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金馬奇幻的「K歌狂歡場」:從《洛基恐怖秀》到《梁祝》

《洛基恐怖秀》劇照。 圖/取自金馬奇幻影展官網
《洛基恐怖秀》劇照。 圖/取自金馬奇幻影展官網

今(2019)年金馬奇幻影展堂堂邁入第十屆,自開辦之初就一直是招牌單元的「K歌狂歡場」放映,本次更擴大舉行觀眾票選,從歷屆K歌影片裡選出大家最熱愛的兩部影片,最終,《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和超級經典的《梁山伯與祝英台》不負眾望,重登K歌場榜單,要在影展期間唱響台北新光影院。

其實最早的金馬奇幻,並無獨立的K歌狂歡單元,只是在「經典重現」項目底下安排了《洛基恐怖秀》(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嘗試將國外「午夜電影」的熱鬧觀影體驗,介紹給台灣地區的影迷朋友。

第一屆(2010年)大大轟動之後,第二屆(2011年)再次安排了《洛基恐怖秀》的狂歡場,跟《魔女嘉莉》(Carrie)和《齊天大聖西遊記》《齊天大聖東遊記》等奇幻經典並列一堂,片單裡還安排了全新修復的《浩氣蓋山河》(The Leopard)以及《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等等,總而言之——非常奇幻。

從第三屆(2012年)開始,「跟著唱翻天」單元正式誕生。《洛基恐怖秀》之外,《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也正式加入狂歡場的行列。自此以後,金馬奇幻年年洛基恐怖,年年跟著唱翻天,年年都是票房秒殺的超級金雞母,一票難求。影迷各種哭喊跪求、各種換票購票的新招,都只助長了「跟著唱翻天」單元的聲勢,從《媽媽咪呀》(Mamma Mia!)唱到《冰雪奇緣》(Frozen),再從《紅磨坊》(Moulin Rouge)唱到《週末的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

▲ 《樂來越愛你》預告片。

華語電影「跟著唱翻天」

第四屆(2013年)首次有華語電影加入歡唱行列,問世恰好五十週年《梁山伯與祝英台》互動能量震驚了每年捧場《洛基恐怖秀》的新生代觀眾,一聲聲的「梁兄啊」,從開場不久的「三要萬年陳壁土,四要千年瓦上霜」還有「看此地風景甚妙,歇歇腿來伸伸腰」,到典雅詼諧兼備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和「飽食終日的下一句」,再到情深意厚的「此行何日再相逢,珍重春寒客裡身」以及「梁山伯與祝英台,生不成雙死不分」「地老天荒心不變,彩虹萬里百花開」。

這些年,每次《梁祝》重映,都會讓新一代觀眾重新接受一次古典文化美的洗禮。拜金馬奇幻的K歌歡唱場之賜,我們可以在電影院裡朗聲高唱李雋青的詞和周藍萍的曲,親身感受歌和戲、戲和人物、人物和感情,在李翰祥導演所率領的創作團隊調理之下,如何締造出這則傳奇的電影神話。

華語片在2018年第二次擠入「跟著唱翻天」單元。曾經轟動一時的《搭錯車》,挾著〈一樣的月光〉〈請跟我來〉金鑽歌曲的威力,在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即將過完的時間點上,再次提醒我們:一樣的月光,一樣的笑容,一樣的日子,一樣的新店溪,歌曲裡什麼都一樣,但在真實的世界裡,一切都不一樣了。

事實上,金馬奇幻歡唱單元裡精選的節目,除開《梁祝》和《搭錯車》兩部華語片,其他的幾部,恰好代表兩種不一樣的「狂歡」觀影傳統。這兩種傳統最具代表的節目,也正是2012年首次「跟著唱翻天」單元裡的兩部電影:《洛基恐怖秀》與《真善美》。

