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灣運動媒體的新篇章?——沒有有線電視的世界盃

世界盃足球賽開踢在即,相信許多平時沒有在關注足球的人們也都注意到了逐漸加溫的足球...
世界盃足球賽開踢在即,相信許多平時沒有在關注足球的人們也都注意到了逐漸加溫的足球熱。 圖/路透社

世界盃足球賽開踢在即,相信許多平時沒有在關注足球的人們也都注意到了逐漸加溫的足球熱。然而,今年的世界盃轉播,即將進入一個台灣運動媒體史上的新領域——一個沒有有線電視參與轉播的世界盃。

無線台的華視,將從16強淘汰賽起加入戰局,但在分組賽,僅有IPTV平台的中華電信MOD上的愛爾達體育家族獨家轉播。

近年來,以奧運與世界盃足球賽等超大型賽會(mega events),作為其殺手內容的愛爾達,早早在2016年10月就取得了世界盃台灣轉播權,連續三屆參與盛會,然而,跟前兩屆和有線電視共享轉播權不同,此次愛爾達似乎是鐵了心,堅守其獨家的地位。

運動轉播市場的試金石

以媒體經營的角度來看,愛爾達雖在財務上獨立,但卻難杜絕其與中華電信關係匪淺的事實,中華電藉愛爾達取得奧運及世界盃等兩項超大型賽會一直是其MOD提高市占率的重要策略,然而,除了較冷門的冬季奧運之外,過往夏季奧運與世界盃足球賽還未曾有過獨家轉播的經驗,以往最後不論是愛爾達主動尋求、或是被動地因政治力介入,最終都得與無線、有線頻道共享轉播權。

在上述的現實底下,愛爾達難以突顯出其在這兩項超大型賽會轉播的主導地位,直到這次世界盃,或許是有線頻道報價不如愛爾達期待、或許是著眼獨家帶來的效益,但這次愛爾達在分組預賽的獨家,正是檢驗台灣運動轉播市場的試金石。

儘管愛爾達連續三屆轉播世界盃,也自2011年起在週間凌晨這地獄般的時段轉播歐冠,但我們不必將商業競爭策略過度佛心化了,畢竟截至目前為止的狀況,愛爾達將不再繼續競逐歐冠的轉播權,「愛足球」也只是其市場策略的一環,但我倒誠心希望此次世界盃的分組預賽轉播,在正式開踢之後,愛爾達能抵住壓力,不再給予無線、有線頻道的政商利益團體挾其所謂「有線電視收視戶民意」成為令箭,干擾了市場的運作。這樣一來,可以就此檢證台灣的世界盃足球熱度究竟能轉化成為多少的MOD裝機率的成長、以及愛爾達體育台多少收視率的提升。

如果結果是台灣因為無線及有線頻道的裹足,使得台灣的世足熱度未若以往,那也是我們在自由市場下的足球沙漠的殘酷真相。如果熱潮依舊,甚至能因為在俄羅斯主辦,給予台灣較友善的觀戰時間,創造更高的熱度,加上運彩推波助瀾,能為愛爾達及中華電信創造出營收榮景,那麼說不定,只是說不定,歐冠的轉播能起死回生,甚至第87次帶動台灣的「足球元年」。

台灣的有線電視消費者,太習慣於有線電視的收視習慣,忽略了每個月付出550也是「花錢」的事實。就運動轉播商品化而言,愛爾達的獨家轉播,其實沒有剝奪任何人的收視權利,如果你覺得世界盃值得你換上一套全新的收視平台,那就花這樣的錢;甚至成為一個像我同時擁有有線電視、MOD雙平台的傻子。

梅西(Lionel Messi)領軍的阿根廷,將與近年引發高度關注的冰島足球隊對...
梅西(Lionel Messi)領軍的阿根廷,將與近年引發高度關注的冰島足球隊對戰。 圖/美聯社

運動媒體的新章?

