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國安危機浮現:特勤平時不聯手,戰時真能反斬首?

本年度漢光演習的「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由隸屬軍方的「憲兵特種勤務隊」、隸屬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以及隸屬海巡署的「海巡特勤隊」共同參與。 圖/青年日報
本年度漢光演習的「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由隸屬軍方的「憲兵特種勤務隊」、隸屬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以及隸屬海巡署的「海巡特勤隊」共同參與。 圖/青年日報

7月的漢光演習,其中有一項是「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由隸屬軍方的「憲兵特種勤務隊」(MPSSC)、隸屬警政署(NPASOG)的「維安特勤隊」,以及隸屬海巡署的「海巡特勤隊」(CGASTF)共同參與。但是所屬單位不同,訓練方式、武器配備也不相同,各隊文化作風差異也頗大,一旦有突發狀況發生,真能協調發揮最大功效嗎?

台灣三大特勤隊任務分工

一般訓練較少看到三個單位協同演習,主要是各有其執掌範圍。憲兵特勤隊隸屬國防部管轄;海岸巡防署平時負責海上執法與巡護勤務,體制上不歸屬軍方管轄。除東沙與南沙指揮部外,海巡人員平時身著亮橘色工作服、階級章表示方式與警方類似,艦艇則使用白色塗料,主要為降低軍事色彩、避免執法爭議。

不過海巡因具有「第二海軍」身份,平戰時的任務區分有所不同。承平時期其任務以維護台灣地區海域、海岸秩序及資源保護利用為主,另也包含東、南沙地區之防務整備。

海巡人員平時身著亮橘色工作服、階級章表示方式與警方類似,艦艇則使用白色塗料,主要為降低軍事色彩、避免執法爭議。 圖/海巡署
海巡人員平時身著亮橘色工作服、階級章表示方式與警方類似,艦艇則使用白色塗料,主要為降低軍事色彩、避免執法爭議。 圖/海巡署

而在戰爭時期,依據《行政院海岸巡防署組織法》第24條,於戰爭或事變發生時,依行政院命令納入國防軍事作戰體系。除此,依據《國防部因應戰時行政院海岸巡防署納入國軍防衛作戰體系平戰轉換作業規範》,應急作戰階段,海、岸巡部隊納入海軍部隊及各作戰區管制,強化戰備整備及戰力保存為主要任務,所以這次漢光演習「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項目也加入其中。

在現代作戰越來越傾向時間縮短、範圍縮小、快速打擊弱點(便是所謂「斬首」行動)的趨勢下,反特攻、反斬首作戰頓時成了台灣必須面對的課題。這次漢光演習「重要目標反特功演練」項目便是因此需要而來。

不過,當天演習媒體只看到憲兵特種勤務隊的攻堅畫面,海巡特勤隊與維安特勤隊似乎只負責外圍的警戒項目分工,與憲兵特勤隊其實並無實際的協調行動,殊為可惜。

在「斬首」行動趨勢下,反特攻、反斬首作戰頓時成了台灣必須面對的課題。 圖/青年日報
在「斬首」行動趨勢下,反特攻、反斬首作戰頓時成了台灣必須面對的課題。 圖/青年日報

軍警在訓練與文化上的差異

憲兵隸屬國防部,主掌國家安全情報、軍事警察,協力警備治安、衛戍首都、支援三軍作戰為其主要任務。因此,「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主責單位本來就是憲兵特種勤務隊,因其隸屬軍方,負責處理小範圍特種作戰。

憲兵特種勤務隊的訓練方式就是高壓絕對服從,操體能、爬水溝更是家常便飯,強調作戰意志與服從命令、熟悉裝備與作戰技巧訓練等。裝備則配有狙擊槍、突擊步槍、衝鋒槍與九公厘手槍,近年更增加紅隼火箭筒及全地形四輪偵搜車,事實上已等同特種部隊的火力。

此外,隸屬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也參與「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任務編組當中,平常主要任務為執行國內反暴力、反破壞、反劫持及反劫機(船)等特殊任務,同時執行反恐攻擊與重大刑案攻堅及圍捕等。隊員訓練通常以自主訓練為主,每個月會有體能及戰技測驗,如果沒通過隨時就會淘汰回歸建制;換言之,隊員的榮譽心是推動其自主鍛鍊的根本動力。

至於裝備上就沒偏重高火力,除了狙擊手的狙擊槍外,隊員最常用的以手槍及精準的MPX衝鋒槍為主。警察所受的訓練以「拯救生命」為主,跟軍方所受的殲滅有生力量的訓練本質完全相反,兩者的任務目標完全不同,訓練方向也不可混淆。

隸屬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平常主要任務為執行國內反暴力、反破壞、反劫持及反劫機(船)等特殊任務。 圖/取自NPA署長室
隸屬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平常主要任務為執行國內反暴力、反破壞、反劫持及反劫機(船)等特殊任務。 圖/取自NPA署長室

