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以巴衝突的未解之結:以色列精準武器發威,卻陷入戰略困境?

今年5月以巴再爆軍事衝突,5月21日雙方達成停火協議,結束為期11天的戰鬥。圖為6月4日,埃及派出的工人及機具於加薩市協助衝突後重建。 圖/歐新社
今年5月以巴再爆軍事衝突,5月21日雙方達成停火協議,結束為期11天的戰鬥。圖為6月4日,埃及派出的工人及機具於加薩市協助衝突後重建。 圖/歐新社

當全世界都在為新冠肺炎疫情焦頭爛額之際,沉息一段時間的以巴衝突突然再起。今年5月以巴衝突的主因,是5月6日時,巴勒斯坦人在東耶路撒冷抗議以色列最高法院決定驅逐六個巴勒斯坦家庭,這次抗議迅速升級為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間的武裝對抗。

在5月9日至10日間,雙方發生暴力衝突。10日時,巴勒斯坦的基本教義派組織哈馬斯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以色列撤出安全部隊。截止時間過後數分鐘,哈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從加薩走廊向以色列發射火箭,擊中住宅及學校,以色列則以空襲報復,雙方的攻擊行動共造成200多人傷亡,其中232人是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則為12人,其他則有1,900餘人受傷,近90棟建築被毀,其中包括半島電視台的大樓。在國際協助調停之下,5月21日,以巴雙方達成停火協議,結束為期11天的戰鬥。

其中,哈馬斯在5月10日當日,即從加薩地區向以色列發射150餘枚火箭,其中7枚射向耶路撒冷及貝榭梅什(Beit Shemesh),並使用反戰車飛彈攻擊民用車輛,致使民眾受傷。哈馬斯持續向以色列第二大城特拉維夫發射火箭攻擊,甚至由黎巴嫰邊界發動攻擊。

5月11日,以色列空軍發動「圍牆守護者」(Operation Guardian of the Walls)作戰,加薩地區一棟13層樓的住宅建築遭到以色列空軍以精準彈藥擊中,據稱其中有哈馬斯的辦公室,以色列國防軍事先對住戶提出警告,並提供足夠時間撤離。以色列空軍以一貫的精準打擊及優異的戰術運用,成功打擊哈馬斯的主要目標。

本次衝突中,雙方的攻擊行動共造成200多人傷亡,其中232人是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則為12人,其他則有1,900餘人受傷,近90棟建築被毀,其中包括半島電視台的大樓。 圖/法新社
本次衝突中,雙方的攻擊行動共造成200多人傷亡,其中232人是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則為12人,其他則有1,900餘人受傷,近90棟建築被毀,其中包括半島電視台的大樓。 圖/法新社

精準武器發威

在整個衝突期間,哈馬斯及伊斯蘭聖戰組織陸續向以色列發射至少4,000枚火箭,有600枚落在加薩地區,根據以色列國防軍的說法,鐵穹系統的攔截率達到90%。

鐵穹系統可以說是以色列國防自主實力的展現,其自行研發的武器,多用於應付國防上的迫切威脅。這組以色列拉斐爾(Rafael)所發展的一種短程防空系統,專門用於攔截火箭彈、迫擊砲等,射程約4公里至70公里的短程武器威脅,因為這些武器會對以色列的城鎮等人口稠密區帶來威脅。

鐵穹系統由三個主要組件組成:包括EL/M-2084偵測及追蹤雷達、戰鬥管理及武器控制系統、以及飛彈發射器。飛彈發射器由20枚「神秘」(Tamir,希伯來語)飛彈發射箱組成,使用光學電子感測器,具有數片彈翼,具備極高機動性,彈重90公斤,長3公尺,射高可達1萬公尺,彈頭重11公斤,飛行速度達2.2馬赫,每一枚的成本約為5萬美元。因為仍不便宜,所以只會用於攔截可能落在城鎮的火箭等高威脅目標。

雷達偵測來襲火箭並追蹤其飛行彈道,並由戰鬥管理系統計算其可能彈著點,據以確定是否對指定地區造成威脅,只有在確定威脅後,才會發射攔截飛彈加以攔截。

與一般防空系統不同的是,大部分防空飛彈系統都是集中部署,包括雷達、飛彈控制單位與數量不同的飛彈系統,都位在接近的地點,但鐵穹系統則採分散式部署,其發射器可以透過安全的鏈路互相連接,保護大約150公里範圍的市區。

鐵穹系統的功能褒貶互見,不過從2011年首度開始部署以來,已成功攔截上千枚攻擊以色列的火箭。另外,鐵穹系統也會部署在以色列的薩爾6型巡防艦上,從海上防禦以色列的天然氣平台。

鐵穹系統是以色列所發展的多層次防空系統的一部分,其中包括高高度的箭2(Arrow 2)、箭3、閃電8型(Barak 8)、鐵束(Iron Beam)反飛彈雷射系統,以及「大衛吊索」(David's Sling)飛彈防禦系統等。