從另一種觀點來看,如果政府認為世界盃是台灣成為世界公民中,重要的文化公民權的一環,那麼該當全力介入,由公共電視集團轉播,保障所有民眾的收視權利。如果認為世界盃的顯著性尚未至此,那就放手交由市場機制處理,最糟糕的就是涉入一半,成為商業電視台綁架的對象,毫無章法地由公部門挹注營利為目的商業電視台。

時隔16年,此次華視以其公廣集團成員之姿參與世界盃轉播,多少仍帶有一些政府介入的色彩,但這公廣集團始終讓人霧裡看花,華視在公私之間始終妾身未明,而MOD高層出身華視,當然也都讓人無法不多加聯想,期間還傳出華視轉播世界盃是由董事長陳郁秀越過總經理親自下令的決策,這些依舊是台灣運動轉播自黨國時期就難脫政治力的現實,甚至是華視由16強開始播起,多少都是台灣折衷主義「做半套」的體現。

運動賽會轉播與政商的糾葛不只在於華視的定位問題,有線的年代電視,在上屆世界盃賽會因數位、類比有線的合約爭議,於預賽階段嘎然而止,令人錯愕,反倒讓後繼的TVBS撿了個便宜。2012年倫敦奧運,也引發愛爾達與凱擘系統的爭議,這些超大型賽會的轉播當中都有過多的政商糾葛的斧鑿痕跡,運動轉播回歸商業轉播的單純遊戲規則也一直是個難圓的願望。

回顧台灣轉播世界盃足球賽的歷史,1978年首度由台視當日錄影轉播季軍戰與冠軍戰,該屆還引發了台視與華視之間首波的足球轉播爭奪戰。由於技術限制,當時負責全球轉播的歐洲廣播聯盟(European Broadcast Union)的訊號格式與台灣不同,取得轉播權的台視還派出盛竹如前往香港,親自帶回轉格式後的帶子,才能在當晚黃金時段播出。但華視卻另覓管道,硬是搶先在季軍賽當日下午就將該屆世界盃截至當天比賽的精華播出,著實讓台視吃了一記悶棍。

而1982年,華視在政戰體系出身的總經理、同時身兼足協理事長的吳寶華領導下,首度現場直播西班牙世界盃,自此一路獨家轉播到1998年;反倒是史上離台灣最近的2002年日韓世界盃,是在當時香港高層主導下的有線電視的年代電視台獲得轉播權,耕耘二十載的華視反而成為配角,預賽選播場次,16強賽之後才全面加入,但該屆世界盃的主流詮釋權卻已由年代電視台定錨。

2002年的日韓世界盃,成為無線與有線在運動賽會轉播的重大分水嶺;自此之後,老無線三台在運動轉播足無輕重,奧運急就章、世足缺席;2018年,是否會成為有線系統與MOD的轉捩點?或是愛爾達與中華電信開啟OTT新媒體運動轉播版圖的重要一役?

危機環伺的運動媒體

不過,上述這些提問,在版眾「跪求連結」和「XX盒子」、「OO盒子」侵權氾濫下,可能反成無關緊要的討論。運動媒體、甚至台灣整體影視產業的前途,都面臨侵權的苦戰,根據網科公司Sandvine公司的估計,由於盜播氾濫,全球運動媒體產業一年蒙受將近8億4千萬美金的損失,影視與運動產業雙雙體質健全的英美日等國或許尚可承受這樣的損失,但台灣卻禁不起這對影視與運動產業的雙重打擊。

所以請容我在此做個八股卻又不得不為的呼籲,如果世界盃對你而言是一項四年一度不可錯過的盛會,加上俄羅斯時區對台灣相對友善,那麼請讓愛爾達與MOD成為你的觀戰夥伴。

又如果,預賽只是暖暖身,淘汰賽才能激發出你的足球魂,那麼等16強賽再看華視也無妨。但,請不要再讓非法的來源,扼殺了台灣運動媒體的一線生機。

冰島隊隊長古納森(Aron Gunnarsson)能否帶領冰島再次擄獲世人目光,...
冰島隊隊長古納森(Aron Gunnarsson)能否帶領冰島再次擄獲世人目光,備受各界期待。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