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興街頭衝組vs.老牌保守政黨?國民黨的「品牌定位」困境

6月28日,立法院舉行臨時會前夕,國民黨突襲議場鎖門,並與警方爆發衝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6月28日,立法院舉行臨時會前夕,國民黨突襲議場鎖門,並與警方爆發衝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繼落跑政治奇才、兩光數位諸葛後,百年老店又推出了最新歡笑短劇。

6月28日週日傍晚,為了反對監察院人事任命,國民黨立院黨團決定「占領」立法院——領納稅人薪水、每天必須進出國會的民意代表,居然反鎖議場門戶、妨礙他黨立委上班、還在牆壁上大肆塗鴉,這樣的行為可否稱為「占領」,本身已經充滿懸念。

不過更尷尬的,還是國民黨色厲內荏的姿態。雖然黨團總召林為洲信誓旦旦,只要立院打開冷氣,一定堅持三天三夜。不過他卑微的「但書」一語成讖,才過了一個悶熱夏夜,黨團就潰不成軍。

如果我們不要太執著於「占領」訴求,而是把這次行動視為一次失焦的表演藝術,那麼,我們就能看見國民黨近年來最大的困境:他們搞不清楚自己在政治光譜上的品牌形象。

國民黨立院黨團為阻擋監察委員人事同意,號召黨籍立委強行占據立法院議場、主席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立院黨團為阻擋監察委員人事同意,號召黨籍立委強行占據立法院議場、主席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選角失敗的週末劇場

太平洋戰爭以來,在兩蔣強人統治下,中國國民黨的主要社會基礎,可說是軍公教人員、都市中產階級,再加上透過農漁會所攏絡的地方派系。尤其對前兩者來說,愛戴領袖、信任菁英統治、追隨大有為政府、平靜祥和社會氣氛,一直都是國民黨灌輸給其支持者的首要意識形態。

作為一個訴求穩定、重視秩序的「保守主義政黨」,從國共戰爭時期開始,國民黨就與動員群眾、衝撞體制的社會運動路線,保持非常遙遠的距離。

對台灣史稍有記憶就知道,在黨外時代,國民黨往往透過各種宣傳,把早期威權體制反對者定調為「顛覆國體、叛亂份子」,蔣經國就把美麗島事件稱為「高雄暴力叛亂」。而這種鄙薄社運、反對街頭抗爭、抗拒多元開放價值的心態,一直到馬英九執政末期,基本上沒有改變。

在數年前的318反服貿運動中,許多國民黨要員都表示譴責。當時立委林鴻池認為,「占領國會是踐踏民主政治」,而立委吳育昇則說「占領議場是暴力行為,應該視為治安問題」。更不用說曾經的自由主義大師、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到今天還認為暴力驅離學生、用警棍把民眾打到頭破血流是「遲來正義」。

也因此,林為洲、蔣萬安、江啟臣等人「進攻」國會的行動,就不禁要讓選民納悶,假如「社會穩定」真的如此要緊,「示威抗議」也無益於解決問題,那麼,國民黨為什麼要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內化威權都快一百年,為什麼現在才臨老入花叢,仿效那些「不學無術」的激進份子去搞「公民不服從」?

國民黨與民進黨立委爆發主席台爭搶大戰,遭拉離的國民黨立委不滿潑水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與民進黨立委爆發主席台爭搶大戰,遭拉離的國民黨立委不滿潑水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穩健保守?或者民粹激情?

說起來,「保守」本身是一種源遠流長的政治理念,標榜安定、漸變、傳統,當然有其學理上的堅實根基。但政治畢竟是現實的,應該考慮的是,對於逐漸失去青年世代、中產階級、知識份子支持者的國民黨來說,貿然「占領國會」到底是不是一步拓展市場受眾的好棋?

