能中標,必須盡快就醫。

鐘詩文說,越認真尋訪植物,鑽林子次數越多,被恙蟲叮咬的中獎機率越高。目前跟他一起鑽過林子的夥伴當中,德國友人Ralf Knapp被恙蟲咬過的次數最多,多達三次,可以說在蘭嶼最認真鑽林子的非他莫屬。Ralf Knapp是電腦工程師兼業餘蕨類研究者,他曾著作《Ferns and Fern Allies of Taiwan》專書介紹台灣全部729種蕨類與相關植物;喜好研究台灣植物,近年已建立超過4千份植物標本與將近10萬份的植物圖像資料庫。

地勢險峻、連山羊也爬不上去的峭壁。 圖/林試所提供
地勢險峻、連山羊也爬不上去的峭壁。 圖/林試所提供

連山羊也爬不上去的地方

追溯雅美萬代蘭的身世,日據時代就曾有採集紀錄,並且留下了標本。但因花姿出眾又有香氣,導致70年代遭到滅絕式採集,自1972年台大森林系蘇鴻傑老師留下最後一筆採集紀錄,此後2、30年間,這種美麗的蘭花便銷聲匿跡了。

期間一直有人試圖尋找雅美萬代蘭未果,直到2010年,鐘詩文與他的團隊才終於發現這款夢幻稀有植物的蹤跡,確認了1972年以後的蘭嶼仍有雅美萬代蘭存活。在那值得紀念的一刻,團隊成員除了鐘詩文,還有恆春的郭老師、阿泉伯和許天銓。

許天銓是蘭花學者,與鐘詩文同樣任職於林試所,精於台灣與鄰近區域蘭科植物之系統分類,亦參與許多新物種與新紀錄分類群的發表。

恆春郭明裕老師,自恆春工商退休後即投入生態保育、教育,也是植物達人。

呂順泉(阿泉伯)是鄉野奇人,愛好植物,看起來純樸古意,在山林間活動時身手矯捷。

尋獲雅美萬代蘭原班人馬於2018年重返蘭嶼所拍照片。左起:許天銓、鐘詩文、呂順泉...
尋獲雅美萬代蘭原班人馬於2018年重返蘭嶼所拍照片。左起:許天銓、鐘詩文、呂順泉、郭明裕。(另,最右為被稱「介神」的植物達人洪信介。) 圖/取自鐘詩文Facebook

蘭嶼環島邊騎邊看是鐘詩文團隊偵查草木生態的習慣性行程之一。 圖/取自鐘詩文Fac...
蘭嶼環島邊騎邊看是鐘詩文團隊偵查草木生態的習慣性行程之一。 圖/取自鐘詩文Facebook

鐘詩文的蘭嶼行程通常5~7天,第二天或最後一天環島,中間幾天則深入森林。2010年那次行程,第二天就開始環島。蘭嶼的環島公路一圈37公里,鐘詩文一行4人4台摩托車邊騎邊看,繞了幾個小時,不知道雅美萬代蘭究竟是被採光了,還是藏在哪裡。

他們幾個「植物人」(喜歡植物、研究植物的人)習慣性四處張望偵查草木生態,經過一面陡峭直立的岩壁時,停下車來想搞清楚高處長的是什麼植物。用望遠鏡仔細看,沒想到就是雅美萬代蘭。以前可能低處也有,但被商業採集的人採光了,只剩下高處少量採不到而逃過一劫。平常人騎摩托車絕不會仰著頭,一般人也很難察覺那面峭壁有什麼特別之處,以致於這麼多年都沒有人發現。

這一叢雅美萬代蘭生長在峭壁大約7、8層樓高度的地方,地勢險峻太難接近,鐘詩文手邊的相機是小型的,鏡頭不夠長,所以拍攝原生地的畫面都不太清晰。

雖然知道蘭嶼還有野生的雅美萬代蘭生存,但看得到、摸不到,採集不到種子,要如何保種、繁殖呢?2010年蘭嶼行之後,鐘詩文惆悵地返回台北,沒想到2011年春暖花開傳來好消息——呂順泉送來一枚果莢。

呂順泉知道鐘詩文和許天銓想復育雅美萬代蘭,也曉得他們兩個不可能爬得上那面峭壁,所以獨自前往蘭嶼,幫忙採回果莢。不過,得知消息的時候,鐘詩文倒抽一口涼氣——呂順泉沒有使用攀岩工具,徒手一步一步攀爬將近90度垂直的陡峭裸岩——那麼危險的地形,連山羊都爬不上去,萬一掉下來,豈不要命?

身手矯捷的「阿泉伯」呂順泉,徒手攀爬近90度垂直的陡峭裸岩,為雅美萬代蘭帶回續命...
身手矯捷的「阿泉伯」呂順泉,徒手攀爬近90度垂直的陡峭裸岩,為雅美萬代蘭帶回續命的希望:一枚果莢。 圖/取自鐘詩文Facebook

鐘詩文在野外拍到的雅美萬代蘭。 圖/林試所提供
鐘詩文在野外拍到的雅美萬代蘭。 圖/林試所提供

等待開花

取得這枚珍貴的果莢之後,鐘詩文便將果莢消毒、剝開,放在調入營養劑的洋菜裡做人工無菌播種。繁殖出第一批種子苗之後,鐘詩文旋即分送給保種中心及其他單位繁殖,一起保留這僅有的種源,他自己手邊也保存了6、7棵。

由於雅美萬代蘭屬於熱帶植物,在全球分布的最北限是蘭嶼、釣魚台,但台北溫度不夠高,加上這種植物生長速度慢,造成她更難開花,有鑒於此,台北植物園已與蘭嶼高中合作,規劃再引入這批人工繁殖的雅美萬代蘭重返原棲地。

雅美萬代蘭可以自花授粉,所以只要一朵花、一個果莢,就有機會延續命脈。只是,從幼苗到開花,需要耗時漫長的5~6年,鐘詩文至今依然在殷殷等待。

他說:「只要能再度開花結果,就可以把她重新引進蘭嶼,恢復族群,創造更多世代。」相信這也是歷來這麼多植物達人與研究者,不斷前仆後繼、以身犯險,最深與最純摯的共同期盼。

人工無菌播種的雅美萬代蘭實生苗,台北植物園將助其重返原棲地。 圖/林試所提供,李...
人工無菌播種的雅美萬代蘭實生苗,台北植物園將助其重返原棲地。 圖/林試所提供,李俊緯攝

  • 雅美萬代蘭(Vanda lamellata)植株為中小型,高20-40公分,是台灣唯一原生的萬代蘭屬植物。日人因蘭嶼為雅美族分佈地(今稱達悟族),於日據時期將之冠上種名「雅美的」(amiensis)。後來確認與菲律賓所產同種,讓amiensis一詞走入歷史,但事實上蘭嶼的雅美萬代蘭與菲律賓的種群,仍有差異之處。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