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共制裁美國政要,荒謬「大內宣」只是花拳繡腿?

美國議員及官員遭中共制裁,左至右為Marco Rubio, Ted Cruz, Chris Smith, Sam Brownback。 圖/美聯社
美國議員及官員遭中共制裁,左至右為Marco Rubio, Ted Cruz, Chris Smith, Sam Brownback。 圖/美聯社

針對美國日前制裁侵犯人權的中國高級官員,7月13日中共當局發布,對美國三名國會議員、一名大使級官員以及一個國會機構進行報復制裁。由於制裁內容不明,邏輯荒謬,反引起國內外嘲諷是東施效顰、貽笑大方,甚至成為失敗的「大內宣」。

鑑於涉及嚴重侵犯新疆維吾爾及少數民族人權,7月9日美國財政部援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宣布制裁新疆公安廳以及四名現任或前任中共官員,分別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前黨委副書記朱海侖、新疆公安廳廳長兼黨委書記王明山,以及前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其中最受矚目的陳全國,亦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美國財政部聲明,被制裁的中共官員對新疆民眾施加酷刑、數位監控以及政治教育,強調根據報導「自2017年以來,這些所謂的教育營已關押超過一百萬穆斯林人民。」

美國財政部將依法凍結上述當事人在美國的財產,美國國務院同時宣布,限制當事人及其直系親屬赴美簽證。

美國財政部聲明,被被制裁的中共官員對新疆民眾施加酷刑、數位監控以及政治教育。 圖/美聯社
美國財政部聲明,被被制裁的中共官員對新疆民眾施加酷刑、數位監控以及政治教育。 圖/美聯社

中共對美制裁淪為鬧劇

7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宣布,制裁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德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紐澤西州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以及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輿論咸認中共以此作為報復,然而華春瑩並未說明制裁內容,也沒說要怎麼制裁,只表示還要「根據局勢的發展進一步反應。」說了幾乎等於沒說。

對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譴責中共顯然拒絕對侵犯人權承擔責任。據悉,受到中共揚言報復制裁的美國政要與機構,皆曾經多次公開批評中共迫害新疆維吾爾等少數民族及宗教自由。

針對遭到中共點名制裁,克魯茲在推特幽默嘲諷中共的制裁,害得他擬赴中國旅遊的計劃泡湯了,表示「真掃興!我本來打算到伊朗旅行之後,帶家人一起到中國過暑假的。」並且強調北京顯然已經被美國的制裁措施給嚇壞,不知所措,惱羞成怒。

克魯茲補充,事實上根本不打算前往中國這種隱瞞嚴重疫情,並置全球數百萬人性命於險境的專制政權國家。他強調,中共將百萬名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實施墮胎、絕育等種族清洗手段,這是令人髮指的殘酷暴行。

兼任美國國會對中政策重要機構CECC主席的參議員盧比奧,也不在乎中方制裁,在推特無奈地表示:「中共禁止我入境中國,我猜他們可能不喜歡我?」盧比奧在6月底就猜到自己會被中共禁止入境,當時他表示不覺得去中國會有什麼好事。

盧比奧與同屬CECC的民主黨眾議員麥高文(Jim McGovern)發表聯合聲明指出:中共不必怪罪外界,而應停止對維吾爾等少數民族之大規模監禁與迫害。北京的制裁只不過是恫嚇異議人士的一貫行徑,CECC不但不會沈默,而且會持續要求美國當局與國際社會,一同揭露北京侵犯人權的殘酷事實,以及負責官員。

曾經在眾議院院會揭露並抨擊習近平直接對穆斯林「種族滅絕」下指令的史密斯,在聲明中表示,領銜提出眾議院版《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應是他被中共點名制裁的主因。史密斯強調世人應該明白,「美國是因為中共嚴重侵犯人權才予以制裁,而北京所制裁的,卻是捍衞人權的美國國會議員。」

上述受到中共制裁的三名美國國會議員近年積極批評中國人權議題,包括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以及揭露中共對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的迫害。

此外,曾經訪問台灣的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長期為中國宗教信仰自由奔走,尤其關注新疆維吾爾問題,他曾在華府舉辦兩年世界宗教自由大會,去年12月18日曾在美國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研討會表示,中共蓄意大規模拘捕新疆穆斯林,強調「將和平的宗教習俗與恐怖主義混為一談,不明智又不合情理,北京政府不只挑戰信仰,同時也在攻擊真理和國際準則。」

布朗巴克表示,中共蓄意大規模拘捕新疆穆斯林。 圖/路透社
布朗巴克表示,中共蓄意大規模拘捕新疆穆斯林。 圖/路透社

無能狂怒純屬黑色幽默

中共發布的對美制裁顯然是花拳繡腿,對當事人而言無關痛癢,因為受制裁的政要們既不去中國,沒有家人在中國移民留學置產,也不會把錢存在中資銀行,華春瑩所謂的制裁不僅空洞,連語氣都顯得心虛,因為中共對欠缺制裁籌碼心知肚明,只能東施效顰、逞逞口舌之能,試圖藉此對牆內萬億百姓加強「大內宣」,表現中共當局絕非省油的燈,勇於反制「美帝」的模樣。

不過中國不少網民耳聰目明,還真不是省油的燈,銳利點出當局的「中共式無能狂怒」純屬「黑色幽默」,表示這種「國際笑話」就是哄國民開心的。甚至懷疑中國外交部凸顯人權問題,顯然是為美國議員加油助威,根本是「高級黑」。

近期美中兩國針鋒相對的記者會日益頻繁,顯見美中關係急劇惡化,看來再這樣下去,恐怕將有更多美國官員的子女親屬,無法到中國學習習近平特色理論,無法在中國存錢,無法擔任中資集團獨立董事,無法取得中國公民身份,也無法享受中國式的歲月靜好了。

也許對覬覦中國資源的美國政商要員而言,這制裁真是晴天霹靂,只不過這次中共搞錯對象了。

受到中共制裁的議員近年積極批評中國人權議題,包括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揭露中共對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的迫害。 圖/路透社
受到中共制裁的議員近年積極批評中國人權議題,包括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揭露中共對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的迫害。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