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金穗獎賽後點評:獎勵新進之外,能否予以多元類型作品肯定? | 漢斯黃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2金穗獎賽後點評:獎勵新進之外,能否予以多元類型作品肯定?

金穗44主視覺。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穗44主視覺。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鼓勵新銳創作者的金穗獎歷時多年,上至李安、蔡明亮等如今影壇殿堂級人物,下至《大佛普拉斯》黃信堯、《紅衣小女孩》程偉豪、《無聲》柯貞年等近年新秀,都曾於該獎嶄露頭角,可謂台灣電影人的重要搖籃。

金穗獎長年因制度導致的評審重複陋習,已因去年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接手主辦後獲得改善。今年主辦單位邀請林書宇、林柏宏、殷振豪、蔡珮玲等八位影視從業者作為評審。然而,金穗獎獨厚藝術、劇情電影,或「公視化」溫情作品的跡象,似乎仍有跡可循,更具商業性、技術挑戰的類型片,或非劇情類作品仍易受忽視。作為電影人的重要搖籃的金穗獎,如何讓劇情、紀錄、動畫與實驗類型獲得等量評選,儼然是得獎名單公佈後必須省思的要點。

劇情片親情、校園題材仍為大宗

今年得獎名單中,劇情類作品仍聚焦常見的年少成長、家庭親情題材,包含獲得不分類別金穗大獎的《龔囝》,描繪舞龍隊少年面對升學、同儕、自我認同的壓力,由《母親的呼喚》、《念念菸城》學生導演林治文、具舞龍背景的劉澄雍共同執導,技術層面頗為熟成,拍攝舞龍片段頗具架勢,加上自導自演的劉澄雍、獲演員獎肯定的胡智強雙主演頗具火花,雖結尾「國旗」作為大人威權的符號,批判略顯粗暴,但本片仍為穩紮穩打、不容忽視的佳作。

同為學生組的獲獎作品,獲得評審團特別獎的《好學生阿強》、奪下攝影及演員兩大獎的《軟弱的梨》,亦皆屬於鎖定校園題材,兩者還不約而同以「竊案」作為劇情推動,完整度雖有但較為缺乏驚喜。

相較之下,《腸躁男孩》由《手事業》導演李宜珊監製、紀錄片攝影師廖敬堯拍攝,藉由腸躁症幼童的觀點,呈現出其成長傳統市場的自然純樸,對照他所暗戀女學生家開名車、吃進口貨的差異,獨顯出團隊在劇本、勘景的細心;另部同為李宜珊監製的《那天,我媽偷了老師的車》中,非典型少女與母親藉荒腔走板的情節獲得和解,不小心即可能「翻車」,所幸片中人物刻劃鮮明,加上金鐘女配得主謝瓊煖演出拉抬可看性,兩部作品皆不容小覷。

《龔囝》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龔囝》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非學生類的劇情片得獎作也皆由家庭題材入手,獲得最佳劇情片的《詠晴》描繪中年男子面對與前妻同名的颱風「詠晴」,猶如歷經婚姻風暴般束手無策。電影以颱風連結台灣人集體記憶,片尾更採用“Over the Rainbow”名曲,顯示導演張誌騰別具進軍國際的野心。該片除已是去年金馬最佳劇情短片得主,也順利入選釜山影展超廣角亞洲短片競賽。

然而攝影與特效技術純熟的《詠晴》,去除片中隱喻與符號之外,情節稍嫌平淡而薄弱。相較之下,曾與它共同角逐金馬失利的《姊姊》,本次在金穗奪下評審團特別獎、美術獎、觀眾票選講,成功刻畫女高中生面對升學壓力、身世秘辛與離鄉求學的多重困境,歸功於導演潘客印調和素人、職業演員的功力。身為《肇事者逃逸》、《哈囉少女》剪接師的他,亦於《姊姊》展露優異剪接能力,成功在半小時內片長收攏故事,並增添全片情感渲染力。

另一部同獲得評審團特別獎的《看海》,描繪年邁母親與智能障礙兒子的生活境遇,由擅長親子題材的《少年阿堯》導演林柏瑜編導,藉由黃迪揚、陸弈靜一放一收的演繹,鋪陳走入身心障礙者家庭日常,直至蕩氣回腸的大海場景結尾,讓弱勢題材不淪為販賣慘情,而藉由鏡頭賦予深度,也可見林柏瑜的成長。

然而,本次劇情片唯一非台灣創作者的香港學生導演羅樂文,以《夏雪將至》描繪逃至台灣的反送中抗爭者,歸返至港面對年邁母親、入獄弟弟的複雜心境,藉由黑白攝影、落雪奇幻設定,捕捉香港當今落寞孤寂的政治景況,雖製作上仍有生澀痕跡,但劇本完熟與演員區嘉雯、李敏的精湛演出,未能獲得獎項肯定則頗為可惜。

《看海》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看海》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類型電影有所突圍,整體仍受忽視

