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以矛攻矛」反制中俄:美軍試射共用極音速武器

從考艾島發射場試射的共用極音速滑翔體,未來會改用較小的火箭推進器,使其可從陸軍的拖車與海軍的潛艦發射。 圖/取自美國太平洋艦隊
從考艾島發射場試射的共用極音速滑翔體,未來會改用較小的火箭推進器,使其可從陸軍的拖車與海軍的潛艦發射。 圖/取自美國太平洋艦隊

美國國防部在20日表示,由陸軍和海軍合資發展的「共用極音速滑翔體」(Common-Hypersonic Glide Body,C-HGB)再次試射成功。前次試射時間是在2017年10月,與本次同樣從夏威夷考艾島(Kauai)的太平洋飛彈試射場(PMRF)進行,並利用翻修過的北極星彈道飛彈作為推進器。本次試射增添各方對該計畫的信心,預計在2023年就能少量服役,成為對抗中俄極音速武器的先鋒。

極音速武器主要分成兩種,一是用吸氣衝壓引擎達到極音速的飛行器,二是本身沒有動力,但能以極音速滑翔的飛行器。本次實驗的共用極音速滑翔體屬於後者,它先利用北極星彈道飛彈加速到12馬赫以上,滑翔體與火箭分離後俯衝回大氣層,進入到密度較大的同溫層後利用空氣升力拉起,之後就沿著同溫層頂端滑翔飛行,最後在目標上空進行俯衝攻擊。

去年在天安門閱兵中現身的東風-17型中短程常規導彈,其前彈身改成極音速滑翔體,比傳統彈道飛彈有較高的突防能力。解放軍宣稱受閱部隊是從兩個導彈旅抽調而來,代表該飛彈至少有兩個旅服役。 圖/取自中國軍網
去年在天安門閱兵中現身的東風-17型中短程常規導彈,其前彈身改成極音速滑翔體,比傳統彈道飛彈有較高的突防能力。解放軍宣稱受閱部隊是從兩個導彈旅抽調而來,代表該飛彈至少有兩個旅服役。 圖/取自中國軍網

「唯快不破」的神話

有些媒體將極音速滑翔體神化,形容它的速度與機動性已達到無法攔截的境界;實際上,它只有「中段彈道」是目前武器無法攔截的。

這是因為傳統的彈道飛彈係沿著拋物線彈道前進,在中段彈道可達到200公里以上(類似東風21型的中程彈道飛彈),甚至是1000公里以上(類似東風31/41型的洲際彈道飛彈)而遠離大氣層,所以目前的中段攔截武器都設計在太空環境運作。然而,極音速滑翔體卻是在30到70公里高度的大氣層進行滑翔,飛行環境完全不同,導致現有的中段反彈道武器無法使用。

但等到極音速滑翔體接近目標區的終端彈道,由於滑翔體飛行數千公里後,動能被大氣阻力消耗大半後已處於「強弩之末」狀態,導致速度會降低一半以上,這對於速度較高的大型防空飛彈——尤其是強化過高空機動性與雷達追蹤能力系統的——攔截並非不可能。例如,美國洛馬公司曾宣稱其薩德(THAAD)系統已具有極音速武器的攔截能力,而美國海軍也將在2023年驗證標準六型飛彈的極音速攔截能力

不過,相較於傳統彈道飛彈要面對兩層攔截網,極音速武器只要面對一層終端攔截系統,其穿透成功率還是高得多。

另外,只在大氣層運作的終端防空系統,不論是攔截彈道飛彈或是極音速武器,有效距離都會大幅縮減,這讓極音速武器可以機動繞過。所以極音速武器不一定要硬闖終端攔截系統,可以改攻擊那些終端系統保護不了的目標。因此,美國飛彈防禦署已啟動3項計畫,將極音速武器的防禦範圍從「點」擴大到「面」:

  1. 極音速與彈道追蹤太空系統(HBTSS):能在中段彈道追蹤到彈道或滑翔武器的衛星,由於此時的飛行器沒有火箭尾焰散發的熱訊號,其紅外線偵測器需要很高的靈敏度。
  2. 區域滑翔段武器系統(RGPWS):能在中段彈道進行攔截的系統,目前已有多種概念在研發中,包含本身就是極音速滑翔體的攔截器。
  3. 極音速防禦武器系統(HDWS):沒有透露與前者的差別,目前已選定多家老牌軍火大廠的5項方案進行研究。

陸軍正委託洛馬公司為共用極音速滑翔體發展推進火箭與發射系統,利用一輛拖車就能拖運兩具發射箱,較傳統「一車一枚」的機動飛彈發射車有更高的火力轉移速度。 圖/取自USAASC
陸軍正委託洛馬公司為共用極音速滑翔體發展推進火箭與發射系統,利用一輛拖車就能拖運兩具發射箱,較傳統「一車一枚」的機動飛彈發射車有更高的火力轉移速度。 圖/取自USAASC

攻擊是最好的防禦

由於能攔截極音速武器的區域防禦系統難度太高,研發速度緩不濟急,美國便研擬出「以攻代守」的反制策略,希望藉由發展並部署極音速武器,戰時能夠在發現對手的極音速飛彈機動發射車後給予即時打擊;平時則迫使對手面對極音速武器的防禦難題,必得投資大量經費在防禦系統的研發上。

為了確保極音速武器能在短期內成形,美國不惜重複投資,讓各軍種同時開發多種系統:

  1. 陸軍的長程極音速武器(LRHW):採用本次試射的共用極音速滑翔體,將為其發展直徑較小的新火箭使其能從機動車輛發射。
  2. 海軍的中長程傳統即時打擊系統(IRCPS):也採用共用極音速滑翔體,但搭配不同的火箭使其能從潛艦的垂直發射管發射。
  3. 空軍的空射快速反應武器(ARRW):採用較先進的乘波式滑翔體,這使其彈體能夠縮小,可由F-15E攜帶單枚,或由B-52轟炸機攜帶多枚。
  4. 國防先進研究署的戰術推進滑翔體(TBG):本來是ARRW的技術展示計畫,但現在進度大幅重疊,可能改為海軍艦艇的Mk 41發射器而發展。
  5. 國防先進研究署的極音速吸氣武器概念(HAWC):唯一採用吸氣衝壓引擎的計畫,本來也是技術展示計畫,但由於進度超前的緣故,可能會提早轉成武器研發計畫。

由此可看出,未來不但是陸海空三軍都擁有極音速武器,而且還能從水下、水上、陸上與空中發射,形成錯綜複雜的火力網路,讓對手難以各個擊破。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陸軍的LRHW計畫,這是陸軍在潘興二型彈道飛彈退役後,首度回復中長程飛彈的使用。其理由是要運用機動發射車成本低廉,與維護人員較少的不對稱優勢,能以較低成本部署大量飛彈火力,以免被中國的經濟實力所拖垮。戰時將利用海運與空運部署到第一島鏈島嶼,形成對中國圍攻的中長程火網。

陸軍預計在2023年部署8枚原型武器,一方面累積操作經驗,另方面也可在衝突中投入戰鬥。本次共用極音速武器的試射成功讓陸海更堅定信心,要在極音速武器競賽中追上對手。

美空軍F-15E戰機。 圖/取自美國空軍 Flickr
美空軍F-15E戰機。 圖/取自美國空軍 Flickr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