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的「懷舊進行式」(上):無止境重開機、拍續集、搞多元宇宙 | 漢斯黃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習時代」回望江澤民昔日對台政策,兩岸戰略模糊空間早已不再

好萊塢的「懷舊進行式」(上):無止境重開機、拍續集、搞多元宇宙

《蜘蛛人:無家日》劇照。 圖/IMDb
《蜘蛛人:無家日》劇照。 圖/IMDb

當你在手機點選「本週新片」,看見最新一集的《蜘蛛人》、《駭客任務》、《驚聲尖叫》、《魔鬼剋星》出現在時刻表上,或點開串流平台,發現推薦欄位出現《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小鬼當家》(Home Alone)、《花邊教主》(Gossip Girl)的衍伸或重製新作,你並沒有搭上「時空機」回到過去,現在依然是肺炎疫情、元宇宙、NFT當家的2022 年,只是好萊塢吹起濃濃「懷舊風」,把經典IP全部掃回今日,成為如今電影、戲院、電視與串流營運的「萬靈丹」。

無止境的重啟、翻拍,種種「借屍還魂」復興的續集,80、90年代的經典IP回歸,還有無限擴展「影劇宇宙」的衍伸作——是否顯示好萊塢原創故事缺乏,只得「黔驢技窮」地故技重施,還是觀眾「取暖心態」深信「熟悉的味道最對味」,致使「懷舊」成為好萊塢的未來?娛樂產業百花齊放的年代,發展IP依然是影劇圈的唯一解方嗎?

「懷舊風」你買帳嗎?翻拍、重啟、重新想像與復興「影劇」

好萊塢正從他們已經擁有的資產,一次又一次商業化獲取利益。

——《電影重啟》作者丹尼爾赫伯特

回顧過去五年的全球票房榜單,《侏羅紀世界》、《星際大戰》、《野蠻遊戲》、《哥吉拉》、《美女與野獸》榜上有名,驗證好萊塢的「懷舊風」並非一時半刻。疫情前的2019年,重啟(reboot)的《蜘蛛人:離家日》(Spider-Man: Far From Home)、重新詮釋(reimagining)的《獅子王》(The Lion King)、《阿拉丁》(Aladdin動畫翻拍版在全球皆破十億美元大關,前十名電影也無不皆為續集、漫改作品,成為「IP電影」大獲全勝程度達到頂峰的一年。

不過,娛樂產業如此「沒創意」,也早已非新聞。早在 1905 年,由發明家愛迪生創立的公司(Edison Manufacturing Company)發行無聲默片The Whole Dam Family and the Dam Dog,即是基於廣泛流行的家庭圖像明信片、石版畫為靈感,創造出一個「明信片動態版」作品。電影學者阿曼達安克萊因、巴頓帕爾默,曾合著文章提及:「複製藝術作品的成功公式,直到他們不再賺錢為止,這就是全球電影製作的起源,以及它成功的基礎。」

影視文化取材於書籍、漫畫、舞台劇、電玩等藝術或娛樂形式,從中獲取「養分」而改編,也是行之已久的常態。然而,好萊塢開始回頭「重複自我」的濫觴,始於90年代末期、千禧年初的種種翻拍(remake),《神鬼傳奇》、《瞞天過海》、《偷天換日》、《金剛》大量改編老片推陳出新,或者購入非英美電影版權翻拍的《香草天空》、《七夜怪談西洋篇》、《神鬼無間》等,皆可視為英美電影圈創意枯竭的「警訊」。

《神鬼傳奇》劇照。 圖/IMDb
《神鬼傳奇》劇照。 圖/IMDb

上述這些「翻拍」部分電影表現亮眼,也有不少票房或評價失利的案例,例如:《1999驚魂記》、《決戰猩球》、《恐怖拜訪》等。著有《電影重啟》(Film Reboots)的作者丹尼爾赫伯特曾表示,千禧年間有眾多翻拍之作:「但並沒有獲得很多正面迴響。」

於此同時,第六任「007」丹尼爾克雷格擔綱主演,推出劇情歸零「重啟版」的《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e),叫好叫座全球賣破五億美元大關,為該系列創下當時的票房頂峰;華納則是找來當時的潛力股導演諾蘭,再度重啟「蝙蝠俠」系列,三部曲共計席捲全球24億美金,連同索尼的《蜘蛛人》(而後也經歷兩次重啟),成為「英雄電影」蔚為主流的開端。