在理論上,正常的保守主義政黨,通常努力展現政治集團「遵守現有規則」所帶來的好處。因為在任何民主國家,都存在許多難以認同所謂「進步價值」的選民,所以代議政治的常態,本來就是左與右、基進與保守的競爭,甚至在多數民主國家,右翼保守才是民意主流。

而國民黨作為擁有60年執政經驗的最大在野黨,本來沒有必要為了監院人選爭議,輕易放棄體制內協商。尤其是,在制憲建國氣氛甚囂塵上之際,中華民國那五權分立的憲政架構,應該是國民黨要努力為之辯護,並證明此架構足以解決可能政治衝突的東西。而未來若是重返執政,國民黨當然也有十足的權利,提名自己偏愛的監院首長。

使人費解之處正在於此。在這段中華民國的黯淡時期,國民黨竟然放棄多年來苦心經營的穩健、持重形象,而仿效其宿敵最為擅長的抗爭手段。無論是自囚、鐵鍊、噴漆、臨時路障、推擠警察……,這些政治表演的舞臺元素,在百年黨史上沒有前例,也不符合國民黨習慣的保守主義美學。

國民黨占據立法院議場與主席台,與民進黨立委雙方進行近身肉搏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占據立法院議場與主席台,與民進黨立委雙方進行近身肉搏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缺乏抗爭基因的政黨體質

也許可以推測,這幾年連續挫敗,讓國民黨誤解了「改革」的意義。

當一個政黨進行改革,固然需要補強弱點,但更重要的,是保留、砥礪原有的長處,用以定位自身的品牌區隔。然而,今天的國民黨似乎陷入強烈自我否定,打算放棄自己擅長的議會談判,轉而訴諸他們非常陌生的街頭動員。這也意味著,國民黨不再試圖爭取過去曾經偏愛他們的保守中產選民。

即使如此,這種「轉向」卻存在技術面的問題。就「占領國會」的官方直播看來,國民黨缺乏創造大眾激情的領導魅力。

對比318反服貿運動中,在場外催動無數聽眾淚腺的激昂演講,還有前仆後繼聲援者塞爆濟南路和青島東路的盛況,不得不說,無論是清場後江啟臣、洪孟楷在立院外圍的官腔發言、乖寶寶蔣萬安向警察「怒吼」的青澀模樣、軍警女神葉毓蘭在國會殿堂上任意塗鴉,以及無比冷清寥落的立院外圍,都證明了黨內這些幾乎沒有社運實戰經驗的「街頭幼幼班」,如果妄想發起任何意義上的「公民運動」,註定是自曝其短。

國民黨大概還不知道的是,週日下午「占領」消息一出,在各大網路論壇、公民團體的社群媒體河道上,立刻被傳為笑柄。就在國民黨團被輕易驅離的當日,青年世代幸災樂禍地幫這次慘敗取名為「紙蓮花運動」、「曇花(一現)運動」——觀眾們旁觀夕陽遲暮下的黨國喪鐘。

國民黨支持者在立法院外聲援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支持者在立法院外聲援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搞錯對手的保守主義政黨

正如前面所講,或因近年連戰連敗,國民黨已然「忘記自己是誰」。

向來講究論資排輩的保守屬性政黨,不但拒絕朱立倫豐厚的政商人脈,也排斥王金平的地方派系道路,最後選擇一位與黨內權力結構、傳統官場文化都格格不入的「素人」韓國瑜,代表國民黨角逐總統大位——這個黨並未認清,被韓國瑜人格特質高度動員的「底層韓粉」,從來不是輝煌年代的核心支持者。

所謂「韓流」旋風,與這次無勇無謀的「占領」悲劇,恐怕來自不斷累積的失敗情緒。國民黨察覺自己逐漸喪失社會根基,所以選擇民粹激情、衝突抗爭的急進手段,想要藉此挽回一去不返的政治聲勢。

然而結果證明,國民黨終究對「社會運動」這帖猛藥具有過敏體質,東施效顰的「占領」、「動員」,只不過會把十年前支持國民黨的「保守中產階級」推得越來越遠。

究竟是誰會在這類鸚鵡學舌的丟臉「抗爭」之後,笑得燦爛開懷呢?想必是正盤算著要接收溫和都會選民的新興政治勢力。然而加倍不幸的是,限於錯誤的敵我意識,意圖「藍白合作」、渴望與民進黨來一場你死我活真劍對決的國民黨高層,大概沒有能耐分得清楚,到底誰是次要、誰又是主要敵人了。

國民黨支持者在立法院外聲援抗議,並企圖破壞拒馬。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支持者在立法院外聲援抗議,並企圖破壞拒馬。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