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面對共軍「現代版閃電戰」,國軍如何精進特戰部隊作戰想定?

在投下大筆預算加強特戰武力時,國軍高層對於特戰在台海衝突中的作戰想定也需與時俱進。 圖/青年日報
在投下大筆預算加強特戰武力時,國軍高層對於特戰在台海衝突中的作戰想定也需與時俱進。 圖/青年日報

國軍在播遷來台初期由於戰略需求考量,對於特戰部隊相當重視,除了依美式編裝重建傘兵部隊,以及引進德籍顧問訓練山地營之外,還在東南沿海收編為數不少的民間游擊武力加以整訓,對商船和大陸沿海進行襲擾,其中最著名者,當屬以東引為根據地的反共救國軍。

然而,在時空環境和戰略思想變遷之下,原本編制齊全、戰力精良的國軍特戰部隊,陸續淪為一連串縮編整併措施下的犧牲品。原本國軍在東亞地區的特戰整訓能量名列前茅,許多盟邦都派遣軍士官前來受訓,但是在「精實」、「精進」兩案大幅裁減特戰部隊編制下,讓許多資歷完整的軍士官不是為了前途轉調,就是打報告退伍,造成寶貴的特戰人力大量流失。

不過在911事件後,量少質精戰力強的特戰部隊重新成為「顯學」,各國紛紛開始加強特戰能量。國軍特戰部隊拜此之賜,重新得到上級長官青睞,不僅原本被縮編的甲級特勤隊在裝備預算上開始有了起色,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重新躍居作戰計畫要角外,還另外計畫再編成一支特戰旅。一時之間,國軍特戰武力似乎鹹魚翻身,重新成為台海防衛作戰中的要角。

但在投下大筆預算重新加強特戰武力時,國軍高層對於特戰武力在台海衝突中的作戰想定卻未與時俱進,這對於需要精訓勤練,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方能有成的特戰武力來說實非福音。

共軍武器裝備與作戰思想現代化

國軍長期面對共軍數量威脅,原本在質方面的些許優勢,近年來也因為中共部隊的現代化而逐漸消失。更重要的是,共軍並非僅在武器裝備的汰舊更新上下功夫,連作戰思想也開始走出蘇聯教條,開始和世界接軌。

雖然共軍在相關軍事基本教條上依然有所堅持,但在戰術行動以及態勢上已非過去「小米加步槍」的刻板印象。自1991年波灣戰爭之後,共軍就開始密切注意西方戰術動態,而在2003年的自由伊拉克作戰中,美軍所展現的快速制壓和威懾能力更是讓共軍內部印象深刻。

對共軍來說,解放台灣需要快、狠、準,一旦戰事延宕,招致國際干預的機率就會大增,因此自80年代開始,共軍內部就強調,解放台灣作戰「最好別死人,要死死軍人」,希望能夠在對台灣政軍與民生基礎設施損害最小的狀況下粉碎台灣的抵抗意志;除可降低國際干預風險,還能避免對中共內部經濟體制造成過大衝擊。

對共軍來說,解放台灣需要快、狠、準。 圖/路透社
對共軍來說,解放台灣需要快、狠、準。 圖/路透社

為達成此項作戰目的,現今共軍除師法前蘇聯與美軍作戰概念外,還不斷加強所謂信息戰、點穴戰和快反能力,配合第五縱隊襲擾和長程精確深入打擊能力,意圖在最短時間內毀滅國軍指管通情骨幹,造成社會恐慌。

根據我方情資,共軍已對台部署874枚東風系列短程飛彈,並以每年約75至100枚速度增加,同時開始部署誤差可在10公尺以內的攻陸巡弋飛彈。這批東風系列短程戰術彈道飛彈除裝有各類子母彈頭外,尚可配備誤差在40公尺內的石墨或油氣彈頭(FAE),攻擊台灣本島射程時間僅有7分鐘。

另外,中共還編有兵力將近17,000名的特戰部隊,能夠遂行陸上、空中快速機動及跨海登陸等三棲應急機動作戰。

這批部隊在攻台作戰中將是第一波,除先行摧毀我重要通訊節點,擾亂民心士氣外,還可協助空降部隊鞏固空頭堡周邊。在共軍戰術飛彈攻勢之下,我指管通情系統節點極可能受到重創,若非全面失效就是通訊能量降低,這代表國軍高司單位在初期極可能陷入情報黑洞,無法如臂使指地運用作戰部隊。

共軍東風-15短程飛彈。 圖/路透社
共軍東風-15短程飛彈。 圖/路透社

共軍攻台:現代版閃電戰

為迅速制壓台灣本島軍政要點,共軍近年來大力組建空降兵。共軍空降兵力師承前蘇聯編制,由空軍管制。目前已知共軍空降兵最高編制單位為空降第15軍,下轄43、44、45等三個師、一個航運團、一個通信團,總兵力約3萬人。

共軍空降第15軍軍部現駐湖北孝惑,所屬第43師駐河南開封、44師駐湖北應山、45師駐湖北黃陂、航運團駐湖北孝惑,能夠用於空降作戰的各式軍用運輸機超過80架以上。如果以戰備狀況備便空投的話,保守估計共軍有能力在6小時內將至少一個加強旅(6-8個營)飛抵台灣本島進行空降、空投作戰,遂行遠程機動及快速突擊。

共軍空降兵最高編制單位為空降第15軍,下轄43、44、45等三個師、一個航運團、一個通信團,總兵力約3萬人。 圖/新華社
共軍空降兵最高編制單位為空降第15軍,下轄43、44、45等三個師、一個航運團、一個通信團,總兵力約3萬人。 圖/新華社