以維安特勤隊在桃園捷運的演練為例

7月25日的這場演練,內容是針對持械歹徒在桃園長庚醫院站濫殺的無劇本演練。無劇本演練真實考驗指揮官現場反應及隊員平時的戰術攻堅訓練,一旦出現錯誤的走位或選擇,一旁的演習教官會直接下達導致的狀況要求處置。如攻堅盾牌手的腳部中彈,攻堅小組就需當場面臨是要繼續前進或是救人撤退等應變情境。

除此,演練期間也暴露許多平時練習時不會設想到的問題,如裝備不適合或決策有瑕疵,聯絡溝通默契不佳等,這時也同時檢視指揮官能否藉由監視器、空拍機、甚至是隔壁大樓狙擊手的監視回報有效掌握整體狀況,是否知道尋求外部支援解決方式,如找熟悉站體工程師詢問是否有維修孔道,或歹徒忽略的走道出入口等。

無劇本演練真實考驗指揮官現場反應及隊員平時的戰術攻堅訓練。 圖/取自NPA署長室
無劇本演練真實考驗指揮官現場反應及隊員平時的戰術攻堅訓練。 圖/取自NPA署長室

無劇本演練 vs. 火力展示演習

無劇本演練在沒有預演的情況下,參與演習的隊員以其所受訓練來應對狀況,演習過程中如果發生失誤或錯誤處置的地方,也會有隨行攝影及教官予以記錄,以便日後檢討改進,著重於發現錯誤以精進戰術戰法。

而外界常見的火力展示,其實與國外(如日本的富士火力展示)相似,目的是對一般民眾呈現軍容壯盛的效果,提升人員對自己的裝備熟悉度,以及民眾對軍警的信心與支持,不然現在戰場上的攻擊距離都是目視外接戰,飛彈砲彈發射是看不到命中目標的。

因此,這兩種演習方式有本質上的不同。目前三大特勤單位是各自私下演練,似乎不常協同演習,因而在陌生的情況下對彼此的戰術戰法與思維缺乏交流及溝通,更遑論熟悉了解。

目前三大特勤單位是各自私下演練,似乎不常協同演習。 圖/海巡署
目前三大特勤單位是各自私下演練,似乎不常協同演習。 圖/海巡署

三大特勤隊聯合演習增進支援默契

本次「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以憲兵特勤隊為主軸演練攻堅,多數過程中是以5對1的懸殊優勢軍力來攻擊,且假想敵本身並無有組織協調的反擊甚至逆襲等,這是火力展示式演習的想定。但當未來真實面對同樣聰明、同樣精良,甚至更不怕死的敵方斬首特種部隊時,我軍是否有解決威脅的訓練?

維安特勤隊的對手設定是「少人數高火力」的恐怖攻擊;具軍方色彩的憲兵、海巡特勤隊的對手設定,則是高好幾級的有組織敵軍特種部隊。因此除了提升火力與裝備,觀念、戰術、思維都需與時俱進才能與之對抗,而不同單位所帶來的觀念衝擊有時是最有效的跳脫思考。這也是為何國際間常舉行共同演習的原因。除了熟悉彼此外,從中擷取對方優點從而改進自己,也是無法明列的最大好處。

未來假想當多處要地同時受到攻擊,是否能於短時間內將各單位組成反斬首特種部隊聯兵營,發揮不同單位原本的強項優勢,結合現地守衛部隊的重裝與人員能量?光整合需要的單位就是一個工程,若平時未建立相關SOP熟悉流程彼此,發生事情時資訊不透明、通訊不清楚將更減損合作效益。

維安特勤隊的對手設定是「少人數高火力」的恐怖攻擊,與憲兵、海巡特勤隊的任務定位不同。 圖/取自NPA署長室
維安特勤隊的對手設定是「少人數高火力」的恐怖攻擊,與憲兵、海巡特勤隊的任務定位不同。 圖/取自NPA署長室

以台灣目前狀況來看,在面對未來特種作戰攻擊時,首當其衝的是攻擊地點及數量一定不會少,國軍是否有能量同時處理多處攻擊是必須事先思考的課題。

除此,攻擊方的行動模式及裝備、甚至是作戰技巧都應將其視為軍方特種部隊之等級,反制單位的訓練心態及方式應同時調整修正,裝備也需與時俱進;而此也是國際間軍隊為何開始特戰化的原因之一。

如何統整台灣特勤隊戰力使其互相熟悉配合,甚至與衛戍部隊進行共同演練,增加反斬首行動時的支援能量,建立彼此共通語言與溝通管道,放大現地優勢抵消對方突襲衝擊。如果能將軍方聯兵營概念整合至反斬首反特攻防衛作戰中,真正做好準備,威脅將不再是威脅。

應將攻擊方視為軍方特種部隊之等級,反制單位的訓練心態及方式應同時調整修正。 圖/青年日報
應將攻擊方視為軍方特種部隊之等級,反制單位的訓練心態及方式應同時調整修正。 圖/青年日報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