千頭萬緒,我們從「午夜電影」的狂歡傳統開始爬梳,脈絡其實並不複雜,而且還相當「奇幻」。

▲ 《搭錯車》預告片。

「午夜電影」的狂歡傳統

所謂「午夜電影」(Midnight Movies),來源可追溯到1920、1930年代的巡迴發行片商。若我們以美國為參考座標,這些片商手上握有全美各地的通路,在院線系統裡能排片排秀(在當時電影和綜藝節目巡演,往往會排在同一間戲院裡,組成一整套的節目),午夜場電影放映自然是噱頭。

大都市如紐約等地,深宵娛樂有歌台舞榭夜總會、徹夜放映的電影、香艷的成人節目等等,若是在二線、三線城市,有個「午夜場電影」,而且放映奇片、怪片、恐怖片,相形之下也吸引了一群小眾前往消費。

1950年代是美國電視黃金時期,從既有的精英導向,逐漸走進普羅大眾的懷抱。深夜時段選播電影長片,一開始也是噱頭,但排片內容自成一格,特定類型的系列電影、B級片大觀、低成本胡鬧片、缺本殘片……在「主流」和「正統」之外另闢蹊徑。

1970年代是午夜電影真正進入電影院,開始養成「午夜電影狂歡場」排片意識和觀影習慣的重要發展時期。文獻資料顯示,從紐約雀兒喜(Chelsea)一帶,大概是第八大道、十幾二十街那一帶的中型社區戲院,嘗試開闢午夜場冷門電影及怪片系列的放映活動。

原本只是附和都市肌理和社區文化,從而衍生形成的系列放映活動,沒想到它的冷癖、怪傲,竟然自成一格,闖出名號,短短幾年之間風行草偃,各大城市也都開始有了所謂的「午夜電影」放映場域和放映活動。有些時候它們和大學城或市區大學的生活圈兩相重疊,借重年輕人的「吐槽」文化,讓觀看怪片、爛片、邪典「靠片」(cult film)不再是默默承受的生命苦痛,而是可以高聲笑罵,和影片中人大唱雙簧、鬥嘴對話的瘋狂情境。

《洛基恐怖秀》正好就是渾然天成的最佳作品。

▲ 《洛基恐怖秀》預告片。

「狂歡場」最開始的雛型

《洛基恐怖秀》原先是外百老匯小劇場的歌舞劇「Rocky Horror Show」,電影片名加上「電影」(motion picture)字樣,成為「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以電視上的「午夜長片」、廉價科幻片、恐怖片為養份,孕育成一部既具實驗性,又恐怖又搞笑的音樂劇,曾寫下不壞的賣座紀錄。

然而當它移師百老匯時卻慘遭滑鐵盧,票房一敗塗地,拍成電影整體成績也糟得一塌糊塗,但它在「午夜電影」的觀眾群裡卻一炮而紅,令大家如痴如狂。尤其觀眾一面看電影,一面覆誦片中台詞,還不忘回嗆劇中人,往來拋接,比正片還精采萬倍都不止,加上全場歡唱,起身共舞,這就是如今萬眾嚮往、一票難求的「狂歡場」最開始的雛型。

不過話說回來,《洛基恐怖秀》狂歡場的成功,那種「同在一起」的狂放氛圍是最關鍵的要素。特別是覆誦台詞,還有與片中人對話的語言趣味。覆誦不是他說一次、你說一次的覆誦,更多時候是跟隨劇中人一起把整套對話背出來,然後再互相鬥嘴、頂嘴,妙不可言。可惜台灣並非以英語為母語的地區,這樣的語境和「笑」果比較難達成,還是華語電影比較能達成這樣的共鳴。

可惜華語影壇還沒太多這樣的機會,能讓影迷朋友如此掀翻影院的屋頂。2017年5月19日推出的《台北物語》,大概是到目前為止最接近「狂歡場」效果的映演體驗。曾經走過那幾個星期瘋狂行徑的觀眾,都已親眼目睹一部「靠片」的誕生,那是活生生屬於台灣在地文化的獨特產品。之後的海外放映、2018年的週年慶等等,聲勢依然不墜。

接下來,我們就該靜候這樣的能量從一年兩年的淺碟效應,提升出一定的高度,持續累積、持續發酵,到那時,它就真正轉化為另一種樣貌的經典了!

▲ 《台北物語》預告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