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大巨蛋的屁股怎麼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位於台北市中心的大巨蛋,究竟是一顆皇冠上的珍寶?交通的震撼蛋?還是2017世大運之後就沒人聞問的臭蛋?

柯文哲提到,未來大巨蛋會是一個擦屁股的工程,特別是對未來周邊交通輸運感到憂心;市府發言人張其強與連勝文團隊則同聲回應,大型運動場館在市中心的例子所在多有,而且周邊商場的群聚,可以延長散場時間,而疏散人潮,未來並不會如柯文哲所唱衰。張其強更表示:「以2006年美國職棒規劃中的5座室內球場來說,其中有4座是設於市中心或商業區,因此,大型室內運動中心或室內球場設在市中心交通便利地點,以方便民眾前來觀賞,已是趨勢。」

聽來似乎是滿樂觀的嘛,可是很抱歉,市府給的是已經過時八年的答案,而最新的答案應該是:「2014年美國職棒規劃中的唯一一座新球場,是勇士隊位於亞特蘭大北郊的SunTrust Park;位在市區,曾是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主場館的透納球場,在使用短短20年後就將退役。」

更何況,市府的答案裡的純巨蛋棒球場,在北美已經是過時的產物,大聯盟30支球隊的現役球場中,僅剩下坦帕灣是封閉式巨蛋球場,而且還一再成為運動類節目嘲諷的對象,這類的巨蛋像是明尼蘇達、休士頓、西雅圖都已走入歷史。

美國棒球場的建築風格進入後現代的復古懷舊期,象徵自然的開放式球場才是王道,就算有屋頂,也是開閉式,在天氣許可下都是打開的。當然,台灣之所以需要巨蛋,乃是因為多雨的氣候所致的需求,儘管一直夢想台北可以有個開閉式的球場,以台北101背景,將可以媲美聖路易布許球場以大拱門為襯布的世界級景觀,然而開閉式的屋頂將可能增加數億的建造成本,因此「將就」封閉式巨蛋,雖然可惜,勉強能理解。

再者,相關爭議與回應中,還必須釐清的是,一個城市的主運動場館是否興建在市中心,那是必須仰賴都市性格來決定,就算所有美國城市都把球場蓋在市中心,也不代表台北就適用,更何況「美國大聯盟一半的球場在市中心」這樣的宣稱並不精確,市府提出所謂的市中心球場名單,許多充其量只能稱為市區邊緣,與台北大巨蛋位居信義與忠孝兩大中心商業區要衝的現實並不相同。更重要的是,美國都會「市中心」的地理與文化特性,與台北並不同質。

美國在1950年代之後,重大基礎建設完備與汽車普及等因素,加速了郊區化的腳步,大量中產階級移居郊區,因此美國英文裡的inner city一詞,字面上雖為中性的都市內城區,實則隱含市中心「搬不出去的這些人」所居住的貧民區的意思,以巴爾的摩的坎登球場為例,所在的內港區(Inner Harbor)是市中心原本頹敗的港口倉儲區,1992年球場落成之後,成功帶動周邊的都市更新與再造,使得巴爾的摩中心商業區重現風華,也成為藉由運動場館進行都市再造的典範;之後底特律的運動園區,舊金山的AT&T球場,也都依此模式興建,也就是希望藉由運動園區的興建,促成都市再造與老舊市區更新。然而,都市再造後的巴爾的摩市中心周遭依舊有交通疏運的問題,金鶯隊與美式足球烏鴉隊的主場M&T Bank球場,兩者緊鄰,而且共用停車場,周邊輕軌電車運量有限,也使得兩者無法同時進行賽事。這就和你不會看到運動場蓋在巴黎香榭大道,倫敦牛津街或是香港皇后大道中,都是一樣的道理。

而東京巨蛋,位於北東京的文京區,周邊有三條地鐵線疏運人潮,但賽事或活動結束,後樂園、春日、水道橋等站依舊是水泄不通,趕不上「終電」的可能更是東京人的共同噩夢,在文京區的巨蛋況且如此,如果巨蛋生在新宿,更不可能負擔同時散出的四、五萬人潮。當然,人潮遲早會被疏散,畢竟跨年晚會的百萬人潮都能「疏散」了,但重點是疏散的效率。在市府回應的策略中提及,周遭商圈可以延長散場時間,分散同一時間離場的人潮,但這是毫不實際的幻想,大型運動賽事或是演唱會,絕大部分都是晚間進行,以棒球賽而言,十點散場後,還有多少商場或是周邊店家能讓歸心似箭的觀眾駐足?更何況大巨蛋周邊只有一條原本就最繁忙的板南線,就算人潮漫開步行至前後站,疏散效果亦有限。

說了這麼多,其實如果大巨蛋真的面臨疏散人潮的問題,倒也是甜蜜的負荷,可是,四萬人的場子,中華職棒敢不敢肖想?還是只能期待四年一次的世界棒球經典賽(還不是想辦大聯盟就給你辦哩!)?還是只能靠五月天?小蛋都裝不滿的台北,怎麼裝滿這顆大蛋?那又是另一個要擦的屁股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