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日運動聯盟狂想曲?—從沖繩組第五隊談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日前傳出大魯閣企業有意在沖繩組職棒隊並加盟中華職棒的消息,看似無厘頭,但我們不妨試著想像一下,Why not?

早在中華職棒成立之前的1980年代,當時的棒協理事長嚴孝章先生就曾經提出台灣組隊加盟日本職棒的構想,但是隨著他的辭世也就沒有後續消息。2010年,籃壇傳出台啤向中國CBA遞交加盟書的消息,但事涉敏感,很快就被壓了下來;中華職棒及棒壇希望進軍中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然而中國問題的複雜性,以及容易被聯想為「被統」、「被同化」,使得台灣運動與中國共組聯盟的可行性大幅降低。事實上,如果真能實現,我倒認為,非但不會被「同化」,藉由運動場上象徵的對立與競爭,這些球隊反而能成為體現台灣認同的載具,藉由一場又一場台灣與中國球隊的競賽,更能激發台灣與中國認同的界線。

另一方面,跨國加盟職業聯賽的例子所在多有,我們熟悉的北美職業運動NBA與MLB當中,多倫多都成為加拿大代表,冰球NHL與大聯盟足球MLS中加拿大球隊組成比例更高;威爾斯雖然在1992年成立威爾斯超級足球聯賽,但是史旺西與卡地夫等六支球隊至今仍在英格蘭足球體系下踢球;位於紐西蘭的威靈頓鳳凰隊,則是加盟澳洲足協領導的A League下唯一的紐西蘭球隊,這不僅是跨國、甚至還是跨洲的整合(澳洲隸屬亞洲足協、紐西蘭隸屬大洋洲足協)。如果我們擔心與他國共組職業聯賽,成為少數甚至唯一的成員而有被吸納與同化的危機感,倒也不必,畢竟威靈頓鳳凰隊員多數是紐西蘭人,也是紐西蘭國家隊的骨幹;全加拿大都是多倫多藍鳥和暴龍的球迷。儘管加拿大一直都有著「美國化」的疑慮,但比起包含電視節目、流行音樂等等流行文化的面向,運動場域反倒是加拿大國族認同所繫。

既然台灣的運動都是建立在國族主義之上,那麼為什麼不把多年一次的大賽場景轉化成每週一次的國族見證?除此之外,更可藉此確立屬地主義的施行、活化現有的場館,更為運動員提供理想的生涯出路;雖然棒球是台、日兩國最成熟的職業運動,但不可否認的,日本職棒(特別是中央聯盟)的本位主義,是兩國棒球合盟極大的鴻溝;我倒認為目前的大環境下,足球與籃球說不定是台日運動聯盟構想啟動的好時機。

日本足球J League去年成立了第三級別的J3,如果台灣能以一到兩隊加盟,從J3打起,台北田徑場與高雄國家體育場都是現成的場地,就算不能一步升級,一年三十多場的賽事對於我國足球實力與球員出路都是好事,就極力在東南亞擴展的J League而言,也是美事一樁,如果真有實現的一天,我絕對買季票的啊;至於籃球,SBL的發展困境大家看在眼裡,不需贅言,日本國內籃球目前陷入Bj League與NBL的路線之爭,國際籃總甚至祭出將日本各級國家隊禁賽的鐵腕,要求兩聯盟整併,值此時機,如果能把日本國內人氣遠在棒球與足球之後的籃球拉入與台灣職籃結合,擴大兩國籃球市場,這是很美的願景,不是嗎?

美國與加拿大間的自由貿易協定與全世界最長的非軍事化邊界,無疑是兩國職業運動整合無礙的重要背景因素,種種現實因素當然卡著台日運動聯盟的狂想,但台、日總比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問題要單純的多,球員旅行飛行時間絕對是可以接受的,出入境、工作權、稅務、收入分配、甚直國內各股勢力的整合等技術問題當然需要克服,但如果大方向是對的,在政府倡議運動職業化的此時,或許這是個可以跳脫既有框架及台灣有限市場下「不那麼狂想」的狂想。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