鐵穹系統的功能褒貶互見,不過從2011年首度開始部署以來,已成功攔截上千枚攻擊以色列的火箭。 圖/路透社
鐵穹系統的功能褒貶互見,不過從2011年首度開始部署以來,已成功攔截上千枚攻擊以色列的火箭。 圖/路透社

另外用於攻擊加薩地區建築目標的應是美製的GBU-39「小尺寸炸彈」(Small Diameter Bomb, SDB),以色列稱其為「鋒利冰雹」(Barad Had),以色列空軍在2015年向美國採購此種武器,可由F-16或F-15I掛載。

與美國標準的空用炸彈相比,SDB重僅250磅,體積比500磅的MK82要小,一方面掛載的作戰飛機可以攜帶更多數量的飛彈——掛載一枚2000磅炸彈的掛載點,可以掛4枚SDB——另一方面因為其重量較小,爆炸威力也較小,在實施精準打擊作戰時,可以減少對非攻擊區域的附加傷亡。特別是在反恐作戰時,恐怖分子常藏匿於城鎮中,以平民或非軍事目標為掩護,增加攻擊的難度。

GBU-39通常使用雷射或GPS導引,雖然彈體本身無動力,但增加一對彈翼,可以滑翔方式增加飛行距離,其彈頭有多種類型,包括高爆型或破片型等,另也可配備鋼質彈錐,以增加其對碉堡等硬目標的穿透效果。

這次以色列並未說明其對加薩地區空襲所使用的武器,但網路上廣傳數段在加薩地區的半島電視台等媒體辦公大樓遭炸毀的影片,由畫面可以清楚看到以色列以數枚SDB摧毀這棟建築並致使其倒塌,但周邊並無太大的附帶損毀。而這次以色列也成功運用欺敵戰術,故意先釋放以色列將要空襲的訊息,一方面先讓平民撤出,另外據稱有哈馬斯人員在接到警報後躲入地道,反遭以方炸毀。

另外用於攻擊加薩地區建築目標的應是美製的GBU-39「小尺寸炸彈」(Small Diameter Bomb, SDB),以色列稱其為「鋒利冰雹」(Barad Had)。 圖/美國空軍
另外用於攻擊加薩地區建築目標的應是美製的GBU-39「小尺寸炸彈」(Small Diameter Bomb, SDB),以色列稱其為「鋒利冰雹」(Barad Had)。 圖/美國空軍

戰術成功卻陷入戰略困難

這波以巴衝突的爆發其實可以預料,是以色列內外因素交織所造成的。以巴之間停火已有多年,但以色列佔領區內以巴人民衝突加劇,早有人警告恐爆發更大衝突。以色列遲遲未能組成新政府,看守內閣納坦雅胡個人官司纏身,又被右翼人士包圍,為延續個人政治生命,放任衝突升高,破壞對手拉他下馬的計畫,使得組成一個改採溫和路線的新內閣之可能性再度被延宕。

另外,美國前總統川普在其任內,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同時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在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下,實現關係正常化,使得巴勒斯坦人希望阿拉伯國家支持其獨立建國的夢想破滅,認知到必須靠自己。上述種種都埋下以巴衝突的種子,以色列最高法院強制遷離的判決,只是爆發更激烈對抗的導火線。

這是2007年伊斯蘭恐怖組織滲入加薩以來,以巴間的第四次戰爭。以色列雖以高科技武器、令人矚目的戰術成果結束此次戰役,但有研究指出,以色列執著於量化的戰術成果——例如摧毀多少目標,擊斃多少恐怖分子,或攔截多少飛彈——這顯示以色列希望透過攻擊來達成其政治目標。從此角度看,以色列空軍表現至為良好。

但哈馬斯著重的是戰略成果,不但將耶路撒冷變成其象徵性的焦點,也在區域建立其恐怖主義的領導地位,黎巴嫰真主黨甚至不得不默許哈馬斯進入黎南對以色列發射火箭,同時也使加薩衝突提升為以巴間衝突的主要部分,並將加薩變成反猶陣營的中心。

這在以色列正處於內部政治的混亂時期更形重要,而且拜登政府甫接掌白宮未久,重心放在防治COVID-19及對抗中國,在中東地區可能著力未深,若要解決加薩問題,以色列可能需要重塑更務實的議程,修改其戰略,不過這在目前以色列政局下,恐怕尚難以推動,除非納坦亞胡倒台。這次攻擊使以色列各政黨不得不支持強硬政策,更難於與伊斯蘭派政黨合作,回到溫和路線,恐怕也可說是納坦亞胡政治算計的成功。

攝於6月9日,一名巴勒斯坦人在被摧毀的平房中烹煮玉米。 圖/路透社
攝於6月9日,一名巴勒斯坦人在被摧毀的平房中烹煮玉米。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