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速食山林:抹茶山纜車是觀光特效藥,或高潮一時的搖頭丸?

宜蘭縣政府將於3月評估在抹茶山蓋纜車的可行性。 圖/許家齊提供
宜蘭縣政府將於3月評估在抹茶山蓋纜車的可行性。 圖/許家齊提供

面對似乎每隔幾年就會捲土重來的纜車議題,常有人開玩笑說:「乾脆蓋纜車直通玉山山頂吧!大家都不用爬了豈不是最好?」事實上,纜車除了在都會近郊發揮運輸作用之外,另一個國際上常見的用途正是觀光功能——讓行動不便者和長者也能深入高山地帶遊覽勝景。

然而對於愛山人來說,登上一座山之所以令人歡欣難忘,是因為過程中付出的辛勞、汗水以及與夥伴互相扶持的共同回憶。假如花錢買票就能登頂台灣第一高峰,豈不是剝奪了登山的意義?隨之帶來的景觀破壞,是不是也剝奪了後代子孫徜徉原始環境的權利?

非洲第一高峰的纜車計畫

我來分享一個鮮有人知的小新聞:去年12月的時候,塔尚尼亞政府宣布,允許管理單位在高達5,895公尺的非洲第一高峰、名列七頂峰之一的吉利馬札羅山(Kilimanjaro)上興建高山觀光纜車。乍聽之下很荒唐,但這座山卻是該國的觀光核心之一,每年吸引5萬名訪客、創造5,500萬美金的收入。聯合國數據顯示,坦尚尼亞仍屬於最低度開發國家,長期名列世界上最窮國家之一。為了改善經濟、促進開發,政府自然是希望能賺更多,而不是保持現狀。

政府估計,假如打開行動不便者、親子和長者(有錢但沒體力的觀光客)市場,應可增加50%的訪客人數。徒步登頂仍是個選項,一點都不會影響到喜歡爬山的人。目前來看,纜車終點也並非直達頂峰,而是只從平地到3,700公尺處而已,讓觀光客能從山側享受美麗的風光。

這項計畫在2019年3月宣布之後,一直遭受國際社群的強烈抵制,反對者認為纜車會影響當地25萬名揹工的生計和自然環境;有人則指出藉著商業行程的輔助,即使是長者也能順利登頂(目前最老紀錄是89歲);也有人擔心纜車會傷害攀登吉利馬札羅山的體驗品質,畢竟絕大多數觀光客都想要讓行程更輕鬆,不太可能刻意選擇傳統的步行方式。

但一位官員卻表示:「這並不是世界的第一次,瑞典、義大利和喜馬拉雅地區都有纜車。」說白一點,他的意思就是:為什麼你們可以蓋,我就不能蓋?憑什麼對我國的經濟發展指指點點?

有人擔心纜車會傷害攀登吉利馬札羅山的體驗品質,也有人認為藉商業行程輔助,即使是長者也能順利登頂。 圖/法新社
有人擔心纜車會傷害攀登吉利馬札羅山的體驗品質,也有人認為藉商業行程輔助,即使是長者也能順利登頂。 圖/法新社

國旅熱潮有起就有落

抹茶山興建纜車,是也不是?事實上,早在2015年的時候,全台的纜車計畫就已受到一輪檢視,歸納出台灣山域地質破碎、坡度過陡、過度開發、水土保持、傳統領域等問題。總結來說,興建纜車不是不可能,但代價太過驚人,商業模式也有待審慎評估。

若我們細觀抹茶山纜車的新聞,就會知道提供此建議的是地方人士。原因無他,就和坦尚尼亞一般,主要是為了增加更多訪客和觀光財,附帶效益則是提高安全性和降低救護壓力等。

就我看來,固然發展地方觀光立意良善,但抹茶山人潮滿滿的背後,真正推手卻可能是疫情引發的國旅熱潮。等到疫情獲得控制,國人又能再度出國旅遊,到時候以抹茶山的吸引力與周邊設施能留住多少訪客?

即使擁有與捷運相連的明星景點動物園,貓空纜車自2007年營運起計的累積虧損竟高達8億多元。殷鑑未遠,政府更應該謹慎評估抹茶山的觀光潛力有多少,而不是看最近人潮絡繹不絕就貿然行事。最可怕的結果,就是纜車蓋好卻面臨乏人問津的窘境,到時候不管怎麼追究責任都來不及了。

抹茶山人潮的真正推手可能是疫情引發的國旅熱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抹茶山人潮的真正推手可能是疫情引發的國旅熱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即使擁有與捷運相連的明星景點,貓空纜車仍虧損多年。 圖/北捷提供
即使擁有與捷運相連的明星景點,貓空纜車仍虧損多年。 圖/北捷提供

結語:整體規劃很重要

去過歐洲阿爾卑斯山脈旅遊的民眾,一定都對霞慕尼或瑞士等地的高山觀光纜車印象深刻,比如說南針鋒(Aiguille Du Midi)纜車,或是位於策馬特(Zermatt)的馬特洪峰冰川天堂(Matterhorn Glacier Paradise)纜車等等。那麼,為何台灣不行呢?要讓台灣山岳成為一張最美的名片,纜車是必需品嗎?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早就分析過,台灣山區地質年輕多變、造山運動方興未艾、地震頻繁、降雨量高、颱風頻仍,先天條件遠遠不如纜車遍布的國家。但這是針對高山纜車而言,那麼像是抹茶山這種郊山地區,假如地質條件理想,纜車就沒問題了嗎?

我認為不盡然,因為纜車必須成為觀光系統的一環才能發揮良好作用。何謂觀光系統呢?就是透過開發和招商拉長人們停留的時間,增加總體消費額的整合設計。觀察南針鋒纜車就知道,除了最吸引人的高山美景,訪客在纜車站附近還可以走「鋼管道」(Le Tube)環繞南針鋒一圈、在透明的觀景箱內往下看1,000公尺的垂直落差、於餐廳吃地方特色料理,甚至還有一座4D電影院呢。

換句話說,若只是單純地讓人們往返兩地,而不在兩地的觀光資源多下功夫,纜車就無法達到它應有的效果。更何況山上腹地不大、開發空間有限,已經是明擺著的問題了。更極端一點來講,純靠抹茶山的景致,真的稱得上是觀光誘因嗎?回頭率又能有多少呢?會不會重蹈貓纜的覆轍呢?政府應該延請專家學者調查清楚並公開報告,包括嚴謹的環境評估,不要天真地認為纜車是觀光特效藥——事實上,很可能只是爽一時卻後患無窮的搖頭丸。

追根究柢,台灣並不是如坦尚尼亞一樣面臨經濟困局,缺乏充分理由犧牲自然環境來迎合大眾觀光(mass tourism)。所以我認為,山域觀光做得小而精、小而美、對自然生態友善、重視台灣的歷史和文化,才是能吸引國際訪客的最棒名片,而不是一窩蜂地蓋華而不實的教堂、纜車或天空步道。

纜車必須成為觀光系統的一環才能發揮良好作用,圖為南針鋒纜車附近的透明觀景箱。 圖/路透社
纜車必須成為觀光系統的一環才能發揮良好作用,圖為南針鋒纜車附近的透明觀景箱。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