同時,本次名單令人驚喜的則是最佳學生劇情片《神明在看》,跳脫前述年少成長、家庭親情題材,靈感發想於網路接龍小說「SCP基金會」,描繪兩名特工看守「神秘目標物」時閃神,致使悲劇發生。全片以低成本完成類型片拍攝,攝影機全程固定一鏡到底的偽紀錄片形式,既成功掩飾製作成本不足,同時為觀眾營造未知恐懼感,片中翻玩《MIB星際戰警》等警匪片梗頗具喜感,亦直指警政學長學弟制、官僚環環關照的陋習,成為本屆金穗亮點。

另外獲得肯定的類型片,則是獲得評審團特別獎的《失去》。編導丁啟文巧妙翻玩愛情科幻經典《王牌冤家》元素,描繪協議離婚的夫妻,為徹底遺忘對方進行刪除記憶手術前,展開兩人相識、相戀至分離的回顧。短片延續其前作《高清有碼》的低成本製作,連錫箔紙都能製成頭盔頗具B級惡趣味,然而過度倚賴對白推動劇情成為全片弱點,令故事節奏略顯拖延。

本屆金穗亦有多部類型片未獲肯定而成為遺珠,包含:姚淳耀與鍾瑶主演、《返校》影集導演莊翔安執導的《關係暴力》,以驚悚片框架呈現女性面對親密關係暴力的恐懼,更直擊陽剛氣概如何於當代媒體、社群文化下加以形塑;同為姚淳耀演出的《小天使》,則猶如《黑鏡》綜合《驚聲尖叫》,藉由家中AI人工智能的「發言」,翻玩約會男女之間的關係,製造出多重劇情轉折,雖至結尾處理曖昧不明,但仍頗具娛樂性。

《神明在看》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神明在看》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學生劇情片《爬出棺財板》則描繪兩名殯葬業者遇上命中帶財的復活殭屍,竟異想天開收留對方「報名牌」發大財,鏡頭美學明顯向《活人甡吃》艾德格萊特致意,又大力調侃台灣殯葬、命理文化,成就別具台味的殭屍喜劇;奇幻色彩濃厚的《神奇瓦斯桶》反映青年面對大人權威的無力感,從而吸瓦斯桶「爽氣」出手復仇,由演員王自強、《紅衣小女孩》剪接師高鳴盛、金馬動作指導黃泰維加持,讓成品自成一格而爽度破表,同《爬出棺財板》不應被忽視。

以得獎名單來看,一眾傳統劇情片仍較受青睞,上述類型片並非本屆評審之心頭好。然而,即便類型電影製作門檻較高,本屆入選作品雖未必完熟,但如上述提及許多短片便於有限成本下發揮創意,許多題材更別具商業性,尤其當《紅衣小女孩》系列、《返校》、《咒》等類型長片近年屢屢票房大賣,能否對此類別的新銳創作者予以肯認,該是往後金穗獎必須思考的要點。

紀錄、動畫、實驗片各有亮點

去年,金穗獎把最大獎授予紀錄片《度日》,片中瞄準雲林青年的日常勞動與生活,鏡頭審思創作者與被攝者間的關係,令非電影本科或業界出身的新聞攝影師林佑恩獲得肯定;今年同樣鎖定勞工題材的《永順永和》,呈現兩代物流貨車司機的生活片刻,片中長時間捕捉車內鏡頭平視受訪者,更藉剪接技法重疊這對叔姪的命運,以及背後共同的家族傷痛,最終收束人物故事的情感力道,直指貨車司機長年過勞的職災傷害,作品成熟且頗具高度。

兩部分別獲得學生紀錄片及評審團特別獎的《海與岸》、《未泯》,前者聚焦三位酒店公關與經紀人起身組成工會、辦理藝文活動自主發聲的過程,以流暢剪輯、鮮明字卡用色以及搶耳選曲,增加作品可看性,更以明快敘事直面迎擊對酒店文化的污名;《未泯》則相對紀錄同志詩人羅義皇私領域的日常,作品明顯生澀而結構鬆散,但亦能感受至導演葉家辰與受訪對象間互動的真誠,凸顯出影像的寫實。

《海與岸》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海與岸》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本次動畫作品亦有精彩表現,《島影》以定格動畫呈現擬人化樹苗於自然界的萬千經歷,更以暗黑與療癒兼具的獨眼鳥、肚蛙仔情節,暗喻人類遇上同儕壓力、親情勒索時該如何面對陰影順利長大,配樂以卡祖笛、長笛、單簧管、揚琴等器樂呈現相異故事段落也頗為亮點,成功拿下最佳動作片與音樂兩大獎。

學生組的《水中的女孩》以手繪動畫以幽微呈現女性創傷,精良分鏡與意識流般的敘事,溫柔妥貼呈現女性的私密經歷,早早入圍國際知名的安錫動畫影展,本次也獲得學生動畫片獎;同樣頗具手繪感的《你誰》,以咖啡成癮上班族對照酗酒成性的少女,表述資本主義包裝下,人如商品而有所分類,實則未有異同皆可能被社會拋下,寓意頗為深刻,成為八部評審團特別獎中唯二的非劇情作品。