事實上,為配合空降突擊作戰想定,中共早已在甘肅建立全比例仿真模擬演練場「鼎新基地」,形狀與比例刻意仿建台中清泉崗機場及高雄左營軍港,便於空降兵進行模擬攻擊演練,逐步組建連、營級實兵作戰演練能量。未來共軍空降兵的師級,乃至於軍級作戰能量之建立絕非海市蜃樓,而是迫切的危機。

雖然目前共軍空降兵的運輸能量不足,但是若能掌握台灣本島之機場並確保局部空中走廊的話,配合中國民航的廣體客機支援,共軍絕對有能力在12小時之內輸送一個以上的滿編空降師進入台灣本島。加上近年來共軍大量採購俄羅斯IL-76重型軍用運輸機、BMD-3空降步兵戰鬥車和重裝備空投傘具(PBS-950貨物傘和UPGS-500火箭減速組),讓共軍空降兵的空降突擊能力更上層樓。

因此,從共軍的整軍方向來看,未來國軍所需要面對的不太可能是正面硬碰硬的諾曼地式登陸作戰,而是共軍配合資訊攻勢、戰術彈道飛彈攻擊、空降突擊和特種部隊奔襲的「現代版閃電戰」。縱使國軍在海空方面目前仍佔局部優勢,但是若重要基礎設施和基地遭共軍突擊佔領破壞,則續戰能力將大幅減低。

圖為共軍IL-76運輸機(上)與殲轟-7戰機。 圖/中新社
圖為共軍IL-76運輸機(上)與殲轟-7戰機。 圖/中新社

國軍「陣地防禦」的缺失

從國軍目前所謂「資電先導、扼制超限、聯合制空、制海、確保地面安全」的主要作戰想定來看,對於共軍以非正規方式遂行攻台作戰的對應方法,依然不脫「陣地防禦」的思維桎梏,認為只要以我裝步單位實施機動打擊,便可將共軍先遣部隊或空投堡掃蕩殆盡,

然而,此作戰想定卻未考慮到現今共軍已經具有能夠直接對我窄淺縱深後方之後勤補保與指管通情(C4SI)節點於夜間進行突擊之能力。如配合適當之欺敵作為,在我軍部隊戰備狀況鬆懈時發起之突擊,勢將難以招架。

面對以城鎮或住民地為依托的共軍特戰隊員,我重裝摩步或裝甲旅是否能夠在第一時間內集結進入作戰責任區,且於有限之縱深中展開發揚火力?答案顯然不甚樂觀,在這種戰線高度流動、作戰地形複雜且需要快速反應的多目標高強度作戰中,傳統機械化部隊的作戰彈性明顯不足,需要一支具備高度獨立作戰能力和分散作戰彈性的部隊方能應付。

在戰線高度流動、作戰地形複雜且需要快速反應的多目標高強度作戰中,需要一支具獨立作戰能力和分散作戰彈性的部隊方能應付。 圖/青年日報
在戰線高度流動、作戰地形複雜且需要快速反應的多目標高強度作戰中,需要一支具獨立作戰能力和分散作戰彈性的部隊方能應付。 圖/青年日報

發揚國軍特戰部隊戰略價值

以目前國軍的作戰編制來看,最適合擔負此種反突擊任務的部隊首推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前身為862旅),單位基幹是精實案中所併編的原空降862和871作戰群,下轄3個特戰營,1個乙型基幹特戰營,1個基幹特戰營,另還加上1個特戰支援營以及旅直屬單位:區域通信連、搜索連、工兵排、憲兵班。

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平時編制為3,200人,戰時則會將原有的兩個基幹營加以編實。配合空騎旅的運輸直昇機支援,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理應能夠對共軍的突擊進行快速反應,特別是在大台北都會區或是重要港口、機場的反突擊任務中,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的作戰效能絕對超過目前的守備旅。因為特戰部隊原本專精小部隊作戰,因此在和共軍特戰部隊對壘時的勝算,自非一般部隊所能比擬。

然而像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這樣的特戰部隊,只用在此類任務上其實非常可惜,甚至可說是暴殄天物。由於特戰部隊最大的優勢就是出其不意,在這種被動式的反突擊任務中,反而無法發揮其巨大的戰略價值。

若要發揮特戰部隊真正的價值,就應該把目標放在敵人身上,如此方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論是戰略偵察、敵後破壞或是襲擾任務,運用得當的特戰部隊能夠成為極大的戰力乘數,協助正規部隊完成任務。以持久自由作戰(OEF)為例,美軍特戰司令部麾下的特戰兵力深入時,對特戰部隊而言,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

組建困難,補充不易

和其他技術兵種相較之下,特戰部隊的訓練和維持成本非但不惶多讓,甚至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以目前國軍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來看,雖然看起來不過是一支加強旅,但是以充員兵訓練標準來說,除了傘訓之外還必須通過基礎突擊訓,而根據部隊專長需要,在短暫的服役期間還可能會選送接受爆破、通訊或醫療等專精技能訓練;至於軍士官的訓練期間就更長。

更長的訓練期就代表投入的經費預算要更多,而且有生力量的補充,需要原本就有的預備隊或是需要時間慢慢培養,這都有賴國軍高層的事先規劃。

特戰部隊最大的優勢就是出其不意,然而在被動式的反突擊任務中,反而無法發揮其巨大戰略價值。 圖/青年日報
特戰部隊最大的優勢就是出其不意,然而在被動式的反突擊任務中,反而無法發揮其巨大戰略價值。 圖/青年日報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