不過,迪士尼於2010年推出的《魔境夢遊》(Alice in Wonderland),才真正把好萊塢推向無以轉圜的「復古浪潮」。該片取材其自家1951年的經典動畫《愛麗絲夢遊仙境》,經鬼才導演提姆波頓巧手添入奇幻美學,融入原著再改編並加上現代觀點,再網羅強尼戴普、安海瑟薇等知名演員演出,全球開出亮眼的十億美金票房,更勝《哈利波特7》(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全面啟動》(Inception)等片位居亞軍,迪士尼從此開始大量「重新詮釋」翻拍舊作。

不論是改由反派觀點呈現、具明星加持的《黑魔女》(Maleficent)、《時尚惡女庫伊拉》(Cruella),或者融入少量新元素,劇情、構圖與配樂幾乎原封不動的《美女和野獸》、《獅子王》,或者由蓋瑞奇執導更加娛樂化的《阿拉丁》,「懷舊風」皆為米老鼠吹來大把鈔票,未來更有十部以上舊作翻拍計畫正在開發或製作。影評人查爾斯布拉梅斯科表示,這些成績最終得出以下結論:「有些電影不論內容或評價,人們永遠會買票進場,觀賞那些他們所記得的事物。」

《魔境夢遊》劇照。 圖/迪士尼影業
《魔境夢遊》劇照。 圖/迪士尼影業

經典人物重披戰袍,「借屍還魂」的懷舊回歸

我們找到全新的方式,盜墓、榨乾那些已逝的明星!

——《河谷鎮》演員迪倫史普洛茲

2010年代起,各家好萊塢片廠相繼效仿迪士尼,善用自家IP「重複再利用」,華納發行好萊塢版《哥吉拉》、女版《瞞天過海》,以創造「DC宇宙」再重啟《超人》,《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與《安眠醫生》(Doctor Sleep)不約而同致敬與延展《鬼店》(The Shining);環球原想靠新版《神鬼傳奇》拓展「闇黑宇宙」,預計翻拍《科學怪人》、《黑湖妖潭》等經典片,然而由於《神鬼傳奇》票房、評價雙輸,導致宇宙「提早崩解」,但前年仍推出反應不俗的女版《隱形人》(The Invisible Man);被迪士尼併購前的福斯亦再推出新版《猩球崛起》(Planet of the Apes)、《驚奇四超人》(Fantastic Four),皆展現將近十年以來的「重啟盛世」。

然而,將「懷舊風」推展極致的方法,其實是「續拍」闊別已久的舊作,讓演員「從操舊業」,再度批上戰扮演經典角色。因此,尖叫女王潔美李寇蒂斯化身「最強祖母」回歸《月光光新慌慌》(Halloween),「幹話搭檔」威爾史密斯、馬汀勞倫斯睽違16年回歸《絕地戰警 FOR LIFE》(Bad Boys for Life),「基哥」基努李維以「地表最強愛狗人士」頹廢大叔之姿,返回「母體」演出《駭客任務:復活》(The Matrix Resurrections),皆是召喚死忠老粉買票進場,緬懷青春回憶的「不死金牌」。

若電影的「借屍還魂」還不夠有力,讓老牌明星「返老還春」、派出已逝影人「真的還魂」,想必更驚心動魄。《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便以CGI技術,透過動態追蹤、臉部資料庫,重新模擬「年輕版」莉亞公主,更讓已故演員彼得庫辛飾演的塔金總督「復活」。近日的《蜘蛛人:無家日》(Spider-Man: No Way Home)同讓年近70歲的艾佛烈蒙利納回歸演出「八爪博士」,《魔鬼剋星》初代演員哈羅德雷米斯,也在最新集《未來世》(Ghostbusters: Afterlife)以「CGI鬼魂」之身,守護新世代「捉鬼隊」成員。

圖為已故演員彼得庫辛飾演的塔金總督。 圖/IMDb
圖為已故演員彼得庫辛飾演的塔金總督。 圖/IMDb

《未來世》劇照。 圖/IMDb
《未來世》劇照。 圖/IMDb

已逝影人以「特效」借屍還魂,多半確實能令粉絲老淚縱橫,但其表面「服務情懷」,實為創造商業利益的作為仍引來非議。影評人查爾斯布拉梅斯科便形容這是一樁「科學怪人般的事業」,人們需好好審思背後的科技倫理:「這明顯道德上侵犯死者權益——它以商業利益的『啦啦隊』為出發點,往後我們還會走上哪條不歸路?」