此外,令人驚豔的CRUSH ON融合視效、實拍、動畫等媒材,以捷運出軌的「衝撞」事故,趣味表現少年一見鍾情「暈船」的春心蕩漾,內容繁複目不暇給而稍嫌破碎,但主軸清晰而創意十足,由學生導演曲書毓一人包辦特效、美術、剪輯、動態等製作,僅獲頒最佳視覺效果獎也令人惋惜。

今年甫在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大放異彩的《事件現場製造》,以3D建模「還原」1984年江南案,再以主事者吳敦而後踏入影壇、成為武製片經歷,揉和訪談內容、電影史料、武俠片重現,審視江南案於台灣歷史的多重意涵,以技術與藝術審視「真實」何以被構築,成為今年金穗獎最佳實驗片得主;另外,獲得最佳學生實驗片的Fear of Flying,呈現義大利導演Luca Bonaccorsi於台灣就學的生命經歷,以黑白影相殘影重構兩地空間、文化以及自身記憶。

《島影》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島影》劇照。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兼顧各類作品、獎勵新銳,是金穗日後持續努力目標

今年入選作品共計有32部劇情片、十部紀錄片、十部動畫片、九部實驗片,可謂劇情、非劇情類比例各半;授予獎項上,劇情類獲得14座、非劇情類獲得11座也接近平衡。然而,金穗獎中本就屬較少關注的實驗片,本次除固定頒發的最佳實驗片、最佳學生實驗片兩獎之外,並未授獎給其他作品,恐可歸結於原定評審屬實驗領域的創作者黃邦銓、蘇匯宇雙雙因故退出,致使實驗片的內容與技術無得獲得更多討論。

回頭審視本屆評審團組成1,作為紀錄及動畫領域專業的評審相對為少數,恐也是今年劇情片《龔囝》獲得大獎認可,而非獲得影評人推薦獎的紀錄片《永順永和》、或紀錄片影展獲台灣競賽優等的《事件現場製造》得獎的因素之一。私自也認為肩負關懷精神與批判力道的《永順永和》,或者以多重媒材重構台灣歷史的《事件現場製造》,應比相對安全牌的《龔囝》更具可看性。

評審團成員的背景與喜好,儼然也反映在前述年少成長、家庭親情題材較被看重,類型片則較較受冷落的狀況上。筆者無意質疑評審團組成是否有失公允,畢竟絕非不具某領域背景的評審就沒有評判該作品的資格,也可感受金馬執委會在名單上,努力平衡各方領域、甚至性別、資歷的用心。然而作為一個綜合類型的影展與獎項,能否讓各領域作品獲得等量專業的評選,儼然是金穗獎日後仍需思考的要點之一。

同時,金穗在個人單項表現獎上,包含三位得獎演員鄭逸軒、黃稚玲、胡智強皆為新面孔,並未選擇頒獎給也有入圍資格的姚淳耀、吳慷仁、柯震東、陸弈靜、夏于喬等職業演員(去年曾授獎給《手事業》主演楊麗音);技術獎項也多肯定學生或新銳、而非業界人士,回歸金穗「獎勵新進」的初衷。

多元類型作品未獲金穗獎青睞?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曾於去年談金穗獎變革時,提及該獎項不變的定位即是這是屬於「新銳」的影展,如今連續兩年來也可以見主辦方的努力,包含:兩年主要競賽項目的評審皆為業界中堅,更有影評人推薦獎、社群名人推薦獎、觀眾票選獎等會外獎,提供新進電影人多重觀點;更會於影展期間放映國內外名導、金穗學長姐的短片舊作,促進新舊世代之間的連結,也增進影迷對金穗的關注度。

同時,國內影視產業也尚處蓬勃發展階段,新進電影人欲取得資源並非容易,包含本屆眾多入選作品也多有公部門補助才得以完成,卻也因此為獲公部門青睞,作品縮限為特定反映社會議題、關懷弱勢或本土印象的題材,如同本屆獲獎的《龔囝》、《詠晴》、《看海》、《姊姊》等,皆是出自文化部短片輔導金的作品。然而,本次亦有出自公視學生劇展的《爬出棺財板》、《神奇瓦斯桶》於限制內以類型片突圍的作品,卻未能順利摘獎。

金穗何以在「關注新銳」框架下予以多元作品肯定,能如金穗獎大學長、揚名國際的台灣之光李安所言:「我也希望一代一代的電影人能夠摸到金穗,再實現更大的夢想,其他⋯⋯個人的造化,擋都擋不住。」仍有待日後持續觀察。

金穗44得獎者合影。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穗44得獎者合影。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 《夕霧花園》導演林書宇、《當男人戀愛時》導演殷振豪、《南方小羊牧場》導演侯季然、《山川壯麗》動畫導演黃勻弦、金馬最佳男配角獎得主林柏宏、《下半場》監製陳寶旭、紀錄片導演楊力州長年的監製朱詩倩、知名藝術指導蔡珮玲。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