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斬首革命衛隊將領蘇萊曼尼後,美伊衝突的下一步?

美軍針對伊朗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的暗殺行動,觸動雙方多年仇恨神經。 圖/美聯社
美軍針對伊朗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的暗殺行動,觸動雙方多年仇恨神經。 圖/美聯社

撇開伊朗革命衛隊(IRGC)是否和輸出「伊斯蘭革命」有無偶斷絲連的關係,美軍針對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的暗殺行動,的確觸動雙方多年來的仇恨神經。固然一時半刻之際,美伊雙方爆發全面軍事衝突的可能,就目前來看已煙消雲散,但是在中俄推波助瀾的情況下,中東地區的代理人戰爭只會越來越多。

在沙烏地阿拉伯介入葉門內戰始終不順利的狀況下,充當葉門反政府軍幕後推手的伊朗,自然變成沙烏地阿拉伯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更不用提伊拉克和伊朗之間在軍事上日益密切的合作關係,也讓在伊拉克戰爭中耗損大量國力的美國,深恐伊拉克作為美國戰略據點卻反被伊朗橫刀奪愛。因此,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部署,長年以來一直都把伊朗當作重要假想敵。

伊朗不放棄核武計畫

在美國刺殺蘇萊曼尼的斬首行動後,伊朗不斷對美國叫囂、揚言「要以最強的手段報復美國」,但純粹就軍事面來看,伊朗軍政高層也很清楚,其軍事實力無法和美國正面對抗,這也是為什麼伊朗一直不願放棄核武發展計畫的重要原因。

伊朗為了提升自家彈道飛彈技術,無視國際制裁風險,甘冒大不諱地持續和北韓保持密切合作關係,引進北韓發展的戰術彈道飛彈技術和核武原料濃縮鈾技術,以不斷累積核武實力,藉此讓美國投鼠忌器,從而獲得在中東地區的伊斯蘭霸主地位。

在美軍擊殺蘇萊曼尼後,伊朗以飛彈反擊美軍駐以色列基地。 圖/法新社
在美軍擊殺蘇萊曼尼後,伊朗以飛彈反擊美軍駐以色列基地。 圖/法新社

正因為伊朗的核子武器發展已非一朝一夕,因此以色列空軍早已多次計劃對伊朗境內的核武設施發起精確空襲行動。其中,以色列在中東地區所實施的反核打擊中,最為人所知的就是著名的「歌劇院行動」。

在歌劇院行動中,以色列空軍將美造F-16戰機的性能發揮到極致,從而在沒有空中加油機支援的狀況下,成功從以色列本土起飛深入伊拉克腹地,對伊拉克核武原料濃縮以及生產設施施以外科手術式打擊,全程未遭伊拉克防空武力成功攔截,堪稱是除了美國空軍之外,少數能夠執行此種精確手術式縱深打擊的勁旅。而以色列的軍事實力,也是伊朗在面對美國之前就必須列入考量的迫切威脅。

以色列F-16戰鬥機。 圖/路透社
以色列F-16戰鬥機。 圖/路透社

以色列「歌劇院行動」將再起?

平心而論,伊朗空軍雖然擁有巴勒維時代向美國購買的F-14機群,但在美國長年武器禁運下,不僅妥善率低落,飛官戰技和可用武器也無法和當年相提並論。

伊朗空軍尚且如此,在海軍方面自然狀況更加糟糕,主要仰賴小型飛彈快艇和潛艦作為控制荷姆茲海峽的主要籌碼,如果說要和美國從地中海和印度洋前來增援的第六艦隊正面衝突的話,根本難有勝算。

在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強大壓力下,伊朗光要在中東地區自保就已經相當困難,更不用說要和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部隊進行正面對決。

伊朗空軍與維尼合照。後為F-14戰鬥機。 圖/美聯社
伊朗空軍與維尼合照。後為F-14戰鬥機。 圖/美聯社

而此次美國對伊朗重要軍事幹部的擊殺行動中,除了伊朗長久以來對美國的敵對態度之外,伊朗插手伊拉克內戰的深入程度,與中俄兩國對於伊朗的煽風點火,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原因。特別是近期受美中貿易戰而重創的中國,希望藉由伊朗和美國的衝突,牽制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部署,從而製造出對中國相對有利的戰略態勢。

不過在美國國內反戰氛圍的強力阻撓下,川普並沒有比照小布希對伊朗發起全面攻擊,而是以有限武力展示取而代之。

美國之所以不對伊朗採行直接武力攻擊的主因,當然是避免伊朗革命衛隊支援境外極端主義組織,以恐怖攻擊對美國發動報復。但為了確保美國在伊拉克的主導地位,美國可能允許以色列對伊朗再次發起類似「歌劇院行動」的外科手術式打擊,以摧毀伊朗政軍經中樞的關鍵節點,從而在一定程度內,嚇阻伊朗當局冒險對美國發起恐怖攻擊的可能。

1981年,以色列對伊拉克發動「歌劇院行動」。 圖/取自維基共享
1981年,以色列對伊拉克發動「歌劇院行動」。 圖/取自維基共享

美伊衝突的下一步?

依美國學者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所提出的文明衝突論,伊朗和美國的衝突看似無可避免, 但就實際層面來看,目前伊朗的許多軍事冒險行動,都是由完全不受節制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執行。根據兩伊戰爭經驗,革命衛隊武力缺乏有效的軍事策略和完整的作戰持續力,並不能作為伊朗正規軍在對外行動時的表現參考。

事實上,即便在伊朗國內,對於革命衛隊的不受控制也有許多反對聲浪,特別是作為對外溝通管道的世俗政府,更是對於革命衛隊長久以來仰仗宗教領袖為後盾,不顧國家整體戰略利益考量的作為頗有微詞。

只是,在神權政治仍舊主導伊朗的狀況下,哈梅尼政府並沒有辦法實質上控制革命衛隊的行動。這也是伊朗在接下來的烏克蘭客機誤射意外中,表現相對節制的主要原因。因為世俗政府即便無法擺脫神權領導的絕對優勢地位,但對於戰略局勢的考量並非全然盲目,因此在調查過程中展現少見的開放合作態度,其主要考量就是避免美國有開戰的藉口。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i)。 圖/法新社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i)。 圖/法新社

更何況,現今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皆保有強大的常駐兵力與補給,讓伊朗原本控制荷姆茲海峽的反介入優勢今非昔比。如果美國能比照持久自由行動,派遣特戰小組協助伊朗國內反對派對抗哈梅尼政府的話,武力介入伊朗的成本會大幅下降,而且美國國內的反對聲浪也會失去著力點。

然而,此如意算盤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伊朗境內反對勢力的存在與否始終難以確定。即便存在反對勢力,有無足夠實力在美國援助下對抗哈梅尼政府和神權統治仍有疑問。在這些考量下,目前美伊雙方的行動表現,其實一點也不意外了。

圖為美軍伊拉克特遣部隊。 圖/路透社
圖為美軍伊拉克特遣部隊。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