此類「還魂」事件屢見不鮮,2019年曾有製作公司動念要讓《養子不教誰之過》(Rebel Without a Cause)傳奇影星詹姆斯狄恩,演出越戰動作片Finding Jack,甚至取得從演員家屬取得肖像使用權,引來不小反彈身浪,「美國隊長」演員克里斯伊凡更發聲批評:「這就像我們讓電腦畫張新的畢卡索名畫、寫幾首約翰藍儂的新曲,這種無知令人羞愧。」

近年的《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即將上映的《黑豹2》(Black Panther: Wakanda Forever)製作方,也皆曾表示不再以特效重現過往角色,「消費」嘉莉費雪、查德維克博斯曼等已故影人,作為對演員與經典人物的尊重。「星際大戰」後傳三部曲監製、最終集導演J.J.亞伯拉罕曾言:「我和所有星戰迷是如此深愛嘉莉費雪演的莉亞公主,不能讓真正的她離開我們,絕不會用CG來取代。」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片場照。 圖/IMDb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片場照。 圖/IMDb

彩蛋滿滿的懷舊「新片」——「服務粉絲至上」的時代來臨

(好萊塢)必須對觀眾有深刻的理解,電影推出的時機點要對,作品的基調更需要完美,才能拍出一部特別好的懷舊片。

——Screenrant評論家寇特妮梅森

(此段落將有《蜘蛛人:無家日》完整劇透)

同時,自2008年「漫威宇宙」展開後,將錄影帶、DVD時代幕後花絮的「彩蛋文化」發揚光大,每部系列作皆穿針引線「埋梗」,為未來續作鋪路,令粉絲從不輕易錯過任一集,也成為漫威得以締造驚人吸金力,建立廣大粉絲群眾的一大因素,讓它穩居全球影史系列電影票房冠軍,迄今以27部電影累積超過兩百五十億美元(仍在持續上漲中),短期內仍難有人望其項背。

同時,當整個娛樂產業發展更加蓬勃,串流影視音、Youtube、Podcast、TikTok、電玩或手遊競爭之下,人們皆可輕鬆在家中以手機、平板、電腦獲得娛樂,再加上COVID-19疫情攪局,驅使大眾進入電影院必須有更強大的拉力,因此把懷舊元素「許願」成彩蛋,讓電影成為「粉絲至上」的頂級服務,索尼與漫威合作的《蜘蛛人:無家日》即是最佳例證。

《無家日》早早宣布前兩代版本的反派八爪博士、電光人及綠惡魔都將回歸,更屢次傳出陶比麥奎爾、安德魯加菲爾德兩任蜘蛛人皆會於電影現身,甚至曾「意外」流出片場幕後照,都讓本片在上映前便在社群熱議不已,種種八卦、謠言、迷因無限廣傳。索尼更透過TikTok等新媒體行銷,與連鎖電影院AMC合作「買預售票就送NFT」,皆透露一個訊息:快在首周看《蜘蛛人》,否則你的彩蛋會被「暴雷」。

索尼更透過TikTok等新媒體行銷,與連鎖電影院AMC合作「買預售票就送NFT」。 圖/取自NFT calendar
索尼更透過TikTok等新媒體行銷,與連鎖電影院AMC合作「買預售票就送NFT」。 圖/取自NFT calendar

因此,《蜘蛛人:無家日》在疫情後的電影界,獲得空前絕後的成功,上映至今已在全球累積超過十七億美元票房,已經超越《復仇者聯盟》首集並闖入「影史十大賣座電影」行列。此片已將漫威的客串「彩蛋文化」,直接翻轉為電影主要劇情,描繪湯姆霍蘭德飾演的年輕蜘蛛人,意外打開「多元宇宙」大門,令各時空「蜘蛛人反派」入侵,讓他得與前來「神救援」的陶比麥奎爾、安德魯加菲爾德兩代蜘蛛人並肩作戰,才得以維持紐約市與此時空的秩序。

