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共送香港假普選,台灣難自外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港人爭取民主普選30年,這場夢正式幻滅。中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的普選案,並非真正的全民普選。

看似一人一票的特首選舉,其實在前一個階段:提名,就已將門檻限縮到2012年的4倍。依照上一屆選舉標準,選委會提名的候選人,需有8分之1內部成員同意,方可參選。2017年的特首選舉,則必須由提委會過半成員同意,才可交由人民票選。

同時,以往的參選人數量沒有限制,但下一屆起,參選人至多3位。

舉例來說,今天你餓得發昏,好不容易走到腳程內僅僅能到達的一家餐廳。這個餐廳標榜由廚師精心討論菜色,先選出8道,最後由老闆指定一道。最近,這道菜總是白粥,不管你愛不愛吃,反正沒有其他選擇,有人喜歡、有人痛苦,但餓不死。

日久,你愈來愈餓,卻無力跨出店外一步。老闆怕你砸店,決定表示一下恩澤:從今起,恭喜,你可選擇想吃的菜色。不過廚師會先票選過,最後提供2道菜色選項,讓你自己二選一。

這兩道菜有可能都是山珍海味,當然也可能都是蟲蟲大餐,比白粥更難以下嚥。就過去的經驗推斷,老闆不太可能給予山珍海味。當然你也可以懷疑,餐廳最終的菜色,會不會其實在廚師討論前,就早由老闆論定了,所謂廚師票選出來的另外7道菜、1道菜,也許其實只是陪襯作用而已。但這類臆測,並無助於改變菜色結果,更何況,廚師們都是老闆任命的。

「同志們,香港民主邁進了一大步。」周日,拍板定案後,中共政府官員對港人的這一句「道賀」,讓多少港人悲泣、內心淌血。

諷刺的是,如此無力當下,人民尚未佔領中環,政府的拒馬、水馬已先佔領了中環。

1980年代,港人提出「民主回歸」。30年來的壓抑,在這一整個夏天爆發,已無法回頭。然而國家機器如此巨大,在中央政府「為了國家安全」、「普選沒有國際標準」的說詞下,特區首長的真正普選,再次被鎖上重重鐐銬。

接下來的關鍵在於提委會

這一場假普選,再無人懷疑。然而背後更長遠的意義,是一國兩制中「兩制」已名存實亡。1997年,香港主權自英國手中移交中國,雙方依《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實施一國兩制,鄧小平並承諾香港能保有自身的經濟、政治制度與行政體系50年,其生活50年不變。

這50年,如今才走17年,所謂的兩制,除了經濟上仍維持香港資本主義、中國大陸社會主義的路線,在政治上,終究只看見一條龍,香港始終得聽命於中共的政治安排,港人即使手中有票,也是在不清楚如何產生的提名委員會委員內定少數幾位候選人後,投下一票。

以上一屆選舉委員會為例,看似廣納25萬選民參與投票,選出1200位委員。但其中4大界別內的38種職業身分界別,各界選民數量參差不齊,仔細推敲,便見端倪。以25萬除以38界別,每界別理論上平均有6579位選民,但實際上,許多界別的選民其實只有200位以下,那麼,其他數千名未足平均值的選民到哪裡去了?弔詭的是,無論選民數量如何,各界別同樣必須選出數十位具有特首選舉投票權的選舉委員。

以漁農界為例,整個界只有159位選民,卻可以選出60位選委會委員。

2017年大選的提委會如何產生,仍是未定數。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指出,將沿用選委會的辦法。若拍板定案,意思是,無論港人多麼想支持某人當上特首,只要他沒有經過這弔詭的1200位提委會、過半數以上認可,就不可能投票給他。

而無論任何有心之士想參選特首,只要他無法進入1200名提委會認可的那兩三位候選人名單,就無法參選。遑論他多麼願意經歷全港人多數決的投票考驗,

目前,唯一有實現更接近普選希望的,只剩下提委會這個未定數。只有提委會的委員席次真正向整個香港社會開放,才有向普選更邁向一步的可能;相反地,一旦特首候選人的出線仍操縱於與前選委會無異的提委會之手,縱使中央港人手上的票再多、投票的技術層面再怎麼精進,也是枉然。

普選的真諦,不只在於每個公民都有相等且公平的投票權,每個公民的提名權以及參選權也同樣重要。

關於一國兩制,更別忘了,中國自1980年代提出這個詞彙的初心是台灣,至今不變的目標也是台灣。今日的香港與澳門,只是試煉的一部分。

幾乎將成定局的假普選,將使港人忍氣吞聲,或者進行更積極的下一步?持筆當下,幾千港人剛從雨中結束添馬公園的集會,發起大專院校、中學罷課的行動仍蔓延,但絕望的情緒亦持續瀰漫。這一刻,考驗著香港民主運動之路走過的每一步,該以何種姿態、方式繼續堅持下去。在香港歷史正顫抖著翻開重要的一頁裡,盼台灣的每一個人,也給予更多的關注。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