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空白體育政策下的世大運與體育局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北市原任體育局長楊忠和閃電請辭,遺缺將經遴選產生,根據市府公布的新任局長條件如下:

  1. 僅具中華民國國籍
  2. 具英語能力
  3. 曾有舉辦大型活動或賽事之經驗
  4. 具整合行銷能力
  5. 不限體育界人士

如果大家還記得,柯文哲聘任由紀政所推薦的楊忠和的評價,就是簡單一句「英文很流利,不必靠翻譯」,當時就已經讓許多人傻眼,如果英文能力是他對於體育局長最重視的條件,那麼以他曾經的失言來打自己臉,那就是「吧女」來當就好囉。

其實柯文哲如何看待他的體育局長,從他競選時的體育政策就可見一二:

  

 

 

   

 

 

 

 

是的,一片空白。洋洋灑灑二十萬字的市政白皮書裡,沒有提到任何台北市的體育發展願景。相較於連勝文至少還象徵性地提了11項,柯P及其團隊甚至連象徵一下都付之闕如。從柯文哲台大醫科的背景,以及上任後對於許多文化活動的勉為其難甚至嗤之以鼻,不難想像其獨尊智育以及數十年醫師工具理性背景的侷限,邊緣化體育並不讓人意外。簡單而言,對柯P來說,至少在2017以前,體育局長的定位就是世大運的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

世大運當然重要,但是把一個城市的體育發展化約成單一大型賽事的主辦是很危險的;體育局長也不該只是世大運專案經理,手中更有繁重的日常體育行政事務;認清「運動」(sport)不該侷限於「體育」(physical education)是好事,但是種種跡象顯示,柯文哲並不認為體育政策與文化是個他必須認真看待的面向。

世大運是個台北市體育局、觀傳局、文化局、交通局、都發局、警察局等單位必須共同承擔的(順帶一提,上週觀傳局已經首度邀集國內各媒體參與世大運轉播的先期規劃座談會),而且就算不是傾全國之力,至少也該是個北台灣的共同大業。但是柯P上任一個月來可以明顯察覺,從大巨蛋、選手村等世大運等相關議題,對他而言都是個擦屁股的工作,那麼此時認賠殺出、放棄世大運會不會是個選項呢?我們來看看最近的兩個例子。

越南放棄主辦2019亞運會,除了面子掛不住之外,裡子並未受到任何亞奧會的實質懲罰;不過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就沒如此輕易放過背信者,2013世大冬運殷鑑不遠。該賽會原本由斯洛維尼亞的馬里博(Maribor)申辦成功,但斯國政府因為財政問題撤回原先允諾30%的奧援,使得馬里博放棄舉辦,而由義大利的特倫提諾(Trentino)緊急接手,此舉使得FISU向馬里博求償485萬歐元(約合台幣1億9千萬),雙方最終以未透露的較低金額,達成庭外和解。

其實世大運規格可大可小,我們當然不能像2013年喀山世大運一樣近乎炫富地來辦,但是市長與籌委會主委必須要能給予包括體育局在內的所有單位一個明確指示,到底要辦到什麼規格,既符合國情當前現況,又不失大型賽會的面子,這方面我倒覺得不妨等到今年七月韓國光州世大運後,可有較為合理的參照。

從馬里博的經驗我們可以知道,此時如果放棄世大運,是不會像越南棄辦亞運可以全身而退的,既然洗澡已經洗一半了,此時放棄既會讓江湖人士笑話、而且必須面對必然的賠償問題,雖然我曾為文認為政府不應再爭辦相關大型運動賽會,但是放棄已經在手的世大運卻是不合理的選項,從柯P的行事作風可以推測,認賠殺出是他不會猶豫的選項,所以不管是花200億還是800億的世大運,要不要辦下去,這就要看未來台北市世大運專案經理體育局長上任後能不能讓柯P開心了。

留言區
TOP