Variety便分析電影的懷舊成為最大「懸念」:「它如此有效地利用粉絲,對過去《蜘蛛人》電影二十年來的迷戀和喜愛,沒有任何漫威迷會拒絕在大銀幕見證這一刻。」不論是三代同堂惺惺相惜「聊幹話」,較量誰的蜘蛛絲比較好用;二代蜘蛛人加菲爾德搶救MJ,彌補當年沒能救贖女友關的遺憾;或是梅嬸那句出現在每一代版本的經典台詞:「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都令《無家日》宛若成為粉絲「安慰劑」,得以緬懷每版《蜘蛛人》的精華。

即便電影本身情節的空乏明顯,角色的心境轉折也略顯生硬,但就票房來看觀眾顯然不太在意。然而,Forbes影評人史考特門德爾森便批評,《無家日》把原本得以寫實批判媒體嗜血、獵巫文化的故事,縮限為取悅粉絲的「大型復活節彩蛋」,更相比三年前有類似情節的動畫《蜘蛛人:新宇宙》來得更為淺薄:「人們相對不在意主角,更在意客串。」IndieWire首席影評人David Ehrlich則一語道破好萊塢操作「情懷」的手段,寫道:「漫威太擅長把敦促觀眾掏錢看電影的行為,包裝成一種『愛』。」

《蜘蛛人:無家日》劇照。 圖/哥倫比亞影業
《蜘蛛人:無家日》劇照。 圖/哥倫比亞影業

索尼也曾於2016年推出另一部IP新作,由凱特麥金儂、瑪莉莎麥卡錫等影星主演的女版《魔鬼剋星》,為80年代經典系列暌違27年的新作。但卻也因全女性的選角,讓電影發布預告片時,招致原作粉絲與厭女網民的罵聲、洗負評,甚至一度成為Youtube上「最不受歡迎的預告片」。最終,雖影評評價反應不俗,卻也間接導致票房不佳,《好萊塢報導》更指出電影含行銷宣傳的虧損達七千萬美元,讓原先欲打造的新IP系列直接「腰斬」。

因此,索尼再度「重練」的續作《魔鬼剋星:未來世》,直接由首集導演之子、《鴻孕當頭》(Juno)導演傑森瑞特曼執導,更曾直言新作是「為該系列粉絲量身特製的電影」。劇情圍繞已逝的初代「捉鬼隊」成員演員伊根,其後代女兒攜伴孫兒女歸返伊根生前居住小鎮,三人與居民身上發生一連串「鬼事」,令他們重新披上伊根的「捉鬼隊」戰袍對抗惡勢力。

除了片中伊根以「CGI鬼魂」方式現身,紀念現實已去世的演員哈羅德雷米斯,作為「懷舊情懷」奮力一擊的召喚,更找回比爾莫瑞、丹艾克洛德、厄尼哈德森等首集主演客串,安排四人「另類同框」對抗惡鬼,甚至模仿漫威做了兩個片尾「彩蛋」,服務粉絲情懷(首集女主角雪歌妮薇佛也現身),也預示《未來世》的宇宙觀將持續延展。

同時兩位年輕新主演,孫女菲比繼承爺爺伊根古怪的「科學家精神」,孫子崔佛則延續片中的「大男孩搗蛋特質」,即便角色間連結不足、情節破碎而風格並未整合,仍讓《未來世》獲得影評與票房雙贏局面,驗證「贏得粉絲的心」比「翻新故事模式」更為重要。Screenrant指出《無家日》與《未來世》成功在於,具有懷舊之情,但仍具新元素融入:「他們也了解他們的觀眾,並用熱情和努力,把這些元素轉化成電影。」

然而,電影有意將場景從過去的紐約城市,搬移至仍具有廣大田園、山壁的鄉村,以及龐大霓虹登招牌、服務生穿溜冰鞋的快餐店,藉以方便置入各種懷舊流行元素,加上選擇由擷取80年代影視精華的《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演員芬恩沃夫哈德演出崔佛一角。BBC專欄作者Jack King便指出這已經操作「懷舊」到做作、令人費解的程度:「它朝向『往昔』的觀點,超越了所有細節,涵蓋住電影的所有情調。」

▍下篇:

好萊塢的「懷舊進行式」(下):IP文化已經敲響喪鐘了嗎?

《未來世》劇照。 圖/IMDb
《未來世》劇照。 圖/IMD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